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布衣當國
g,更新快,無彈窗,!

人活著是有慣性的,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徹底把自己推翻.

幡然悔悟,立地成佛,那是少數人才能做到的難事,不常見.因為少,所以才會成為佳話.

而文彥博顯然沒有這個能力.

他悲痛于趙禎的離世,可是,他待人接物的法則依然是幾十年為官的"老油條"作派,他以為唐奕會秋後算賬,以為癲王系贏了就應該打壓對手.

因為,反過來,如果是太子黨贏了,他也是不會給將門好日子過的.

無關善惡,這是規則.

但是,他不知道,唐奕也不是能輕易推翻自己的人.

看似唐奕的這些話,這些做法很反常,其實再正常不過.

唐奕把與趙禎之間的感情看的比什麼都重,唐奕也答應趙禎來為大宋保駕護航,所以,在黨爭這件事上,唐奕選擇妥協.

那一夜,范仲淹對他說:"你要穩住,大宋還要繼續向前."

不是范老爺怕唐奕因為太難過而失態,而亂了方寸,而是范老爺太了解自己的弟子.

唐奕的難過是勸慰不住的,范仲淹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唐奕冷靜,不要大開殺戒.

因為,大宋還需要這些人,朝堂再齷齪,離了它,這天下也照樣玩不轉.

所以,唐奕聽了老師的話.

所以,他才會扔下一切的來給趙禎守靈.

這是一種變向的妥協,為了趙禎的托付而妥協.

整個過程,如果文彥博能換一個思維,很容易就能明白唐奕的用心.

可惜,如此簡單的道理,好像真正能明白的人寥寥無幾.

至少這靈堂之上,這幾百號朝官中,能真正能明白的人,寥寥無幾.

賈昌朝明白,富弼可能明白.

范仲淹明白,包拯也是後來才明白的.

......

----------

此時.

既然已經都在這兒了,既然唐奕的火氣已經上來了,那麼......

唐瘋子真的壓不住了.

"如果...."

"老子是說如果!!!"

"如果燕云丟了,或者我沒答應先帝的重托...."

"那麼你們,有一頭算一頭!"

"誰也活不了!"

"但是!!"唐奕惡狠狠地瞪著每一個人.

"你們命好,趕上了他這麼個好皇帝......"

要是沒有趙禎,這種情況,放在哪朝哪代用哪種思維去考慮,也得殺他個干乾淨淨.

"罷了!"唐奕一擺手,頗感心累.

"記住了,這一下午,你們跪的是先帝!!"

"謝的,也應該是先帝."

"都下去吧......"

頹然跪回趙禎靈前,再不理會這堂上的各色人情.

......

而一眾朝官,你看我,我看你,有喜,亦有悲.

喜的,當然是原來太子黨的那些文官.原來唐瘋子沒打算追究,這確實出乎他們的意料.

古往今來,朝堂之爭,雖不見血氣刀兵,可是殘酷程度一點也不比沙場上的人命相搏來得輕巧.

大宋朝的政治氣氛確實溫和,可是,范仲淹,章得象,夏竦,寇准,丁謂,一個個顯赫的名字皆因斗爭而隕落......

這樣的例子還少嗎?

而悲的,就是支持唐奕的這些人.

這里面,將門的人,還有龐籍等人還好說些,可是大多數的中底層官員圖的是什麼?不就是一個從龍之功,晉升之階嗎?

鎮疆王對太子黨懷柔,就是對他們的殘忍.

......

--------

有的時候是這樣的,朝堂之上的事情就是一團亂麻.

如果把這場奪嫡之爭從頭來看,不難發現,這里面沒有絕對的壞人,甚至沒有所謂的對錯.

文官們的迂腐思想是錯了,可是他們擔心的問題不是沒有可能,壓制唐奕也非是錯.

而癲王系呢?

一部分人了解唐奕,也了解大宋,他們把大宋的未來押在了唐奕身上;另一部將門,則是本能的為求自保.

錯了嗎?

沒錯!

王安石錯了嗎?

做法錯了,可是,出發點沒錯,異姓王當權確實不是好事.

文彥博錯了嗎?

也沒錯.千年政斗曆來如此功利,他要是不這麼苦心鑽營,他也走不到宰相這一步.

那狄青錯了?

更沒錯.抗旨不遵,這是為將者的大忌.可是,正因為狄青的血性,保住了大宋的北大門.

