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黃金搭檔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殿中各家將門雖都有自己的算盤,可是沒辦法,王德用這尊老神出面,不應也得應.

但是,大伙兒都表態了,老爺子還是不見高興,哀然一歎:

"大郎不容易,大伙兒要多理解."

眾將門不知道這是個套兒,勉強點頭.

"對嘛,咱們是自己人,要多幫大郎分擔."

大伙兒還是不知道這里面有坑,紛紛點頭,這不是已經分擔了嗎?

"大郎主政,官家年幼,將來還要革新強宋......這一步步,都是難關啊!"

大伙兒還是附和,這回倒是很認同.

潘豐忍不住接話:"革政,確實不容易."

看向唐奕,"放心,咱是一頭兒的,我們一定支持你."

結果,老爺子一聽樂了,朝著趙禎的靈位大禮落下.

"先帝聽見了嗎?咱們將門和大郎是一頭兒的,是忠的!定會幫他實現您的宏願,您泉下可安了!"

潘豐覺得有點不對勁兒,把我架那麼高干嘛?

然後....他就知道哪兒不對勁兒了.

拜完了先帝,老爺子猛一回身,"潘國為!!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啊...啊?"

潘豐感覺非常不好,這是個坑,可能還是大坑!

果然!

王德用腰板一挺,"革政之事迫在眉睫,且軍制之改時機已然成熟,咱們將門要做一個表率,要走在前面,要幫大郎打響這第一炮!"

老爺子環視全場,只當已經發綠的一張張面容都沒看見.

"農墾和兵權......"

"這兩樣好處,咱們不能都占了.都占了,人家是要說閑話的."

"所以......"

"所以當著先帝的面兒,大伙兒說吧,兵權,農墾......"

"你們要哪個?"

......

牛!當了半天隱形人的賈相爺差點沒高聲喝彩.

而石進武登時就要炸了,你大爺,這特麼不是割肉,這特麼是分尸,老爺子這是以老賣老了啊......

要麼交權,要麼交錢,選一個,而且是在先帝靈前,逼你選一個!!

就沒這樣兒的,咱們可是贏家啊,特麼還不如輸了來得痛快.

他哪知道,王德用就是在逼他.

老爺子是趁著自己的威望還在,趁著自己的人還在,最後幫唐奕鋪平一點道路.

選這個時機,選這個地方,就是要讓這些將門不答應,也得答應.

......

不光石進武不干,潘豐也不想交啊,連楊懷良都有點畫魂兒,"這也太......太狠了吧?"

唯獨曹佾......

"放!!"曹佾答應的極為痛快,而且不光痛快,還徹底.

"我曹家全放,兵權,農墾,一樣不要!!"

"....."

瘋了!!這是石進武的第一反應.

不對,隨後他又反過味兒來了,特麼曹家還有觀瀾呢,那才是大頭兒.

想到這兒,石進武全身一涼,一股寒氣從頭到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里面的人全都有觀瀾的股,他們...他們不會是合起伙來專坑他一個人的吧?

按說不至于,可是......也很至于!

因為將門不光這幾家,還有呢.

王德用這一弄,他石家就跟著那些不在人家觀瀾圈子里的將門一起倒黴了.

老爺子狠啊,石進武心里哇涼哇涼的,萬沒想到,第一個拿來開刀的,會是他!!

......

曹佾的一句話,把潘豐和楊懷安都說愣了,他們也沒想到曹佾會這麼表態.

隨後,二人也明白了曹佾的用心,知道有這位國舅在這比著,不割不行了.

可是,割哪呢??二人做不到曹佾這麼絕,兵權和農墾都不要了.

潘豐左右思量,心說,還是兵權吧!潘家這一代沒出過什麼將才,要兵權也要有能力帶得起來才行.

而楊懷良則是另一番計較,楊家要兵權,不要農墾.有父親楊文廣和二弟楊懷玉這兩員將星,楊家就倒不了.

石進武還在發懵,他在想,如果不答應會是什麼後果.

這是王德用的意思,還是唐子浩的意思,又或者是幾家將門聯合起來的意思??

抬頭看向唐奕,直到現在,這個瘋子還沒說話.

他肯定要說話,只不過......

石進武實在想不出,唐瘋子一開口會是什麼話.

......

--------

唐奕不是不說話,而是他被王德用和曹佾給搞懵了.

