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安排
g,更新快,無彈窗,!

廳中此時一片肅穆,曹覺和秀才的話說出了閻王營老兵們的心聲.

但是,這心聲不代表怯懦,更不是逃兵!

......

他們累了,他們想留著命......享受一下他們換回來的太平盛世.

天,經,地,義!!!

此時,曹覺淒然地看著唐奕.

"你也別為難了,順手把我們都退下來吧."

抹了把面上的潮濕,"不過哈,丑話說在前頭,兄弟們以後的日子你得管!!"

"怎麼著也得有錢有勢,舒舒服服過一輩子,才對得起這些年的厮殺!!"

對此,唐奕只覺心里發緊,鼻息一酸.

重重點頭,"好!!"

"我管到老!"

....

------------

唐奕應該高興,曹老二,秀才這些大宋男兒,為這個國家做的已經夠多了,是應該歇歇了.

強忍酸楚,"正好有個好去處,可讓弟兄們安身立命."

曹老二一挑眉,"什麼去處?"

唐奕大樂,先吊著他,看向曹滿江.

"怎麼樣,老二要撂挑子,曹大哥可不能看我笑話."

"幫我頂一頂如何?"

曹滿江一怔,"我....?"

無語大樂,"想啥呢你?"

瞅了眼自己的斷臂,"你要覺得咱老曹這半條膀子還有用,那你就拿去!"

"嘿嘿."唐奕賤賤的一笑."還真有用!!"

面容一肅,"從二品鏢騎左郎將,兵部侍郎職,領大宋武學院副院長!"

"怎麼樣?"唐奕盯著曹滿江."曹大哥干不干?"

"......"

"......"

曹滿江有點懵,廳中所有人都有點懵,被這一串的名頭砸懵了.

老曹想了半天才回過味兒來,從二品驃騎左郎將這是將階,兵部侍郎這是職奉,大宋武學院副陸軍長......這才是他的工作.

但是....

"怎麼這麼大?"

要知道,將階從二品那已經是大的沒邊兒了,曹國舅和是正二品的散騎常侍,狄帥也才從一品.

他老曹,當兵的時候只不過是個營將,在觀瀾呆了這麼多年,雖然也領了將階,但也不過是四品將.

直接就從二品了?

怔怔地看著唐奕,"這...這個武學院...干啥的?"

唐奕答道:"練將!"

"練將?"眾人一怔,只二字,但氣勢恢宏.

"不行,不行!!"曹滿江搖著獨臂."練兵咱還差不多,練將?那不是扯蛋嘛."

唐奕卻道:"就是讓你把將當兵一樣練!!"

唐奕盯著曹滿江,"把大宋的將都練成閻王營那樣的兵!怎麼樣,曹大哥,有沒有這個本事?"

"這...."曹滿江還是有點沒底."練成閻王營那樣兒倒是不難."

"可是,人家能聽我的嗎?將和兵可是兩回事兒."

唐奕解釋道:"所以才領從二品大將,兵部掛著官職."

"大宋比你再高的將領已經沒幾個了."

"這個將職,就是讓你壓將的!

"你放心."怕老曹猶豫,唐奕繼續道."地點還在觀瀾.不同的是,以前你練的是儒生,現在是將校."

"范師父,孫師父這些人還會給咱們撐腰."

"那還行."曹滿江終于放下心來."只你大郎吩咐,俺試試."

......

有唐奕一句話,這事兒就算定下來了,根本不用考慮能不能成真.

他既然拿出來說了,應該是已經准備萬全了.

這時,唐奕看向曹覺和秀才.

"怎麼樣?這個去處?可好?"

曹老二到現在還沒反過味兒來,"啊?你讓我們去武學院練將?"

不放心道:"這武學院能裝下我們這幾十號人嗎?再說了,我們去了能干啥啊?"

唐奕一抽鼻子,一臉的嫌棄,"還能裝下...嗎!?"

"別說你們幾十個,閻王營兩千來號人都來也裝得下!!"

"這麼說吧."官家和諸位相公已經議過了,武學院第一批生員,大宋禁軍之中,廂指揮以下,包括營指揮二抽一,全部進武學院複修兵法戰策,為期兩年."

"嘶!!"

廳中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朝堂這是大手筆啊,光廂,營兩制抽調出來的將校,怎麼著也得千多人吧?

曹老二有點明白了,這特麼還真是個好卻處.

想想也知道,將來大宋所有的將校都是武學院的門生,這武學院的教諭的地位......自是不言而喻了.

況且,唐奕還說了,這只是第一批.

將來,說不准什麼軍都統,殿師之類的,也要進來複修兵法戰策.

那還了得?

"什麼待遇??"

曹老二動心了,他自倒還無所謂,主要是兄弟們能有個好前程才是關鍵.

唐奕大樂,嗆聲道:"放心吧,虧待不了你們."

"凡武學院屬官,一律從四品以上將階,在兵部和樞密院掛職."

