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明著忽悠
g,更新快,無彈窗,!

歐洲多好啊?

那里陽光明媚,四季如春,要什麼沒什麼......

那里人民淳樸,皆如璞玉,和野獸差不多......

那里人美多嬌,返璞歸真,連澡都不洗......

那里......

好吧,唐奕編不下去了.

特麼別說漢字兒了,連自己的文字能認全的都是少之又少.

反正王介甫的舞台很大,發揮空間也很大,挑戰與機遇並存,肯定刺激.

只不過,王安石能不能情願遠走歐洲,那就另說了.

......

--------

此令一下,王安石嚇沒嚇著且先不說,倒是把大宋的文官們都嚇傻了,甚至開始同情起王介甫來.

歐羅巴啊,擱幾年前連聽都沒聽說過的地方,就算現在也是蠻荒和落後的代名詞.

據說,和那一比,大宋周邊的那些所謂蠻夷簡直就開化的不要不要的.

而且,王天真這事兒讓大伙兒猛然意識到:不好,非常不好!

從今往後,發配嶺外已經算是輕的了,"途三千里"更只能算是"略施懲戒",真正牛叉的是途三萬里,去了就別想回來.

看著山河圖上從大宋到歐洲那遙遠到不能再遙遠的距離,大伙兒都瘆得慌,心說,以後可得小心著點,一個不好,唐瘋子是真下得去手,他們也和王介甫作伴去了.

......

----------

而王安石自己......

王天真還是很淡定的,當然了,這份淡定是裝出來的,還是發自內心的,就沒人說得清楚了.

此時此刻,他正在家中待客.

......

春雪微寒,暖閣留溫,竹幾排盞,小爐烹茗.

閑淡,安逸.

一切和諧有續,只不過,堂前對幾而坐的兩個人怎麼看怎麼不和諧.

"你能來,安石很意外."

王安石一連煮茶,一邊淡淡說話,神情之中全然看不出即將萬里遠行的悲戚.

對坐之人聞聲淡然一笑,"怎麼,奕不該來炫耀一番嗎?"

王安石一滯,隨之馬上歸于平靜.唐奕這話夠氣人的,放在從前,王天真絕對不慣著,可是現在...他是輸家.

"應該...."

對面的唐奕聞言,欠揍的一笑,"那介甫慚愧否?可曾有悔意?"

"慚愧?"王安石反問."就因為你是唐子浩,行了非常人之事,安石就應該慚愧?"

緩慢而堅定地搖了搖頭,"沒什麼可慚愧的,反對異王這是斷,遵循聖意...這是理!"

"你唐子浩深明大義,那是你的事情,與決斷和道理無關."

抬頭看著唐奕,"既使你現在卸爵從民,既使你沒有亂政枉私,那也只是現在的你."

"換作從前,安石依舊要反你."

"嘿!!"唐奕眼睛一立,氣的恨不得踹這憨貨兩腳.

嘴皮還是王天真夠溜哈,到了這個時候還能辯上一辯,也特麼是沒誰了.

不過,轉念一想,他要是不這麼拗,他也就不是王安石了,自己也就不用跑這一趟了.

勉強壓下火氣,"可是你還是錯了,你的決斷,你的道理....行不通."

"事實上,這世間不只你王介甫一個聖人,你低估了將門,低估了王老將軍."

"更低估了我...."

"大宋,不只你王介甫一人是忠的,是靠得住的."

開玩笑,唐奕這張嘴也不是吃素的.

"......"王安石一陣沉默.唐奕的話語確實說到了痛處,讓他無言以對.

良久,"也許吧,但安石依舊覺得,我沒錯!"

"你愛錯不錯!!"唐奕一甩臉子站了起來."錯沒錯也非你說了算,時間...會給出公正的評價."

"......"

王安石又是無言,隨之苦笑道:"子浩此來,就是為了炫耀?為了看安石的窘態嗎?"

哀然一歎,"你如願了..."

唐奕聞之,暗暗吐槽,哪有工夫跟你扯這個閑篇兒?可神情卻是嚴肅起來.

他來,就是怕王安石一撅不振,一個廢掉的王天真...沒用!!

老子把你發到歐洲去,可不是為了"解恨",而是要"廢物利用".

對于王安石的感慨,唐奕不正面作答,反而淡然發問:"不想知道歐羅巴是個什麼樣兒嗎?"

"不想."王安石端起茶碗輕抿."去了,自然看得見."

嘴上雖是這麼說,但端著茶碗的手卻是微微顫抖.

"嘖嘖嘖..."那邊唐奕砸吧著嘴."心如死灰了吧?原來王介甫也不是刀槍不入啊!"

王安石瞬間皺起眉頭,心頭一陣煩躁.

"你到底想說什麼?"

沒錯,他是心如死灰.從趙禎臨死前說出那句話開始,他王安石就已經和死人沒區別.

因為,他鍾愛的大宋已經放棄了他這個臣子.

可是,唐奕此時也未免但過小人了吧?

他哪知道,唐奕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沒關系,做為一個去過的人,我還是和你說說吧."

