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趕盡殺絕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時之間,唐奕也找不出什麼好的理由安慰蕭巧哥,只得勉強道:"別著急,從耶律洪基的角度出發,他是絕對不會放任遼陽落入金五部之手的."

蕭巧哥聞言抬起頭,"真的嗎?查刺真的會救蕭家嗎?他可是恨死我們蕭家了."

"會的."唐奕肯定的點頭.

"你看啊,一但遼陽落入金五部之手,那意味著大遼在東北主失去了最後一個支點,整個東北將盡數歸了金五部."

"那可是契丹的龍興之地啊,耶律洪基就算再不待見蕭家,又怎麼可能坐視不理?"

"再說了,如今宋遼開戰,南邊也不太平,大宋的軍隊已經打到了澤州,向前不足兩百里就是大定.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遼陽再失守,那大遼除了西北草原,南北之間已經沒有空間了."

"只剩狹長的一條兒,離亡國也就不遠了."

唐奕一番詳解,讓蕭巧哥安心不少,終于相信,耶律洪基不會放棄遼陽.

可是,只有唐奕自己知道,這些話也就騙一騙蕭巧哥這個婦道人家,換了任何一個政客都是說不通的.

誰都知道,完顏烏骨乃治下的金五部還沒有占領的概念,他們的戰爭只有一個目的--掠奪!!

金人是不會兒占領整個東北的,他們只想搶一票就走.

在這樣的理念之下,耶律洪基並不怕丟了遼陽.

......

----------

唐奕在家中陪著兩位娘子和四個小魔頭呆了一下午,可是心卻一點也靜不下來.

不光蕭巧哥在擔心遼陽,其實唐奕也關心遼陽的情況.

雖然誰也沒想到耶律洪基這個大紈绔居然被大宋一棍子打醒了,這些年確實勤于政務,頗有建樹,蕭家這根釘子並沒有取得預想之中的效果.

但是,越是這樣,越不能輕視在大遼的每一分力量.否則,讓耶律徹底放飛,對大宋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

也許....

回城這一路上,唐奕翻來覆去一直在想著大遼那邊的事情,突然心中有了一絲明悟:

也許,這不是什麼難關,反而是個機會.

......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不論宋遼之間,還是唐奕,都進入了戰亂之後的平靜.

本來涯州軍撤回宋境,狄青帶領的十五萬大軍對上澤州的三十萬遼軍已經有些吃力,加之耶律洪基禦駕馳援,大宋圍魏救趙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這個時候,最好的選擇就是退兵.

唐奕盛怒之下,要鑿穿大遼的瘋話也就和范師父和賈子明說一說.他自己都清楚,太不切實際.

大宋現在的攤子鋪的太大,根本沒有精力和大遼來一場全面戰爭.

況且,萬一狄青要是敗了,那身後的燕云可就危險了.

不論是范仲淹,還是賈昌朝,這一次出奇的一致,都力諫退兵.

可是,縱使唐奕知道,現在退兵是最佳時機,他還是咬著牙,給狄青去了一封親筆信.

狄青看了唐奕的來信,雖不知道唐奕是何用意,可是,大宋軍神當機立斷,第二天便開始大舉攻城.

十五萬宋軍把一倍之敵堵在澤州城里,瘋了一樣的猛攻猛打,耶律洪基都傻了,實在不明白南朝這是要干什麼.

是被圍困萊州徹底激怒?還是想借此緣由徹底吃掉大遼?

要知道,離開春北方化凍最多也就半個月的時間了,一但北方轉暖,大宋的涯州軍必定帶著火神炮出關,那時,還真有可能一舉擒下大遼.

耶律洪基後悔了,他以為大遼六年准備已經可以和大宋正面一戰.卻沒想到,這六年,大宋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大宋了.

......

他哪里知道,狄青這是在虛張聲勢.

此時的大宋已經是強弩之末,涯州軍不但不會在轉暖之後出關,甚至狄漢臣這十五萬燕云大軍全軍覆沒,大宋也不敢冒丟失燕云的風險,出關一戰.

他現在如果鐵了心要和大宋決戰,詔命澤州守軍反攻,或者援軍提速,那狄青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戰死關外;要麼撤回關內.

那麼,話說回來,狄青為什麼如此反常,不退反攻呢?

因為唐奕的那封信里已經下了死命令:

"不惜一切代價,堅持半個月!"

......

--------

唐奕在等,等耶律洪基先崩潰.

