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倒黴的王韶
g,更新快,無彈窗,!

命運就像一個環,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原點.

閻王營在這片老營區崛起,又在這片老營區重建.

而黑騎營送走了那位黑臉巨漢,又讓他的兒子接過了傳承.

......

這些年,閻王營走南闖北,唐奕也是奔波勞碌.

雖然老兵們都會往申屠老家去信,或是捎去一些財物,可是,申屠的兒子倒是誰也沒見過.

沒想到,小申屠和老申屠長的這麼像,更沒想到......

居然是個白的!

......

"知道你爹當年做過些什麼嗎?"

看著眼前的申屠昊,唐奕百感交集.

既對申屠的兒子也來閻王營有些于心不忍,又萬分欣慰,黑騎營終究烙上了申屠的烙印.

"知道."申屠昊誠然回答.

現在,他已經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唐子浩.

"古北關外,大敗遼軍!"

"不錯!!"唐奕重重頭."五百騎力戰二十萬遼軍,一戰定燕云."

"這就是你爹的豐功偉績,這就是黑騎營的不滅神話!"

"知道."申屠昊面色潮紅."所以...我來黑騎,我來接他的班!"

"好!"唐奕拍了拍申屠昊的肩膀.

"是閻王營的種!"

說完這話,眼眉一挑,破啼為笑.

"可是,你爹黑的掉渣,你怎麼這麼白啊?"

"嘿..."申屠昊憨憨的一笑,想極了老申屠."隨俺娘."

"哈...."唐奕大樂.

黑騎營有好傳承,他應該高興;申屠鳴良的兒子如此出息,他更應該高興.

"家里有什麼難處,可隨時來找我."

說完,離開申屠昊,轉身回到將台.

"你們從哪兒把這小子挖出來的?"

楊懷玉大樂,"怎麼樣?像嗎?"

"像!!真像!"

楊懷玉也瞅著遠處的小申屠,"這小子自己非要來."

"挺好!"唐奕點著頭.

"黑騎營就應該姓申屠!"

......

----------

"對了."楊懷玉轉過話頭兒."和你商量個事兒."

"啥事兒?"唐奕一楞,不會又要錢吧?

楊懷玉看著場中剛剛集結的新營道:"鐵浮屠暫時就留在京中受訓."

"可是輕騎和步軍那邊....我想拉到遼河口去."

"啊!?"唐奕瞪圓了眼睛."你也太急了吧?"

現在就要去遼河口?看來,楊懷玉是等不及要為老閻王營的兄弟們報仇了.

"咱不是說好了的,半年嗎?"

"起碼你也得訓上半年,才勉強可堪一戰吧?"

......

楊懷玉搖頭,"閻王營從來不是訓出來的,而是打出來的!"

看向唐奕,"只有到遼河口,只有到戰場上,我才能更快的拉起一支新的閻王營."

"可是...."唐變不太願意.

輕騎和步軍那邊也是剛剛完成篩選,這就拉出去,他怕出事兒.

"放心!"楊懷玉寬慰道."雖是剛剛成軍,可大多數都是禁軍老兵,就算沒訓過,也不至于抓瞎."

"再說了...."

"拉到遼河口,不代表過去就開戰.我需要的是一個氣氛,一個離戰場最近的氣氛."

"沒有絕對把握,是不會冒然出戰的."

"......"

唐奕沒話說了.

他倒想再勸勸,可是,他也知道,楊懷玉去意已決,勸不住的.

"也好."終還是點了頭.

"不過,你答應我,今年夏秋不可北進!"

"來年開春,閻王營形成戰力,隨你怎麼折騰."

"行!"楊懷玉應下."放心,你二哥我不是莽夫."

"好吧!"唐奕歎了口氣."那回頭與范師父和老賈商量一下,奏請陛下,給你下出蕃調令."

......

"對了......"

唐奕似是想起什麼,"給你配個文臣,行不行?"

"嗯?"楊懷玉一皺眉,什麼意思?要給他配監軍?

"你別多想,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唐奕急忙解釋.

"不是監軍,最多算是個....'老媽子’."

"軍事決斷還是你說了算,讓他只管吃喝拉撒,後勤軍績."

楊懷玉稍有緩和,卻還是不太樂意,"好端端的,放這麼個人來干什麼?"

只見唐奕面色一苦,"就當幫我的忙了,算是軍制改良的小試之舉."

"哦."楊懷玉終于釋懷."那行吧!"

"不過,丑話說在前面,軟軟趴趴,指手劃腳的,你趁早省了,小心我給你打回去!"

"放心!"唐奕大樂."肯定選一個比你還血性的!"

"嗯?"楊懷玉一挑眉頭,聽出點不一樣來.

"原來你是給你的那些門生安排的啊?"

比他還血性的文人他還真不奢望,不過,和他差不多血性的倒是知道不少,就是觀瀾的生土匪唄.

