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重擬遺詔
g,更新快,無彈窗,!

初春,寒意未退,夜涼刺骨,趙禎也不回到殿內,就躺在殿前等著他的臣子們來見他.

......

不多時,文彥博,王安石等人來到福甯殿前.

也許是剛剛唐奕在宮門外的那陣咆哮喚起了他們的一絲人性,也許是做做樣子,文彥博見官家大冷的天就趟在外面,急忙上到趙禎身邊:"陛下,龍體要緊,我們還是進到殿里說吧!"

"不用."趙禎淡淡地笑著."心里挺暖和的."

"......"

文彥博怔了怔,一時之間,沒明白官家這話里到底有什麼意思.

"寬夫啊..."卻是趙禎看出了文彥博的迷茫,用只有二人聽得見的聲音道,"愛卿什麼都好....就是......"

後面的話趙禎還是沒說出口,到了這個時候,他還在想著為臣子留一個台階,別讓他下不來台.

其實,趙禎很清楚,文彥博急沖沖的上到近前,三分是真情,七分......還是為了揣測他這個皇帝的心思.

偏頭看向群臣,內侍們已經在殿前掌了燈,一片通明,倒是看得真切.

"外面清肅,咱們就不進去了."

眾臣不敢違抗,彎身行禮,"喏."

待大家都起了身,趙禎不急著說話,目光在每一個人的臉上掃過.

都在這兒了,有親人,亦有臣子.

該來的,不該來的,都在這兒了.

甚至有幾個金發碧眼的外域人,想來應該是唐奕從西方帶回來的.

唯獨......

"怎麼不見范公在此?"趙禎找著范仲淹的身影.

李秉臣急道:"范公尚在回山."

"哦."趙禎點了點頭,隨之由衷道."范公還是中正的啊!"

吩咐道:"去把范公請來!今夜,不能沒有他."

說著話,又看向幾位宗親,"皇兄,皇弟,到朕身邊來."

他說的是趙允弼等人.

"你們應該是和朕站在一頭兒的吧?"

趙允弼一怔,領著一班宗室皇親急急上到趙禎身邊,用行動表明他們是一頭兒的.

接著又吩咐李孝光,把皇後,太子,宗麒,苗妃都叫過來,站在自己身側.

最後.

"福康,君丫頭,蕭丫頭,你們也過來,讓朕看看你們的孩子."

"....."

這下,下首的一眾臣子們不淡定了.

......

--------

其實,他們進到宮中,心里都有疑問,癲王出去了,什麼也沒發生.

而那場詭異的焰火之後,皇帝又下了一道今夜通宮的旨意,隨之就是召見群臣.且是太子黨,癲王黨一並召見.

這本來就讓所有人摸不著頭腦,而剛剛官家對趙允弼說的那句話,更是讓大家心懷忐忑.

所有人不禁要問,趙允弼是官家那一頭兒的,那我們......是哪一頭兒的?

誰也說不清了.

再然後,太子和皇長子站在了官家身邊,說明這兩兄弟是一頭兒的.

這本來就很詭異,結果,再再然後,唐瘋子的家眷也站到了官家身邊.

特麼,唐瘋子也成官家那一頭兒的了......

大伙終于明白了,和著你們一家子都是一頭兒的,就我們不是一頭兒的.

而官家下面的一句話,讓大伙兒更是不由得脊背發寒.

做完這一切的趙禎掃視全場,"都鬧夠了嗎?"

"臣等有罪!"

"臣等萬死!"

"臣等愧對陛下!!"

撲啦啦拜倒一片,無不山呼哀哉.

"哎...."趙禎看著一眾臣子,本來要說幾句重話,卻是到了嘴邊也沒說出來.

哀然一歎,"哪來的罪過呢?你們沒錯...."

"是朕錯了啊!"

一切的根源都在他這個皇帝,他用正常的思維去揣測一個不正常的人.可笑的是,那些他所在乎的東西,那個小瘋子根本不在乎.

懇求地看著眾臣,"到此為止,好嗎?"

"臣等...遵旨."

出聲的是文彥博,不管真假,他聽到趙禎說到此為止,心中不是挫敗,亦不是遺憾,而是只有感激.

這是一個癲王必勝的局面,不到此為止的結果已經沒有懸念.那就是剛剛在宮門前幾乎就要發生的結果,涯州軍會從他們的尸體上碾過去.

官家說到此為止,那是在給文臣留下體面,也是在救他們.

"謝陛下隆恩!!"

有文彥博帶頭,多數文官明白這里面的道道,皆是躬身下拜,唱喏遵旨.

唯王安石,包拯,唐介,富弼,四人直身未動,雖是無言,但卻默默地看著趙禎.

趙禎一笑,對四人道:"愛卿且放心."

說著話,又對趙允弼道:"明日宗正寺擬一道劄子,擇日賜封皇子趙宗麒為晉王,宮外建府."

又對文彥博道:"愛卿記得與太子,皇後審議,盡早頒旨吧!"

"臣....臣遵旨......"

文彥博都聽傻了,心道,這鬧的是哪一出?