他不相信,內憂外患,腹背受敵的耶律洪基敢和大宋決戰.

到了現在,已經不是沙場上血與肉的厮殺了,現在是意志的比拼,是兩個絕世高手在對拼內勁.

誰心生畏懼,誰就將吞下失敗的苦果.

而耶律洪基....

真的慫了!!

不但詔令澤州守軍只守不攻,且停止了援軍南進的腳步,急派漢相李孝傑出使大宋,擺出一副,求和的姿態.

他和南朝賭不起,就算最後他贏了,狄漢臣只要往古北關以南一撤,什麼事兒都沒有.再順一點,他能把燕云拿回來已經是最大限度的勝利了.

但是輸了呢?

輸了,就什麼都沒了.

....

----------

對此,大宋君臣看著都新鮮.

呵呵,和大遼較勁那可不是一天兩天了,差不多一百年了,什麼時候遼人開始主動求合了?

連范老爺都生出一種阿Q心理,終于可以下巴朝天,讓契丹人看咱們的臉色嘍!

......

不過,求合有用嗎?

笑話,耶律洪基只守不攻,正中大宋下懷,原本不支持唐奕讓狄青繼續圍城的朝官們現在都開始心思活分.

只要一開春,涯州軍再臨澤州城下,一舉吃掉大遼的全部主力,那滅遼指日可待.

而這個時候,另一方的使節也到了開封,卻是把大遼推向了萬丈深淵.

金五部,遣使入宋!!

"金使告遼主耶律洪基唆使金五部誤攻遼河口."

"部族長完顏烏古乃覲罪表,願奉大宋為宗主,父國,舉族歸附!"

......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大宋君臣皆是大喜過望,金五部的到來簡直就是天要滅遼.

這個時候,沒有人再關心遼河口是不是剛剛被金人夷平,他們只知道,大宋與金五部若連成一氣,南北夾擊之下,遼朝絕無生機.

就連范仲淹和老賈都恨不得現在就砍了遼使,立刻與金使全謀滅遼之策.

....

"不行..."

唐奕只兩個字,就把老師和賈相爺,包括文武百官全都懟了回去.

"聯金滅遼,想都別想!"

"......"

"......"

紫宸殿上為之一肅,眾人皆是茫然,唐瘋子自先帝西去之後,從來沒上過朝,怎麼今兒個第一次來就是這麼一出呢?

他們哪里知道,要不是聯金滅遼,唐奕還真就不打算上朝.

趙禎把整個大宋托付給他,越是這樣,他越要低調.

但是,不來不行啊!不來,這幫人真的就什麼都干得出來.

"別的事,諸公可以商量,奕盡量不插手.但是,聯金滅遼這等愚蠢行徑,奕絕不答應!"

"嘿!!"老賈心說,也是特麼見了鬼了,讓狄青久攻不退的是你,現在不和金人聯手,非要給大遼留口氣兒的也是你!?

"子浩!"當著眾人的面,賈相爺不好和唐奕硬剛,語氣還是比較溫和的.

"事關國運,你不能義氣用事.閻王營之仇當徐徐圖之,且不可因私廢公,耽誤了國家大事!"

賈相爺說的已經很溫和了,這不明罷著呢嗎,唐奕正在氣頭兒上,誓要為閻王營報仇,但不能因為私情就置國家大事與不顧吧?

......

另一邊,范仲淹其實和賈昌朝的想法一樣,覺得唐奕這次是沖動了.

但是,范老爺知道唐奕什麼脾氣,這小子屬驢的,得順著捋.老賈這麼說,唐奕是聽不進去了.

"子浩...."范仲俺頓了頓.

"其實,此次遼河口之劫,罪首還是大遼,金人只不過是耶律洪基手上的一枚棋子罷了."

"你要報仇...."

"老師錯了!!"唐奕打斷范師父.

又看向老賈,"正是因為事關國運,正是因為不能因私廢公,奕才要說,不能聯金滅遼."

"......"

不光范仲淹和賈昌朝眉頭一皺,眾臣也是納悶兒,唐奕這話里到底是什麼意思?

一個個豎起耳朵,等著聽唐奕的下文.

......

下文其實很簡單,唐奕心里比誰都清楚,一甲子之後,大宋就是聯金滅遼,把自己給坑了.

當然,現在的大宋和一甲子之後的大宋完全是兩回事兒,但是這其中的道理是一樣的.

......

環視全場,"奕先問大家一個問題."

