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文相公終于硬氣了一回
g,更新快,無彈窗,!

讓文扒皮去找唐奕,他還真沒那個膽子,可是,賈相爺明擺著不想幫這個忙,先帝的喪事又不能不辦,這可如何是好?

沒關系,文相公還有別的辦法.

老賈不肯出頭,還有一位有這個出頭的本錢,而且多半會出這個頭.

再而且,他出頭,肯定還能辦成的人物--

范仲淹!

沒錯,就是范老爺.

先帝一走,這世上能降得住唐瘋子的人,就只剩下范老爺了.且范仲淹一心持國的性子,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

......

先前之所以沒去找范仲淹,那是因為文扒皮不想去回山,更不想進觀瀾書院.

別忘了,他上次坑唐奕,孫複差點沒拿根繩子勒死他.

這次......

估計沒人能勸得下來了.

......

但是,不去回山就見不著范仲淹,等著范老爺自己出來,那顯然也是不靠譜的.

怎麼辦?

沒關系,文扒皮還有辦法.

從富弼那里出來,文彥博拐了個彎直接進了諫院,找包拯去了.

"希仁兄啊,這事兒你得管啊."

呵呵,包拯也是個一心持國的主兒.

......

老包是真不愛搭理他,"既然唐子浩守靈不出,不是還有官家嗎?"

"官家?"不提官家文彥博還不算上火."今早登基大典一過,曹太後就拉著官家,也去給先帝守靈了."

現在大宋是群龍無首,一大攤子事兒都扔給了他這個快"下崗"的相公,要不文彥博能這麼著急嗎?

老包聞言眉頭一皺,"官家也去守靈了?"

這確實是個問題.

老包倒是能理解太後為什麼讓新皇扔下所有政務去守靈,無他,這是拉著新帝在表態.

太子黨太子黨,雖然事兒都是文官們干的,可是扯的卻是太子的大旗,太後這是怕唐奕心里有想法.

況且,那道詔狄青回京的詔書,也是從她這個太後那里流出去的.

現在唐奕得了大權,曹太後怎麼可能不心驚膽戰,更別說做什麼主了.

這不是辦法,就這麼吊著算什麼事兒?

"罷了!"包拯一咬牙."老夫就跑這一趟又能如何!!"

事關大局,包拯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不過...."哪成想,文扒皮那里還沒來得急高興,老包就話風一轉.

"不過,你得和老夫一起去."

"嘎!!"文彥博沒噎死,我特麼就是去不了才找你的!

只聞包拯道:"放心,孫富春要是想勒死你,老夫會攔著的."

......

靠!!

文彥博翻著白眼,和著這老貨心里什麼都清楚,這是故意讓他去出丑.

......

別說,包拯就是這個意思.

事情鬧到這個份兒上,他文彥博想躲,怎麼躲得了?

那道聖旨老包是不知道,要是早知道的話,能噴死文扒皮這個蠢貨.

況且,老包心里還很清楚,雖然先皇把大宋托付給了唐子浩,可是很多問題現在還沒有解決.所謂的太子黨下場如何?癲王系會不會秋後算帳?這些都懸而未決.

這般下去,對朝廷可是沒有好處的.

......

老包可不是別人,這個時候想的不是怎麼躲得遠遠的.包拯認為,與其越拖越壞,不如早做決斷.借著這個機會,讓范公出面,把兩邊的問題趕緊解決.

哪怕最後,他自也被罷黜,老包也認了.

至少,于國有利.

可是,若想范仲淹出面調解,文扒皮這個"罪首"不去親自請,那怎麼說的過去呢?

所以說,這趟觀瀾,文彥博就算不想去也得去,逃不掉!

而文彥博聽了包拯的敘述,也是沉默了下來.

他覺得包拯說的有道理,左右一想,特麼自己本來就是抱著"打包滾蛋"的心態在做事,橫豎都是一刀,去就去.

于是,文彥博跟著包拯,抱著異常悲壯的心態去了觀瀾書院.

結果,孫複沒見著,壓根就沒出現.

而范仲淹,連包拯都有點意外,因為范老爺不打算幫這個忙......

"你們直接去找大郎便是,老夫就不出面了."

......

不是不幫忙的敷衍,倒像是在刻意躲閃.

躲過孫複一場追殺的文彥博還沒來得及慶幸,就陷入了疑惑,這不是范仲淹的行事作風啊!

況且,現在掌權的是他的弟子,范老爺更沒有必要"躲閃"了吧?

