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原來如此簡單
g,更新快,無彈窗,!

讓一個既會算計,又小心眼,還特麼摳門兒的外交部長去和大遼議和,幾乎已經注定遼朝這次是要倒了血黴了.

被唐奕徹底放飛的文扒皮跟打了雞血一般,干勁兒十足.整整在家里憋了三天,把議和的目的,談判的步驟,還有大遼近五年的情報詳詳細細過了一遍.

根據唐奕的戰略思想,放大遼,滅金五國部,而這個"放",還不能給大遼喘息之機,讓他們半死不活,最好沒有喘息的時間,這是最好不過了.

對此,文扒皮很興奮.因為把一國玩弄于股掌之上,不但名正言順,還能名留青史,這樣的機會可是不多.

......

----------

十天之後.

文彥博領北府外相之職,正式于北府外務省職院照會大遼使臣--張孝傑,還有金五國部親使--完顏劾里缽.

......

呵呵,說起北府職院,其實就是原尚書六部在宮外的職房.

出于職能的考慮,外務省將來主要是接待和洽談國務使者,設在皇城之內不大方便,于是鳩占鵲巢,把六部的地方給占了,變成了外務省.

至于六部去哪兒?這個唐奕另有打算,還沒有具體選址,暫且搬到政事堂里,去和中書省,門下省擠一擠.

且不說這個外務省出來的有多突然,單是這一個照會,就看出來文扒皮到底有多壞吧!

三國會盟,兩家求和,這老貨明擺著就是要坐山觀虎斗.

得意揚揚的坐在外務省等著,心里還琢磨著,等遼使和金使到了得怎麼擺臉色,讓這兩家先斗一波,大宋好坐享漁人之利.

但是,見到張孝傑,還有完顏劾里缽,文扒皮不用"裝"著擺臉色了......臉色本來就不好看.

說起來,這兩位和文相公還是有許多共通之處的.同是"少年得志",權蓋一方.

"張小姐"那是大遼清甯元年狀元及第,也就是大宋的至和二年,西曆的1055年.

這才多少年?

才八年就做到了宰相,簡直就是坐了竄天猴兒往上升,比文彥博這個四十歲為相還要牛叉好幾條街.

而完顏劾里缽,文彥博更沒法比了.這貨才二十四歲,論意氣風發,比張小姐還發得狠.

文扒皮這個不高興啊,在大宋他算升得快的,可是和人家一比......

算了,也沒法比.

冷著臉看著二人.

"說說吧!"不咸不淡的開口."遼朝勾結屬部毀我遼河,圍困萊洲,意欲何為?"

二人一怔,這......這和設想的不一樣啊!?

完顏劾里缽認為,宋朝把遼,金兩使同時召來並不是什麼壞事,只要大宋一張嘴,那麼其意圖是親遼,還是親女真,是要戰,還是要和,也就明了了.

因為,不管大宋打算和誰議和,都必然要打壓各一方.且金遼同召,這里面必然有激將之法.

也就是說,完顏劾里缽現在就在等,等大宋先沖誰發火,先沖誰示好.

先沖誰發火,那很可能最後議和的就是誰,反相示好的那一方並不一定笑到最後.

這很正常,大宋要取得更大的利益嘛,借另一方嚇唬嚇唬,才能詐出更多的油水來.

可是他沒想到,這個白胡子老頭兒看上去文文弱弱,卻是這麼凶猛,一上來就把大遼和金五部綁在了一塊兒.

啥意思?大宋要一杆子干倒?准備金,遼一起干!?

......

而張孝傑那邊和完顏劾里缽的想法差不多.

雖然他一到開封便得知金五國部也派了使者,就已經預料到了要壞事兒.

是個人都知道,宋遼乃是世仇,這麼好的一個聯金滅遼的機會,大宋不會輕易放過的.

但是,今日前來,也算是准備充分,他甚至已經做好了被當"托兒"的准備,做好了大宋這個外相擺出一副親近自己,刺激完顏劾里缽放出更多好處的准備.

他更是做好了大放血的准備.

准備用金人給不了,大宋無法拒絕的利益,把這個已經定了九成的敗局反轉過來.

但是......

但是這個文扒皮特麼他不按常理出牌啊,一個本應該規避的問題,卻被宋人自己第一個提出來了.

他們要干嘛!?張孝傑實在理解不了.

這是邦交大忌,大宋再強也沒必要兩個一起得罪.一個一個的解決,永遠比讓敵人聯合起來成本更低.

這沒道理,更沒有邏輯.

文扒皮這個開場白就像一個無知的政治新嫩,用幼稚到極點的驕傲來彰顯自尊.

......

但是,話說回來,就算大宋把大遼和五國部逼到了同一戰線,遼金聯合應對大宋......

遼金會贏嗎?

......

很難說.

現在大宋只出動了十五萬禁軍,就把大遼主力堵在澤州,更別說涯州軍在古北關還沒出來.

而這個季節,涯州軍已經可以出關了.

況且,就在前天,張孝傑得知了一個重要的情報,開封左廂營的二十萬禁軍已經秘密出京.現在,就坐落在外務省斜對面的左大營,是空營.