誰能想到,老父子會在這樣的場合直接了當的說出這些話,更想不到,曹佾這麼絕然,想都沒想,直接就全放了!?

現在,他最好的選擇就是不說話,因為只要他不說話,這事兒基本就成了,大宋軍制改革也就算成了.

因為王德用的地位,由不得他們不答應,現在這個地方,也由不得他們說出一個字的抗拒,老將軍厲害就厲害在這兒.

這里是先帝靈堂,這里有還新皇......

這里說的話一定會傳出去,誰是忠的,誰是奸的,全在你一句話里有沒有猶豫和不滿.

但是,真的就成了嗎?

沒有,在唐奕看來,治標不治本.

固然可以消滅一部分山頭,但後果是立起更大的山頭,就算現在不出問題,以後也會出問題.

大宋的軍制根本就在于山頭主義,不徹底滅了山頭兒,還談什麼軍改??

"不用."

這個"不"字,只能唐奕來說.

平靜道:"王爺爺的心思,奕明感五內."

"可是,現在還沒到軍改的時候,第一個動的,也不會是禁軍."

石進武一松,沒想到唐奕會這麼說,但唐奕這一句話卻是把他救了.

潘豐也是一喜,至少唐奕在緊要關頭沒有讓他失望.

擦了把冷汗,附和道:"這....這禁軍的問題由來已久,確實不是幾句話...就..就能解決的."

唐奕淡笑,不想和大伙兒繞彎子,"放心,就算將來要改,也一定會給大伙兒安排好後路,不會割肉."

......

唐奕這麼說,大伙兒的心就真的放下了,之前對他的不滿也是稍稍緩和.

唯王德用有些錯愕,沒想到唐奕會"不領情".,茫然道:"那...."

"時候不早了,大伙兒都回去吧...."唐奕不給王德用說話的機會,直接趕人了.

眾人如蒙大赦,逃似的就走.

最後,靈堂之內就只剩王德用,曹佾,還有老賈沒走.

三人知道,唐奕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

老將軍有點急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你怎麼就......"

唐奕沒回答,而是對堂前的內侍和宗親道:"你們都出去吧!"

大伙兒知道唐奕有話不能讓他們聽見,急忙唱諾往殿外走.

曹皇後見此情形,拉起趙曙也要出去,卻被唐奕攔下來了.

"娘娘就別走了,咱們自己人說說心里話."

只一句,就讓曹皇後心中一暖,那種小心翼翼的心態也是除去了一大半.

等靈堂里只剩下唐奕,王德用,曹皇後和趙曙,唐奕率先看向曹皇後:"娘娘,奕不是一個要篡位的權臣...."

"奕只是一個他寵壞的孩子....您明白嗎?"

"......"

曹皇後登時愕然,瞬間明白唐奕話中之意,她這般小心作態,反倒讓唐奕難做.

要知道,皇帝和太後對一個顧命之臣如此順從,有些過了......傳出去,唐奕就算無心弄權,也是說不清了.

......

立時一拂,"是本宮冒失了,子浩別介意."

唐奕則回,"您是我的長輩,是家里人."

"家人之間,是沒有對錯的,只有包容."

"所以...."

"國事為重,陛下真的不能在此守靈,不理國事."

曹皇後點頭,"那明日,本宮就帶陛下上朝,不給子浩添亂."

唐奕淡笑,算是回應.

又看向趙曙,說實話,小官家太像趙禎了......

也是十一二歲即位,也是不能得權.

但是,唐奕不是劉娥,他也不能讓趙曙成為第二個趙禎.

"你是皇帝,我是臣子,從今往後,我的責任是教你撐起這個大宋,而不是代替你治理這個大宋."

"陛下明白嗎?"

"我的意見你可以聽,也可以不聽.一味點頭,不是皇帝應該有的品質."

趙曙抓著曹太後的衣角,雖然唐奕這麼說,雖然他也聽得懂,可是,還是有點怕這個瘋子.

壯起膽子,"那......那如果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你會不高興嗎?"

唐奕笑了,"不會."

"那最後聽誰的?"

"好的意見,我們一定會想到一塊兒,不對的意見...."

唐奕猶豫了一下,"我會說服你."

邊上老賈翻著白眼兒,無恥,太無恥了!這特麼就是糊弄小孩呢嗎?最後不還是要聽你的?

其實,唐奕也不想.

