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卑鄙還是高尚
g,更新快,無彈窗,!

武學院的想法,其實早就有了,而且早就開得起來.

六年前,燕云得複的時候,唐奕只要提出來,肯定是沒有人反對的.

因為武舉大宋曆來就有,只不過不受重視.開個武學院,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也沒法重視.

說心里話,這里面的原因和重文輕武的關系還真不大.

大宋的士大夫再高傲,也知道軍隊需要將才來帶,也知道沒有武功的國家不行.

但是沒辦法,武舉這個事兒,重視不起來.重視,可能會造成更大的隱患.

為什麼呢?

很簡單,錯在將門!

軍界山頭主義太過猖獗,武舉儼然成了各家將門給新人鍍金的所在.

既使開了武舉,選上來的也是將門所出,是各家的"家將",那選不選又有什麼意義呢?

......

不得不說,將門多數還是愛國的忠臣,可是將門的體制太受詬病了.

大宋要改軍制,不把山頭兒平了,改出花兒來也是白費.

說心里話,大宋施行募兵制,這是一種嘗試,是對唐末府兵制度弊病的一種反思.這種大但嘗試,其實和清末民初時期的北洋很像.

不同的是,北洋的結局就是軍閥林立,天下大亂.

而大宋,因為有文人的玩命壓制,甚至是陷害,才沒有發展成民國亂戰的局面.

唐奕想要給武人地位,就是把軍閥巨獸放了出來;要改軍制,就是把擁護他的將門往火坑里推.

這本身其實就是矛盾的.

將門從情感上來說,是可敬可悲,值得同情的.

可是,從體制上來說,他們又是可怕,可疑需要提防的.

之前在趙禎靈前,潘豐等人問唐奕第一個要改的是不是軍制,唐奕說不是.這是出于一種個人情感,也是出于....時機未到.

不客氣的說,王德用的心是好的,可是結果不一定好.

要兵權,還是要農墾,本質沒區別.還是成就更大的軍閥,需要大宋付出更多的成本去防范.

將門漏弊不改,除非把募兵變府兵倒退回去,否則只能用文人那一套齷齪手段去鎮壓.

可將門的弊病在哪呢??

很簡單:忠主,不忠國;認家,不認君.

將門的根源前面就說過,軍中絕大多數的將領皆是大將門提拔,推舉,致使大宋的將不認大宋的君,只知恩主是某門某姓.

龐大的利益網又把一個個孤立的人,網羅成一個牢不可破的整體.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大家都在算著自己的小九九,都在忠于家主的利益,怎麼可能不腐敗?怎麼可能有戰斗力?

所以,唐奕不著急用兵轉農來消減兵源,革除冗兵,他第一步要做的,是偷!!

偷人!!

把家將,變成大宋的國將!

怎麼變!?

武學院....洗腦,把大宋的將領全放到武學院里去回爐重塑.

一方面,通過武學院鍍金,把升遷之恩攥在皇帝手里;另一方面,哪怕是強輸硬灌,也得把軍內的忠君愛國之風樹起來.

之所以非要放在觀瀾名下,就是知道這方面觀瀾有經驗.喝墨水的奸猾書生觀瀾都能洗成傻子,還就不信洗不白一群粗漢.

唐奕這是在偷,六年前不行,那時候沒有好處,等將門反過味兒來會出事兒.

只能現在,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利益上,唐奕不會虧待他們,但是山頭兒,必須給我平了!

這是國家利益,什麼特麼兄弟朋友都得讓道.

......

------------

武學院的事兒,范仲淹沒有反對,范老爺甚至有些期待,有些欣慰,有些...得意.

期待是,他想看看,唐奕這"三板斧"到底會是什麼成色.

欣慰是,他覺得先帝選對了人,唐奕對得起趙禎的托付.

至于得意....

那還用說嗎?

這是他的弟子,是范老爺一手教出來的,換了誰都會得意.

......

總之,范仲淹不是拖拖拉拉的人.

人一回觀瀾,聖旨就到了,聖請范仲俺出知中書門下平章事.

范仲淹于觀瀾山門之前接旨謝恩,百萬矚目,群情激蕩.

退隱十六年的范仲掩....

出山了!

同一時間,賈昌朝于開封城中接旨,領昭文館大學士之職,出知內相.

文彥博自請罪責,降職一級,知參知政事.

司馬光任三司,范鎮知給事中歸班,丁度領樞密副使之職.

至此,大宋先帝駕崩引起的空前動蕩,終于開始回歸平靜.

一個以賈昌朝,范仲淹,文彥博為首,司馬光,范鎮,丁度為輔的領導班底,正式成形.

對此,百姓們唯有期待.

只看這一個個光芒萬丈的名字就知道......大宋,還有希望!!

別忘了,在"相公天團"上面,還有一個無所不能的,唐子浩呢!

第二天.

趙曙臨朝,與諸位相公初行君臣大禮.

范仲淹和賈相爺往那一站,後面的文武百官大氣都不敢喘,特麼氣勢就不一樣!

而今日朝議,非是它事,乃先帝喪葬之議.

經過一番爭議,最後...定先帝陵名為"永昭",諡:仁宗體天法道極功全德神文聖武睿哲明孝皇帝

廟號....

仁宗!!

......

--------

待先帝喪儀議罷,趙曙很知趣的恭請同平章事范仲淹說上幾句,與滿朝文武共勉.

對此,老賈暗暗的撇嘴,心道,這特麼就是徇私,憑啥是他?不是老夫?

