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傳承
g,更新快,無彈窗,!

完顏劾里缽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館驛之中,對此,唐奕沒有給出任何理由.

當然,也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理由.

眾人只道他這是在絕朝臣們的後路,對,也只有這麼一個理由.

完顏劾里缽不明不白的死在大宋,做為老子的完顏烏骨乃估計也就斷了降宋求和的念想了,那麼大宋與五國部之間,將再沒有和平的可能.

那些仍不死心,還幻想著聯金滅遼的朝臣這回卻可以徹底斷了念想了.

......

----------

四月初,耶律乙辛入京.

雖然議和盟約尚未簽訂,可是,大局已定,狄青卻是再沒有圍困澤州的必要.

狄漢臣也沒法再圍下去了,再圍,那耶律洪基就真得和大宋拼死了.因為澤州的三十萬遼軍已經斷糧兩個月了,都快開始人吃人了.

而耶律洪基直到宋軍已經撤回了古北關以南,他也沒看著張孝傑吹噓的那二十萬增援宋軍.

後來他才知道,特麼那二十萬宋軍是在給重新組建的閻王營騰地方.

而且,根本就沒往北走,全特麼是大宋剔下來的老弱殘兵,被唐子浩發配到嶺外種地去了.

把耶律洪基氣的呦,恨不得把張孝傑從墳里挖出來戮尸.

但是,話說回來,能怎麼樣呢?有沒有那二十萬增援有區別嗎?

通過此役,耶律洪基仿佛被大宋當頭一棍徹底打醒.

他終于明白,現在的大宋已經不是大遼能夠撼動的了,要想贏,當自醒,自強!!

"傳朕旨意,宮廷用度縮減一半,各屬職院,州衙盡量節儉."

"西京道,上京道,中京道......各部族牧民產出之牛羊,毛料施行官買,嚴控嚴管."

"諸卿!!"

耶律洪基立于遼殿之上,挺拔的身軀站的筆直.

"我們輸了...."

"但要也要輸得起!!"

"然,我契丹男兒頂天立地,三年之內,還清這兩千兩百萬!再五年,重整旗鼓,再行圖宋!!"

"諸卿家!!"

耶律洪基再次逼前一步,高呼眾卿.

"爾等可願,與朕同舟?"

"風雨共渡,同赴艱難!?"

大殿之上,遼臣無不怒目紅光,齊聲下拜,"謹遵......聖諭!!"

....

"愛卿們...."

耶律洪基已然走下高位,與群臣並肩.

"記往今天的恥辱吧!"

"我們君臣齊力,總有一天,契丹狼族會再臨中原!"

"總有一天,南朝會被我們踩在腳下!!"

......

"陛下放心!"遼臣激憤難平."我等必肝腦塗地,重振大遼!"

......

"對!陛下放心,契丹男兒贏得起,也輸得起!!"

......

"沒什麼了不起!當年太祖千匹狼駒,百十戰將,從草原上一路打下這大遼天下!"

"我等不才,不比太祖,但也敢廢後而立,重振契丹雄風!!"

......

"好!!"耶律洪基爆喝一聲.

"有這股氣勁,大遼就亡不了!!"

"諸卿也不要妄自菲薄!!"

"此役大宋雖勝,此役我大遼雖恥,然,澤州的三十萬大軍毫發未傷!"

"諸州各道兵勇將梟,大遼筋骨未損,尚有余力!!"

"只要我們度過眼前難關,克宋不難!!"

......

"告訴朕!!"

"我大遼,能不能勝宋!?"

"能!!"

"我契丹男兒,能不能報仇血恨!?"

"能!!!"

高呼海嘯填滿宮城.

......

華夏大地,當世第一與當世第二的兩大帝國,同時覺醒!!

獠牙...漸露!

......

--------

開封.

唐奕並不知道,耶律洪基經過他的"調教",再不是那個只知道尋獵玩樂的紈绔皇帝,再不是昏庸無度,把自己的老婆兒子親手送葬的蠢貨.

此時此刻,唐奕正在桃花塢的岸邊送別著一位大宋名臣.

其實,調富弼南下涯州的旨意是趙禎下的,早就應當成行.

不過,大喪期間諸多禮儀,富弼這個趙禎最近的臣子上請陪先帝最後一程,也就留到了現在.

昨日,先帝靈柩請禦正殿,主要的喪禮已經行完,富弼不敢耽擱,隔日起程,遠赴海南.

......

雖然從涯州回來的人都說涯州多麼多麼好,多麼多麼養人.但是,中原人千百年的思想之中,對嶺外的恐懼還是很難剔除.

