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不能
g,更新快,無彈窗,!

人性是無法用簡單的善惡來歸結的,潘梁棟這個兩天前還想扔下遼河百姓,自己先跑的自私小人,連他自己都想不明白......

那一刹那,哪來的勇氣,哪來的邪火,讓他跨出生與死的那一步.

回望漸漸離港的海船,潘梁棟也分不清現在是什麼心情.

不過,有一點他十分確定,特麼腿肚子在哆嗦,他怕....他是真怕死.

可是,那一刹那,他似乎又明白了一個道理:是人都怕死,可是有時候,人更怕窩窩囊囊的活著!

"操!!"

"左右就他娘的兩天!"

呲牙咧嘴,怒目圓瞪,扭曲的面容與其說是猙獰,不如說是在給自己壯膽兒.

緊了緊腰間佩刀,朝著城牆,朝著喊殺之聲的根源,朝著生與死的邊界......

殺將過去.

......

只不過,老天似乎並未被潘梁棟的壯舉所感動分毫,那悠悠遠去的海船永遠的消失在視線之內.

這是潘梁棟最後一次在遼河城外的海面上,看到宋船.

.....

----------

與遼河口隔海相望的萊州城下.

此時此刻,八萬遼軍從天而降,霎時之間把萊州圍成了鐵桶.

海面上,大遼水軍亦是鋪天蓋地,封鎖海面,閉塞港口.

萊州,宛若江心孤葉,隨時傾覆.

萬軍之中,大遼國主耶律洪基白馬龍冠,神情肅穆,望著唾手可得的萊州城,緊鎖眉頭,喃喃自語:

"但願北邊,亦能順利......"

身側,"張小姐"和那髡頭遼臣微微一怔,如今萬事俱備,皇帝陛下為何還不高興呢?

"陛下這是....這是在擔心什麼?"

張孝傑更是諫言道:"陛下大可安心,完顏烏古乃這人雖不識教化,野蠻奸詐,但是他的女真部族個個還算驍勇,拿下個小小的遼河口不成問題."

那髡頭遼臣也道:"遼河口駐守的雖然是大宋最強的閻王營,可是現在的閻王營已經今非昔比,兵將尚不足兩千,已然是殘軍."

"而金五部那邊,不但完顏烏古乃傾巢南下,且有我大遼之助,踏平遼河口只是時間問題."

......

耶律洪基聞聲絲毫不見喜色,反倒眉頭擰的更深.

"朕不擔心這些...."

在耶律洪基看來,遼河口拖的時間越長越好.

也正因為那里駐守的是閻王營,他才會割了那麼大一塊肉給完顏烏古乃那個野人.

說實話,耶律洪基此時的心情極為複雜.

他既希望金五部勢如破竹,一舉把閻王營這個代表著大遼恥辱的敵營斬盡殺絕,以報六年前大破遼軍之恥.

一方面,他又想完顏烏古乃慢一點,再慢一點,因為只有一直拖下去,大宋才會增援.

而對于遼河口,還有大遼圍城的萊州來說,最近的增援就是燕云......

到時就看狄青會不會施救,會分多少兵去施救了.

......

而耶律洪基並不擔心狄青不救.

因為這兩地不單單是名義上大宋的屬城,更重要的是,兩地起碼有二十多萬的大宋百姓,還有今冬囤積的價值近千萬貫的物資沒來得及運走.

近千萬貫!!!都是大宋急需的羊毛,皮貨,還有藥材.

即使這些東西大多數都是富得流油的唐子浩的產業,可是即便是他,也得傷筋動骨吧?

耶律洪基料定,就算狄青不想救,那瘋子也不會答應.

近千萬貫啊,相當于大遼兩年的財稅收入!

能添多少兵,能造多少軍械?

單從這千萬貫的意義上來說,大宋就不得不救.

所以,耶律洪基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

攻敵必救,意在燕云!

沒錯,與萊州和遼河口兩座城,還有千萬貫的財富相比,還有更大的誘惑等著耶律洪基,那就是燕云.

宋遼之咽喉要沖,得之,可安天下!

....

