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最幸福的離開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安石一走,趙禎最後的阻礙已然不在.

環視全場,"此遺詔,可有異議?"

"臣等,無異議."

"好啊...."趙禎長出口氣,整個人放松下來.

可是剛一松神,整個人就是一萎,那口氣一退,終還是挺不住了.

眾人大驚,急呼陛下.

李孝光急急去傳太醫,閻康更是吩咐人要把官家往屋里抬.

"不要回殿...."

趙禎強打精神,努力睜開疲憊的雙目,看著夜空喃喃道:"那焰火...還有嗎?"

"朕還想看...."

"有!"閻康紅著眼睛."鎮疆王說了,還有好多."

"哦...."趙禎露出笑意."那讓他接著放..."

"今夜,不是上元嗎?"

"讓百姓們,多高興高興."

說著話,看向群臣,"朕想上宣德樓,與百姓同樂."

"你們......可願同往?"

....

大家知道,趙禎此時已是強弩之末,心中無不哀然絞痛.

"臣等......願意."

......

------------

另一邊,閻康小跑著出宮,唐奕正等在宮門前.

"完事了!?"唐奕大喜,不等閻康說話,已經到向宮中沖.

"殿下!!"閻康道."陛下有旨,讓殿殿下繼續燃放焰火..."

"而且..."閻康一陣為難.

"而且什麼?"

"而且陛下要上宣德樓,與百姓同樂."

"這可如何是好?"

老皇帝可能並不知道,開封近日肅殺森然,百姓們根本就沒過上元節,又如何"同樂"?

"現在可都半夜了,哪兒找人去?"

"沒問題!!"

不想,唐奕答的極是干脆,回頭吩咐,"曹老二!!"

"在呢."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你就挨家挨戶的砸門,就是綁,也得把人都給我叫出來過節!!"

....

----------

曹覺二話不說,帶著六萬涯州軍就走.

當然,他不可能真像唐奕說的去綁,去挨家挨戶的砸門,就算他想這麼干,也沒那個條件啊,涯州軍一大半連漢話都說不利索,怎麼叫人??

曹老二有他的辦法,這貨直奔東西廂營.

六萬人把四十萬禁軍堵在營地里,刀架在指揮使的脖子上:

"叫你的人,挨家挨戶給老子磕頭請人!!"

"一個時辰不把街面填滿,我剁了你!"

.....

一個時辰之後.

以樊樓,任店,孫羊正店為首的七十二家大酒樓,千多家腳店,個個掌燈開市......

秦家瓦子帶頭,京城所有瓦市的樂師琴匠,甜水巷的粉頭兒姐兒們,打扮的花枝招展齊聚宣德門......

相國寺,鐵塔寺的大和尚也走上街頭,沿街講經......

四十萬禁軍....

近百萬開封民眾,陸陸續續走上街頭.

他們手里擎著花燈,如漫天星光點點,照亮了整個開封城.

轟轟轟轟轟!!!

以宣德樓為首,城東,城西,城南數個炮點為輔,煙花禮炮,同時炸響,瞬間點燃......

嘉佑八年的上元節!

宣德樓下,花火綻放的夜空,與彩燈照地,載歌載舞的人潮融為一體,太平盛世,錦繡華年!!

拱衛著城樓之上,臥倒在躺椅上面的大宋官家.

此時此刻,趙禎在煙花與歌聲中正在接見幾個特殊的人物--

大宋西方元帥蘇瑪,十字軍統帥唐納德,還有...盟友愛德華.

許是看開了,趙禎並沒有掩飾什麼,出奇的豁達.

"讓你們見笑了,初到大宋,就遇上這種事情."

三人受寵若驚,齊齊用趙禎聽不懂的語言,矢口否認.

說實話,內亂他們不是沒見過,可是....

像大宋這種級別的內亂,像大宋這種"儒雅"的內亂,他們還真的第一次見到.

愛德華甚至覺得,這就是文明與野蠻的差別吧.

來到大宋這段時間,他深深的被這個偉大的文明而震撼不已,唐奕在歐洲的時候一點都沒有誇張,這里...

真的富庶到他無法想像,文明到他無法想像.

如果今夜的事情放在西撒克斯,或者歐洲任何一個地方,那不血流成河幾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

這一夜,他親眼見證了這個東方大國的體量有多大,數十萬大軍的叛亂,在皇帝談笑間消于無形.

人臣與皇帝之間,說的那些話,即使有翻譯,他都聽不懂!!

他甚至不能理解,那兩個皇帝明顯不想處置的人,為什麼會成了罪魁禍首.

這讓他不僅沒有一絲一毫笑話大宋的意思,反而對這個東方古國更加的欽佩,對他們的文化更加的著迷.

而蘇瑪和唐納德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只認准一點,唐奕牛,他們就跟著牛.唐奕成了"大官兒",那他們也就有了好日子.

至于大宋有多好......

那已經不用描述了,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讓他們都不想走了.

就在剛剛,一位大宋的高級官員熱情的找他們聊天,甚至提出,如果他們願意,可以把家人送到大宋來生活,朝廷會負責他們家人一切的開銷.

這簡直太棒了!!

想到家人,還有將來的自己可以在這樣一個和平,富足友善的環境中生活,二人對"生活"二字,又有了新的理解.

