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兵膽
g,更新快,無彈窗,!

遼河口,三天之後.

天寒.....

血冷....

蒼天有眼!

似乎老天亦不滿足于白山黑水,蒼茫雪原伴這場大戰起舞,陰蒙蒙的天空,尖嚎的怒風夾雜著鋼砂一般的雪粒拍打著城牆,如《破陣曲》--壯懷悲烈.

......

甯為太平狗,不做亂世人.

後世也有一句話:我們不是生活在和平的時代,我們只是生活在和平的國家.

而這些,顯然和寒天舞雪之中,殺伐過境,血火洗禮的遼河口不搭邊兒.

但是,這鬼天氣卻是在給閻王營續命.

......

此時,風雪過境,城樓子已經被砸塌了半邊,唯樹立在樓頂的大宋旌旗依舊撲啦啦的迎風烈展.

城牆,坑坑窪窪,在長達五天的狂暴拍擊之下,依然屹立不倒.

城上,慘白鋪就,大雪掩蓋了血色,掩蓋了閻王營五天的壯烈,也掩蓋了......

生命!

死寂,一片死寂!!

....

雪,越下越大.

在東北,金人管這叫"冒煙兒雪",天與地幾乎被白色的風雪覆蓋,五步之外,看不見人影.

金軍陣中,完顏烏古乃森然注視著前方.

隔著風雪,不遠處,就是遼河城.

五天......

他的十萬兵馬滿懷信心而來,卻在這小小的城池之下耗了整整五天!!

怨毒地又瞪了一眼城上,極不情願地下令:

"休兵!!"

這種鬼天氣,就算是在冰天雪地里沖殺慣了的金人也沒法繼續攻城.

......

伴隨著金軍潮水一般的退去,城牆上的"死尸"....

動了!!

王都頭霜雪掩蓋的盔甲之下,露出一雙眼睛往城下掃了掃.

"這幫金狗可算退了."

"我瞅瞅!?"遠處,石全福來了精神,一邊應聲兒,一邊往起爬.

可是......

"啊!!"

肩甲縫隙里卡著的箭頭兒讓石全福疼的渾身直抽抽,咬著牙爬起來,向城下觀望.

良久,終于看清風雪之中的金兵真的在後撤,立時大叫:

"快,撤到碼頭去!"

城牆上還能動彈的人不超過三百,這點兒人是守不住城牆這麼大范圍的.

瞪著眼珠子,"在碼頭布防,還能撐一段!!"

王都頭看著還陽了一般的石全福,本不該說泄氣的話,但還是開了口:

"別指望了......"

"不會有船來了......"

三天,去萊州送百姓的船三天還沒回來,說明肯定出事兒了.閻王營現在是千里孤軍,無援無靠.

石全福不死心,"老王,別放棄!!"

不顧有傷,搶前一步抓著王都頭的肩膀,"就算船隊不回來,咱們找漁船,總得讓兄弟們活下去!"

"......"這一次卻是潘梁棟絕望地搖頭.

撤百姓是他親手操持,只有他最清楚,能下水的別說是漁船,連舢板都走了.....哪還有船?

但是,石全福瞪著眼睛依舊不肯放棄,"沒船也沒關系,扒門板,騎浮木,總比死在這里強!!"

"......"一片默然.

良久,王都頭抬起頭看著石全福,"這里是閻王營!"

"只有戰死的閻王,沒有落跑的小鬼兒!!"

石全福怔住了,腦海之中不由浮現出王都頭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我們不是一路人."

環視全場,石全福仿佛一下卸空了精氣神,茫然若失.

"老子知道..."

"你們都當老子是膽小鬼,是懦夫,和你們不一樣!"

"你們多牛啊??"

"閻王營..."

"死守過昆侖關,又在古北關下熬戰二十萬遼軍."

"你們驕傲,甯可死,也不願放下閻王營的威名!"

"可是...."

石全福紅著眼睛,"死了,就是死了!!"

"沒了,就是沒了!!"

"閻王營要是都交待在這兒,那種子也就沒了!!"

"以後誰還知道大宋的閻王營?誰來接你們的班!?"

石全福的吶喊情真意切.

沒想到,換來的,卻是眾將士的漠然.

王都頭站起身形,撲打著身上的雪粒,寒風中,雙眸依舊锃亮.

淡然地看著石全福,"你永遠也不會懂..."

"閻王營不是驕傲......"

