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雞犬升天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躲人情,不是沒有道理.

現在,別說是開封,就算整個大宋,也有八百只眼睛盯著他呢.

首先,魏介...

這個幾乎被遺忘的名字,就盯上了唐奕.

他也應該被遺忘,做為打破記錄,大宋任職時間最長的知州,這老貨在鄧州已經賴了十六年了.

沒錯,就是賴!

文彥博差不多一年給魏介去三封調職信,趙禎在位的時候,甚至親自給魏介寫過私信.

大意就是,你看你歲數也不小了,資曆都夠當相公了,該換人了吧??

結果,魏介就是不動窩.

這貨還挺有理,老夫把一個小小鄧州治理成大宋僅次于開封的第二大稅收大州,換人?換人要是gdp掉下去咋辦?

不走!要麼你罷我的官,要麼我就抗旨.

......

如今,接到趙禎駕崩,唐奕輔政的消息,魏介先是哭了一鼻子,然後......

老賴就開始給唐奕寫信.

大意是,老夫在你家鄉幫你打理了這麼多年,沒功勞也有苦勞,告訴文扒皮,別想動我的位子!!

......

--------

而在與鄧州相臨的唐州泌陽.

此時,曾鞏做為泌陽令,正在府衙後堂批閱著卷宗.

"曾子固!!曾子固,出來接客!!"

前堂一陣喧嘩,讓曾鞏不由眉頭一皺,一聽動靜就知道是誰.

碰的合著案卷,沖了出去.

"章子厚!!!再叫一聲,必將爾打將出去!!"

曾鞏氣不打一處來,什麼叫接客?

可是,堂前的章惇根本沒當回事兒,直直就往里闖,守門衙役見這位爺一身官袍,也不敢攔.

章惇沖到曾鞏面前,禮都不見,"聽說了嗎??陛下駕崩了."

曾鞏不答,反問:"你怎麼來了?均州府衙黃攤子了嗎?"

要知道,章惇在均州州府供職,離泌陽可是還隔著個鄧州呢.

"黃個屁!好著呢."

"說正經的,先帝駕崩,太子即位,唐瘋子當國,聽說了嗎?"

這回曾鞏卻是不繞了,"聽說了,昨夜就面北扣首,焚錢祭拜了."

章惇聞之哀然一歎,"唉...以前沒覺得,先帝真走了...心里空撈撈的..."

可是,轉臉又是一臉急切,"不過!!!唐子浩當國,當真意外."

"這回咱們可算熬到頭了!"

曾鞏露出一個笑意,"小唐教諭的本事,當國...不奇怪."

章惇急道:"那咱們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章惇一翻白眼,心說,你跟我這裝是吧?

"咱們是等著啊?還是給唐瘋子去信,讓他趕緊召大伙兒京城相聚?"

曾鞏一窘,"這個......"

"不太合適吧?子浩初掌朝政,要照顧的地方定是頗多,咱們就別添亂了吧??"

"就是頗多才要抓緊!"章悸恨鐵不成鋼道."這信寫晚了,想回去都沒坑兒了!!"

曾鞏沉默了.

章惇一進門,他就知道這貨肯定是為了這個事兒來的.否則,讓他拋下公職,遠道相會,還能是什麼事?

但是,真要向唐奕要官嗎?

曾鞏心里有點接受不了.

可是話說回來,他不想回去嗎?想!

他不怕沒坑兒了嗎?怕!!

曾鞏現在已經接近四十歲了,卻還窩在泌陽這麼個小地方,年齡,不允許他在等下去了.

......

"要不...再商量商量吧...."

最後,曾鞏還是拉不下面子去寫這封信.

"嗨!!"章惇瞪著他,"就你這樣兒的,活該在泌陽窩著!"

"不和你說了,我找王子純去!!"

泌陽再往南就是隨州,那是王韶的地頭兒.

"對了,王子純知道這事兒了嗎?"

"知道了."

"他什麼反應?"

"去緝匪了."

章惇聽罷一陣哀嚎,"這個時候了,他還真穩得住,還能進山緝匪?"

"咦...不對啊."章惇狐疑地抬頭看著曾鞏.

"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

曾鞏慢悠悠道:"因為他帶的是我府衙里的差役,我當然知道的清楚."

"你府衙??"

章惇四下看看,這才發現,泌陽府衙今天人太少了,進門到現在就見了一個看大門的.

"他怎麼帶著你府衙..."

"因為他也來泌陽了.而且...目的和你一樣."

"日...."章惇暗罵,"這貨來的倒快!"

....

晚間,王韶帶人而歸.

做為京西南路各州最富盛名的"剿匪縣令",王子純一出手,那還有跑,泌陽盜匪束手就擒.

見了章惇還不忘吐槽,一來就被曾鞏抓了壯丁.

可是...

沒想到章惇咧嘴一樂,"我均州治下也不安生...勞煩子純....幫幫忙唄?"

"滾!!!"

三位同窗舊友一陣笑罵,最後說起了正事兒.

商量了半天,最後曾鞏沒說過章惇和王韶,同意三人聯名給唐奕去信.

......

本來曾鞏想親自執筆,信中語氣盡量委婉,能不能唐奕添麻煩最好.

可是,章惇不干.

"就他?你有我和子純了解他嗎?我們可是和他一起闖過江湖的人!!"

"我來!!"

于是,章子厚大筆一揮,信上就一句話:

"再不調老子回京....圍而毆之!"

....

------------

東南.

蘇子瞻意氣風發,星光璀璨.

當年的蘇小軾已經成長為青年版的"蘇仙",做為泉州風月班頭,婦女之友...