他們哪知道,大宋的那些文官壞的都流膿了,把他們賣了還給人家數錢呢?

還恩賜???

那特麼是想把他們的家人當人質,好讓朝廷對他們放心!!

......

"你們遠道而來...不管是自己人,還是朋友..."

"朕都沒有盡到地主之誼,慚愧啊...."

趙禎已經極其虛弱,卻還是耐著性子與三人說話.

其實,他知道,他不必如此,可是人家大老遠的奔著來見他,不見...不說幾句..不合適.

......

----------

終于,趙禎與三人聊了一會,親自給蘇瑪和唐納德賜下封賞,又親自送給愛德華諸多禮物,這才讓三人下去.

這時,太子趙曙,長子宗麒,唐吟,唐風,唐頌,唐雨這些孩子們才圍了上來.

福康攙著母妃苗氏,張貴妃則是伴著曹皇後,曹國舅,趙允弼,還有一眾宗室皇親,也都來到趙禎身前.

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笑意,每個人...都與老皇帝,一同享受著難得的太平盛世!!

唯獨唐奕有點....不高興.

"我說陛下...輔政可以,既然..."

後半句沒說,趙禎也懂,"既然讓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兒,多半是不會放過我的."

"但是!!"

重點是這個但是!!

"什麼丹書鐵卷,我可不要哈."

趙禎樂了,曹皇後則是大笑揶揄,"真是奇了,還有人不想要免死金牌的?"

唐奕眼睛一立,"那哪是免死金牌??那是催死金牌!!"

特麼說是叫免死,可是...縱觀曆史,有幾個拿著免死金牌的人能免死了??

漢朝一共發了一百來塊免死金牌,結果....

幾乎全被咔嚓了.

唐朝也好不到哪去,發的不多,可死的卻不少.

"這特麼就是催命符!"

"不吉利."

趙禎被他逗的大樂,"放心...這回是真的免死."

"不信的話...有機會,你陪太子去一趟宗祠."

"算了吧..."去哪唐奕也是犯膈應啊.

"心領了,我還是不要了."

趙禎不與之辯,"隨你吧."

看向城樓下熱熱鬧鬧的人群...由衷道:"真好...."

他曾經想過,離開這世間的最後一眼,會是什麼?

是親人的臉,是近臣的身姿,亦或是...冰冷的殿梁....

可是他沒想過,唐奕給他的最後一眼,是他的天下...

是太平盛世.

他也想過,最後一刻會是誰陪在身邊,皇後?太子?文彥博?還是富弼.

可是他沒想過....他的最後一刻....

都在.

......

把范仲淹和李秉臣叫到身邊....

"朕要先走一步了...."

李秉臣聞之沒有悲傷,反而露出笑意,"好,老奴隨後就到."

趙禎欣慰的點了點頭,又看向范仲淹.

"還要勞煩范公...看住那個小瘋子啊."

范仲淹也是點頭,一向不苟顏笑的老臉微微顫抖,"陛下放心就是...."

"嗯..."趙禎滿意的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會,猛然又睜開!!

"大郎,大郎呢!!"

"在呢...."唐奕急急的靠到了他身邊.

只見趙禎自嘲的淡笑,"還是有點舍不得啊...."

唐奕無言,強忍著不讓淚水留下.

看著城下的景象,老皇帝是真的舍不得...

"真想向天再借....幾年光景啊."

隨後,自知無趣,悻然作罷.

用只有二人聽得見的聲音道:"朕想了一下...."

"還是有點不甘心..."

"有什麼不甘心...您說."

"千年王朝,朕知道那是癡人說夢."

"可是...你這個小混蛋,讓朕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

唐奕接道:"您放心,大宋的苦難,只要有我在,就不會再出現在大宋身上."

"嗯...."趙禎點著頭,卻還是有一點不滿意.

最後,終于是問出了口,"那千年王朝呢?"

"你和別人不一樣....能不能保趙家一千年?"

說到這里,趙禎一眨不眨地盯著唐奕.

他知道他有些貪心,他也知道這才是他的"舍不得".

他現在想知道,這個小瘋子會如何答他.

....

唐奕沉默著,注視著趙禎.

千年王朝,怎麼可能?這個保證誰也給不了.

可是...

"好."

"我來想辦法."

"當真?"

"當真!"

"那就好!"

趙禎終于露出滿足的表情,最後再看一眼夜空的璀璨與人間的繁華......

滿足地閉上了眼睛.

"大郎啊..."

"嗯..."

"你是不是還欠朕一點什麼?"

"什麼?"

"你是朕的駙馬,可是...你卻沒叫過朕父皇...."

"爹!!"

"......"

"唉......"

....

--------------

過了一會兒.

宣德樓上傳來群臣百官的一聲高亢山呼....

"恭送吾皇!!!!"

....

咚!!!

咚!!!

咚!!!

相國寺,鐵塔寺......

還有開封所有的寺廟同時想起喪鍾,震徹蒼穹!

一代仁皇,在煙花璀璨,與歌舞升平之中......

在百官!

萬民!

後妃子女,兄弟同宗的陪伴之下!

永遠的....

閉上了眼睛.

角落里,李秉臣靠著宣德樓的柱梁...露出一絲欣慰.

閉上眼,緩緩萎倒,再也沒有睜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