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不知道
g,更新快,無彈窗,!

范老爺這次是幫了大忙了.

俗話說的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有范老爺和賈相爺這兩塊寶貝疙瘩,真是省了唐奕很多的麻煩.

......

------

文彥博還是很"上道"的,范老爺幾乎就是明說了,這事兒你來辦,那文扒皮還有什麼可說的?

堪稱肆無忌憚,喪心病狂.

一共就兩百來個坑,觀瀾占了四分之三,幾乎所有觀瀾進士集體回京,一下就把唐奕欠下的人情還了一大半兒.

當然,文扒皮還沒意識到,觀瀾這幫活土匪全回來了,那京城可就熱鬧了.

......

對此朝官們雖有不滿,可也是敢怒不敢言.

沒去詬病唐奕,卻是把文彥博恨上了.

其實,這也是文彥博不太情願經手此事的原因--

燙手,著人恨!

誰都知道嘉佑二年的觀瀾進士在外面放了六年了,是該動一動了.可是,觀瀾吃肉,總得給大伙兒留口湯吧?這是規矩,是平衡.

哪有一屆同窗一百多號人一起回來的?吃相太難看了.

......

但是,范老爺開口了,文相公還能說什麼?他又敢說什麼?

無奈的同時,也真心羨慕唐子浩攤上這麼一個"護犢子"的師父,范仲淹這是不顧名聲的在給唐奕加碼,打基礎.

這些觀瀾進士加以時日,必是唐奕又一大助力,絕對不容小覷.

......

------------

這事一辦完,唐該還的人情還了一大半,該欠著的又有范仲淹擋著,也就不用躲的那麼深了.

再說,大宋此時也不容許他繼續躲下去,一堆事兒等著他拿主意.

此時文彥博,范鎮和司馬光等一眾朝臣就把他堵在了先帝靈堂.

有些事,必須現在就辦!

......

首先,還是人事任命的問題.

韓琦遞了辭奏,先跑了.此事朝廷尚無批複,是准奏,還是定韓瘸子一個擅離職守之罪,全在唐奕一念之間.

再者,王安石也識趣的上了紮子,自請外放.

放是不放,怎麼放?也有爭議.

......

對此唐奕也不推脫,不過他還是很識大體的,先是讓人把趙曙和曹太後請來,當著官家與太後的面,方與諸臣議事.

"韓稚圭....先不管他."

唐奕也不磨嘰,官家,太後一到,直入主題.

"暫時沒工夫處置."

"不過...."

"不代表他不應該處置!"

"這...."

文彥博一陣猶豫,"子浩還是...寬待處之吧..."

"畢竟..."抬眼瞄了一下唐奕,韓瘸子沒少給唐奕使絆子,現在唐奕得勢,能有韓琦的好日子才怪.

文彥博當然不是想給韓琦求情,他是怕唐奕一發狠,直接把韓瘸子咔嚓了.

小聲道:"畢竟開國百年,沒...."

"我知道!"唐奕打斷文彥博的話."這個例不會破!"

不殺士大夫,這是底限,唐奕也不敢碰.

橫了一眼文彥博,看在他辦了件好事兒的份兒上,沒說什麼重話.

緩和了語氣,算是安慰道:"奕不會給官家惹來非議,況且...."

"奕也非嗜殺之人!"

......

文彥博聽罷,心終于放下,恭敬一禮,"子浩高義."

有唐奕這句話,他就放心了.

"那王安石呢?"

"王介甫,子浩的意見當如何處置?"

"王安石...."唐奕喃喃出聲,一時也沒了主意.

說實話,這孫子干那個事兒,砍八段都不冤枉.

就算有不殺士大夫這條鐵律,唐奕也有一百個理由讓這孫子死的乾淨.

可是,真動了殺心,又有點于心不忍了.

抬眼看向眾人,"你們的意見呢?"

文彥博想了想,最後道:"革職為民!"

"對!!"下首眾臣有文相公開道,登時來了精神,八嘴七舌就議論開了.

"這算輕的,當途之萬里,永不歸朝!"

......

"依吾之見,當將其罪行昭告天下,為富彥國平反!"

......

"不錯,先帝都說,王介甫欲陷皇家與不義.此為忤逆大罪,斷不可善了!"

唐奕無語,心說,王介甫啊,王介甫,瞅你這人緣混的!特麼剛才說韓琦的事兒,大伙兒也沒這麼大的反應啊?

他哪知道,觀瀾系的朝臣就不說了,那道聖旨差點毀了大局,太子黨那邊也恨不得扒了王安石的皮.

這貨算是眾叛親離,把人都得罪光了!

......

真把王安石一擼到底?真讓拗相公從曆史上徹底抹去,釘在恥辱柱上?

唐奕有點....

可是,依這貨的性子,留著他,將來很可能還是一個禍害!

.......