可是,不論包拯怎麼勸,甚至老包跟范仲淹交了底,只要官家大喪一過,就算唐奕不找他的麻煩,他也辭官謝罪.

但是,范仲淹還是就那麼一句話:

"去找唐奕!"

......

----------

從觀瀾出來,文彥博終于發現了不對勁兒.

賈相爺在躲...

范仲淹也在躲...

而且,文扒皮現在突然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所謂的癲王系,所謂的將門,直到現在沒有一個出來的!!

他們是贏家,卻比他這個輸家還要低調....什麼情況啊?

"希仁啊,你得想想辦法啊,這麼下去是不行的啊!"

包拯聞罷,恨不得把文彥博推河里去,當他老包是好欺負的是怎麼著?

可是,文扒皮吃的很准,老包還真不能不能管.

猶豫再三,最後....

"走!!"

"咱們去見唐子浩!"

"......"

只見文彥博一激靈,"要不,希仁先去,老夫隨後就到......"

"什麼叫你隨後就到!?"老包氣急敗壞地瞪著眼.

"一個兩個撂挑子,剩下的又是你這麼個瓜慫,大宋朝哪還好得了!"

"哼!!"惡狠狠地重哼一聲,甩袖而去.

只不過,老包沒去別的地方,去的是皇城大內,先帝靈堂.

老包回到城里,直奔宮城,也不管靈堂里新皇,太後,先帝太妃,還有宗室皇親跪了一地.

"唐子浩,老夫來領罪來了!"

老包直接沖進去,張嘴就吼,隨之朝新帝,還有曹皇後告了一禮,又面向先帝靈位長揖到地.

"先皇莫怪!非希仁忤逆,咆哮駕前,實在是大宋存亡生危,不來不行."

"您不知道啊,您一走,全亂套了啊!"

"您給予厚望的新皇,輔政親王,借著孝義之名,懶政怠職,是一天的朝都沒上啊!"

"我們做臣子的,群龍無首,無所是從.再這麼下去,您傳下來的朗朗乾坤,就要完了啊!!!"

老包說的聲形並茂,眼淚都下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真的是在向先帝哭訴呢.

其實,這老貨明顯是指桑罵槐,專門給靈堂里這些人聽呢.

曹皇後第一個掛不住了.

古人對鬼神的敬畏之重,再加上身為新帝生母,讓人在先帝靈前指責懶政怠朝,這傳出去還得了?

面有驚慌地看向唐奕,心說,子浩可得為老身說句話啊!

......

其實,曹皇後想多了,包拯這話也不是說給她聽的.

根本不理會曹皇後的不安,拜完了先帝,老包一轉身,直面唐奕.

"說吧,鎮疆王殿下要如何處置老夫?"

"......"

"......"

"......"

大殿之中為之一肅,除了跪在靈前的唐奕往喪盆里填紙錢的沙沙之聲,再沒了聲息.

......

老包也不著急,干脆往靈前一跪,就這麼陪著了.他還真不信,唐奕就一句話都沒有.

良久.

"呼...."唐喲都長出了一口粗氣.

"來人!"聲音不大,卻是讓靈堂之內為之一冷.

"把人都叫到這來......"

"喏."

內侍大監小心應著,可是應完又邁不出去步,壯著膽子,"敢問殿下...叫誰啊?"

"所有人."

"喏!"

內侍這回明白了,所有人....

于是,從政事堂的相公到尚書六部的侍郎,三館學士三閣修撰文書錄事,只要有資格進皇城的官員,挨個通知.

將門,左右廂營都帥,再到國公,郡公,只要在京里的也都別落下.

折騰了足有一個時辰,才算了事.

......

等都聚到先帝靈堂的時候,大宋朝只要是管點事兒的都來了,足足有好幾百號人.

除了文彥博,富弼,王德用,賈昌朝這些人也都到了.

當然,也有相當一部分人沒來,不敢.

幾乎都是所謂的太子黨,現在傻子都知道那個瘋子要發瘋,要算總帳了,自然是能躲就躲,各種各樣的理由用遍了.

......

人到的差不多了,可唐奕卻還是不說話,好像沒人一般,依舊不急不徐地往喪盆里添著紙錢.

大伙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茫然,但也沒人敢出聲.

正好看見老包在先帝靈前跪著,得,干站著也不是事兒,大伙兒一起吧....

于是,全朝文武在靈堂里跪成了一片,誰也不出聲,誰也不冒頭.

心說,早晚唐瘋子得站出來說點什麼吧?

......

可是,他們沒想到唐奕這麼穩得住,一跪就是一下午,眼看宮門就要落鎖了,那還是沒動靜.