"假如...."

"假如...大宋山河破碎,蠻夷入主中原......"

"......"

大伙一哆嗦,心說,也就你敢在大殿上就打這種比方.

不過也都釋然,先帝在的時候,唐瘋子就什麼炮都敢放,何況現在呢?

聽著他接著往下說.

"假如真的發生了此等悲劇,且不說這朝廷不在,單單讓各位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百姓,從他們的角度來考慮一下...."

"你們是希望大遼來做這個中原之主,還是金人做這個中原之主呢?"

"這....."

群臣一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這已經不是他自己瘋了,這是讓大伙兒和他一起瘋啊?

這要怎麼答?說我想當大遼的臣子?還是金人的臣子?官家可就在殿上坐著呢,除了你唐子浩,誰敢說這話?

"你們不敢說,我來替你們說吧."唐奕見大伙兒為難,也就不再問他們了.

"你們想做遼人的百姓,絕對不想活在金人的眼皮之下."

"......"

"......"

殿上一陣默然..

其實這是實話,不過,話是這麼說,但這個前提並不是誰都能接受.

司馬光擰著眉頭,即使不想拆唐奕的台,但還是沒忍住.

"子浩這個比喻本身就有問題."

"朝廷之責,為了的就是中原有主,不讓這種假設發生!!"

"我朝聯金滅遼,也正是預防這種異族入主的假設!!"

"兵書有云,遠交近攻,曆來如此."

"這符合大宋之利益,子浩又何必非要留著遼朝這個禍害呢?"

......

唐奕笑了,並沒有因為司馬光的不給面子而有絲毫氣惱.

"君實且莫著急,等咱們一層一層的刨悉過後,再做定論也不遲."

看向眾臣,"咱們接著說剛剛的設想."

"為什麼?"

"為什麼甯為遼臣,不做金奴呢?"

"原因很簡單."

"大遼雖興起于草原,狼性不改,覬覦中原百年.但是,同樣是經過這百年洗禮,還有漢學的滲透,他們除了風俗習慣和漢人有所出入,本質上其實和我們已經沒有區別了."

"同樣的農耕桑種,同樣的君臣共治,同樣的...奉禮孝仁德."

"從朝代更迭上來說,大宋確實沒有了,但從百姓的角度來講,不過就是換了個皇帝而已."

"但是...金人呢?

......

眾人不說話了.

金人?那是真正的野蠻人,所過之境,安有完卵?

這時,唐奕嚴肅的聲音響徹大殿:

"我想...不用我說,你們也可能想像得到,金人要是進了中原,那會是什麼景象!!"

......

再一次看向司馬光,"君實說的沒錯,我們這些人存在的意義就是在于不讓這種設想成真!!"

"滅遼更多的不是覬覦大遼的土地,而是為求自保."

"不過,君實也應該明白,有的敵人,我們可以先放一放,而有的敵人,絕對不能給他們一絲一毫的機會!!"

"像金五部,還有更北邊的韃靼部......"

"這些還不知道文明為何物的野蠻部族,一但讓他們壯大,其破壞性是我們根本無法承受的!!"

"所以,大遼,可以先放一放!"

"有燕云在手,我們還怕什麼?"

"像今天這樣的機會,以後還會有,而且肯定不會少."

"但是金五部..."唐奕眼中現出狠厲.

"絕不能給他們留下一絲生機,見一個就要滅一個!!"

"不光是金五部,從今往後,像金五部這種存在,一律趕盡殺絕,不管是遠的還是近的......"

"滅之,以防後患!"

....

--------

大伙兒都聽傻了,唐奕瘋是瘋,但是殺氣這麼重的時候還真不多.

多大仇啊?這麼狠??

不過,轉念一想,還真就是這個道理.

華夏千百年的曆史,哪一次大劫不是這些還沒開化的蠻夷所至.他們的鐵蹄所過,確實是破壞性的,無法承受的.

"那...."賈昌朝還是覺得有點可惜.

"那子浩的意思是......回絕金使,同意遼朝的議和?"

"這也...這也太可惜了."

"可惜?"唐奕反問一句.

冷笑著森然道:"放遼朝一條生路不假,但是不割下一身肉來,就想讓大宋罷兵?"

"耶律洪基未免太天真了."

"......"

范仲淹怔在那里,他現在終于明白唐奕為什麼不讓狄青撤兵了.

這小兔崽子沒打算滅遼不假,可是想趁機敲竹杠,卻也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