不能殺,不想貶,又不可留...

除非...

"噗!!!"

想著想著,唐奕突然就笑出了聲兒.

暗道,要真這麼處理,是不是太損了點兒?

......

大伙兒都愣了,唐瘋子沒事兒笑什麼?

文彥博一臉的懵逼,"子浩這是...已有定計?"

"嗯."唐奕下意識做答."你們別管了,王介甫我親自處理."

......

"還有一事."既然唐奕自己處理,文彥博等人也沒必要多說什麼了.

"據北方來報,遼朝似乎有所異動."

"嗯?"唐奕一擰眉頭."大遼終還是按耐不住了嗎?"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否則他也不會把涯州軍派到燕云去.

"非也!"

哪成想,文彥博的回答恰恰出乎意料.

"狄青奏報,大遼邊軍于數日前突然回撤三十里,且有十萬騎軍掉頭北去,折返大定了."

"......"

唐奕一陣默然,這倒真是沒想到.

耶律洪基什麼意思?借撤軍向大宋賣個好心?

他特麼有那麼好心嗎?

"急告狄帥,不可掉以輕心!"唐奕越想越不放心."以防有詐."

文彥博也道:"我等也做此想,大遼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時機,其中定有奸計!"

"算了,以不變應萬變吧...."

有涯州軍在,唐奕還是很放心的.

"還有別的事兒嗎?"

文彥博道:暫無別的要務.

"嗯."唐奕松了口氣."那都下去了,事逢多事之秋,勞煩諸位了."

......

----------

待朝臣皆走,唐奕這才轉向趙曙.

露出一個笑意,"剛剛說的,都懂嗎?"

趙曙一怔,下意識看向太後.

只見太後露出一個鼓勵的眼神,"這是在考校陛下,你要自己做答."

趙曙這才朝唐奕開口,"有些聽得懂,有些聽不懂."

"哦?哪些聽得懂?哪些聽不懂呢?"

趙曙道:"韓稚圭是奸臣,可是為了安撫忠臣,所以暫時不能對韓稚圭太過嚴苛,否則難免落下秋後算賬的話柄."

唐奕不動聲色,"還有呢?"

"嗯...."

趙曙一陣沉吟,膽子也大了起來,朗聲道:"燕云之地,乃大宋興亡所在,同時也是大遼安危的關鍵."

"所以,南北兩朝皆十分重視,如今朕做了皇帝,年幼無知,遼朝皇帝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撤兵只是假象,其中必有謀劃."

"只不過,我們還不知道他們耍的什麼把戲,鎮疆王只能按兵不動,見招拆招."

唐奕漏出滿意的笑容,點了點頭.

趙曙從小授帝王之學,分板的還是很有條理的,只不過尚無經驗,仍需磨礪.

"陛下說的很對!"

"不過...."矮下身子,蹲到趙曙身邊.

"首先,做為一國之君,是不能輕易給臣子做評的.特別是忠,奸漏骨之說,更要慎之又慎."

"韓稚圭是奸臣不假,但是這種話陛下不能說.你說了,就失了君德.明白了嗎?"

趙曙茫然點著頭,"明白了..."

"可是..."顯然還是沒明白."既然他是奸臣,朕說了實話,為什麼就失了君德呢?"

唐奕道:"因為你是皇帝,是萬萬之上的國主!"

"你的話,臣子也好,百姓也罷,必須要聽."

"陛下說韓稚圭是奸臣,就等于是判了他的死罪."

趙曙擰著眉頭,"難道他不該死嗎?為什麼朕判了他的死罪就是失德呢?"

唐奕笑了,"陛下判他死罪不是失德,是本分..."

"失德是因為...草率."

"草率...."趙曙顯然不懂.

唐奕耐心道:"陛下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聖意,皆可定人生死,決國成敗,這就是所謂的金口禦言."

"這是一種權力,也是一種責任."

"縱使該死之人,但是從陛下的角度出發,也要慎重至極,不可輕易言出."

"陛下覺得,草定生死是不是不負責呢?是不是失德呢?"

"朕明白了."趙曙恍然大悟."父皇在位四十余年,連怒罵抱怨也從不說一個死字,就是這個道理吧?"

"對."唐奕看了眼趙禎的靈位."陛下要學先帝,做個好皇帝."

"好了!"收拾心情."現在說說,有什麼不懂的吧."

趙曙顯然已經放松,不加思索道:"不懂鎮疆王為什麼不懲治王介甫."

"他欺騙母後,嚇唬朕.若不是狄青忠義,燕云就沒了."

"且不得人心,人人喊打."

"這種情況下,嚴加懲治也是順理成章,為什麼鎮疆王還是猶豫了呢?"

唐奕聞罷,看著趙曙,"我先問陛下一個問題,再回答陛下可好?"

"好."

"陛下說心里話,希望我嚴懲王安石嗎?"