可憐了這些老人家啊,膝蓋都是麻的,腰都不會拿彎了.....

好幾個已經扛不住,徹底暈過去了.

......

文彥博擦著臉上的虛汗,捅了捅身邊的包拯,小聲兒道:

"希仁啊......"

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就讓包拯一個眼神兒給瞪回去了.

"你看你......"文彥博皺皺著鼻子."這也不是辦法."

"別說了."包拯長歎一聲,看向上首趙禎的靈位.

"這一下午,沒白跪!"

"何解?"文彥博一臉的懵逼,他哪知道,包拯一下午的工夫還真沒白跪,他跪明白了.

而文彥博,就屬于那種跪一輩子也跪不明白的人.

可惜,老包只說了一半,再後來無論文彥博怎麼問,也是不出聲了.

......

終于.

"都在這兒了?"唐奕開口了.

大伙兒一震,終于出聲兒了.

李孝光接話,"回稟殿下,差不多都在這兒了."

"差不多是差多少?"

"這...."李孝光猶豫著,.最後還是說了實話,"有那麼百十來號人吧."

"嗯."唐奕點著頭."記下來."

"今天不來,以後都不用來了."

"......"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開始了.

不過,有點狠,上來就拿下一百多號京官兒?

以後都不用來了,意思就是,京里也就不用呆了.

將門,還有癲王系的這些文武還好,原來太子黨的那些人一個個蔫頭耷腦,驚若寒蟬.

他們都知道,那一百多號只是個開始,接下來就該他們了.

......

文彥博摸了一把額前的冷汗,心說,算了吧!!老子也別受這個罪了,自己了結自己吧!

深吸一口氣:"啟稟官家!啟稟鎮疆王殿下!"

"老臣,請辭!"

......

那邊小趙曙一時還沒反應過來,曹皇後輕輕推了他一把,意思是讓他說話.

"准...?"

趙曙顯然也不太確定,最後還是帶上了問號,應該是准奏吧?

直勾勾地看著唐奕,等著這位攝政王的反應.

......

----------

唐奕慢慢的站了起來,掃視全場,目光如刀.

"我以為你們會明白,我以為你們會悔悟,結果......"

自嘲的一笑,"你們還是讓我失望了."

眾人不敢答話,倒是這"失望"二字一下就刺痛了文彥博,猛的站了起來,"唐子浩!"

文扒皮心說,差不多得了啊,老夫這麼低聲下氣的,你還想怎樣?

"適可而止吧!!"

"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

"你還要把你的怒氣發泄到什麼時候!?"

指著趙禎的靈位大喝,"先帝尸骨未寒,真要把他留下的江山徹底鬧的大亂,你才能不瘋嗎!?"

"你有怒氣沖老夫來就是!殺頭,還是流放,老夫接著便是!!"

"只求你當得起先帝重托,把這個朝廷撐起來!!"

哪成想,文扒皮來勁了,唐奕更來勁,放聲大吼,寸步不讓.

"就是因為先帝尸骨未寒!!"

"就是因為我不想他留下來的江山大亂!!"

"老子都躲到這兒來了,你們還要我怎麼樣???"

"......"

"......"

"......"

全場一滯,皆是愕然.

"你...."文彥博被唐奕這聲怒吼說的怔在那里."你..."

"你"了半天,也沒有下文.

說實話,他沒明白唐奕是什麼意思.

......

只見唐奕紅著眼睛,嘴唇都在顫抖.

"老子做不到!!"

"老子做不到為了所謂社稷大業和你們這幫蠅營狗苟之輩,裝作沒事兒人一樣以大局為重!!"

"老子更做不到,和你們這堆只關心屁股底下的位子的蠢貨一團和氣!"

"老子做不到...."

"所以老子躲了!"

"你們他媽的居然還不明白,居然追到這來要主意!!?"

"居然還好意思說老子懶政怠朝!?"

"要你們干嘛吃的!?"

"擺設嗎!?"

文彥博被罵糊塗了,瞪著眼睛拼了.

"擺設?不用你個瘋子擺設!"

"老夫自己走!!"

"反正...."

"反正....."

"反正....."

包拯,賈昌朝,還有富弼,看傻子一樣的眼神讓文扒皮"反正"不出來了....

他終于明白唐奕話里的意思了,轉而又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唐奕.

啥意思?

這是唐子浩說得出來的話,干得出來的事兒?

......

--------------

昨晚,吃了飯想眯一會兒,結果,就睡到了今天.

夢里更新的.

你們....

看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