別看表面上,大遼皇帝陛下在萊州,可是,耶律洪基所帶這八萬遼兵,根本不是什麼精銳,基本就是特麼湊數的,甚至連皇家近衛皮室軍也不在此.

在哪兒!?

古北關!!

距離古北關只兩百里遠的澤州,此時已經變成了兵城.

除了耶律洪基的十萬皮室軍,大遼各部總共集結了二十萬大軍,加一起三十萬.

只要狄青分兵馳援,三十萬大軍立即就進犯古北關.

耶律洪基還就不信了,六年前你守得住,六年後,看你還守不守得住!!

......

但是,話說回來,大宋舉國大喪,新皇未穩;大遼准備萬全,燕云志在必得.

那耶律洪基為何還是眉頭不展呢?

因為他怕......

他怕引虎驅狼,養冦為患.況且,完顏烏古乃可不是什麼土匪草包.

"烏古乃能夠一統女真各部,非是庸人...."

"只怕他...得了我大遼之助,又搶下遼河口的宋財,必是壯大,日後恐怕...要操控不住了."

"呃...."

張孝傑一窘,也露出難色,這確實是個問題.

唯那髡頭遼臣急聲安慰:"陛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與燕云相比,女真的威脅根本不值一提啊!"

耶律洪基聞聲,淡淡地掃了那遼臣一眼,打馬向前.

吩咐眾將,"上前叫陣!"

......

----------

燕云,古北關.

做為宋遼之間最最關鍵的咽喉要地,這里駐紮著二十萬燕云守軍之中的十五萬之眾.

此時,旌旗獵獵,關城森冷,燕云首帥狄漢臣親臨古北關城.

而狄青並非空手而來,其後,六萬鬼面煞神同臨雄關.

軍帳之內.

三軍將校帶甲肅立,迎接著大宋軍神的到來.

更讓他們好奇的是,那六萬"鬼兵"就是傳說中的涅面閻王--涯州軍.

在燕云將士眼中:

"閻王?"

"啊呸!"

大宋只有一個閻王營,也只能有一個閻王營!!

因為,天下第一比不了,服!

但是這天下第二......是燕云禁軍的,涯州軍....不夠格!

......

此時此刻,狄青根本沒有心思理會兩方將校眼中迸發的火花,一雙老目烈烈有神,緊緊盯著賬中山河圖上的一點.

良久....

碰!!

狄青在圖中一點,猛的砸的下去.

"就是這里!!"

眾人甯神細觀,無不一震.因為狄帥所指,乃大遼澤州.

有人驚疑出聲:"元帥這是...."

狄青不答,抬頭看向眾人,"眾將士!!"

"末將在!!"

"前方來報,此時此刻,髡兒耶律洪基領八萬遼騎,還有'號稱’五萬之眾的水軍兵臨萊州城下!"

"借遼臣叛宋,躲入萊州為名,正在興兵要人."

"三日為限,若不交人,就要進城自取了."

"!!!!"眾將大驚.

對于遼人借大宋國喪之機動手動腳,雖然大伙兒早有准備,可是萬萬沒想到,耶律洪基一出手就是殺招.

十幾萬大軍攻打萊州?那萊州如何守得住?

有急性子的將士已經開始躁動,上前請戰.

"末將不才,願領兵馳援!"

一人出列,眾人響應,紛紛抱拳拜禮,請戰援城.

"呵呵."狄青干笑一聲."莫急!"

"本帥還沒說完."

指著圖上的萊州,"耶律洪基那髡兒使的什麼心思,又怎能逃過我大宋的法眼!?"

"此役,他帶的八萬遼騎皆是各部族兵,戰力一般,不足為慮."

"且...."再指海上."號稱五萬水軍傾巢而動,其實嘛...."

"皆是空船!!"

碰,一拳砸在山河圖大遼海陽的位置,"這里!!大遼的五萬水軍,其實都在海陽!"

"而這里....."

手指緩緩在圖上移動,最後定格在澤州.

"澤州,才是關鍵!"

"而這里!!才是大遼的殺招所在!"