"......"

"這...."趙曙一陣猶豫,卻不敢搭話了.

"沒關系,有什麼說什麼."

"不...不想...."

趙曙低著頭,聲音很小,"王介甫怎麼說也是擁戴于朕....縱有罪責,也是為朕背複的罪...."

只見唐奕笑而不語,其實,趙曙已經自己給了自己答案.

那就是,唐奕不單單要考慮自己還有朝臣這方面,還有很重要的一環需要顧及,那就是他這個官家.

不管他是不是尚未成年,也不管唐奕現在是不是大權在握.

"朕懂了."趙曙聰明至極一點就透,恭恭敬敬的給唐奕作了個揖."多謝鎮疆王提醒."

"朕日後做事,必要面面俱到,慎言慎行才是."

唐奕站起身子,"陛下以後不要叫什麼鎮疆王了,大宋沒有鎮疆王."

"那...那朕應該叫您什麼?"

"......"

思索片刻,唐奕喃喃道:"若是不棄,就跟宗麒一樣,叫我一聲姐夫吧...."

......

此時此刻,趙曙身後的曹皇後眼角濕潤,先帝泉下有知,必可含笑了.

心中默念:"聽到了嗎?您選了一個最好的輔政之臣!!"

在身後輕推趙曙,"還不快叫?"

趙曙乖巧,立刻應聲,"姐夫."

"唉!"唐奕心中暖暖."咱們是一家人."

......

--------

"姐夫!"

出得靈堂,趙曙少年心性,很快就放下多日的膽怯.

"尚有一事不明,需姐夫解惑."

"問吧!"

"姐夫到底要怎麼處置王安石?"

......

此一問,連曹太後都豎起了耳朵,等著唐奕的回答.

太後也是好奇,剛剛唐奕自己想著想著可都笑出了聲兒.

"噗...."

沒想到,唐奕又笑出了聲兒.

靈堂莊重,唐奕又往回憋,弄的滿臉通紅,半天才緩過來.

"我幫陛下分析一下吧."

"王介甫留京不行,罷黜不恰當,殺之又可惜."

"可是這個人有哪些優點呢?"

趙曙細思,"姐夫是說,物盡其用?"

"可是...."小皇帝臉色一苦."現在看來,王介甫除了學問一流,好像沒什麼長處啊..."

"姐夫不會打算讓他去觀瀾教書吧??"

"咦!?"唐奕使勁撇著嘴."他想去,我還怕他誤人子弟呢!!"

"其實,王安石有長處."

"哪些!?"

"執拗,偏激,一根筋!!"

"這...."連曹太後都聽不下去了."這也算長處??"

"算!!"

唐奕篤定道:"于為人,這是缺點.但是于陛下,于大宋......"

"陛下要記住,任何特性都有可用之處.不論是好是壞,只要放對了地方,那就是長處."

"哦?"趙曙來了興致,這可是宮里的老儒不會教的東西,比之乎者也有意思的多.

"放在何處?"

唐奕也不急答,分析開來.

"首先,執拗,偏激,一根筋,這些毛病放在大宋可能做一個州官都無法造福一方."

"可是,王安石有文采,有學問,勉強可以勝任."

"一但讓他入了朝堂,那就不行了,他的偏激和執拗會害了他自己,也害了別人對吧?"

趙曙表情已經擰到了一塊兒,"讓姐夫這麼一說,朕更想不出,把他入在哪里,偏激,執拗會變成長處了."

"陛下不妨換位思考一下,如果陛下不是大宋的官家,而是大遼的皇帝...."

"那您是希望做為對手的大宋,像王安石這樣的官員多一點好,還是少一點好呢?"

"......"

"......"

趙曙和曹太後一陣沉默,有點懂了,又有點沒懂.

良久,"姐夫是說....把王介甫放到大遼去?攪得大遼不得安甯,那他的執拗對大宋就有了長處?"

"差不多."

"但不是大遼."耶律洪基也得要王安石這個極品才行啊.

"陛下想啊...."唐奕一臉的壞笑."如今大宋正在歐羅巴開疆拓土,那里的百姓愚昧無知,水深火熱,急需我天朝方化去感召拯救."

"像王介甫這種漢學大家,偏執狂人,正是歐羅巴所需要的啊!"

"噗!!!"

"噗...."

趙曙和曹太後一起噴了,終于明白唐奕要干什麼了.

"你,你要把王介甫發配到歐羅巴去?"

唐奕一攤手,"多好啊,以王相公那拗勁兒,那把死的說活的嘴皮子,那嫉惡如仇的剛正性子,不為大宋培養出幾個金發碧眼的新科狀元,讓他回來,他都不會回來."

"....."

老太後和小皇帝對視一眼,"噗...."實在沒憋住,又樂了.

還是唐瘋子損啊,比殺了王安石還不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