全民偶像...

詩賽李杜,詞比柳歐......

東南歡場已經滿足不了蘇子瞻的才情了.

先帝駕崩的消息一到,蘇軾也哭了一鼻子,悲痛之余,也給唐奕寫了一封信:

"唐家子浩叔父親啟...."

就正經了一句,下面....

下面充分證明了,逗比蘇小軾還沒完全退化乾淨....

"好吧..."

"我承認狀元是你讓我的."

"我承認論風流我不如你..."

"論詩詞我也不如你..."

"所以...."

"你把我調回去吧...."

....

------------

東北,遼河口.

石全福光著膀子...

佇立在寒風之中,仰天長嘯,潸然淚下.

"好日子....終于來了!!"

王都頭在其身側,不待見的一撇嘴,"高興個啥!?官家都走了,你高興個啥?"

石全福一甩腦袋,"兩回事!!"

"官家駕崩臣下悲痛!!可是唐瘋子當權,還不讓老子高興高興!?"

"切..."閻王營的漢子們不以為然.

"大郎當政,跟你有啥關系?"

"沒關系嗎?"石全福瞪著牛眼."沒關系嗎??"

"老子終于可以回家了!!"

"你們!!"

"你們也可以回家了啊!"

"你們不想嗎?"

"想個屁!!"王都頭推搡著石全福."接著操練."

"當兵吃糧,這兒就是家!"

石全福這個氣啊,"和你們這幫臭丘八說不清楚."

一邊被王都頭推著操練,一邊美滋滋的想著事兒,他老子石進武這回可算是押對了寶.

"不行!某這就回帳修書一封,讓父帥說請."

說著話,脫離大隊,就要往帳子里跑.

"回來!!"王都頭厲喝.

"干嘛?"石全福緊緊著鼻子,偏頭瞅著王都頭.

只聞王都頭道:"身為主帥,當與士卒同苦,早操還沒出完,怎可獨自回營."

"得了吧你!"石全福一甩膀子,"特麼你們當老子是主帥嗎??"

四年了!!

四年了,這幫孫子也沒叫他一句"營帥",還特麼活活折騰了他四年!!

平時拿這個說事兒,石全福也就忍了,現在?

現在老子都要回京了,還聽你這個?

"你們也別練了!!舞舞咋咋什麼勁??"

"趕明回京,老子請你們攀樓喝大酒!"

說著話,又往回走,"可得把這四年遭的罪都補回來."

突然似是想到了什麼,又停了下來.

調頭跑到王都頭等人身前,指著王都頭吼道:"要是老子把你們也都弄回去了,謝我就不用了,叫一聲營帥!"

"誰不叫,誰是孫子!!"

......

"寫你的奴才信去吧!!"王都頭不耐煩的趕著人.

"咱們不是一路人,你啊..."

"當不了我們的營帥!"

......

--------

大遼.

耶律洪基猛一拍案首,"你說什麼!?"

"再說一遍!!"

下首一髡頭契丹人,一漢服屬臣,驚恐下拜.

"陛下息怒..."

"臣剛剛是說...."

"南朝皇帝...駕崩了."

哐....

耶律洪基砸回龍椅木然不動.

良久...

呼....

出長一口粗氣,氣息之中都有顫抖.

悠悠道:"宋遼之間....再無甯日了."

遼臣一怔,髡發遼人試探道:"陛下何出此言?"

"南北之間,本就難免刀兵吧?"

六年前剛打了一仗,丟了燕云,耶律洪基痛改前非,勵精圖治,不也是為了把燕云奪回來嗎?又有什麼甯日可言?

"不一樣...."只見耶律洪基緩緩搖頭."燕云一役,概唐子浩一己之力.那位南朝皇帝是個仁主,不想用兵的...."

"可是他一走,唐子浩獨掌大權,依他的瘋勁兒...."

"我們在古北關以北的防務...就沒那麼輕松了."

從前,就算丟了燕云,大遼也不太擔心大宋會揮師北進,所以遼軍布防主在進攻之備,而非防禦.

可是唐奕....

耶律洪基了解他,和趙禎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唉...."再次長歎!

"蒼天無眼!"

"讓那麼好的仁義之人,早早離世...."

"實為....眾生之禍啊..."

....

"陛下!!"二遼臣之中,一直未發聲的那個漢服屬臣卻是開口了.

"臣以為,哀痛尚可先放一放."

"與其等唐子浩舉兵禍遼,不如先下手為強!!"

耶律洪基目光一凝,"孝傑,說下去!!"

這個漢臣名張孝傑,是新晉官員之中耶律洪基極為看重的後起之秀.

沒錯,既使丟了燕云,大遼之中亦有漢臣.

無所謂漢奸,他們本就生在大遼,長在大遼.張孝傑更是在大定長大成人,考的也是大遼的狀元,自然要為大遼效力.

只聞張孝傑道:"難道陛下不覺得,此時就是良機嗎?"

"南朝新舊更迭,政局不穩,且唐子浩也非是眾望所歸,沒有大亂已經是萬幸."

"若我朝出其不意,有所動作,南朝不一定就能反應得過來!"

"....."

耶律洪基一陣沉默,"張小姐"說的有道理...

可是....

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古北關內有狄漢臣駐守,不易冒進."

張孝傑自信一笑,不著痕跡的與那髡頭遼臣對視一眼,"臣倒有一計,可智破狄青,且我朝無需傷筋動骨."

"說不定...."

"說不定什麼?"耶律洪基已經站了起來.

只聞那髡頭遼臣接過話頭兒:

"說不定,燕云可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