二十萬禁軍去了哪里,張孝傑無從得知.

但最有可能的去處,就是北方!!

......

--------

想到這里,張孝傑有點怕了,對面的文彥博徹底打亂了他的算計,心中對大宋要決戰兩國的想法越來越生疑,越來越不敢篤定.

想著想著,張孝傑猛然一震,又想起了另一個細節.

前天,就在前天,那個同在大宋館驛暫住的西撒克斯國王向宋臣進出了嚴正抗議,還在館驛里大發了一次脾氣.

張孝傑雖然聽不懂他吼叫的是什麼,不過,敏感的張小姐出于慎重,還是花重金買通了翻譯,得知西撒克斯國王的怒火原來是源于海貿.

大宋知會愛德華,在未來三年之內要暫停整個歐羅巴,還有阿拉伯世界的商貿往來.

這對已經開始依賴大宋商貨的西撒克斯來說,無疑是一個噩耗.

......

本來張孝傑以為這個情報無關大遼,錢是白花了,可是現在一想到此事....

表現上看還是無甚憂關,但是細想之下,張孝傑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船隊!大宋現在急需船隊!!

廢止海商,不是大宋不想掙錢了,而是他們現在所有的艦隊都在支撐西方戰場,還有西方貿易.

他們要抽調船隊,至于抽到哪去兒,這根本不用去想.

渤海,一定是渤海!

大宋艦隊要爭奪渤海的制海權,他們真的要和遼金同時開戰.

要知道,大宋的巨艦早已名聲在外,一但讓它們進入渤海,那就憑大遼那五萬水軍,可就沒法象現在這般舒服了.

只憑這五萬水軍,大遼阻斷了遼河口與大宋本地的聯系,阻斷了燕云對萊州的海上支援......憑的是什麼?

不就是大宋的海船都忙著在給西方運糧,運兵,運商貨,都在跑西方航路,來不了渤海嗎?

可是,大宋一但放棄了西方貿易,那閑下來的艦船要往哪兒停?

此時此刻,張孝傑臉色煞白.

他不敢想象,在封鎖了海面的堅舟巨艦之下,大遼的五萬水軍能不能守住海岸線,甚至能不能守住內河,大宋是不是可以在任何一處有水的地方登陸?

他更不敢想象,十五萬燕云禁軍,加上六萬涯州火神炮,再加上二十萬京師禁軍......

這樣的陣容,大遼能不能頂得住,加上一個金五部能不能頂得住.

......

----------

張孝傑不知道,文彥博只是一句話,他就已經亂了方寸;更不知道,完顏劾里缽那邊也同樣茫然無知.

等待他們的是一場互毆,也只能是一場互毆.

雖然他們的政治生涯比文彥博光彩得多,雖然他們也是"少年得志",意氣風發.

但是,老而不死,是為賊!!

兩人還太嫩,和當了十六年宰相的文扒皮根本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這個...."

張孝傑抹了一把冷汗,對于文彥博質問遼金合謀害宋之事....

"文相公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這......"

"只是一個巧合."

說完,還暗暗撇了一眼完顏劾里缽.心中暗道,你可得頂住啊,絕不能承認!

他哪知道,完顏劾里缽早就承認了,特麼向大宋覲的表冊里就把大遼賣了.

而且,現在文扒皮這麼一嚇唬,完顏劾里缽更是打定主意,趕緊把五國部撇出去,

"宋臣明鑒!我女真各部遠在重山萬水,又怎會覬覦大宋之壯麗河山呢?"

"遼河口不但沒有威脅到我們女真人的生活,還給我們帶來了財富,我們歡喜還來不及,又怎會無端攻伐呢?"

"這一切,都是遼朝皇帝耶律洪基挑唆所至.望大宋原諒女真人的魯莽,重修舊好,共討奸賊!"

......

把張小姐氣的喲,恨不上去撓這個鼠尾辮兒的蠻子一個大花臉.

他-娘的,全無節操可言,果然是不可信的野人!

......

那邊文彥博都憋不住樂,這女真人還挺會說.

可是,面兒上卻不能表現出來,冷笑一聲:

"重修舊好?共討奸賊?"

"怎麼好啊??大宋與女真!有什麼好!?"

"搶出來的'好’嗎!?"

完顏劾里缽氣勢一弱,自知理虧...還真是搶出來的好.

"這個..."

"若大宋......"

"別!!"一聽完顏劾里缽開始放好處了,文彥博立馬打斷."我天朝地產豐饒,富庶無缺,真看不上你們那點小恩小利."

"回去吧...."

"回去等著接戰書,咱們沙場上見!"

完顏劾里缽心里一突突,真要打啊?

立馬急了,說白了,金五部還沒到一甲子之後那個程度,不論大宋,還是大遼,搶一票就跑還行,真要擺開陣勢大干一場......一來沒那個實力,二來沒那個精氣神.

一咬牙,"我女真各部願世代奉大宋為主,納土歸降!"

反正給遼朝當孫子也是當,給大宋當孫子也是一樣,完顏劾里缽干脆使出慣用伎倆,認慫.

