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 局勢大好
g,更新快,無彈窗,!

仁宗駕崩已足月余,今日事逢五七,百官入臨祭奠.

借此時機,新皇趙曙昭告下天:在三館之外,再設一宏林院,改觀瀾書院為觀瀾閣,領宏林院務.

......

對此多數高層官員是知道的,至于少數不知情的朝官開始還有疑惑,怎麼無緣無故另設什麼館閣?

可是,等知道這個觀瀾閣是干什麼的,大伙兒都樂了.

其職能乃揀選蔭補,賦閑之屬官入閣進學,為期一年,擇優錄用,以效天朝.

好事兒啊,這絕對是那些蔭補官員的福音.說白了,就是鍍金唄.

而且,看看觀瀾閣的陣容,別說蔭補的了,正經八百的三甲進士都有沖動進觀瀾閣去洗白白.

首選,觀瀾閣院長是當今官家.且旨意中說的清楚,自此之後,觀瀾閣院長之職皆由天子兼任.

然後,昭文館大學士,同平章事,參知政事兼任副院長之任.

教諭,則是當代名儒,告老卸任之相公專職.

這等陣容,代表著只要進了觀瀾閣,那就是正經的天子門生,名臣馭下.

不說能學多少東西,單單這份親近,就足夠讓人眼紅了.

至于在觀瀾閣下設武學院的事情,雖然也有人提出質疑,但總體上還算順利.

......

質疑的,當然就是一些老學究,覺得把武人之學放在觀瀾閣這種文官為主的地方有傷大體.

可是,這樣的人終究不多,絕大多數文官還是明白是怎麼回事兒的.

......

說白了,把武學院放在觀瀾,放在文人的眼皮低下,那才是最穩妥的決定呢!!

為什麼瞧不起武人?不就是怕他們不受控制,給文人天下添麻煩嗎?

在眼皮子底下盯死了,這是最讓人放心的方法了.

而將門....

將門還沒有意識到這是一招釜底抽薪,各家現在想的是,怎麼在這二取其一的選拔之中多讓自家將校多拿多占,畢竟武學院的院長也是當今官家.

雖然副院長的陣容沒有觀瀾閣那麼豪華,不過也有狄青這個樞密使掛職,獨臂閻王曹滿江也兼了兵部侍郎,規格也不低,是個鍍金的好去處.

......

呵呵,唐奕暗自發笑,你們就搶去吧,特麼誰搶的多,誰死的快!!

......

----------

官制和軍制兩改的第一步走的可謂是悄無聲息,正如當年唐奕所說,溫和改革,不斗爭.

不過,他沒想到,觀瀾這麼一改,卻造就了一個"紅人"--曹滿江.

要問大宋現在誰的人緣最好,誰最受人追捧,不是唐奕,也不是同平章事范仲淹,更不是昭文館大學士賈子明,而是......

曹滿江.

觀瀾改制的消息一出,老曹立馬搖身一變,從四品的賦閑散將變成了二品要員,兼著兵部的職,領著武學院的奉.

門坎差點沒讓人踏平了!!

武學院副院長啊,以後武學院進來的將校都是他的門生,而且....

將門想多吃多占,第一個要打通的關節可不就是曹滿江嗎?

他就一句話,要誰不要誰,比唐瘋子還管用.

而文官呢,對老曹也很客氣.

與一般的武人不同,曹滿江那是觀瀾書院的元老級教諭,算起來,和文官的親近程度比武人還要近.

況且,曹滿江與歐陽修,孫複,范仲淹這些名儒重臣的關系一直非常好,他來當這個副院長,文官們還是很滿意的.

這幾日,不光賈相爺,文扒皮,范鎮,包拯,只要是朝堂上數得上數的相公,幾乎和老曹親近了個遍.

連范仲淹都特意把曹老江叫到城中,一再囑咐他要帶好兵,掌握好分寸,切不可縱容武院,為禍大宋.

對此,曹滿江自然應允.

"范公若不放心,可到武院新址一觀,自知我等決心!!"

"哦?"范仲淹一疑."有何特別?"

曹滿江道:"大郎在武院門前親書門楹,就憑那一副門聯,我等也不敢有所滯怠."

范老爺還真不知道唐奕出手了,而且在他的印象之中,他這個弟子已經很多年不碰什麼詩詞對聯了.

"他寫了什麼?"

曹滿江腰板一挺:

"升官發財,請走別路!"

"貪生怕死,莫入此門!"

