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別怪哥們兒手黑
g,更新快,無彈窗,!

張孝傑稀里糊塗就被咔嚓了......

此事傳回開封,文彥博楞了半天才緩過神來,隨後進宮覲見.

......

------------

"嘖嘖嘖嘖...."

唐奕見了文扒皮都直咧嘴,調笑道:"看來,得換個外相了,如此下去,大宋的形象卻是要讓文相敗光了."

語氣盡是調侃,卻全無計謀被耶律洪基拆穿而落空的擔憂.

而文彥博也是淡若止水,一點都不擔心,"彥博只當子浩這是在誇老夫了."

"沒錯!"唐奕極是干脆."就是誇!!"

"繼續保持,大宋就需要文相公把形象敗光."

......

二人這赤果果的追捧,倒是把趙曙弄的有些迷糊.

如今的越曙與從前已經大不相同,與唐奕之間再無從前的小心,忌憚,倒是多了幾分親近,疑聲插話:"姐夫,朕不明白,我們不要渤海的制海權了嗎?"

"為何計謀被耶律洪基拆穿,姐夫與文愛卿卻全然不見擔憂,反而如此輕松呢?"

唐奕聞罷,淡淡一笑,"陛下要明白一個道理,拆穿是一回事,斷然拒絕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哦?"趙曙還是不明白."姐夫是說耶律洪基即使拆穿,但也還是不會拒絕??"

"沒錯."唐奕肯定點頭,隨之反問:"陛下覺得,張孝傑做錯什麼了嗎?他答應大宋什麼了嗎?"

"......"

趙曙低頭沉思,緩緩搖頭,"似乎沒有......"

"就是嘛!"唐奕笑呵呵地回道."他除了被文相公戲耍,其實還是很稱職的."

"至少沒有對大宋做出任何承諾,更沒有答應大宋任何要求."

"甚至此人謹慎到,沒有以書面奏請的形勢報知遼帝,而是自己親自回遼了."

"以臣子的標准來看,張孝傑是合格的."

"那耶律洪基為什麼要殺他呢?"

"這...."趙曙有點明白,卻還是有點不明白.

"為何?"

"因為,耶律洪基需要一個人來背負所有的罵名."

"他需要一個替罪羊!"

"他更需要表現一個姿態,告訴大宋,即使吃了這個啞巴虧,也不代表他是傻子!他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明白."

唐奕太了解耶律洪基了,兩千多萬的賠款,讓大宋把戰艦開到家門口的恥辱......

此等奇恥大辱,即使有宋遼邊境不退兵的誘惑,他又怎麼有臉默默吞下呢??

耶律洪基殺張孝傑,不是因為張孝傑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他正好處在那個位置,大遼的群臣和百姓們要恨也得恨張孝傑,不能恨他這個皇帝.

......

"可是...."趙曙還是有疑問."可是,遼主完全可以不答應我們的要求啊!"

"既然他們已經知道了我們其實也不想打,那又何必為了虛勢,吞下所有苦果呢?"

說完,趙曙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問的太多了.

局促地撓著後腦,"朕是不是太笨了,老是把事情想的簡單?"

對此,唐奕沒說話.

趙曙此言有點不和時宜,不能安慰,也不能教訓.

看向文彥博,文扒皮立時會意,拱身下拜.

"陛下多心了!此事只是角度不同,陛下若身處遼主之位,也就什麼都明白了."

"哦?"趙曙疑聲."玄機何在."

"在于邊境不退兵!"

"對耶律洪基來說,這既是誘惑.同時也是警告."

"警告?"

"對,警告!"

文彥博說到此處,一臉傲然.

"邊境不退,讓耶律洪基安心的同時,也讓他沒法安心."

"因為,如今的大宋已經自信到不在乎大遼在邊境設不設兵,設多少兵的地步了."

"這是在暗示遼主,我皇宋要是想打你,隨時可以打你,不論你的防線有多穩固!"

趙曙立時恍然:"原來如此!"

看似簡單的討價還價,原來里面還藏著這麼多的門道,趙曙知道,他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

......

----------

唐奕已經斷定耶律洪基一定會同意割讓渤海,來換取邊境穩固了.

"大遼現在是何表現?"

文彥博作答:"耶律洪基已經另派耶律乙辛擔當使臣,啟程入宋."

"耶律乙辛?"唐奕一皺眉頭.

有些出神道:"如此看來,他確實改變不少啊...."

"什麼?"

這回文彥博也是一楞,不明白唐奕在嘟囔什麼.

"沒什麼."唐奕回過神來,"以後再不能把遼主當一個昏君庸主了."

說完,也不管文彥博和趙曙明不明白,繼續問道:"五國部那邊是何動向?"

可是,唐奕沒想到,他一提到五國部,文彥博立時來了精神,一臉的得意.

"完顏劾里缽此時當是如坐針氈了吧?"

"完顏劾里缽?"唐奕擰頭眉頭嘟囔,這個名字聽著怎麼那麼耳熟呢?

文彥博立時搭話,"就是金五部的使臣."

"哦,"唐奕點頭,暫時放下心緒,應當是完顏部的某個首領吧?

"說下去."

"不出意外,完顏烏古乃有可能會親自入宋請降!"