唐奕一臉壞笑,"畢竟你我拋開政見,也算相識一場."

說著話,唐奕興致勃勃的坐下,手肘支著竹幾,靠到王安石面前.

"首先吧,你得帶足仆役護院,看守衛士!"

王安石一皺眉,真的就被唐奕這沒頭沒腦的一句吸引住了,"什麼意思?"

"那的人窮的很,沒見過你這種富家老爺,說不定剛下船就把你搶的精光."

說到這兒,唐奕還一臉認真地提醒道:"一定記住,財不外漏,穿破點兒.什麼腰飾,配玉,金銀璞頭之類的,千萬別帶."

"真搶啊!!"

王安石心里咯噔一聲,莫名想到那個死在羅馬的祁雪峰,想來不就是因為露財而遭人陷害嗎?

可是,面子上,王天真不想輸.

強自鎮定,窘道:"安石清貧...沒什麼可露之財."

心里卻打定主意,一定得注意.

"咦!!"哪成想,唐奕那壞種兒極是不屑地咧著嘴."清貧也沒用!!"

"實話告訴你吧,就算是大宋的乞丐拿個沒豁口的碗去歐羅巴要飯,那也算身價不菲了!!"

"像介甫這種級別的相公...."

"嗯...."唐奕上下打量著王安石."歐羅巴首富應該是跑不了了."

"嘶...."王安石倒吸一口涼氣."窮成這個樣子?"

"當然了!!"

唐奕煞有其事,"可窮了!!"

"....."

王安石無言,根本無法想像真實的歐洲會是什麼樣兒.

"還有哈..."唐奕又出聲兒."除了衛士,還得多帶點女眷."

"趁著還沒走,多娶幾房小妾吧,用得著."

王安石面色一紅,嗆聲道:"安石又非色鬼,娶什麼小妾?"

望向廳外,"此行,安石打算一人前往,不帶家眷."

恭敬朝唐奕一禮,"還望子浩念在往日舊情,不要為難他們."

......

場面很是煽情,可惜...唐奕聞罷,哀然搖頭,"那你完了."

王安石一怔,"何意!?"他還以為唐奕要報複他的家人.

卻聞唐奕道:"介甫此去歸期無定,十年八年算短,終此一生也有可能."

"萬一這輩子回不來了,不但人生無望,還得禁欲終老,實在淒慘!"

王安石臉都綠了,"你!!"

心說,我只說不帶家眷受苦,可沒說禁欲哈.

"介甫不知道啊...."唐奕開始給王安石科普起來.

"歐羅巴的人吧,不太講衛生....他們從來都不洗澡...."

"那的女人吧..."砸吧著嘴,仿佛在回味品評."確實有幾分異國風情,但是呢...."

抬頭看向王安石,"你知道跑到豬圈和和豬摟一塊什麼感覺嗎?"

嘔......

王安石只覺一陣干嘔,這貨講的太有畫面感,他感覺自己現在好像就在豬圈,摟著一頭豬,那味道....

這個唐子浩太壞了,王天真差點不舉.

......

唐奕看著王安石扭曲的表情,暗自發笑,

"還有啊,自帶郎中,否則生病就只能等死."

"啊...啊?"王安石還在回味歐羅巴的女人,沒想到唐奕轉的那麼快.

下意識出聲,"那連郎中都沒有?"

"有啊."唐奕興致昂然."不過吧..."

"那的郎中不開方子,只會放血."

王安石打了個寒顫,只聞唐奕自顧自的繼續說道:"還得多帶點大宋的調味之物,什麼蔥姜蒜,花椒大料,面醬香辛都帶著點..."

"算了,我送你一廚子得了."

"介甫不知道啊,歐羅巴的東西,沒法兒吃!!"

往前湊了湊,"你知道那里有一種'美食’是什麼嗎?"

"不知道."王安石已經徹底傻眼了.

"就是...那個海魚!!"唐奕一邊說一邊比劃."從海里撈上來之後,不掏內髒..."

"直接晾曬成魚干,吃的時候,拿大油(動物油)那麼一炸..."

"嘖嘖嘖..."唐奕咧著大嘴."那內髒早就爛在魚肚子里了."

"腥!!臭!!"

"那叫一個通透啊...."

.....

--------

此時此刻,王安石死的心都有了,媽了個巴子,這個唐子浩怎麼這麼壞啊!?你還不如殺我乾淨.

把他發配到這種地方不說,還親自上門好好給你講講那是個什麼地方,有多爛.

特麼就沒見過這麼損的,王天真也沒見過這麼折磨人的!!

......

"要不算了."唐奕的一句話把王安石搞的一愣.

"什...什麼算了?"

只見對面的唐奕似乎是良心發現,又或者勾起歐洲的"慘痛"回憶,有些于心不忍.

"怎麼說介甫與奕也有多年情份,要不....."

王安石自己都不知道,他現在一臉的希冀,就等唐奕說出下面的話來.

果然..."要不換個地方?"

唐奕誠然地看著王安石,"歐羅巴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