趙禎這個旨意,明面上是冊封宗麒為晉王,可同時也是告訴大家,告訴王安石,富弼等人,趙宗麒只是晉王,太子還是太子,日後接掌皇位的還是太子.

可是,這沒道理啊!

要知道,唐奕大軍壓進,文扒皮就已經知道大事已去,罷黜太子,另立趙宗麒,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可是,唐瘋子鬧了一通,太子還是太子,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吧?

不過,說不過去也無妨,太子還是太子,說明他們贏了.

王安石,包拯,唐介聽到這個結果,立時高揖大禮下拜,"陛下聖明,臣等領旨!"

王安石更是起身之時,向身旁的石進武,王守忠等人露出一個勝利似的笑意--太子得國!!

這意味著,他們這些從龍之臣賭對了,而那些反對派的將門,那些綁在唐子浩身邊的利欲小人,終不能如願.

依今天的情形,唐奕應該沒有什麼大事,依就可以逍遙快活.

可是,王介甫不在乎,唐奕是不是安好,于他沒有任何利害關系,只要今天這一場贏了,那士大夫就已經有了制衡的資本.等太子一登基,依然可以把那些小人,一一剪除.

......

那邊,癲王系的人們卻是不淡定了.他們不知道唐奕進來是怎麼說的,怎麼辦的事兒,到頭來怎麼還是太子!?

唯獨賈昌潮,站在人群之中欣慰點頭.

他沒有信錯唐奕,那個瘋子在天下皇權面前依舊是他.

王守忠等人眉頭緊皺,沖動之下,正要上前諫言,卻被王德用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且等等!"

而趙禎看著唯一還沒有表態的富弼,一時間也沒太明表富彥國心里到底在想什麼.

不過不重要,暫且先把富弼放到一邊,看著下首表情各異的臣子們.

"朕知道,你們有人滿意,有人不滿意."

"不過,先等等再說."

"朕把你們叫進來,還有另外一個事情,要當眾來辦."

"陛下請講,臣等必從!!"

文彥博心情大好,自是願意成全.

"嗯."趙禎來著頭.

"朕要...."

"另立,遺詔."

嘎!?

文彥博又差點沒噎著,另立遺詔??另立遺詔你當著群臣的面兒說什麼啊?

遺詔這個東西,除少數重臣,一般臣子除非到皇帝死了之後,是不可能知曉的.

"陛下..."

可惜,趙禎根本不給文彥博等人說話的機會.

只聞他悠悠然道:"朕自知時日無多,已得先皇召喚,莫敢不從......"

"為保我皇宋萬世之基,特以殘軀立此遺命以戒後人."

"其一,太子仁厚,睿德善政,繼我大統,以保皇宋安泰."

"其二,皇後曹氏,雖仁笑慈善,明斷勤思,然後宮攝政終非長久之計,遂,太子即位,皇後不得垂簾,不得佐政,不得善越."

......

這個"其二"一出,文彥博,王安石眼睛都開始冒綠光.

官家可以啊!夠意思!!

皇後不垂簾,太子又年幼......那他媽的,大小權務,還不都是他們這些相公們的!?

雖不知道趙禎是對他們的信任,還是在補償這一次的驚嚇,但是結果已經有了,讓眾人怎麼能不高興!?

......

"其三......"趙禎還沒說完.

"其三,唐子浩...."

唐瘋子的名字一出,大伙兒的心立馬又提了起來.

只聞趙禎道:"唐子浩複燕之功,開疆擴土之勞,實我皇宋之棟梁也."

"雖有小錯,然瑕不掩瑜,癲王之稱,有悖公允,特賜丹書鐵卷,封親王,名曰:鎮疆,世襲子孫萬代."

......

大伙兒聽的直咧嘴,心里甚至有點嫉妒,官家對唐奕當真是太寵愛了,把封王聖令都放在遺詔里了.

這樣一來,不但無人可反對,而且唐奕不接也得接,先皇遺命,那可沒法抗旨了.

至于什麼免死金牌,世襲子孫......還萬代!?

雖然有點過分,可是,也能理解.

雖然不知道官家和唐奕在宮里發生了什麼,但是結果確實是唐奕妥協了,不然也沒有太子即位這個說法了.

總之,唐奕帶著兵來,卻沒能成事兒,不管是什麼原因,總要給些補償嘛.

再說,與太子繼位,還有皇後不垂簾比起來,這等小事,已經不算什麼了.

這事兒連王安石都覺得說得過去,應該的,唐奕的功勞確實當得起一個鎮疆王,更當得起一個丹書鐵卷.

只要皇權在他們這邊,即使給錯了,將來也可以把給他的,變成不給他的.

......

"其四....."

怎麼還有??

大伙兒心說,該安排的已經都安排了,還有什麼沒交待的?

......

但有人不這麼想.

還真有!!!

文彥博一振,只覺心跳都漏了一拍.

剛剛他忽略了一點,那就是,皇後不垂簾,太子尚年幼,剛才只顧著高興,卻是忘了,官家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官家怎麼可能放任十一歲的小皇帝在帝位上無依無靠呢!?

文彥博想到了一個職位,雖然在大宋百年曆史之中從未出現過,但是,依現在的情形......

