第926章 誓碑
g,更新快,無彈窗,!

請諡宗廟,依舊是大喪禮節的其中一環,意為把先帝諡號上請祖宗祈求天允.

當然,趙家祖宗不可能張嘴說行還是不行,且諡號已經是朝議過的,其實就是走個過場.

......

這一天,趙室宗親加上文武百官盡聚宗廟,請諡宗上.

唐奕作為輔政大臣,又是駙馬,自然站在靠前的位置,僅次趙姓宗親之後.

可是說實話,唐奕的心思根本就沒在燒香焚表,磕頭下拜這些禮數之上,眼神兒一個勁兒的往後殿飄.

......

雖然來趙氏宗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怎麼說也是個外臣,寢殿可是從來沒進去過的.

當然,那里面也沒什麼好看的,倒是有個"傳說"一直勾著唐奕的好奇心.

話說,太祖曾立一誓碑于宗廟寢殿的密室之中,上書三律被兩宋皇帝奉為"天條".

一曰:"柴氏子孫,有罪不得加刑,縱犯謀逆,止于獄內賜盡,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連坐支屬."

二曰:"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

三曰:"子孫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

此誓碑在後世傳的沸沸揚揚,有信其真者,亦有生疑不屑之輩,誰也說不清到底有沒有這塊碑.

唐奕好不容易身在北宋,他也好奇到底有沒有這玩意.

如果有,是不是真寫的就是這三句?

不過,要是真的有....

"嘖嘖嘖...."不得不說,趙匡胤絕對是個自虐狂.

為了江山社稷,這位爺也是拼了,特麼他一句話弄的兩宋三百年的皇帝差點沒讓文人氣死.

好不容易把繁文俗禮熬完了,群臣告退,唐奕也隨著大流兒往出走.

不想,曹太後出聲叫住唐奕,"大郎,且留步!"

唐奕不敢怠慢,"太後,還有何吩咐?"

曹太後抿然一笑,似有深意,"陛下要在太廟用齋,子浩可同食!"

百官們聽的直砸吧嘴,心道,當官當到唐奕這個份兒上也是沒誰了,小皇帝連吃個飯都想著他,而且還是太後親自請,這等殊榮無出其右.

而唐奕卻是另一番計較,祭祖這麼大的日子,沒事兒吃哪門子飯,估計是有事兒.

也不矯情,隨趙曙和曹太後留了下來.

而接下來,可把唐奕樂壞了.

這吃飯不在偏殿,而是把地點設在了後殿寢宮.

一進去,唐奕這眼神兒就不老實了,四下掃看,就想找找哪有暗門.

可是,哪那麼好找?與平常宮殿別無二致,屁都看不出來.

悻悻然暗道:本就是個傳說,估計是沒有吧!

收拾心情肅立一旁,等著曹太後先張嘴,看看到底是什麼事兒非得今天說.

......

可是等了半天,曹太後就是不開口.

齋菜都上齊了,老太後就領著趙曙在一旁站著,不入席,亦不說話.

這時候,唐奕終于感覺到有一絲不對.

因為此時,侍奉左右的內侍宮人都出去了,寢殿之中只剩唐奕,趙曙和曹太後三人.

唐奕有點生疑,主動開口:"陛下,太後,這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嗎?"

曹太後點頭,確有要事,需大郎在場.

"?"

唐奕一腦門問號,只見曹太後終于向殿外一聲招呼,應聲進來一個老大監.

唐奕細看,竟從未見過.看那龍鍾老態,應該比李秉臣的歲數還大.

"見過陛下!老奴見過太後,見過唐賢士!"

唐奕有點懵,看向曹太後和趙曙.

但聞太後為其解惑,"這是錢大官,專司太廟寢殿看護掃洗."

環指大殿,"已經守護這寢殿近七十年了!"

"....."唐奕心里咯噔一聲.

七十年,專思"守護"?且太後言語之恭敬,已經超出了一個普通掃洗太監的程度.

難道......

唐奕下意識掃視著大殿,這里面還真有什麼秘密?

......

--------

另一邊,曹太後並沒有讓唐奕疑惑太久,介紹過錢老大監,就從趙曙胸前貼身處取出一把鑰匙交到錢老大監手中.

"有勞大官了!"

"太後客氣,此為老奴本分."

說罷,行至龍榻一側,書格外,老佝僂的身軀擋著,咔咔兩聲脆響,書格應聲左右分開,露出一密室.

隱隱約約可見密室正中立有一物,金絲大綢蒙著,看不清真容.

但是,依形狀來看,不難猜,應該是一塊碑.

......

唐奕都特麼看傻了,要不是曹太後和趙曙都在這兒,他定會脫口驚呼:"還真特麼有啊!?"

沒錯,真有!此乃趙室皇族之絕密所在,非新舊帝君交疊之際不可一觀.平時則由不識字的內侍大監專司守護,世代相傳.

但是,那塊黃綢蓋頭的石碑上到底寫了些什麼,卻是只有掀開來看看才知道了.

"子浩,陪官家進去吧!"曹太後的聲音把唐奕從震驚之中拉了回來.