"十萬皮室軍,二十萬精銳,盡聚澤州!!!"

笑咪咪地轉頭看向眾將,"聽懂了嗎?"

"髡兒皇帝這是在和咱們玩兵法啊...."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

眾將先是默然,你看我,我看你,隨後......

"哈哈哈哈哈!!"狂放大笑,極盡嘲諷.

還暗渡個屁?一撅腚,就讓咱全看見了.

......

有豪放將領上前,"末將不才,願領三萬禁軍馳援,必保萊州不失!"

此將心思還是相當細膩的,既然大遼玩的是聲東擊西之計,那古北關就不得不防了.

不過,三萬援軍還是擠得出來的.

但是,他還是有所疏漏.

只見狄青搖著頭,"三萬不夠."

指著海陽所在,"別忘了,這里還有五萬大遼水軍,准備從海上進犯燕云."

"萬一要是遇上了...."

"這...."

那將官一窘,登時臉就紅了.若非狄帥提醒,他還在那信心滿滿呢.

此時,眾將也是收起了輕視,緊鎖眉頭.

海陽是一根釘子,這五萬水軍平時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現在...

大伙發現,不好處理了.

援軍太少,這五萬人就是大害.

援軍若多,則澤州的三十萬遼軍又是隱患.

大伙兒都知道,古北關,不能丟!

"可是...."

眾人糾結,"可是萊州不能不救啊!!"

"那里有數萬大宋軍民,若是放任不管,必被遼兒血洗."

此時,涯州軍大將石全海啌的一聲踏前一步.

"狄帥大可舉重兵馳援!"

"有我涯州軍在,三十萬遼兵,不足為懼!"

"嘿!!!"

燕云禁軍不干了,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看他媽把你們狂的?真當自己是閻王營了哈!?"

"哼..."石全海冷哼一聲."閻王營?"

"老子就是閻王!"

"好了!!"狄青低吼一聲,喝止爭吵.

先是看向眾將,"涯州軍連克交趾,占城,又西征萬里,確實是強兵."

"不過..."

轉向石全海,"時逢冬春之交,北地寒潮未退,涯州軍畢竟是南兵,初到北疆,也不可妄自尊大!"

對于狄青,石全海自然不敢造次,低頭認錯.

"狄帥所言極是,末將....狂妄了."

狄青點了點頭,看向眾將,"大伙兒不用爭..."

"馳援萊州,那是被遼人牽著鼻子走,乃下下之策!!"

"那當如何??"

有人急了,"總不能坐視不理,眼看著萊州覆滅吧?"

......

"是啊,狄帥!萊州雖是遼地,可住的卻全是大宋子民啊!"

....

"莫急!"狄青勸住眾將,瞪眼看著山河圖.

此時此刻,狄漢臣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

第一次,做為大宋將領......第一次,他能自己拿主意了.

"就是它了!!"

猛一砸澤州,"遼人聲東擊西,那咱們就回他個圍魏救趙."

"咱們打澤州!"

那里是集結著大遼所有的主力,舉兵攻之,狄青倒要看看,反過來了,耶律洪基救是不救.

"嘶!!!!"眾將倒吸一口涼氣.

打...打澤州??

瘋了!?

就算把六萬涯州軍算上,古北關傾巢而出,也不過二十一萬戰兵.與澤州兵力一比,還差了一大截,勝負難料.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里....可是遼境.

沒有聖諭,無文官監軍,狄帥要是敢善做主張進兵大遼,就算打贏了,回到大宋,他們所有人也只有死路一條.

"狄帥!!!三思啊!!"

"是啊,元帥,不可魯莽啊!!"

"元帥,上一次的事情還尚不定論,連番妄動,必招大禍啊....."

.....

"呼...."狄漢臣長長的出了一口濁氣.

他剛剛猶豫之意就是于此,擅自進兵,別說大宋文人當道,換做哪朝哪代,不是殺頭死罪?

......

可是,時代不同了.

探手入懷,請出黃軸錦卷.

"有旨意!"

眾將一滯,有旨意??難怪狄帥如此大膽,原來是有聖旨?

