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當局者迷
g,更新快,無彈窗,!

可能,在那些熱血青年,志在家國的"有識之士"眼里,趙禎算不上什麼好皇帝.

縱觀其一生,若刨去收複燕云再看,幾乎未立寸功.

且開拓不足,守成有余.縱有雄心革除弊政,然,魄力不足,韜略不濟,稍顯倉促.

在位四十二年,只保下了真宗皇帝留給他的太平盛世,卻沒給後人留下一個開朗的局面.

可是....

什麼是好皇帝呢?

對于大宋的百姓和臣子來說,他們不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有識之士",不是張嘴閉嘴就是征伐天下血熱憤青,更不是抬筆落墨點評千秋功過的後來人.

他們就是身處在趙禎時代活生生的人,能有太平日子過,能有一位知冷知熱,仁德慈善的掌權者....

比他-媽什麼都強!!

鐵血?

驕傲?

那是局外人的矯情,是有識之士的理想國,但,那不是生活.

平頭百姓,殿上人臣,圖的是什麼?不就是個太平嗎?

而趙禎...

做到了.

千古一帝,他不是最英武的那個,但他一定是最被他的臣子和百姓愛戴的那一個.

數百年後,那位看誰都是"土鱉",看誰都比自己差一截的乾隆爺,一生只佩服三位皇帝--

親爺爺康熙,唐太宗,還有......就是宋仁宗.

乾隆佩服趙禎的可絕不是什麼豐功偉績,而是乾隆爺再牛掰,他也得不到趙禎這般受萬眾愛戴的結局.

......

--------

趙禎走了.

舉朝哀悼,萬眾追思!!

隨著喪鍾響徹霄漢,震撼開封,宣德樓下先是一靜,歌舞驟停.

聽聞城樓上文武臣僚一聲:"恭送吾皇......",百姓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那哀哀鍾響每一錘都錘在心間....

吾皇....走了!!!

猛然間,哀嚎如梟,泣哭似血.

上到王公貴族,下至乞丐民夫,無不熱淚橫流伏倒在地,數十萬軍民為這位千古仁帝送上最後一程.

而城中各處,沒有來宣德樓過上元節的百姓聽到這個噩耗,也是急急的往宣德樓趕,一切發乎于情,沒有半分做作.

試問古今,除了千年之後的那位總理,何人有此殊榮?

......

----------

趙禎...

走的很安詳,就像睡著了一般,嘴角猶掛著一絲笑容.

......

"您看見了??"

唐奕蹲在他的身邊,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卻是陪著老皇帝一同笑著.

"大家都來送你了."

......

也許,趙禎聽到了,凝固在嘴角的那絲笑意......

仿佛更濃.

......

這時,范仲淹有些不放心,靠了過來.

"大郎,此時你更要穩住."

"大宋......還要繼續向前!"

唐奕聞言,木訥的一晃神,隨之勉強放松神情,"弟子....明白."

看向老師,"還要勞煩您老,為他......寫一份發哀檄文."

"嗯,放心."

得到老師的答複,唐奕慢慢起身,又站了良久,方對熟睡一般的趙禎道:"咱們回宮吧."

說著話,親手抱起趙禎的遺體,走下城樓.

路過百官身側之時,唐奕停了停,"我要為官家守靈,接下來的事...."

"交給你們了."

......

----------

這一夜,開封無眠舉城哀悼,剛剛還五顏六色的花燈彩盞,現在已經被百姓們蒙上了一層白布.

從皇城下的宣德樓,一直到南熏門,十里長街之上,百姓自發的吊念這位大宋官家.

一堆堆紙錢沿長街焚燒,望也望不到頭,到處是哭嚎,到處是一片悲戚.

火氣數日不絕,開封的天空都已經被百姓焚錢祭奠的煙幕籠罩,遮天蔽日,天地無光!

......

可是,話說回來,再悲痛也無法阻止生活的繼續.何況,這不是一家一姓的生活,而是關系到千家萬戶的生活,是大宋朝的生活.

縱使悲痛欲死,可是朝廷不能死,新舊更迭更是不能亂.

