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坑出翔
g,更新快,無彈窗,!

張孝傑怔怔地看著文扒皮的背影,不知為何,他竟然有點後悔,從他開出來的條件上看......不難看出大宋是動心了的.

但是,文扒皮那張看不出喜怒的臉,讓張孝傑也分不清到底這些條件大宋是接受,還是不能接受.

可是,進屋說,張小姐有點....

有點不敢,他是真怕這老貨獅子大開口.

......

只是,不進又不行.他要是敢不進,大宋就真敢滅遼.

心懷忐忑地隨著文彥博進去,還沒坐下,張小姐就已經急了.

"實話與文相說吧,這是入宋之前,我朝陛下與孝傑的底線.只能到這了,孝傑再難開出更好的條件."

他也是光棍兒,說的跟真的似的.

但是,文彥博聞罷,也只是輕蔑一笑.

"底線不是大遼說了算,而是我大宋來做主!!"

"!!!"

張孝傑急了,"真的不行了,我朝軍防最多只能撤到澤州."

"文相公是清楚的,若再往後撤,那我大遼就只有遷都一途了."

澤州離大定只兩百里,大遼把邊防線壓到這里已經是極限,再往後壓,那大定就呆不下去了,只能往北縮.

其實,張孝傑這段肺腑之言也暴露了大遼最看重的是什麼.

萊州和遼河口,他們不在乎,一點歲幣也都是外財.甚至低聲下氣的屈辱,在國家安危面前也不值一提.

張孝傑,或者說耶律洪基,看中的是邊防,是後撤到澤州的防線.

這里不得不說,遼人還是很爺們兒的,以往宋遼議和,主要的問題不是三十萬還是五十萬的歲幣,也都是邊境駐防之事.

大遼也知道,萊州和遼河口,還有歲幣那都是添頭兒,關鍵問題還是邊防.

所以,張孝傑沒用文彥博廢話,直接就把大遼主動後撤的條件開出來了.

而現在,張孝傑也等于是明著告訴文彥博了,別的都好談,但是防線,最多撤到澤州.

......

----------

結果,張小姐又失策了.

"撤不撤兵不急著說."文彥博四平八穩的往那一坐.

八輩子沒見過遼人這麼憋屈,文扒皮還不得好好享受一下?

"既然張使臣如此坦誠,那老夫也就不繞彎子了."

把玩著桌案上的鎮紙,抬起眼皮瞅著張孝傑,"遼使可知,唐子浩?"

這都哪根哪啊?張孝傑都快被文彥博繞哭了.

但是沒辦法,只得和聲做答:"大宋癲王縱橫四海,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哦不,現在是鎮疆王了."

"不對."文彥博搖著頭."唐子浩已經自卸爵位,甘為布衣了."

"呃...."張孝傑還是不懂,文扒皮到底要說什麼?

"文相公的意思是......"

"唉..."文扒皮長歎一聲."孝傑還是太年輕啊!"

"殊不知,唐子浩與你朝陛下那可是舊交摯友!"

"啊....啊?"

張孝傑木頭樁子一樣定在那里,他是真糊塗了,特麼這個時候怎麼大宋開始攀交情了?這事......

這事兒不是應該他來干嗎?

......

張小姐沒進屋的時候是"有點後悔",現在是特麼"真的後悔".

開始是有點迷糊,現在是非常迷糊,這文扒皮攀交情......有點滲人.

他真明白這老貨目的何在,越是不明白,越是沒底,越是如坐針氈.

......

他哪知道,特麼文彥博扯東扯西,根本就沒目的,那是因為他自己都有點尷尬.

因為下面他要開出來的條件,文扒皮都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也就唐奕那個壞種想得出來這麼陰損缺德的招數.

......

"那什麼...."扯了半天,早晚是要說的.

"跟孝傑說實話吧,大宋也不想打!"

張孝傑一振,心肝兒差點沒蹦出來.

哦操,這是天大的好消息!

剛才還洗乾淨脖子准備受死,現在人家自己說了不想打,人生之大起大落,折磨得張小姐不要不要的.

......

"但是呢...."

果然,俗話說"但是"之前全特麼是廢話,張孝傑狂喜的心肝上又澆了一瓢冰水.

瞪眼瞅著文扒皮,等著他的"但是".

"但是呢..."文彥博就像嘮家常一般,有模有樣地開始說了起來.

"大宋的情況,孝傑也是知道一二的."