河岸之上,離愁別緒悠然籠罩.

許多來送行的朝臣皆是默然,富彥國一身無暇,卻在最不該他領罪的問題上大義挺身,實乃君子大德,人臣典范.

倒是富弼神態淡然,"諸公何必愁眉苦臉?"

"放心吧,唐大郎這小子是不會放過老夫的!說不得轉過年去,老夫就又回來嘍."

眾人不語,怎麼也笑不出來.

沒去過嶺外的朝臣只要想一想這一去就是千里萬里,就不由為富弼叫屈.

倒是唐奕嘿嘿媚笑,"相公可是說錯了,您老到了涯州千萬別拆行李."

"哦?"富弼一怔."這是為何?"

"拆了還得打包,說不得頭天下船,第二天調令就到了呢?"

"去!"富弼斜了唐奕一眼."我這老骨頭可是經不起這般折騰."

隨後又好言安慰唐奕,"不用刻意想著老夫,一切以國事為重,且不可徇私亂政."

唐奕大樂,"相公放心,您操勞多年,也該好好歇歇了!"

"三年之內,且在涯州靜養!京師這邊,有奕在."

"嗯."富弼點著頭."也好,三年就三年!"

......

沒想到,那邊老賈不干,"三年!?你把家搬去算了!"

賈相爺瞪著牛眼,"一年!!就一年."

"一年之後,你回來當你的相公,老夫回去做我的知州."

"咱們你好,我也好!!"

富弼一皺眉頭,這已經不是賈子明第一次不樂意他去涯州了.

心下好奇,那個涯州就真有那麼好?

而前來送行的唐介等人也是納悶兒.

唐介靠到富弼身邊,"回頭老夫請一個五嶺宣徽使之職,巡察嶺外.倒要去涯州看看,有什麼好東西讓賈子明咬住就不撒嘴."

"別!!"這話讓唐奕聽見了,立馬斷了唐介的念想.

如今包拯年世已高,卸職休養.大宋的兩門重炮只剩一門,唐介肩上的擔子很重,哪有精力讓他公費旅游?

"台鑒三院就靠您老撐門面呢."

"您啊,哪兒也別去,就在京里呆著吧!"

唐介聞聲一撇嘴,"嘉佑二年的那幫臭小子陸續回京了,交給他們便是,老夫可不想為了點雞毛蒜皮和一個瘋子吵來吵去."

"您想的美!"唐奕一立眉毛."那一批都是寶貝,放到台鑒豈不是屈才?"

"嘿!?"唐介大怒."你個臭小子,怎麼說話呢?瞧不起台鑒是怎地!?"

"好啦,好啦!"

富弼急聲勸阻,否則唐大炮一開火,唐瘋子就又要放瘋話了.

看著唐奕,富弼甚是欣慰,只覺以往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如今唐子浩貴為一國之柱,權傾天下,可是對待他們這些老家貨還是和從前一樣,親而不疏,沒有半點位極之傲.

這是本心,很難得.

"都回去吧,天色不早,老夫也要啟程去涯州享福嘍!"

眾人也知送君千里終有一別的道理,收拾神情,一一上前與富弼道別.

輪到唐奕....

"相公且去便是,已經知會涯州那邊准備妥當.

說著話,貼到富彥國耳邊,"給您老准備了一套最隱蔽的宅子,包您滿意!"

"隱蔽?"富弼有點懵,不明白這個"隱蔽"到底有什麼好的.

勉強答應,把唐奕這個小沒正經的打發了.

卻是賈相爺靠了上來,"別動野豬島,那是老夫的地盤!"

得,又是這句.

"好好好...."富弼無語應承."都是你的,都是你的,行了吧!?"

"嗯."老賈滿意地點著頭,一副欺負老實人的架勢,"這還差不多."

看著富弼,又有點善心大發,忍不住安慰:"彥國放心,今日之涯州非昔日可比.莫要抱著嶺南舊觀,心懷淒切."

"呵..."富弼淡然一笑."那老夫就去看看,讓子明心心念念的涯州到底是何景象."

"看著吧..."賈相爺自信開口."不出十年,涯州之盛,遠蓋開封!"

......

----------

富弼走了,去了一個他十分好奇,又注定讓他大吃一驚的地方.

唐奕在岸上看著官船遠去,心里卻在犯愁,特麼人不夠用啊!

包拯告老,王德用隱居觀瀾,韓琦跑路,王安石去忽悠歐洲了,現在又走了個一個富弼......

大宋朝堂一下子又空了不少,找誰頂上來?

這是個大問題!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他現在是深刻體會從前趙禎的操勞了,單單是一個人事問題就足夠傷腦筋.