這是國本,既使唐奕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

......

--------

另一邊.

此時的文彥博真正理解什麼叫:沒了,就是沒了;才真正理解唐奕的那番咆哮意味著什麼....

"再也找不到比他對他們這些臣子更好的皇帝了."

他難過,也分不清是為政斗敗北的失落,還是......真的因為失去了這樣一位好皇帝而傷情.

他難過,因為不論現在多麼後悔,不論他表現的多麼如喪考妣,都已經晚了.

癲王,也就是現在的鎮疆王唐奕,是不會放過他的.

一個王介甫怎麼可能平息這場紛爭,還有那道聖旨給那個瘋子帶來的怒氣?

唐奕輔政,代表著除了皇位沒有換人,鎮疆王一系等于贏得了一切.

勝利之後,自然是瓜分勝利的果實,而他文彥博的下場,多半和王天真一樣,就這麼結束了.

這不單單是為了唐奕的怒火,也是為了給很多人騰地方.

比如......賈子明.

是的,一定是他.

文彥博已經知道了答案,從老賈那傲然于眾,目空一切的眼神里,他就知道,此一役這後,這朝堂之首的位置,將再一次回到老賈手里.

那眼神里,有勝利之後的輕松,亦有蔑視對手的高傲.

他難過.

......

但是,縱使他難過,想到趙禎的好,想到老皇帝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還在為他們著想,還在為他們開脫,文扒皮縱使鐵石心腸亦知冷暖,何況他還不算"沒長心".

沒有像王安石一樣就此萎靡,文相公甚至來不及哀戚,更來不及為趙禎哭天抹淚,而是打算站好最後一班崗.

就當是......對先皇的一個交待,對過往的一次懺悔吧!

......

做為大宋宰相,文彥博第一個從恍惚之中回過神來,立刻當著文武百官,數十萬城民的面,把趙禎擬好的遺詔當眾宣讀.

宋制,皇帝臏天,依古禮儀葬,有嚴格的流程和步驟.

從'發哀’到入陵下葬,每一步都有嚴格的規定,而這個宣讀遺詔,就是禮制的第一步.

太子趙曙即位,鎮疆王唐奕輔政......

這是國本,是穩定的大前提,十分重要,比給趙禎治喪更重要.

隨後,范仲淹親書發哀檄文,昭告天下.

王德用,石進武,王守忠,親自各領禁軍巡防全城,左右廂營亦有大將坐鎮,確保萬無一失.

翌日清晨.

太子趙曙在百官見證之下,行登基大典.

文彥博代百官上賀表,新帝先入明堂告慰天地,後臨大慶殿受百官朝拜.

禮成之後,新帝正式登基,塵埃落定,開封的戒嚴才算解除.

新帝這才會詔令百官,著手先皇喪葬儀典.

......

可是,到了這一步,卡住了,沒想往下繼續了......

為什麼呢??

因為唐奕!!

趙禎的遺詔里可是說的很明白,賜唐奕鎮疆王爵,輔理國政,且......直至天年.

也就是說,直唐奕死,他都是顧命大臣,沒有還政皇帝這一說;

也就是說,新皇趙曙說的話,根本就不算聖諭,僅供參考,屁用沒有......

而真正拍板拿主意的,是唐奕!!

但是,唐奕特麼給趙禎守靈呢,今日新皇登基,他根本就沒出現.

這你讓大伙兒怎麼玩的轉?

要知道,先皇喪葬,流程是有嚴格禮制的.

第一步宣遺詔,文彥博干完了.

第二步發哀,范仲淹辦了.

隨後新帝登基,沒有他也就沒有他了.

可是,後面的......

說通俗一點兒,下一步就是得成立一個專門督辦治喪,靈駕指揮,建陵事宜的機構,也就是和後世的"治喪委員會"差不多.

沒錯,是建陵機構,趙禎到現在連陵寢都還沒有呢!

概因北宋與曆朝曆代的皇室都不一樣,別的朝代,皇帝只要一登基就開始給自己修陵墓,在位多少年,就修多少年.