"那行!"楊懷玉臉上見了笑模樣.

觀瀾匪幫的人他大多都認識,相處起來比較容易.

"要不我自己選一個得了."

"誰啊?"

"王韶,王子純."楊懷玉點了將."我看那小子不錯."

"別啊!"唐奕立時哭喪個臉.

你特麼也挺會挑的,一下就把最好的給劃拉過去了.

"我有別的用處."

王韶抓了六年的土匪,辦了六年的偵緝,政績斐然,名聲在外,那是朝廷下一步重點培養的對象.

唐奕也打算讓他繼續干律刑,將來說不定當個司法部長,公安部長啥的.

"不行!"楊懷玉還來勁了."就要王子純!"

"否則啊,別人我還不要了呢!"

"....."

唐奕一陣無語,恨不得抽自己個大嘴巴.

你說我多這個嘴干嘛?將來事情定下來了,直接往里塞就得了,還用跟他商量?

現在可好,讓這孫子和自己拿價.

"好吧,那等王子純進京...我商量商量...."

"不過,你別抱太大希望哈!"

王韶在觀瀾的時候成績不是最好的,卻是這六年間政績最好的.好不容易回京,卻發配到軍中,說不過去啊!

......

王韶要是知道,就因為唐奕多了句嘴,他這個"大宋好政委"算是沒跑了,估計要和唐奕拼命.

......

------

"還有一個私事兒."

坑了王韶,唐奕又想起另一件事兒,就著今天的機會,也就都說了.

"私事?"楊懷玉笑了,唐奕有私事求他?那可新鮮了.

"不會是弟妹家里的私事兒吧?"

只見唐奕豎起一個大拇指,"兄弟,真是兄弟!一下就猜著了."

他現在還能有什麼私事需要求人,求的還是楊懷玉?除了閻王營要去了遼河口,離遼陽比較近,好像也沒別的了.

"到了遼河口,如果方便的話,爭取和蕭家取得聯系."

楊懷玉沒有馬上答應,而是發問道:"遼陽現在是什麼情況?"

"還能什麼情況?"

"大遼在渤海一撤,遼陽就成了孤城."

"現在完顏烏骨乃的兒子死在了大宋,議和已經不可能了.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想辦法和大遼議和."

"那不正好嗎?"楊懷玉不解,他想議和,遼陽之圍自解啊!

"不是.."唐奕搖著頭."他想議和,手里得有籌碼."

"哦."楊懷玉明白了."遼陽就是他的籌碼."

讓唐奕這麼一說,遼陽比以前更加危險了.五國部會繼續圍困遼陽,甚至打下遼陽,直到和大遼和談之後.

"好吧,我想想辦法."楊懷玉應下.

"唉...."眼睛一斜,瞅著唐奕,臉上來泛起一絲調笑.

"你說,要是我大宋把遼陽打下來了?那遼陽是不是就成大宋的了?"

"別!!"唐奕嚇的一哆嗦.

"你省省吧,打下來是累贅."

"呵呵."楊懷玉聞言干笑兩聲."到底是累贅,還是回去和娘子沒法交待啊?"

"你!!"唐奕僵在那里,指著楊懷玉半天沒說話.

"是不是兄弟?別鬧!"

......

說完,自己都覺得說服力不夠,茫然看向遠處,坦白道:"有一點點,確實是這個原因."

唐奕心里其實是有點愧對蕭家,當初忽悠蕭家上了他的賊船,那可是拿大遼的皇位做的餌.

可是,十年過去了,不但皇位沒給蕭家謀來,反倒因為他,蕭家被耶律洪基邊緣化了,混的還不如突吉台和納其耶兩部.

這些年,不但蕭惠,蕭英兩兄弟無緣大遼核心,連蕭欣,蕭譽這兩顆新星也賦閑無為.

對此,蕭家越是不提,越是沒有一句埋怨,唐奕越是愧疚.

現在,要真的連老窩都給人家占了...

有點太不仗義了.

......

當然,對蕭家的愧疚,這也只是一點點原因之一,更多的....

"二哥啊!"唐奕輕聲道."大宋不能像拿燕云一樣耍流氓了."

"什麼意思?"

唐奕苦笑,"萬萬雙眼睛看著咱呢,這天下千百個城邦看著大宋呢."

"有些事...就沒法再為所欲為了."

大宋要開始經營"國際形像"了.

這看似無用,卻意義深遠的東西,將來會影響很多事.

......

"那行吧!"楊懷玉一歎."咱就給弟妹一個面子,放遼陽一馬!"

唐奕瞪了他一眼,"後天要為先帝宗廟請諡,還有事忙,先走了!"

"你看看...."楊懷玉起著哄."走什麼啊?"

"怕老婆又不丟人!"

"那什麼,弟妹有什麼要往家里捎的書信沒有?為兄幫你一並帶過去."

......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