"如今唐子浩別看是布衣,但是誰敢把他當布衣?"

"那是,那是."張孝傑使勁點著頭,布衣當國,唐子浩那是開了先河的.

"可是你說說..."文彥博掰著手指頭數著."唐子浩身邊都是什麼人啊?"

湊到張孝傑耳邊,生怕傳出去,"一群臭丘八!"

"那幫人和我們不是一路,得要軍功啊!"

"對對對."張小姐點頭附和,大宋文武不合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嗯?"點完了頭,他反應過來.

立時又是快哭的表情,"那......那唐子浩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到底打不打?文彥博這不等于沒說嗎?

"別急嘛!"

文彥博擰著眉頭,"實話說吧,可打可不打!"

"全在唐子浩一念之間."

"......"張孝傑有點明白了.

唐奕手下的將門是想打的,只有打仗才有軍功嘛.而大宋文人是不想打的,符合大宋文官的一慣作風,喜歡太平.

況且,他們也不想看到武人勢大.

而唐子浩,則是整件事情的關鍵,他說打那就打了.可是,他要說不打,也有不打的道理.

是什麼呢?

自然就是文彥博剛剛提到的,唐奕與遼主之間的交情.

......

怔怔地看著文彥博,"文相公的意思是......"

"別!!"文彥博一擺手."老夫可是什麼意思都沒有."

一副賣國也得壓著武人的嘴臉演得那叫一個淋漓盡致.

張孝傑很懂事,不再多問.

低頭沉思,又覺不妥,抬頭道:"可是,事關山河社稷,唐子浩會念及舊情嗎?"

文彥博還是把玩著桌案上的鎮紙,根本不看張孝傑,好像在自己和自己說話一般的嘟囔:

"他要是按常理出牌,那他就不叫唐瘋子嘍."

"明白了!!"

張孝傑大喜,惡狠狠的一抱拳,"多謝文相提點,日後必有重謝!"

說著話,張孝傑已經開始憧憬了,算來算去,哪有那麼複雜,原來只要遼主賣個交情的事兒啊!

猛然抬頭,"之前,大秦國來找我主聯合抗宋,我主想都沒想,就斷然拒絕."

"這份情誼,唐子浩該還吧??"

文扒皮一攤手,"這你與老夫商量不著,回去問你家君上吧!"

"對."張孝傑立時點頭."對對對!!"

"外臣冒失了."人家文相公怎麼說也是大宋宰相,哪能明著和他說這個?

不過,心里這麼想,看文彥博的時候,卻少了開始之時的凝重與畏懼.

在張孝傑看來,有這樣兒的宰相,簡直就是大宋的悲哀,大遼的福氣.

這種不顧家國,只參一己之私的人身居要職,大宋還好得了?

心里這麼想,表面上卻得謝這個"草包宰相".

再次躬身一禮,"孝傑這就與我主上奏,再謝文相大恩大德!"

說著話,就要往外走.

"回來!!"

文彥博一聲厲喝,把張孝傑叫住.

弄的張小姐還有點楞神兒,"文相還有何指點?"

"你就這麼走了?"

"啊?"張孝傑左右看看."那......那不就這麼走了......"

文扒皮一臉的恨鐵不成鋼,"真當你朝皇帝面子這麼大?"

"他一句話,大宋說不打就不打了?"

"啊...啊??"

張小姐差點又閃著腰,那特麼不是你說的嗎!?

"唉...."

只見文彥博又是長歎一聲,"還是太年輕啊!"

滿臉關心地看著張孝傑,"仍需磨礪!否則,是要出問題的."

"我..."張小姐這個委屈."還請文相指點."

"指點什麼啊??"文彥博撇著嘴."交情歸交情,唐瘋子就算再瘋,再傻,他也得有個台階下."

"否則,他說不打,他手下的將門會服氣嗎?"

"大宋百姓,會認可嗎?"

"你不幫他把這個台階鋪好,遼主就算把交情弄出花來,那也沒戲!!"

"台階?"張孝傑楞在那兒."剛剛孝傑所提之事......還不算台階?"

文彥博無語,"那點小恩小惠就想讓大宋罷兵......"

"是你遼人天真?還是我大宋好欺啊?"

得,張孝傑臉色登時垮了下來,繞了半天,還特麼是想敲竹杠!!

行,讓你敲!張孝傑豁出去了.

"還請文相公明示!"

"但是,有言在先,其它都好說,只兵防之事,最多...."

"只能到澤州!!"