"嗯...."范仲淹砸吧著嘴.

雖是直白,但要氣勢有氣勢,要決心有決心,正適合武學院.

"不錯....."

"沒退步...."

"有老夫當年的七分功力..."

"......"

正從外面走進范仲淹職房的唐奕聽得一翻白眼,范老爺又吹牛了.

"那是自然."

......

明知道范老爺在吹牛,唐奕也得捧著,誰讓他是范老爺呢?

"師父的文才哪是弟子可比的."

湊到范老爺身邊,"對吧,師父!"

"您那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嘖嘖...."

"那可是曠古絕今啊..."

......

"去!!"誇的范仲淹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三十了,也沒個正經!"

看向曹滿江,"你先回去吧,老夫與子浩有話要說."

曹滿江自然不敢多留,恭請告退.

等職房里只剩下師徒二人,唐奕立馬大咧咧的往老師對面一坐,呲牙咧嘴的揉著膝蓋.

范仲掩冷眼看著他,"活該,自找的!"

唐奕苦著臉,"您還是不是我師父?"

"少廢話."范仲淹一嘴嚴肅."找你來是有兩件事要問."

唐奕心里咯噔一聲,脫口而出:"公事私事?"

"公事您請,私事弟子就少陪了,我得趕緊回靈堂跪著去."

"哼!!"范仲淹冷哼."甯可跪著也不與老夫說話,看來,真有事兒瞞著老夫."

只見唐奕心虛地轉著眼珠子,勉強道:"我哪敢有事兒瞞您啊..."

"是嗎?"范仲淹眯著眼睛瞅著唐奕."那老夫問你,純禮為什麼沒跟你一起回京."

"這...."唐奕登時卡住,心說,終還是躲不過去了.

這段時間,忙于先帝大喪,且范老爺當了宰相,也是一堆事兒,再加上唐奕躲到了靈堂里,也不方便問.

但是,少了個兒子,范老爺能不問問嗎?

可是,唐奕怎麼答啊??

說你兒子重色輕父,留在涯洲泡小蘿莉呢?那特麼他和范老三得一塊見先帝去.

"這個...這個......這個...."

"純禮呀,年前他不是病了嘛,所以就...就沒帶他回來."

"是嗎??"范仲淹挑著眉頭.

"那今日賈子明沒頭沒腦的和老夫來了一句,想和他做親家,下輩子吧...."

"是什麼意思?"

"噗!!!"唐奕直接就噴了.

瞪著眼睛,"老賈這麼說的?"

范仲淹知道唐奕又要打馬虎眼,根本不接他這個茬.

"賈昌朝是不是有個女兒在涯州?"

"啊?...啊."

"是,還是不是!?"范老爺怒了.

"是...."

"純禮是不是和賈家的姑娘...."

說一半,范仲淹自己都說不下去了,他的兒子和賈昌朝的女兒???

這叫什麼事兒啊??

"不行!!老夫明確的告訴你們!"

"不行!!"

唐奕暗自翻著白眼,您跟我說得著嗎?

面上卻是陪笑道:"您這都哪跟哪兒啊?"

"三哥和賈秀秀?怎麼可能?"

"聽聽!!聽聽!!"

唐奕不說還好,這一說,范仲淹更來勁了.

"還賈秀秀?當朝宰相,也是文墨之軀,起這麼個名字!"

"賈子明也就這個水平了!!"

"還賈秀秀,這麼俗氣的小娘,怎麼能進我范家的大門!?"

"您消消氣,消消氣."

唐奕這邊連忙陪著笑,勸慰著,老頭兒都七十多了,再氣出個好歹.

"您聽我說嘛,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兒!!"

"三哥多大了??三十有二了."

完了,唐奕一句話又惹禍了.

范老爺一立眉毛,"三十二怎麼了?老夫三十有七才成親!!"

"三十二,于男兒一點都不老!"

"不是不是."唐奕怎麼還解釋不清楚了呢?

"咱可沒說三哥老了哈...."

"奕的意思是說,那賈秀秀....才十五..."

"整整大了一倍,怎麼可能嘛?"

"才十五?"范老爺一怔神兒,下一句差點沒把唐奕氣樂了.

"長的俊不俊?"

唐奕無語了,這特麼什麼邏輯?

剛才還吹胡子瞪眼,不讓進范家的門兒呢,怎麼一聽才十五,就跳到這兒了?