"閻王營的魂兒,也不在'閻王營’這三個字兒."

"閻王營....是兵膽!!"

"只要膽還在,那閻王營....永遠都是閻王營!!"

"絕不了種,也斷不了根!"

......

說著話,吩咐眾將,"退守碼頭!"

"......"石全福一怔,一時之間沒反過味兒來.

這拗人死活不聽他的,可最後為何還是選擇退守碼頭了?

而接下來,他終于明白了.

......

碼頭上,眾將士借棧橋構成守勢,想趕在風雪停下來之前封死碼頭.

而王都頭帶人把一個大浴盆抬到了石全福面前.

這浴盆石全福認得,是華聯鋪的最新款,長條型的,正好可以趟下一個人.放滿了熱水躺進去,別提多舒服了.而那正是從他營房里搬來的浴盆.

當初,因為他弄這麼個享受的東西,還被閻王營的這群鳥厮嘲諷了好長一段時間.

怔怔地看著浴盆和王都頭,"這是...."

王都頭沒接話,把幾個凍的硬梆梆的饅頭扔進浴盆里,抬頭看著石全福,"走吧."

"你......"

"沒什麼你我."王都頭冷著臉."飄到哪兒,全看你的造化!"

石全福不依,"要走一起走!"

"不可能."王都頭搖著頭."老子甯可死在沖鋒的路上,也不願凍死在落跑的水里!"

朝著石全福咧嘴一笑,"有時候...戰死..."

"也是一種勝利!"

"......"

石全福沒說話,他開始有一點明白了,閻王營背負的不是累名,而是大宋軍人的希望.

今日閻王要是在遼河口全滅,那他們不是死于驕傲,而是死于責任.

外人只道閻王營無敵,因為兵精器堅,悍不畏死.

其實,直到現在,直到石全福在閻王營呆了四年之後他才懂:

閻王營無敵,是兵膽!

敢與黃天爭日月,不入九幽誓不還!!

正如王都頭所說:這股膽氣不散,誰都可以是閻王營!閻王營的種,也絕不了!!

"潘,梁,棟!!"

"啊...啊?"

潘梁棟不知道石全福突然狠厲的眼神到底幾個意思.

"叫...叫我?"

只見石全福猛一甩頭,瞪著他,"拿來!!"

"拿...拿什麼?"

"聖旨!"

"哦哦..."潘梁棟明白了,看來石家大兄這是想開了,准備拿了聖旨走人.

立馬在身上亂摸,找那份調閻王營回京的聖旨.

"這兒呢,這兒呢......"

把聖旨交給石全福,過手的一刹那,潘梁棟頓了一頓,忍不住道:"大兄要是得以歸宋...."

"還望...還望大兄念在昔日舊交的份兒上,對梁棟家小...照顧一二!"

說出這句的時候,潘梁棟沒有任何怯懦.甚至他現在覺得,當了半輩子兵,就這五天最是值得,能和閻王營戰死一處,是一種榮幸!

......

石全福沒接話,接過聖旨,在雪地之中展開.也不細看,探指入口,咬牙一撕,登時鮮血流出.

石全福眼不眨一下,神情絕然,借著雪色,在聖旨留白所在揮寫四句.

寫罷,將聖旨卷起,出乎意料,又塞到潘梁棟手里.

"某以閻王營軍虞侯的身份命令你!"

"帶旨回京,不得有誤!"

"這......"

"......"

不光潘梁棟怔住了,王都頭也是一楞神.

只見石全福高聲呵斥:

"走...."

"馬上走!"

......

"我不走!"這個時候潘梁棟倒矯情了起來,紅著眼睛,抹著眼淚."老子的兵都埋在這兒,老子也要埋在這里!"

"必須走!!"石全福仿佛換了一個人,瞪著眼珠子沖上去,拎著潘梁棟的衣甲.

"你給我聽著!!"

"從現在開始,你...."

"就是閻王營最後一個兵!"

"你必須活著!必須活著把遼河口發生的事情帶回大宋!"

"必須把閻王營的種給老子傳下去!!"

"你要是死在了海上....."

說到這里,石全福把潘梁棟拎到自己眼前,"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我....."

"碰!!"

根本不給潘梁棟說話的機會,石全福一把把他扔到浴盆里,親自動手,把浴盆往海里推.

潘梁棟下意識想從浴盆里跳出來,"大兄!讓我留下!"

"別動!!"石全福不容有疑."你要和你的兄弟們在一塊兒..."