要不,把曾公亮調回來?

還是不夠啊?

不過,不幸中的萬幸,就是觀瀾匪幫終于開始陸續回京了.這幫活土匪經過六年的曆練,不知道能給唐奕帶來多少的驚喜.

正想著,汴河上一條與富相公錯行的槽船吸引了唐奕的主意,因為船頭上站的是曹老二.

一擰眉頭,這貨不是忙著重建閻王營嗎?怎麼跑這兒來了?

曹老二也看見了唐奕,不等靠岸,就已經扯開嗓門兒嚷起來了.

"大郎,大郎!!"

"正找你呢!!"

"找我?"唐奕一楞."要錢啊?"

特麼他現在最後悔的事兒,就是當初腦子一熱,跟楊二哥說,重建閻王營糧餉不設上限.

這幫兄弟是真特麼不幫他省啊,花錢如流水,唐百萬也快扛不住了.

待曹覺上岸,沒等他開口,唐奕已經搶先張嘴了.

"要錢沒有,要命不給,你看著辦!"

不想,曹老二瞪了唐奕一眼,"誰管你要錢啊?兄弟們是不知道節省的人嗎?"

"走!"拉起唐奕就往船上走."跟我去見一個人!"

唐奕心里還在吐槽,你們特麼知道節省?

可是一聽去見一個人,立時怔住,"誰啊?"

曹覺卻賣起了關子,"你見著不就知道了."

......

一眾朝臣眼睜睜看著大宋的輔政大臣被曹老二給擄走了,卻是只得相視苦笑.

唐介調笑道:"先帝要是在世,非後悔不可..."

"瞅瞅,哪有一點位極人臣的樣子?"

賈相爺不屑一顧,"所以說,他甯可當個布衣,也不領鎮疆王爵."

"哦?"唐介疑聲."何意?"

賈相爺大樂,"你們真當他是為了安扶朝臣,才卸任王爵,好讓你們放心啊?"

"這瘋子是受不了官大爵大的束縛,借布衣之名,好繼續為所欲為!"

......

--------------

閻王營的重建,分了兩個營址.

輕騎軍,步軍皆在城中,也就是剛剛空出來的左廂營.

至于鐵浮屠的黑騎重裝,因為夏爾馬的關系,楊懷玉覺得,暫且還是不要露面的比較好,等到將來用時也可出其不意.

所以,黑騎營的營址在老閻王營的舊營地,也就是觀瀾後山的位置.

為此,兵部特意把觀瀾後山方圓二十里劃為了軍事禁區,以防外泄.

此時,曹滿江領著一部分老兵在城中訓練輕騎步戰,而楊懷玉,曹覺則是在老營選拔新的黑騎營.

這一路,怎麼問曹老二也不說,唐奕一度以為,難道是遼河口的老兵有人生還!?

可是,細觀曹覺的神情,又好像不是.

那會是誰?唐奕猜不出.

"你沒見過,但是....一定記得!!"

曹覺只撂下這一句,就不再多說,眼神之中,又好似無限追憶.

......

到了老營,唐奕一陣恍惚,這片營地,卻是好久沒有這般熱鬧了.

從各軍,還有民間選拔而來的精壯兒郎讓老營重新有了人味兒,讓唐奕不由得想起閻王營第一次在這里集結的情形.

點將台上,楊懷玉,秀才這些老兵都在.

等到唐奕到了近前,楊懷玉不由分說,攥著唐奕的胳膊指向一處.

"你看那兒!!!"

唐奕順其所指望去......

只見一個個新嫩的面孔之中,有一青年十分顯眼,身長九尺,輪廓粗獷,卻是面白如玉,眉眼間英氣襲人,一身小校鱗甲把整個人襯托得威武,霸氣.

......

看著那張....已經印在靈魂最深處的臉,唐奕整個人怔在那里,心跳都漏了一拍.

砰,跳下將台,朝那小校行去.

行至其身邊,唐奕想張嘴,卻是卡在那里,不敢問出一句.

那青年也發現了唐奕的異樣,清澈的眼睛帶著與生俱來的凶猛,瞪著唐奕.

"你也是新丁?"

唐奕不答,眼有濕氣.

良久,終問出口:"你叫....什麼名字!?"

小校抱拳施禮:"本將...."

"申屠昊."

"敢問壯士大名!?"

"哈......"

"哈哈哈哈!!!"

唐奕眼中帶淚,被這白面巨漢逗的哈哈大樂,一拳砸在申屠昊胸口.

"申屠這黑厮......怎麼生出你這麼個白淨兒子!?"

......

------------

ps:申屠,你兒子來接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