"真的假的!?"唐奕差點沒跳起來.

行啊,文扒皮還真有兩下子,要是把完顏烏古乃誆到大宋,那特麼省多少事兒?

"留住他,讓他永遠埋在大宋!"

"姐夫....不太好吧??"趙曙又插話了.

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人家要是來求和,就算不答應,也沒必要殺人,于名聲有損.

"陛下記住!"唐奕一臉猙獰.

"任何禮數還有仁慈,都是有底線的!"

"像這種永絕後患之機,絕不能放過!"

趙曙一滯,不明白姐夫為何如此醉心于弄死金五部.

他哪知道,殺了完顏烏骨乃,那完顏阿骨打也就沒影兒了.不管這個人將來還會不會威脅到大宋,也特麼不能留這個禍害.

另一邊,唐奕的說辭倒是得到了文彥博認可,"陛下當知,先帝之仁,並非婦人之仁."

"如今五國部初定未興,除去一個完顏烏骨乃,並無大賢能臣."

"若除此一人,五國部必亂!"

"換了是先帝,也不會放他苟活于世的."

"好吧!"趙顯終是點頭."可是...完顏烏骨乃會乖乖入宋嗎?"

"現在大宋視其為血仇,他若不傻,當不會以身犯險."

文彥博略有沉吟,最後道:"應該會...."

"為何?"

"因為他別無選擇!五國部現在打不過大遼,也打不過大宋,他想求活,就必須按照我們的路數來走."

"況且,完顏劾里缽是烏骨乃之子."

"親兒子如果力勸他入宋,那最後的一點疑慮當也能抹平了."

哪成想,文扒皮說完這句,趙曙沒怎麼樣,唐奕差點沒蹦起來.

"不是,你等會兒......"

歪著腦袋看著文彥博,"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

文彥博被唐奕弄的一怔,下意識作答:"他,他別無選擇啊?"

"不是這句!!"

"他....他當無疑慮?"

"也不是這句!!"

那是哪句啊??文彥博都蒙了,不知道唐奕鬧的是哪一出.

憋了半天,"完顏劾里缽是烏骨乃的兒子."

"操!!!"唐奕直接暴了粗口.

面色潮紅,指著文彥博大吼,"那特麼還廢什麼勁兒,把完顏劾里缽給老子宰了!"

"立刻!!馬上!!"

他就說聽這個名字耳熟嘛,原來玄機在這兒.

可是趙曙和文彥博卻是傻眼了,唐瘋子這是幾個意思?殺完顏烏骨乃全家啊?

可是,完顏烏骨乃還沒來呢,你著什麼急?

"要不,再等等?等完顏烏骨乃入宋之後,再行處置."

"他還來個屁!"唐奕大叫."有親爹,老子還殺他爺爺做甚?"

"啊???"

二人更是迷糊,"什麼又親爹,又爺爺的?"

全完聽不懂.

"呃...."唐奕這時也反應過來,特麼說禿嚕嘴了.

"沒,沒什麼."

"聽我的,現在就把完顏劾里缽給我宰了."

"......"

文彥博一陣無語,這也太太漏骨了吧?想讓一個人消失,什麼方法不行?非得這麼明目張膽?

"不行..."卻是唐奕那又變了掛.

"你把完顏劾里缽給我叫來,我見見他."

......

"好,好吧!"

文彥博雖然不知道唐奕這是鬧的哪一出,不過這麼多年了,一個眼神他就明白,這貨要發瘋,躲遠點,別問為什麼,不然會崩一身血.

乖乖去傳完顏劾里缽.

而完顏劾里缽那邊也挺納悶兒,大宋這回是擺足了姿態,除了一外相文彥博,還有館驛小吏,誰也沒見著.

這下可好,突然讓他去面聖,而且還有大名鼎鼎的唐瘋子.

更摸不著頭腦的是,一見面兒,禮數還沒拜完,唐瘋子就沖到他面前.

"你有兒子沒有?"

完顏劾里缽雖是不解,你查我家譜做甚,但還是老實作答.

"讓宋皇見笑,育有一子,剛剛兩歲."

說完就見對面的唐子浩臉兒都綠了,好像極為憤怒,良久才又蹦出一句:"叫什麼??"

這回劾里缽有點害怕了,支吾道:"叫...叫烏雅束....."

"哦....."對面的唐奕聞罷,長出一口濁氣.

又追問了一句:"就這麼一個兒子??"

"呃...就這麼一個."

"好吧!"唐奕徹底放心.

"你下去吧,在館驛之中,好生修養,想吃什麼就吃點,想干什麼,就盡管享受吧!"

"這...."

完顏劾里缽徹底迷糊了,叫老子來就問我有沒有兒子?怎麼這就趕咱走了?

"您看這納降之事...."

"回去等著吧."唐奕一笑和煦."會讓你滿意的."

說著話,不由分說,讓內侍把完顏劾里缽帶了下去.

只不過,看著完顏劾里缽背身的眼神,卻是漸漸冷了下來,心中還不住念叨:

"劾里缽啊,劾里缽...."

"不是哥們手黑..."

"要怪...就怪你那沒出世的兒子叫...完顏阿骨打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