誰錯了?

沒有人錯.

錯的是人心!

錯的是,權力的誘惑.

這是一個沒有反派的,沒有壞人的,稀里糊塗的...

局!

......

那回過頭來,再看看結果呢?

與爭斗一樣,沒有贏家.

太子黨輸了結果,癲王系也沒達到預期.

因為,唐奕這樣處理,使得那些眼高于頂的文人依舊壓在將門的頭上,推著唐奕上來的武人們什麼也沒得到,反而失去了某些東西.

靈堂之上,一眾癲王簇擁不禁要問:

誰的錯?

當然是唐奕的錯!

他的仁慈,來的不是時候.

......

此時此刻,就連潘豐這種唐奕的忠實鐵杆也對唐奕有所怨言,兄弟不仗義.

縱然他知道朝廷還離不開這些文官,可是心里那道彎兒就是轉不過去--

不公平!

......

可是又能怎樣呢?

將門無依,唯有唐奕.

不管如何,他們沒有選擇,只能擁護唐奕.

"唉...."

長歎一聲,潘豐率先朝趙曙與唐奕一禮.

"臣...告退!"

"鎮疆王....辛苦!"

心說,但願唐奕有別的什麼打算吧,別讓大伙兒太過心寒.

這個時候,潘豐決定在相信唐奕一次.

不想,唐奕悠悠道:"以後,不要叫什麼鎮疆王."

潘豐一怔,隨之皺起眉頭,下意識出聲:"什麼意思?"

只唐奕頭也不回地看著前向,"這親王...唐子浩...辭,不授!"

"嘶!!"

不光潘豐倒吸一口涼氣,連堂中的文武官員也都登時愕然.

辭不授??瘋了你!!

這里面的講究可就有意思了.

第一,這是先帝遺命,寫在遺詔里的,你不得不授.

第二,想想就知道,唐子浩不授鎮疆王,那你以什麼名義輔政?

癲王?

這算個什麼事兒?

癲王這個爵位本來就是被逼出來的,唐奕背著不好聽,大宋出這麼個王爺也沒面子.

結果,癲王還輔政了......

這,這就是一個笑話!!

所有人都不懂了,唐瘋子這鬧的是哪一出?沒道理啊?

不想,唐奕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從即日起,也沒有什麼癲王了......"

"奕,卸爵從民."

日!!

潘豐聽著臉都綠了,差點直接罵出了聲兒,還是特麼你玩的好哈!

剛才還在想但願他有什麼後手,剛才還在想他對支持他的這些人不公......

結果,現在唐奕就給他們交待了,辭鎮疆王不授,卸癲王爵銜.

從民什麼意思?就是白衣.

他這是拿自己開刀,給大伙兒交待,而且夠狠,一擼到底!

而文官們也傻眼了,卸爵銜?

大伙兒琢磨了半天,把漢人幾千年的曆史翻了個遍,好像沒什麼卸爵的先例啊?唐瘋子這是要開先河?

......

文彥博跟傻子似的看著唐奕,不是看唐奕像傻子,是感覺自己就是個傻子,他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沒臉見人了...

和唐奕一比,高下立判.

什麼叫牛逼?這就叫牛逼!

首先,太子黨反唐奕為的是什麼?根本就是唐奕的簇擁太多,權力太大,且異姓為王.

結果,不但在這件事上唐奕做的夠大氣,而且,不是異姓稱王嗎?不是忌憚我嗎?老子不當這個王爺,傻眼了吧?

但是,可別覺得唐奕真就一擼到底了.

白衣是白衣,可是,先帝遺詔還在那呢,輔政這一條,唐瘋子可沒說不輔政了.

文相公都可以相像得出來:從今往後,朝堂之上,一個"布衣平民"對著他們這些紫袍大員指手劃腳.

荒唐嗎?

荒唐!

能行嗎?

不行也得行,因為那個布衣是唐子浩!

扒了王爺的皮,他也是唐子浩!!

這個例能破嗎?

能破,這是唯一把兩方氣焰都壓下去方法,也是唯一人人都有利的方法.

別說唐瘋子威望,你就算反對也改變不了事實.

單是拔了異姓王的名頭,給文臣們吃了一計定心丸的好處,就得讓文彥博昧著良心也要把這事兒應下.

看著唐奕,文彥博徹底服氣了.

以前,他還真不信什麼以德服人的鬼話,趙禎都沒讓文彥博服,別人就更不用說了.