他不想剝奪趙曙的權力,可是,他要做的事,不一定被所有人所認可.

......

--------

安撫好太後和趙曙,唐奕這才看向王老將軍.

恭敬一禮,"王爺爺,奕在這里先謝過了."

而王德用根本就不領情,急聲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麼好的機會就放過了?

而且,唐奕今天話說出去了,將來再想動軍制,將門完全可以拿他今天的話當幌子,再動,可就難了.

"老夫把自己家都搭進去了,你卻不應!?"

唐奕心中一陣感動,"王爺爺哪是把王家搭進去了,連您自己......"

老將軍一擺手,"不說這些,只說你是怎麼想的!?"

唐奕坦然道:"現在真的不是動軍制的時候."

"那你要什麼時候動!?"

"等動過了觀瀾,再動軍制."

"什麼!?"

王德用,曹佾,外加一個賈相爺,全都傻了.

"觀瀾??"

"這貨要動觀瀾?"

只聞唐奕似是怕他們多想,又急忙被了一句,"不是觀瀾商合,而是觀瀾書院."

"噗!!"

"噗!!"

"噗噗!!"

"....."

這回連曹太後都噴了.

"觀瀾書院?"

范老爺不得和他拼命!?

"你瘋了?范公是不會答應的!"

唐奕蹙著眉頭,"會答應的...."

"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觀瀾書院!!"

環視眾人,"相信我,十五年的准備......"

"是時候了!!"

...

----------

大伙兒想破頭也想不到,唐奕起動改革,第一個動的不是別人,是自己的老師!?

此時,宮門已經落鎖,眾人都出不去了,尚食局准備了晚膳,過來叫官家用食.

人是要吃飯的,就算再悲痛也得填飽肚子,眾人從靈堂出來,准備一道用晚飯.

曹佾和老賈把唐奕拖到最後面,一左一右就差架著他了.

"你真要動觀瀾書院?"

"為什麼?"

怎麼想也想不通,為什麼會是觀瀾?就算唐奕動得了觀瀾,可是一個書院于革政又有什麼影響嗎?

唐奕道:"一句兩句也說不清."

又對賈昌朝道:"明日把老師請進宮里,一同細說吧."

老賈皺著眉,"難...."

"今日文彥博去觀瀾請范希文,結果你那個老師,躲了."

這一點才是老賈關心的問題,他留到現在也就是為了這個問題.

范仲淹躲了,這讓賈昌朝很是不安.

"老夫可是丑話說在前面,涯州是老夫的,誰也別想動!!"

唐奕看著老賈,淡然道:"這可由不得你,涯州您老呆不了了,老老實實回京吧!"

"范師父..."

"也躲不了."

老賈一聽,頓時不干,"范希文出山,你還讓我回來干什麼?"

隨後又掰著手指頭,生怕唐奕聽不懂.

"你看啊...."

"文彥博你不打算放出京吧??"

"他留下,我要是回來,我們兩個人搭不起來台子."

"兩個奸滑之輩湊一塊兒,那朝堂風氣不就全壞了?就得配一個富彥國這種鎮得住場面的中正之士."

"你范師父正合適,比富弼還強!"

唐奕不聽他的,"你知道的,文扒皮不可能再當首相了."

不讓文彥博出京,已經是寬容了,可是多多少少要做出一點姿態,否則不能服眾.

降個一級,任參知政事或者給事中,已經算是不錯了.

那首相和內相兩個位置....

看向遠處,"真是十分期待范師父和賈相爺,您二位搭班子...."

"那得是什麼樣兒?"

"什麼樣兒?"

賈昌朝一怔,心道,應該很美吧?

不客氣地說,這特麼就是文富二人的加強版啊,縱論古今也找不出幾個比這更牛的宰相班子了.

這麼說來...

老賈還有一絲期待.

......

"那老夫....明日去和范希文聊聊?"

唐奕喜道:"聊聊!"

賈相爺白了他一眼,"可別高興的太早,范希文可不一定出山."

"而且,老夫還是覺得涯州比較好......如果請不來,可不是老夫沒本事."

......

曹佾忍不住插話,"請不來,就大郎親自去請唄."

......

沒想到唐奕把腦袋搖的生風,"我可不去!半年之內,別想讓我出宮門."

曹佾樂了,"還真要守上三年?"

唐奕無語地瞪著他,"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我出得去嗎?"

"看看......"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