可是,他忘了,邊上還站著個張小姐呢!

完顏劾里缽越這麼低聲下氣,張孝傑越是恨.恨女真人無信無義,恨當初怎麼相信了這麼一幫奸賊.

張小姐打定主意,回到大遼,必將今天所聞盡數轉告耶律洪基.

以大遼皇帝那個暴脾氣,不用大宋,大遼就不能容忍這幫混蛋!

......

----------

這正是文彥博要的效果.

牽一個打一個,或者說,親一個疏一個.看似是最簡單有效的辦法,大宋從中也確實可以把利益最大化.

但是,此為下策.金遼都不傻,讓大宋牽著鼻子走一時,不可能走一世.

將來讓他們緩過氣來,再聯合起來打大宋,那就不美了.

......

與其留有後患,不如上來就讓兩家互懟.

看張孝傑和完顏劾里缽那表情就知道,這個梁子算是結下了.

......

當然,情緒上的對立還遠遠不夠,讓金遼互掐,得有實際利益的沖突.

接下來,文彥博開使和稀泥.

見火候差不多了,又把張孝傑趕了出去,單獨與完顏劾里缽聊了聊.

當然,文扒皮可不是和完顏劾里缽在議和,而是明確的告訴他,若想議和也不是不行,讓完顏烏古乃親自入宋請罪.

對此,完顏劾里缽當然不肯同意.

他又不傻,特麼來了還回得去嗎?

......

他不同意,那沒辦法了,文彥博直接送客,反正壓根就沒打算和女真來軟的.他只不過是摟草打兔子,萬一完顏烏古乃腦袋一熱真來了呢?

那他又能立上一功.

這一出是專門給遼人看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大宋要釣的大魚其實是大遼.

在門外等了半天的張孝傑見完顏劾里缽出來,二話不出就要往里闖.

該輪到他了吧?"張小姐"急壞了.

從早上到現在,那個文扒皮根本不給他談條件的機會.特麼不管是和是戰,起碼你得聽聽吧?你就一點都不好奇?

但是,他想說,文彥博偏偏不想聽,直接把張孝傑攔在了門外.

"時辰不早,馬上就要用中飯了,張使臣還是大後天再來吧!"

大後天??你特麼怎麼不一杆子支明年去?

張小姐不淡定了,"文相公看...外臣過了晌午再來...可好?"

"不好."文彥博搖著頭."老夫下午要面見我朝官家,尚有要事要議."

"那明日...."

"明日休沐,不起國事."

"哦...."張孝傑點了點頭,倒是淡定了不少.

說實話,文彥博這麼拖著不見不談,反倒讓張小姐安心不少.

大宋要是真想打,也就不用拖著他了.

說明大宋還是想談的,只不過人家占了優,要抻著你罷了.

狠一咬牙,心說,這兩天能不能等?

能等,只要大宋想談就行!

但也最好不要等,再多兩天,意味著左廂營的禁軍離大遼又近了兩天,意味著大遼又要更加的被動.

"不瞞文相公,孝傑就直說了吧!"張孝傑打算攤牌了.

也不進去了,就站在門口,當著完顏劾里缽的面兒,准備亮底牌.

"只要南朝退兵,我朝皇帝已然示下,萊州,遼河口兩地百年租稅可盡數免除."

"南朝與我朝之歲幣...亦可不付."

"且大遼願以每年五十萬貫宋錢之數......與歲大宋,以補萊州之失!"

說到此處,張孝傑見文彥博毫無動心之意,知道這個籌碼還是不夠,猶豫再三......

"還有!!"

文彥博淡笑著看著他,"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張孝傑神情極為難看,終還是勉強道.

"以澤州為界......"

"以南...我朝再不設刀兵!!"

......

那邊完顏劾里缽都聽傻了,知道大遼這回想和就得放血,但是沒想到,放的這麼徹底?

等于徹底割讓萊州和遼河,不但免除宋遼歲幣,反過來還要給大宋歲幣.

更牛逼的是,耶律洪基瘋了,澤州以南不設防?相當于把防線退後兩百里,大宋的古北關立時沒了壓力.

這本錢,還真不是金五國部出得起的.

但是,這條件文扒皮能答應嗎?

屁!!

扔幾個歲幣就想把大宋打發了?那他也就不是文扒皮了.

他想要更多,多到......

大遼無法承受!

......

淡然一笑,此時文彥博發現,好像是他自己把問題想複雜了.

大宋已經不是那個絞盡腦汁,要夾縫里求生存的大宋了,今非昔比,使得和遼朝掉了個個兒,咱們也能試試什麼叫簡單粗暴,什麼叫以大欺小.

看看張孝傑那股絕然無助,拼上所有的勁頭兒,還有完顏劾里缽剛剛還堅決不同意讓完顏烏骨乃來宋,現在卻糾結到不行的表情,文扒皮就知道,多余了.

繞這麼遠干嘛,一棍子悶倒就得了.

背起手來,轉身入屋.

"進來說吧!"

張孝傑提的那些條件,也就只夠一張進屋的門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