他哪知道范老爺的心里,賈秀秀什麼樣兒,范仲淹根本就不嫌棄.老頭兒就算歲數再大,再糊塗,也沒迂腐到那個地步.

事實上,受唐奕的影響,范仲淹在范純禮的婚事上面很是開放,希望兒子找到一個自己中意的.

可是,范老爺受不了的是,和賈子明成了親家.

更受不了的是,我范仲淹的兒子居然讓賈子明這貨嫌棄了.

老頭是在賭氣,你還沒門兒?我還不同意呢.

但是,原來那個賈秀秀才十五,那就是另一回事兒了.

老牛吃嫩草這種事兒啊,一般在"老牛"這邊來看,這是本事,在"嫩草"那邊才是丟人.

現在范老爺就是老牛心理,而賈昌朝....

喃喃出聲兒,"原來是為這個,賈子明不樂意啊...."

老賈是閑丟人了這是.

"那也未嘗不可...."

唐奕愣愣地看著范仲淹,范老爺真是...歲數越大,越讓人捉摸不透了.

"那您的意思?"

"不行...."

范仲淹猛一搖頭,"小娘是不錯,可是攤上賈子明這樣的丈人,純禮也有得受了."

指著唐奕,"你趕緊給純禮去信,讓他趕快回京,留在涯州夜長夢多!!"

"......"

"行."唐奕哪敢違背范老爺的意思."那我這就給三哥寫信,走了啊."

逃似的就往外跑.

"回來!"

范仲淹瞪著眼睛,"正事還沒說呢!"

"你給曹家老二,還有閻王營舊部的安排不合適,還要斟酌!"

怎麼著那些人都是待罪之身,免罪複職已經算是恩寵了,唐奕直接就給放到武學院,就有點過了.

"有人會說閑話的!!"

"誰說閑話!?"唐奕眼睛一立.

"誰敢說閑話?"干脆也不走了,沖到范老爺身前,掰著手指頭給范老爺算起賬來.

"海南的黎部是曹老二平定的!"

"交趾是曹老二打下來的!"

"占城是陳志揚的功勞!"

"埃及,羅馬都是這幫人用命給大宋拿回來的!!"

"誰不服?讓他也給我開疆拓土去!!"

這回輪到范仲淹無語了,剛才還跟只貓似的,一提起他那幫狐朋狗友就不像話了.

"你跟老夫吼什麼!?"

"老夫攔著你了!?"

唐奕氣勢一弱,"師父,咱不能寒了將士們的心吧?"

范仲淹則道:"在軍中安排不行嗎?禁軍之中,隨便你挑."

"武院...真的是太敏感了."

唐奕沉默半晌,搖了搖頭,"都打累了,想過安生日子."

"唉....."范仲淹一歎,這也是一種無奈.

他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像他一樣,恨不得這輩子就活在風口浪尖,這輩子就想著一件事,那就是大宋.

"罷了."最後范老爺還是服軟."這事兒你別管了,老夫給你辦."

唐奕大喜,恭恭敬敬的給范師父鞠躬,"多謝老師!"

"哼!!"范仲淹冷著臉."也就是現在局勢大好,換一個時辰你試試!?"

"嘿嘿嘿."唐奕陪笑著."你徒弟厲害吧??"

"以後局勢會越來越好."

"嗯."范仲淹點著頭,站了起來看著政事堂的院心,嘴角扯起一絲欣慰笑意.

"會的...越來越好."

......

同為改革,如今的局勢可比慶曆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一切都顯得得心應手,一切都顯得從容.

范老爺在心中長歎:

十六年啊,十六年的准備沒有白做,大宋......

的確會越來越好!

......

----------

唐奕用十六年的時間為改革鋪好了路,有觀瀾于文壇峰頂搖旗吶喊;有商合于萬民之間聯通有無;有毛紡酒業之利,分化舊黨;有新糧之豐,為大宋築基.

更有兵寒刀冷神炮之助,為大宋保駕護航!!

這樣的局面如果還不能強宋,那范仲淹真的不知道,改革是不是真的就是傳說.

......

只不過,信心滿滿的范仲淹,運籌帷幄的唐子浩想不到,所謂人算不如天算......

遠在千里之外的大遼,耶律洪基一念之差,放出了一頭洪荒巨獸,不但把大遼拖進了深淵,還在大宋的緊要關頭埋下了未知.

......

此時此刻,京師派往遼河口換防的禁軍剛剛抵達,迎接他們的,不是閻王營歡天喜地的笑臉,而是......

狼煙四起的......

修羅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