"啊...啊?"唐奕茫然一疑."我?"

"對,你!"

曹太後淡然笑道:"這是先帝的臨終遺命,讓你陪著曙兒一起觀瞻誓碑."

"趙禎遺命?"

唐奕一滯,猛然想起,趙禎臨終之前確實說過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我...."

下意識向前邁了一步,可是唐奕隨之又停下來了.

那上面寫的什麼?真的是那三條嗎?

唐奕好奇,可是好奇之余,他也是清醒的.

那是只有皇帝才能看的誓碑,可能連曹太後都不知道上面到底寫的是什麼,他唐奕有資格看嗎?

即使趙禎給了他這個資格,那他能看嗎?

在朝堂混跡這麼多年,唐奕唯一認定的真理就是:這天下間沒有不透風的牆!

他今天只要進去了,早晚會被別人知道.

一段只有皇帝才能看的碑文讓他這個臣子看了,合適嗎?

會帶來多少麻煩?有必要嗎?

沒有!!

想到此處,唐奕停了下來,潸然一笑,"奕終于明白先帝臨終之時那句話的含義了."

曹太後一疑,"先帝說了什麼?"

"先帝說,讓奕放心大膽的輔佐陛下,若有疑慮,有機會陪陛下入太廟一觀,自然明白."

看著密室之中黃綢裹身的石碑,唐奕露出一絲苦笑,"現在奕終于明白了,連太祖誓碑都不隱瞞于奕,奕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一旁的曹太後被唐奕幾言觸動心思,想到趙禎,面有哀戚,"先帝...是把子浩當親子一般看待的."

"嗯...."唐奕由衷點頭.

一個皇帝能做到如此坦誠,他還有什麼不放心?

一個臣子能得到如此信任,他還有什麼不知足?

淡笑著看向趙曙,"陛下,進去吧!"

趙曙一歪頭,"姐夫先請."

"不."唐奕決然搖頭."我就不進了."

"為何?"趙曙不解."這可是先皇遺命,姐夫不能違抗的."

"呵..."唐奕輕笑."先皇遺命是讓你姐夫我安心輔國,再不顧忌,踏踏實實為大宋謀福."

"既然我已經安心了,又何必壞了祖宗規矩呢?"

"陛下獨自進去便是."

趙曙一陣茫然,不確定地看了看錢大官,又把目光定格在母後身上.

他是拿不准,要不要聽姐夫的.

而錢大官也好,曹太後也罷,此時看唐奕的眼神盡是感激.

唐奕不入室觀碑,在他們看來.更多的卻是為趙曙著想.

沒辦法,先帝遺命,讓唐奕陪趙曙觀碑,曹太後也好,錢大官也罷,必須從命.

但是,一個連觀瞻祖訓都要輔政大臣陪著的皇帝,將來能有什麼威信?又能有作為?于趙曙名聲並不是什麼好事.

唐奕不觀碑,不但保住了趙家祖宗規矩,同時也維護了趙曙的君威.

二人又怎能不感激呢?

曹太後更是深深一拂,"多謝子浩了!"

唐奕沒回話,主要是他沒想到曹太後那一層,光想別的了.

催促趙曙,"進去吧,看完了好吃飯,姐夫我還餓著呢."

趙曙扁著嘴,一臉的不高興,"那好吧...."

說完,又是少年心性歡脫的一樂,湊到唐奕耳邊,賊兮兮道:"沒事兒,等朕看完了,背給姐夫聽."

"別!!!"唐奕立馬一瞪眼睛."爛你自己肚子里吧."

撇了一眼密室,吐槽道:"那就是一塊燙手的山芋."

"不信你看著吧,早晚因為這塊碑氣的你想撓牆!"

"啊??"

趙曙登時一咧嘴,"那朕也不看了."

"噗...."

唐奕心說,你別不看啊!你不看,那士大夫就該撓牆了,老子就成罪人了.

佯怒道:"你是皇帝,不看不行,趕緊的!"

"好吧...."

趙曙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磨磨蹭蹭地進了密室.回身想找母後和唐奕,卻是錢老大官已經把密室暗門給關上了.

無法,借著燭光怔怔地看著石碑,伸手要掀黃綢,又有點不敢,猶豫再三,還是掀開了.

定睛一瞧.,立時生出怪異之想:

"姐夫是不是知道這上面刻的是什麼啊?"

"還真是憋屈...."

一云:"柴氏子孫,有罪不得加刑,縱犯謀逆,止于獄內賜盡,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連坐支屬."

一云:"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

一云:"子孫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一云:......

看到第三行,趙曙就已經無語了.

蒼勁古字在此已陳列了百年,展現在他面前.....

不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

小趙曙心說,前些年經常見父皇被那些老相公氣得飯都吃不下,就是因為這條!!

而子孫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連趙曙都開始不住吐槽,太祖就不能對自己家人好一些?發什麼毒誓啊....

"咦??"

回過神來的趙曙這才有心思往下看,卻是被第四行誓文驚的發出一聲輕咦.

怔怔地盯著碑文看了半天,不由得嗷嘮一聲怪叫:

"姐夫....你快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