可是,不對啊?燕云也好,萊州也罷,距京師千里萬里,哪有這麼快?

"眾將聽旨!"

不等眾人反應,狄青已經展開聖旨,朗朗誦讀.

"制詔...."

"呈天奉命,告宗受身,聖位傳始,天皇有命."

"新帝,趙曙告燕云眾將書!!"

.....

巴拉巴拉一堆廢話,大伙兒沒心思聽,只等狄青念出一點"干貨".

終于.

....

"燕云守將漢臣聽詔...."

說到這里,狄青緩緩放下聖旨,頓了一頓,倒不是不念了,而是後面只有九個字,算就是把狄青的眼珠子挖出來,也會牢牢刻在他的心里.

環視眾將,一字一頓,森然默念:

"事急從權,可...."

"先,斬,後,奏!"

......

"先斬後奏!!"

念出這四個字,狄青的老目已經濕了.

第一次!!

大宋第一次可以毫無條件地信任他的武將!!

這是......多麼的不容易啊!

......

下首眾將,先是默然,隨之也和狄帥一樣,只覺一股血浪從腳底往天靈蓋上躥,頂的人無法呼吸,頂的人鼻子發酸......

這一刻,眾將心中想的不是振奮,不是感恩戴德,而是...

委屈.

積蓄了百年的委屈,積蓄了千千萬萬武人的委屈,仿佛在這一刻,在這些人身上徹底宣泄.

有人抹著眼睛,低著頭,心里罵著:

這份信任,咋來的這麼不容易啊!

可是......

委屈過後,是一浪高過一浪的戰意!!

委屈過後,是一層厚過一層的忠誠!!

......

"諸位!!"

狄青也紅著眼,"可敢死戰!?"

"敢!"

"好!!"狄青一拍桌案."各自歸營,明日卯時三刻,沙場點兵!"

"出關!"

"喏!!"

......

----------

等眾將各自回營,狄詠這才來到父帥身邊.

"父親...."

狄青抬眼看了狄詠一眼,卻好似閃躲,急急的又低下了頭.

"還在這里作甚!?耽誤了出兵,軍法處置!!"

"父親!!"

狄詠急聲呼喚,又搶前一步.

"難道...您真的就坐視不理了嗎!?"

"滾!!"

狄青低頭嘶吼,"回去准備!!莫在多說一字!!"

"父帥!"

狄詠不依,"不能啊!!"

"....."

狄青整個人萎靡下來,再也強撐不下去.

"是啊,為父....不,能,啊!?"

......

狄青北臨古北關,是因為一份情報,耶律洪基欲圍困萊州的情報.

可是,還有一份情報,狄青剛剛沒有提.

金五部部族首領完顏烏古乃暗地里給大遼北樞密使耶律乙辛,南院宰相張孝傑送了重禮,由二人牽線撮合,得了耶律洪基可以裝備十萬戰兵的刀甲兵械.

......

這些東西是用來干什麼的??

耶律洪基又為什麼給完顏烏古乃那麼大的好處??

只要略一思索,簡直昭然若揭--

遼河口!!

雖然戰報未到,可是既然萊州事發,那遼河口也必有險情.

"父親!!"

"遼河口有十一萬宋民,還有老閻王營的底子!!"

"不能就這麼放了啊!!"

不想,狄詠之急呼,換來的卻是狄漢臣比之更為暴怒的嘶吼.

猛的抬頭,"那你讓為父..."

"怎,麼,辦!?"

砰砰砰!!!

一下重過一下的砸著山河圖,"你告訴為父!!!"

"怎麼救!?"

老將軍滿眼血絲,兩行英雄淚黯然而下.

他也想救,可是,他是軍人....

兩國對壘,生死大局,一城一地,一親一故,如何能面面俱到??

現在的遼河口....沒法救.

狄青不能,他不能為了閻王營,為了那十一萬百姓把燕云置之險地.

他不能....

真的不能!!

....

看著圖上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涯的遼河口,喃喃自語:

"閻王營的兄弟....."

"狄青,欠你們的!"

"遼河口的百姓...."

"狄青....慚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