可是大宋,是皇帝殯天之後才開始修陵,從駕崩那一天開始算起,一直到下葬,整好七個月.

也就是說,修陵的時間,最多七個月.

這就是為什麼曆代皇陵屬宋陵最寒酸,防盜最差的原因.

......

一是治喪,朝廷非選派一批得力能臣不可勝任.

因為將來撰定陵名,先皇諡號,廟號,告哀外國,大斂成服,賜遺留物,諸軍賞給,這些大小事務皆由選派之人議定.

二來建陵這事,是重中之重,更是馬虎不得.

一般來說,選派出來與太常寺一道治喪的"五常"必是新皇親信的大臣不可.

給先帝喪葬的同時,也是安撫臣心,表現新皇仁德的機會.

可是,這個人選誰能定?又能定誰?

唐奕不在,大伙兒都抓瞎了.

......

別忘了,所謂太子黨和癲王系之爭,趙禎臨死之前雖然給定了性,但是現在掌權的是唐奕,一堆人等著秋後算賬呢!!

別說文彥博自知時日無多,太子黨有一頭算一頭,特麼都知道自己是秋後的螞蚱,蹦跶不了幾天了.

但是,癲王系用誰,不用誰,卻不是文彥博能說了算的了.

一群相公聚在一塊大眼瞪小眼,全都懵圈了.

去把唐奕叫出來?

誰敢?現在躲都躲不及.大伙兒都恨不得今天就被外放出京,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去觸那個瘋子的黴頭.

文彥博實在沒辦法,只得去搬王德用.

老將軍一句話差點沒噎死文扒皮,"老夫是庶民,你找我做甚?"

好吧,文扒皮碰了釘子,無法,只得去找賈昌朝.

這位未來的首相,唐瘋子身邊的紅人,他應該沒問題吧?

結果......

文扒皮找著老賈的時候,這貨正在和富弼扯皮.

"富彥國!!"賈相爺顯然不太高興."老夫跟你說,正是大宋用人之際,你一走,誰來幫癲王挑這個大梁?"

"所以說,你不能走,你要厚著臉皮留在中樞!"

文彥博都聽糊塗了,什麼意思?賈相爺這是在這兒得了便宜還賣乖呢?富弼去涯州,不正好把他空出來調回京嗎?

而富弼那邊也沒太明白賈子明這是什麼意思,"弼乃罪人之身,怎可厚顏強留?子明這是強人所難了."

"難個屁!!"老賈和唐奕呆久了,一點士大夫的節操都沒有了."別人不知道,老夫還不知道?你那就是帶人受過,裝什麼正經?"

"聽老夫的,在京城呆著,大郎需要你!"

富弼真的不懂了,說賈相爺大公無私鬼都不信.那他這明顯就是不想他去涯州的行為,到底為了什麼啊?腦子壞了?

呵呵,為了什麼?

賈相爺急著呢,因為他就不想回京.

涯洲多好?唐奕的大本營,大宋的最前沿,而且好吃好住,腐敗的一塌糊塗.

老賈非常清楚,京城雖說是權力的中心,而涯州......那是未來的核心所在,他才不想放了涯州跑回京城來當什麼宰相呢.

這時文彥博也到了近前,見二人僵在那兒,忍不住老毛病又犯了.

"呵呵,彥國這還看不出來?"

"子明兄這是申明大義,不想你這一走,就毀了一世美名啊."

富弼一皺眉,這明顯就是馬屁,也是給自己台階下.

但是,這個台階,富弼沒法接.

而讓文彥博意外的是,老賈更是把這個"馬屁"當成了屁,給了文相公一個大大的白眼球兒.

"寬夫啊,老夫可不是那個意思."

"呃...."

文彥博瞬間臊的臉色通紅,沒想到賈子明會這麼不給面子.

不過,也屬正常,成王敗寇,自己在老賈眼里就是個失敗者.

正如多年前,自己看老賈,不也同樣是這個感覺嗎?

只不過,天道輪迴,報應不爽,自己和賈子明現在正好換了個位置罷了.

......

