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大宋在前進
g,更新快,無彈窗,!

從曹府出來,唐奕沒有直接回皇宮,既然好不容易出來一趟,那就......

好吧,除了福康,他已經兩個多月沒見到老婆孩子了.

在桃花塢走船,路過桃花庵,唐奕還特意向里面看了半天.

可惜,柴門緊閉,空無一人.

......

董惜琴隨著黑子,跟唐奕去了涯州之後,桃花庵的那一大攤子就都壓在了董靖瑤肩上.

而為了更好的配合華聯的情報網絡,桃花理容院如今已經開遍了大宋,甚至遠走大遼,"夫人社交"的理念為大宋這條戰艦提供著更多,更細,更全面的情報保證.

當年那個火爆的小丫頭也不知道在哪里打點著生意,更不知道,她變成了什麼樣子.

......

上了船,唐奕也不進艙,就站在船頭,看著開封的人潮湧動,看著大宋都城的生機勃勃.

良久,自嘲的一笑,他想起了很多過往,想起了唐記食鋪.

......

十七年前,他初到大宋時還信誓旦旦的想閑淡一生,想悠閑的看日升日落,看人來人往.

可是,誰能想到,十七年後,這人來人往,日升日落竟壓在了他的肩上.

世事無常,唐奕真不知道,明天,又會有怎麼的際遇等著他.

......

不過,這種悵然追憶並沒有讓唐奕生出一絲傷感,反而有些欣慰.

"您在天有靈,一定看到了吧,大宋正在蛻變,正在往你希望的那個方向....越變越好!!"

大宋確實在慢慢的改變,這種改變不是有錢沒錢,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沖勁兒.

如今,百姓們眼里,大宋不再是羸弱的大宋,而是輸得起,拼得動的大宋.

人們提到美洲,提到歐羅巴,提到大遼,不再只是自我安慰似的嘲諷那是蠻夷之地,而是越來越想征服,越來越想贏,想讓他們看看大宋有多強.

軍隊,不再是得過且過的混日子,當兵的羨慕涯州軍,仰望閻王營;將領們則是有領不完的軍功,打不盡的天下等著他們.

而一向鼻孔朝天的士大夫們也開始重拾謙卑,重新認識天下,重新審視武人,重新......

為大宋定下一個更遠大的目標!!

......

說簡單一點,大宋在變強,從里到外的變強.

說複雜一點,這個國家正在恢複活力,正在複興!!!

......

"看著吧!!"唐奕仰望虛空,但卻好像那個慈祥的老頭兒就在眼前.

"你的大宋...會君臨天下!!"

"你的大宋...會萬古長存!"

......

----------

回到觀瀾,唐奕發現除了一些教喻和院工,幾乎已經沒有人認識他這個人了,一個個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這個直直就往里闖的青年.

不過也好,落得清淨,不用一個一個的打招呼了.

徑直走到唐家小樓,唐奕已經近四年沒有回來了過了.

院外的白牆上依然留著他臨走之時提的那半闕詞,末尾處依就空著,想來是沒有人想得出下半闕.

唐奕忍不住笑了,怎麼可能想得出呢?

"涯州望汴梁,云海天涯兩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觴!"

看上去工工整整的半闕詞,其實是特麼半闕零一句,到"醉笑陪公三萬場"這里是上半闕,"不用訴離觴."那是下半闕的開頭.

要是按照這個格律去對下半闕,能對上才怪.

......

進得小樓,就見蕭巧哥和君姐姐正陪著四個娃娃玩耍.

看著眼前嬉嬉鬧鬧的畫面,什麼惆悵,什麼回憶,什麼這個那個,完全的拜拜了.

唐奕張開雙臂,"孩兒們!!你們的爹回來啦!!"

"......"

下一刻,唐奕驚了.

本來他已經做好了被四個小混蛋亮白眼的准備,畢竟他們和唐奕不親,結果....

"爹!!"

"爹爹!!"

出人意料,唐家四小瘋見了唐奕,嗷嘮一聲就沖了上來,默契的一條腿上掛兩個,唐奕登時多了四個小掛件兒.

"什麼情況!?"唐奕那叫一個不適應.

大手摟著四個小娃娃生怕他們摔著,瞪眼看著蕭巧哥和君欣卓.

"老子是不是進錯屋了?"

"爹!!"

卻是唐雨不干了,鼓起小嘴兒,掐起小腰兒.

"有你這麼和閨女說話的嗎!?"

"一點當爹的樣子都沒有!"

唐奕無語,老子要是有當爹的樣子,豈容你個小混丫頭這般放肆?

可是沒辦法,這簡直就是唐奕的人生汙點,看著唐雨那可愛的小臉,怎麼也生不起氣來.

這輩子,注定就是個慣孩子的家長了.

"爹!!"

唐奕在這愣神,四個活寶可不允許他愣神.

"聽說你當了輔政大臣?"

"官是不是很大?"

"啊...啊?"

唐奕沒明白,什麼情況啊?四個小家伙兒加一塊兒也沒到束發之年,怎麼又關心起他爹是不是輔政大臣上來了.

接下來,唐雨給出了答案.

"是不是嘛?"

"那我們是不是就是開封城最大的衙內了?"

"......"

"是不是出去受了欺負,報爹的名號就可以了?"

"......"

"是不是吃香的喝辣的,能收一堆小弟了?"