"為兄也要和我的兄弟們在一塊兒!!"

"這回..."

"你就讓著我點吧!"

嘩啦,木盆入水,隨著波浪上下起浮,潘梁棟早已經模糊了雙眼.

"大兄!讓我留下吧!!"

"回去....我會難受一輩子!"

石全福把木盆又往前推了一段,"兄弟...記住了..."

"有時候,活著,比死更需要勇氣!!"

......

----------

看著木盆漸漸遠去,聽著潘梁棟的哭喊越來越遠,石全福這才轉身回到岸上.

見閻王營那群鳥厮怔怔地看著自己,不由露出一絲苦笑.

"沒辦法...."

"就算你們不當老子是營帥,可老子畢竟還是營帥."

"我走....那是在丟閻王營的臉."

......

王都頭默默地看著石全福,不知為何,此時的石全福與腦海之中的一個人影兒開始慢慢融合,最後,甚至有些難分彼此......

那條已經死了十來年的老鯰魚--李大魁.

緩緩抱拳,朝石全福拱身下拜,"請,營帥示下!!"

一眾閻王營將士亦隨之行禮,異口同聲:

"請營帥示下!"

"哈哈哈哈!!"這一句營帥把石全福樂壞了.

"好好好!!原來給你們這群王八蛋當頭兒就得不要命!?"

"早說啊!!"

面容一肅,下意識挺直身板,"眾將聽令!"

"速速布防,以待金狗!!"

"讓他們知道知道,啃閻王營這塊骨頭,好吃沒錯......"

"但也得崩下幾顆牙齒下來!"

......

"喏!"

......

石全福這個美啊,營帥啊!混了四年,終于混成了真正的營帥!!

舔著肚子,邁著四方步,來來回回,就在幾丈寬的棧橋上巡視,恨不得一下就把營帥的癮今天都過完了.

一邊晃蕩,一邊訓示:"快點快點!!"

"弄結實點兒!!"

"城牆能守五天,這碼頭不給老子守三天,就別說是我的兵!"

"淨特麼給老子丟人!!"

......

王都頭等人無不暗自撇嘴,"還特麼三天?十萬金兵一進城,別說三天,三個時辰都守不住!"

......

"咱可不能灰心!"石全福繼續過他的營帥癮."多守一刻,就多一線生機!!"

一指海面,"說不准,下一刻海上就來船了!!"

......

結果,他這一指不要緊,本是急風驟雪的白色天地只覺猛的一緩,大伙兒一怔,風....小了!!

操!王都頭差點沒罵娘.

你他媽這是開了光的嘴啊??船沒來,雪倒要停了.

"多守一刻?多一線生機呢?"特麼能不能活到下一刻都是兩說.

......

------------

雪真的要停了,開春的"冒煙兒雪"來的快,去的也快.從感覺風雪漸小,到風平雪歇,還不到一個時辰.

而碼頭上的閻王營,此時已經可以聽見城外的金軍開始向城牆逼近的動靜了.

石全福面無表情,他知道,閻王營的大限...到了!!

一提大刀,"兄弟們!!"

"閻王營毀在我石全福手里....罪也!"

"下輩子,當牛做馬!還你們!"

王都頭與之並肩,回道:"下輩子還做兄弟,還做閻王營的兵!"

......

"不是...."兩人這麼煽情,可是一旁的李賀卻是不領情.

"你們等會兒...."

怔怔地看著海面,"有船!!!"

"什麼玩意!?"王都頭以為自己聽錯了,急忙順著李賀的目光看去.

"真有船!!"

"哦操!!"王都頭興奮大叫,照著石全福就是一拳.

"你那張臭嘴,不會真開過光吧?"

真就來船了!

......

那一拳正打在石全福傷處,疼得他呲牙咧嘴.

可是這個時候也無暇管疼,看著海面,他也傻眼了.

還真有船來??

老天開眼啊!!!

......

此時此刻,閻王營仿佛久死還陽,一個個都是亢奮莫名.

生死一線!這就是生死一線!!

前一刻還要同赴黃皇,下一刻......

有船來了!!

"快!!"

"快過來!!"

有人已經在朝海船揮手大叫.

終于,海船越來越近,閻王營的將士皆是大喜過望.

上了船,就不用死了!

上了船,就不算逃兵!

......

但是,終于看清來船的石全福猛的心頭一縮,"不好!!"

那船頭飄揚的......

是遼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