長長一歎,卻是萎靡下來,再也裝不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誠然道:"彥博...言多語失,子明兄莫要見怪."

這回又輪到老賈尷尬了.

"唉..."長歎一聲,看文彥博那個樣子,他又有些于心不忍.

說實話,這場紛爭里,他賈昌朝看的最清楚,太子黨也好,癲王系也罷,孰對孰錯?孰勝孰負?

真的說不清.

連他這個兩邊都不站,兩邊都不失心的,都說不清楚.

太子黨,也就是所謂的文官們,有他們的堅持.因為他賈昌朝自己就是文官,他比誰都明白文官的執拗.

可武將們也有武將們的難處,被文人壓了整整百年,突然出現像唐子浩這麼一個人物,又怎麼肯輕松放手呢?

反過頭來,你說文彥博不忠嗎?

不是,他的忠心不比任何人少,他只不過站錯了地方,更沒有唐奕對大宋了解的那麼透徹罷了.

如今,文彥博因為失敗而擺出這種近乎卑微的姿態,讓賈昌朝不喜.

不是不喜歡文彥博,而是不喜歡這種感覺.

"寬夫是不是覺得,老夫是贏家,眼看著就要回朝入相了?"

文彥博一怔,不知道老賈為什麼突然提到這個.

不過,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

此時,連富弼都是這麼認為的.

只聞賈相爺繼續道:"沒錯,老夫是贏家."

"可是,你知道老夫為什麼會贏?"

"或者說,癲王為什麼會贏嗎?"

"為什麼?"文彥博脫口問出.

其實,這也是他十分迷惑的問題.

唐奕那一夜到底和先帝說了什麼?使得先帝那麼心甘情願的盡棄前嫌,把唐奕推上位?

只見老賈淡然道:"因為唐子浩與老夫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輸贏."

沒想過輸贏?

文扒皮心說,論裝13,還是你老賈有一手哈.沒想過就把我們都贏了?

其實,老賈有些話沒有明說,太傷文彥博.

文彥博認為的是,入這個局的人,求的都是這個結果,歸根結底是一個"利"字.

可是,只有老賈知道,唐奕回京,唯一無所圖的...就是這個"利"字!!

"算了...."有些話說的太明白反而不好,讓文彥博自己悟去吧.

"你還是自己去找鎮疆王問上一問吧."

文彥博更是鬧心,我自己要是能去,還來找你做甚?

"彥博此來,正是為了見鎮疆王的事情."

賈昌朝眉頭一皺,"什麼事?"

"這個,鎮疆王......在給先帝守靈......連太子登基都沒出來."

只見賈昌隨口道:"這不正好嗎?"

"正好?"文彥博苦笑."賈相爺還是別戲耍彥博了."

"接下來治喪,修陵皆要子浩做主,沒他在怎麼行?"

"沒他朝堂就不轉了?"老賈是一點都沒客氣.

"該用什麼人就用什麼人,該怎麼治喪就怎麼治喪."

"這種小事,何必讓鎮疆王出來?"

"這...."文彥博心說,你是真不明白,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啊??

"不瞞子明..."既然老賈不想明說,那就只能文彥博明說了.

"朝中諸僚,皆有自知,不定哪天,就要外入出走,治喪要務,卻是不敢委以重任啊."

......

"哦...."賈昌朝聽完文彥博的話終于全明白了.

"和著你還不知道鎮疆王為什麼去守靈?"

"啊...啊?"文彥博呆愣愣地看著老賈."這......這里面還有別的意思?"

"呵...."賈相爺干笑一聲."內斗一場,把寬夫的腦袋斗糊塗了吧?"

"什麼意思,你自己去問鎮疆王啊."

說完,與富弼告辭,轉身欲走.

臨走之前,還不忘又勸富弼兩句,"別離京,留下來!"

而文彥博在賈相爺轉身的一瞬間,又看到了那個眼神--

那個輕松,驕傲的眼神.

不過,這一次,文彥博沒讀懂里面的含義.

......

--------

前一段真的累著了,今天狀態不好,不排除明天起來再改的可能.

要是改了,再通知大伙兒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