別看賈相爺和范老爺現在是一頭兒的,可是,這兩老爺斗了一輩子,讓他們和和氣氣,還是有點難.

只見范仲淹先是與官家趙曙一禮,也不客氣,轉身面向群臣.

"客套話,老夫就不說了."

"如今陛下尚幼,輔政大臣唐子浩又卸鎮疆王爵,以布衣為先帝守靈,江下社稷,全在諸公一肩所承."

"願諸位,與老夫一起,共赴艱難.永保大宋,萬世之基!"

下首群臣聞聲,齊齊下拜,"范公所言甚是!!"

"我等,定當守責."

"共赴艱難!!"

"嗯."范仲淹滿意的點了點頭,旁邊的老賈卻是一臉不憤.

這種車轱轆話,他能說一天,還用你范希文磨嘴皮子?

可是,哪成想,范老爺還沒說完呢.

"另外..."范仲淹話鋒一轉."說幾句題處話."

"大家都知道,唐子浩乃是老夫的弟子."

"如今,他守孝不出,無法輔國,老夫這個做師父的,難免要幫他分擔分擔."

"這段時間,諸公有何稟奏,陛下能處理自是陛下定奪,陛下要是處理不了..."

停頓了一下,看著殿上文武,目光之中卻盡是森然.

"那也別麻煩子浩了,老夫代勞便是."

"只管來找老夫,大到國事,小到家情,皆可來詢!!!"

"......"

"......"

殿上一片肅然,皆是面面相覷.

不想,范老爺怕上面的話力度不夠,又加了一句:

"非常時期,諸位.....當識大體!"

"嘶!!"

老賈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說,特麼的唐瘋子那股瘋兒勁跑你這來了,你個老貨讓弟子帶壞了,也上來瘋勁兒了?這種話都能在殿上說??

不過....

高!!真特麼高!!換了老賈反正是說不出來這種話.

一句話就給唐奕解決了大麻煩!!

......

表面上看,范希文在爭權,這也是不能在殿上說的原因.不用找輔政大臣,直接找我就行了,這不就是赤果果的攬權嗎??

可是,背地里的意思卻是:

那些准備找唐奕要人情的,尋通融的,先過我范仲淹這一關!!

別說老賈了,殿上有一頭算一頭,都開始罵范仲淹,這老貨太恨人,一下就都堵死了.

下了朝,一個個都躲著范老爺走,沒辦法,這老神仙有殺氣.

倒是文彥博,沒辦法,出了殿就等著范老爺.

"范公留步."

范老爺背著手,一副"通吃"的架勢.

"有事?"

"確實有事."文彥博小心道."政事堂的一些交割事宜,總要與范公交待清楚."

"況且...."

文彥博猶豫了一下,"況且,前幾天子浩因諸多官員托詞不肯進先帝靈堂的事,罷黜了一大批人...."

"雖皆是中層屬官,可是朝廷得趕緊補缺,否則政務難行."

"應由何人來補,卻是要范公來定奪了."

范仲淹眉頭一皺,"很多嗎?"

"很多!!"文彥博點頭."大概有兩百人之多!"

"哦....."沒想到范仲淹只是輕哦了一聲.

"寬夫啊...."悠然的邁步往前走.

"不用交割什麼,畢竟寬夫還在政事堂,該由你管的,繼續管下去便是."

"至于補缺...."

范老爺淡然一笑,"老夫今日來,皆因聖意難違,朝政難滯,總要上朝與諸公見一百才是."

"可是..."

"可是老夫沒打算馬上就開始理政啊!"

"啊..."文彥博在後面跟著,下意識應聲兒,半天才反應過來."啊??"

但聞范仲淹道:"老夫老了,要多休養幾日方能理政,這段時間...還要麻煩寬夫多多費心."

說完,背著手....走了.

文彥博怔在那里也是日了狗了,騙鬼呢啊!!?不著急理政你今天上什麼朝??不著急理政,當著文武百官和陛下的面就把唐奕的權都攬過來了?

不.....

好吧,文彥博是個聰明人,終于懂了.

正趕上賈昌朝從身邊過.

"賈相留步...."

"別找我!"老賈反而追著范仲淹而去,腳底下那叫一個靈巧.

"老夫也老了,得休息幾天!!"

文彥博苦笑一聲,看著兩個老頭兒的背影,無語問蒼天....

特麼一對老狐狸!!!

......

----------

"希文不似從前了啊...."

宮城甬道,賈相爺與范老爺並肩而行,映著紅牆綠瓦,賈昌朝一陣感歎.

"今日這兩樁,卻是比老夫還要老練."

范仲淹淡然回問:"老夫以前什麼樣?"

"剛正....不會轉彎....好對付."

范仲淹笑了,"那現在呢?"

"現在?"老賈斜了他一眼."狡詐!!"

"哈哈哈哈!!"

范仲淹暢快大笑,良久方得平複.

歎氣道:"活到老....學到老吧...."

老賈則道:"你這麼一弄,文寬夫就算沒打算把你觀攬的學生調回來,也得調回來了."

"老夫是在幫他."

"哦?"老賈越來越覺得范老爺無恥了,坑了文扒皮,還說在幫他.

"就是在幫他."

"文寬夫現在的處境很尷尬,而這個人其實不壞,尚堪大用."

"他親自把觀攬的進士們調回來,對他以後有好處."

.....

老賈一陣無言,他真有點看不透范仲淹了.

你是應該說他卑鄙?還是應該說他高尚?說他自私,還是說他無私呢?

拿不准.

和唐奕一樣,拿不准,你才不知道他有多厲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