可是現在,他佩服唐奕!

恭恭敬敬朝唐奕大禮拜下,身後一眾文臣亦是相隨.

"子浩...大仁!大義!"

"彥博...慚愧."

......

唐奕面無表情,淡然道:"慚愧就不用了,奕答應了先帝要保大宋一個千年王朝,各位幫幫我,別讓奕食言....就千恩萬謝了."

"千年王朝....."

眾人愕然,願景雖好,可是,哪來的什麼千年王朝?

但是,唐奕把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大伙兒就算是應景兒也得高聲唱諾.

從今往後,大宋將迎來一個奇葩的時代--布,衣,當,國!

......

--------

天已經快黑了,宮門眼看就要落鎖,大伙兒就算想再跪一會兒做做樣子也是不行了,一個個起身離去.

這時,王德用站了起來,環視一圈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的將門,冷然道:"將門留下,老夫有話要說!"

"......"

文官們一滯,心說,這位爺又起什麼幺蛾子?

有心好奇,可是王德用顯然沒把他們算進去,自然也就沒法強留下聽.

倒是賈昌朝,理所當然的就留下來了.

那邊兒唐奕也是微微一觸眉頭,王爺爺這是....

其實,現在有些東西已經不用猜了,癲王系背後的那個人就是王德用,只有他有能力可以把石進武和王守忠指揮的團團轉.

至于之前為什麼排除了王德用,那是因為龐籍的加入讓局勢愈加迷離.

原因也很簡單,因為癲王系背後不只王德用一個人,還有一個富弼!!!

是富彥國說服了龐籍,說服了宋庠和丁度.

......

----------

"當著先帝和官家,太後的面!"

"也當著唐子浩的面......"

該走了的都走了,王德用也開始說了話了.

"你們表個態吧!"

"......"

"......"

場中一片默然.

潘豐也好,石進武也罷,包括楊家的楊懷良,還有曹國舅,都是心中一緊.

還表態!?特麼讓我們還怎麼表態!?

唐奕以德抱怨,自卸王爵,我們屁都沒放一個,還讓我們表什麼態??

呵呵,王德用可不光是讓他們表態,老爺子是讓他們割肉.

"你們也看見了,大郎為了大宋卸了爵位,甘當布衣."

"而那些文官為什麼防著咱們?為什麼趾高氣昂?"

老爺子瞪著眼睛,"咱們讓人家看扁了!!"

"都以為咱們靠著觀瀾這棵大樹,都以為靠著唐大郎,咱們武人要搞風搞雨呢!!"

眾人一陣氣悶,老爺子的話句句說在了點子上.

可是有什麼辦法,大宋朝的武人在他們文人眼里都是白眼狼,過一百年,該防著你,依舊防著你.

潘豐淒然道:"正因如此,才會反抗."

"那反抗之後呢?"王德用反問道."繼續做他們文臣眼中那些蛀蟲?白眼狼?"

"不行!!"

"今天就在先帝靈前,老夫要你們當著先帝的面兒自己說一句."

"咱們武人是忠的!!誰也不會因為唐大郎得了權就干往自己家里撈好處的事情."

"....."

潘豐聞之苦笑,得,這回更憋屈,連好處都不讓撈了.

"好!!"

惡狠狠的一咬牙,"我潘家表個態,就當這個忠臣!"

特麼的豁出去了,就讓那幫文人看看,俺們比他們有氣節的多.

潘家表了態,楊懷良隨之表態,王家就不用說了.

曹佾更無所謂,反正特麼皇帝是他外甥,皇後是他親姐,掌權的是他兄弟,這貨怎麼算怎麼是穩贏.

石進武....

石進武也是日了狗了,特麼這幫孫子裝的挺大義凜然,其實傻子都知道,這幾家觀瀾有份子啊,就他沒有,指著這一次撈一點實惠,結果屁都沒有.

可是,不應下行嗎?

單王老爺子這金口一開,這個面子,他就得賣.

"行!!石家...聽您的!"

說這句的時候,石進武心都在滴血.

可是沒想到,這才只是個前菜,老爺子的大招兒......還在後面呢.

....

--------------

好吧,你們贏了!

我把夢里那章搬出來了,那幾個打賞一百萬的別跑.

還有好幾個黃金盟來著?

下半輩子就指著哥兒幾個活著了.

......

今天兩大章八千字.

累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