"我看行!"曹老二一口答應下來.

這待遇何止是不虧待?簡直就是太不虧待了.

不過,曹老二得寸進尺,"要不,你給我也掛個院長啥的?"

"想的美!!"

唐奕白了他一眼,不理這個呆子,轉頭看向楊懷玉.

曹覺他們今天是碰上了,楊懷玉的去向這才是正事兒.

"怎麼樣??"

"二哥要是樂意,武學院副院長,與曹大哥同級,我來安排."

"副院長啊...."楊懷玉由衷贊歎,這個官比他父親楊文廣都大了.

"算了."可惜,再大也非楊懷玉所願.

喃喃道:"如果可以......我就想回我的閻王營."

唐奕聞聲也不意外,了然一笑,從懷中掏出一道聖旨.

"就知道二哥的心思都在閻王營,已經幫你打點好了."

楊懷玉大喜,"還是兄弟了解兄弟!"

急急展開聖旨一觀,只見旨意上赫然寫道:"聖准楊懷玉晉親衛大夫,領閻王大軍都統制,鎮守京右營!!"

"嘶!!!"楊懷玉倒吸一口涼氣.

"親衛大夫!?閻王大軍都統制!?"

驚了!!楊二哥徹底驚了!

捧著聖旨,不敢相信地看看唐奕,又看看聖旨.

"這....這是真的!?"

原來是閻王軍,現在是閻王大軍......一字之差,差了十倍.

原來閻王營的編制是兩廂,五千人滿伍.而大軍,是十軍為一大軍,整整五萬人.

楊懷玉激動地直接站了起來,"閻王營要擴編了??"

"早該擴了."唐奕淡然道."因為我...耽誤了."

"好!!好啊!!"

楊懷玉來回踱步,激動莫名.

"不行!!懷玉今日就領旨北上,回閻王營."

說著話,也不管一屋子的兄弟,愣愣的就往後院跑.

他真的是憋的太久了,太想他的閻王營了......

"回來!!"

唐奕立馬叫住他,"你著什麼急?"

"家里等著吧!"

楊懷玉愣在那里,"等什麼?"

唐奕無語,指著他手里的聖旨,"你沒看見聖旨嗎?"

"閻王軍鎮守右營....戍衛京師."

"調令和接手遼河口城防的禁軍已經出京了,最多一兩個月就回來了,你急個什麼勁兒?"

"地道!!!"

曹老二由衷的誇了一嘴唐奕,"這事兒辦的地道!!"

昔日袍澤能夠離開北方那個破地方回京,曹老二當然高興.

楊懷玉也道:"不錯!二哥這次承你一個人情!!"

"咦!!"

不想唐奕嫌棄地一甩手,"一碼是一碼.這調閻王營回京,還的可不是你們的人情."

楊懷玉和曹覺對視一眼,"那是誰啊?"

唐奕坐回桌旁,灌了口酒,"你們是不知道,石進武那厮天天去靈堂陪我跪著,沒事兒還跟先帝念叨."

"可特麼煩死我了."

楊二聽罷立時憋不住樂,石進武的性子大伙兒還是都知道的.

"念叨什麼?讓你把他兒子調回來?"

唐奕咧著嘴,"他要直說我還好受些,關鍵是這貨不直說,淨特麼跟你繞!!"

"天天在那嘟囔,說他五個兒子死了倆,剩下三個都在北方.等他一回西南,家中老母連個盡孝的都沒有."

"還跟先帝那請願,實在不行,讓先帝把他娘帶到九泉得了,讓先帝幫他照顧著."

唐奕哭笑不得,"你們說,這算什麼事兒!?"

"哈哈哈哈...."

眾人大樂,這還真是石進武能干得出來的.

曹覺則道:"調回來也好!"

"石全福那個軟蛋,簡直就是汙咱們閻王營的威名,趕緊讓他滾蛋!"

"嘖嘖嘖...."

說著話,曹覺砸吧著嘴,看著楊懷玉手里的聖旨.

"五萬大軍啊,弄的小爺都想回閻王營當兵了."

"不用太高,你給我一個副都統,我就換."

"得了吧,你!"楊懷玉笑罵."武學院也不差吧?"

"對了...."曹覺說什麼副都統倒是提醒了楊懷玉.

問向唐奕:"剛剛一直聽你說什麼副院長,那院長是誰啊?"

隨之又一臉見鬼地瞪著眼睛:"不會就是你吧?"

他也心里也是好奇,副院長就從二品將,兵部侍郎了,那正院長得什麼樣兒?還不上天了?

這麼說來,還真有可能就是唐奕.

"我??"

唐奕冷笑著,"我的級別可不夠."

"......"

眾人一陣無語,唐奕的級別不夠?那誰級別夠?

只見唐奕森然回答,"院長之職,乃是當今官家!"

"日!!還真上天了!"

曹老二沒忍住,暴了粗口.

果斷朝楊二哥一甩手,"不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