文彥博搖著頭,感覺有點寂寞如雪.大遼派了個愣頭青來,簡直就是敗筆中的敗筆.

懶得和他再磨嘰,直入主題.

"明說吧,這點歲幣,唐瘋子看不上,將門看不上,大宋百姓也看不上......"

"你得再加點."

"啊?"張孝傑不干了."五十萬歲幣不少了啊!"

"從前,我大遼也才每年收南朝五十之數."

文彥博一瞪眼,"從前??"

"從前那是施舍,現在是賠款,能一樣嗎?"

張孝傑差點沒氣背過去,你特麼會說,行了吧?

一咬牙,加.

"那文相說,當加到多少?"

......

"你們大遼有多少丁戶?"

"嘎??"

張孝傑真就納悶兒了,大宋都是這種貨色嗎?特麼你能不能別這麼跳?老子跟不上!!

怎麼又問起丁戶來了?

勉強答道:"戶百萬,丁口四百萬."

"胡說!!"文彥博一聲爆喝:"一派胡言!"

"真的只有四百萬."張孝傑強辯道."原來卻有九百丁口之數,但是大宋奪去了燕云,我大遼只剩北疆稀疏人口,只剩四百之數了."

"四百萬??"文彥博不屑道."四百萬丁,就能有四十萬的精兵屯于澤州?就能有二十萬西北騎防守西域?就能有三十萬部族兵鎮守云州防衛西夏,大宋??"

"這還不算各族家將族兵,加在一起百萬之軍!!"

"就算你們大遼全民皆,你告訴老夫,四取其一,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這...."張孝傑被文彥博問的啞口無言,也知道那麼多兵在那擺著,瞞不住.

"一千一百萬!!"

這是一個真實的數目,丟了燕云之後,耶律洪整肅各族,勵精圖治,把原本的隱丁,逃戶,還有各部牧民重樣造冊統計,得出的丁口之數.

"嘖嘖嘖..."文彥博砸吧著嘴,一千一百萬人口,確實不少了!!

"這樣吧...."

"既然有這麼多人...."文彥博開始開價了."那就一人五貫宋錢吧."

"......"

"多少?"張孝傑那邊一時沒反應過來.

不是,幾個意思?一人五貫?一千一百萬人......

五千五百萬貫宋錢??

你大爺的!你怎麼不去搶!?

"文相!"張孝傑怒道."這可不是開玩笑,我遼朝哪來的那麼多錢!?"

文扒皮一撇嘴,"沒錢就用東西抵嘛...."

"羊毛,牛馬,皆可充數."

"那也沒有那麼多啊!?"

五千五百萬...貫!!

這對大遼來說,簡直就是扯蛋.

"確實有點多哈...."文彥博自己都有點覺得過分.

其實,唐奕跟他說的時候是一人一貫,而且是按大遼明面兒上的人口來算的,也就五百萬貫左右.

誰知道讓他一詐,就多詐出來一倍多.

"要不,這樣吧..."文彥博為難道."要不一人三貫吧."

"總不能太少,否則無法服眾啊!"

三貫也不行啊!張孝傑無語.

縱使現在有羊毛貿易,大遼每年的財政收入也沒過得了千萬之數,文扒皮這是真要扒皮是怎地?

"那你說多少?"文彥博干脆讓張孝傑自己出價.

只見張小姐一咬牙,"兩貫!!不能再多了!以羊毛抵用,可以交付一部分的牛羊."

"但是馬匹......孝傑做不了主!"

"成交!!"

哪成想,文扒皮答應的那叫一個干脆,弄的張孝傑心里直畫魂兒,是不是開高了?

......

"就這麼定了!!"文扒皮樂壞了,太年輕,就是太年輕.

"咱們來說下一項吧."

"還有!?"張孝傑不干了,特麼兩千多萬貫還喂不飽你?

......

而文扒皮才不理他那要殺人的表情,自顧自道:"大宋要渤海灣的制海權."

語氣雖風輕云淡,可是心里,連文彥博這種坑人無數的主兒都有點提心吊膽.

這才是大頭兒啊,要是制海權要不來,兩千萬賠款那就是個屁!

強壓激動,繼續道:"從今往後,遼朝除了民船,任何水軍,兵船,未經大宋允許,不得入渤海半步."

"不行!"

張孝傑一口回絕,不能出海的水軍還要水軍嗎?

渤海要是歸了大宋,那特麼大遼的五萬水軍就成"河軍"了.