"......"

"!!!"

唐奕徹底懵了,這他媽的都什麼跟什麼啊!?

抬頭看著君欣卓和蕭巧哥,"這都誰教他們的?"

"怎麼能教這些?"

君欣卓聞聲,也是一臉無奈,"可怪不得我們,還不是你那好小舅子."

"我那好小舅...."

唐奕一下子噎住了,半天才見鬼似的瞪著眼睛,"趙宗麒啊?"

瞪時臉就綠了.

"小兔崽子!看老子不扒了他的皮!"

不管幾個磨人精,唐奕開始教訓起老婆來,"我說你們啊,可不能這麼慣孩子...."

"照這麼下去,再大一點那還了得??"

"不得把開封城都給拆了?"

對此君欣卓還算聽進去了,暗自點頭,打算以後嚴厲一些.

可是蕭巧哥,板著個臉,不咸不淡地斜了唐奕一眼,"這你可怨不得我們姐妹,還不是那些老的給慣出來的?"

掰著手指頭給唐奕算了起來,"在涯州的時候有吳相公,尹師父."

"回到京城更不得了,孫師父,歐陽師父,王老爺子,還有你范師父."

"對了,提到范師父,屬他老人家最過分!!"

"前天從京里回來,把他們四個叫過去呆了一下午,唐頌把胡子都給他拔了,也不讓人說."

"范師父還有特別有理,老人家說了,管什麼?他爹小的時候比這皮多了,也把開封作了個底朝天,不也成器了?"

.....

"......"

唐奕一陣無語,心說,范老爺啊,不帶這樣兒的,感情不是你親孫子啊,照這麼下去,再過個五六年,開封四大紈绔......

不對,再加上一個趙宗麒,五大紈绔,不就讓唐家包圓兒了嗎?

哦,合著爹退下來了,兒女接班,多新鮮啊!?

......

------

"不行!"

唐奕越琢磨越不是味兒,"咱不能在觀瀾住了,得離那些老家伙遠點!"

在院子里來回踱著步,"明天,明天就搬到城里去!"

"要搬你搬!!"蕭巧哥冷冷地甩下一句.

"反正見天的也看不到人,在哪兒都一樣!"

說完,甩著身子,上樓去了.

......

唐奕這才發現蕭巧哥的情緒今天有點不對,"她......她這是怎麼了?"

君欣卓則道:"她心情不好,你擔待一些."

"心情不好?"唐奕瞬間懂了.

"那我上去看看她."

君欣卓點頭,帶著四個孩子到院子里玩去了,把整個小樓都留給唐奕和蕭巧哥.

......

唐奕上得樓去,見蕭巧哥房門虛掩,也不打招呼輕輕推門而入.

屋內,蕭巧哥見他進來,依舊面無喜色,"你來做甚?"

"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多陪陪雨兒吧...."

唐奕靠到她身邊坐下,"來陪陪你."

說著話,攬過蕭巧哥的身子,抱在懷里,"別多想,沒事兒的."

蕭巧哥順勢往唐奕懷里靠了靠,手臂環住唐奕的腰,語氣卻是軟了下來,"小妹不是沖你,就是心里煩悶."

"我知道."唐奕柔聲回著.

"北方的金蠻是大遼有意弄到遼河口的,自然要聽大遼朝廷的話,他們不敢把蕭家怎麼樣的."

"可是...."巧哥眼淚就下來了."可是既然如此,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猛的從唐奕懷里起身,眼中滿是淚水,"他們......他們不會打下了遼河口,就轉頭去打遼陽吧??"

"我娘,還有我的兩個哥哥,不會有事兒吧?"

.....

"不會的,我保證!!"

說著,唐奕再次把蕭巧哥抱在懷里,緊緊的摟著她,眼神卻是有些迷茫地看向窗外.

嘴上雖這麼說,可是在心里,唐奕還真沒底.

......

金五部南侵遼河口,所造成的直接結果就是閻王營全軍覆沒,這對大宋來說,是損失是慘痛的,巨大的.

若非狄青圍澤洲施救,可能還會有更加無法接受的損失.

但是,若論長遠影響,其實大遼並不占便宜.

首先,耶律洪基做夢也想不到,金五部就是一頭喂不熟的惡狼,一口叼向遼河口沒占到便宜,轉頭就趁大遼急于解圍澤州的機會,把獠牙對准了大遼.

一路南侵,差點打到了臨璜.

大遼北部一片狼藉,如同蝗蟲過境,被搶了個精光.

這樣一來,不但大遼腹背受敵,而且以遼河口為界,東西兩側徹底被金五部切斷了.

大遼的東京遼陽,,撫州等地(也就是後世的大連,遼東半島一帶)一下子成了飛地,只靠海上聯通.

如此一來,大遼難受,大宋也難受.

為了繼續控制遼陽,撫州,耶律洪基不得不在渤海以北與大宋爭奪治海權,以求保住與遼東的最後一點聯系.

而大宋呢,如今的遼河口已經是廢墟,為了一座空城和完全廢止的北方貿易,不可能和大遼在渤海以北過于拼命,使得身在遼陽的蕭家與大宋徹底的斷了聯系.

......

但是,唐奕實在不敢相信,瘋了一樣的金兵會放著近在咫尺的肥肉不吃,遼陽......

不可能太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