"不行?"文彥博挑著眉,手都有點抖.

往後一靠,一副樂見其成的樣子.

"那沒辦法了,渤海灣的制海權,還是退兵澤州,你自己選一個吧."

"....."

張孝傑一陣無語,這還用選嗎?大遼本就不善水軍,當然是選....

"等會兒!!"

想著想著,張孝傑怔在那里.

"文相公的意思是,大遼如果同意南朝之議,就不用退兵澤州了?"

"這話讓你說的....."文彥博一臉的嫌棄.

"古北關以外,那你遼朝的土地,我大宋沒有權力,也沒有興趣關心你們在哪兒駐軍."

"你就算把兵都駐到臨璜去,與我大宋何干?"

"這...."張孝傑完全懵了.

大宋不要求邊境退兵?

真特麼新鮮了,張孝傑完全看不懂啊!

在他看來,什麼兩千萬賠款,什麼渤海制海權,哪能和邊境退兵的重要性相比?

文扒皮有沒有點常識啊?

但聞文彥博道:"你們都撤出那麼遠,那大宋的軍隊還有什麼用?"

"總要給將門一些安慰啊......"

"明!!白!!"

張孝傑徹底信了,這老貨還真就是為了打壓大宋將門,在促成此事.

興奮的一拱手,"只要不退兵,以上兩件,皆是好說!"

"不過,孝傑要親自回遼請示我主,還望文相,拖延一二."

只要不退兵,他就是大功一件.雖然另外兩條有點肉疼,但是和退兵澤州相比,耶律洪基是一定會答應的.

......

對面,文彥博淡然一笑,"好說...."

"孝傑....快去快回."

看著張孝傑離去的身影消失在視線,文扒皮一下子癱在椅子上,胸口撲通撲通,能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

"他......他居然......"

"應下了!"

......

----------

張孝傑說走就走,比誰都急.

......

有宋燕大道之利,張小姐四天便抵燕云,十日之內已經回到大定.

把文扒皮的條件一說,耶律洪基也是愣了半天,良久方看向張孝傑.

"孝傑答應他們了?"

張孝傑急忙躬身答道:"未經陛下聖准,臣自不敢做主."

"不過...."

猶豫了一下,"臣以為,海權與賠款,也不是不能接受."

"只要不退兵,南疆穩固,大遼就無憂心之處!"

"嗯....."耶律洪基眯著眼睛點著頭.

"單憑談下與南朝防務不退這一事...."

"當賞!!"

"來人,傳朕旨意,張孝傑出使有功,上下三族,官覲三級,女眷妻女,盡封郡主!"

"賜予國姓!!"

張孝傑一怔,隨之大喜.這賞賜,不可謂不高了,簡直就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謝陛下隆恩!!"

"呵."耶律洪基干笑一聲."先別謝恩."

"因為....朕要...殺了你!!!"

"啊....啊?"

張孝傑懵了,"陛,陛下,這是何意?"

"你個蠢貨!"耶律洪基暴怒起身."被人耍了猴戲,還在此沾沾自喜!!"

"我大遼怎麼用了你這麼個草包!!"

見張孝傑被嚇的驚若寒蟬,茫然無知,耶律洪基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到現在還不明白,是吧?"

"好!朕來告訴你!!"

"制海權!!制海權!!"

"你把該死的制海權給朕應出去了!?"

"沒有海上之勢,你告訴朕,遼陽各州,還怎麼和大遼聯通!!?"

"朕的東京,要?還是不要!?"

"......"

張孝傑怔在那里,本能地強辯:"把...把五國部趕回會甯,打通陸上通路不就好了?"

"哈哈哈....."耶律洪基都特麼氣樂了.

"你也知道啊?打通陸路!!"

"對,朕別無選擇,只有打通陸路!!"

"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大遼必須和五國部開戰,大宋坐觀其成,眼瞅著咱們和五國部著斗得歡實!!"

"!!!!"

張孝傑立時癱軟在地,腦子里不是大遼因此而被五國部徹底牽制,而是......

文扒皮那張天殺的老臉!!!

......

"來人!!"耶律洪基的爆喝在殿中回蕩."把這個蠢貨給朕壓下去....以誤國之罪問斬!!!"

看著癱軟的張孝傑....

"放心去吧,朕會善待你的家人!"

......

--------

張孝傑聞罷,終是徹底崩潰,發出最後一聲撕心裂肺的哀嚎:

"文賊!!!"

"坑煞我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