這個職位,很可能要出現了!!

......

沒錯,文彥博猜的一點都沒錯,包括王安石,富弼等人也猜到了這一點--

顧命大臣!!

按趙禎現在的遺詔,他要任命顧命大臣.

會是誰?

文彥博??

富弼??

應當就是這二人之中,不做他選.

......

--------

趙禎確確實實要任命大宋開國百年的第一位顧命大臣,不過....

呵呵,偏偏就是文官眼中,不做"他選"的那個"他選".

"其四!!!"

"太子年幼,恐,難當政務."

"詔命!!"

"鎮疆王唐奕,輔政理事,直至天年!!"

......

"直,娘,賊!!"王安石聞罷,差罵出聲.

文彥博則是腦袋嗡的一聲,險些栽倒.

鎮疆王輔政....

鎮疆王輔政!!!

媽了個巴子,唐奕要是輔政,誰當皇帝還有什麼分別?

剛剛還在狂喜太子黨的勝利,結果,趙禎來了個急轉彎,太子是得位了,可是,文扒皮發現,這個"太子黨"....

原來沒贏!!

"好!"

石進武,龐籍等人聽了趙禎的"其四",猛的大喜,暗暗大叫:"好!!!"

他們扶植的不是太子,也不是趙宗麒,他們要扶植的是唐奕.

只要唐奕上位,誰當皇帝,都是一樣.

"爺爺!"王守忠更是激動的,下意識看向王德用.

"成了!!"

"呼......"

王德用長出一口濁氣,確實成了.

那接下來....

......

----------

"陛下!!萬萬不可!!"

王安石終于回過神來,猛然大叫,響徹整個福甯殿前.

趙禎眉頭一皺,"有何不可!?"

"陛下!"王安石徹底急了."癲王當國,臣以為萬萬不可!!"

趙禎不為所動,"是鎮疆王,不是癲王."

"不管是鎮疆王,還是癲王,只要是唐子浩,皆不可當國!!"

"大宋開國百年,甯用內宮當政,亦不放權外臣輔政,陛下不是不明白其實的道理!!"

"何況,唐子浩還是一個異姓王爺!"

......

其實,大宋朝幼主即位,不取顧命大臣,而唯用後宮,是有原因的.

大宋士大夫與天子共治,相互是制衡的關系,不單單是士大夫制衡天子,天子也在制衡士大夫.

顧命大臣,即是文官,等于是士大夫把皇權那一部分也掌握在了手里,所以從不先例.

而大宋一般用太後垂簾,那是因為皇後一般皆出自將門,與文官天然對立,形成一種新的制衡.

所以,顧命輔政一說,曆來新舊交替時提都不會提.

那話說回來,剛剛趙禎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為什麼沒人反對呢?

很簡單,因為在現在這個局勢之下,將門與軍隊倒向癲王,士大夫需要把權力盡數掌握在自己手里,需要一個一言九鼎的顧命大臣來打壓囂張的將門.

可是,這個顧命大臣必須是士大夫才行,若換了別人......特別是唐奕,那特麼就另說了.

王介甫現在拿大宋沒有過輔政之臣說事,也是逼到沒法了,在這沒理辯三分呢!!

趙禎默默地看著王安石,良久,卻是轉頭問向文彥博,"文卿以為...合適嗎?"

"......"

"這...."文彥博啞火了.

他雖然也反對唐奕輔政,但是,他不能說他反對.

因為,他比王安石懂得審時度勢的多,現在出聲兒,就是找死.

"臣...臣....臣並無異議."

"嗯."

趙禎滿意地點了點頭,回頭對王安石道:"看來,除了王卿,別人倒挺認可癲王."

別人趙禎根本就沒問,王安石眼神仿佛要殺人,惡狠狠地瞪著文彥博,瞪著富弼,瞪著包拯,唐介.

"你們...."

"皆國賊爾!!"

王天真要是懂得縮頭,他就不是王天真了,縱使刀山火海,王天真也敢沖一沖,闖一闖.

此時雖然只有他一個人在戰斗,他也絕不會退縮.

"陛下!!"

"好了...."趙禎打斷他."介甫啊,要知進退."

這話說的已經近乎漏骨,意思就是:你別再鬧了,朕不是在害你,而在救你.等著唐奕來處理,光燕云那一件事,就夠你死八百回!

"陛下...."

此時卻是包拯,唐介看不下去了,他們想出頭,幫王安石說句話,唐奕輔政確實不太合適.

"此事就這麼定了,文卿,擬旨吧."

趙禎當然也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這二人與王安石有本質的區別,他們只是單純的覺得不合適.

"陛下!!!"

有人聲援,王安石更是來了精神,絕不能讓官家把這道旨意坐實.

"陛下,縱使顧命輔政之事尚有可行之處,但是......"

王天真正面剛不過,又開始想別的路子了.

"一指場中涇渭分明的兩派!!"

"今天呢!?"

"今天這個局面,如何收場!?"

"......"

趙禎也就是病著,實在沒力量生氣,不然非得好好罵一罵這個拗人!!

朕不就是在幫你們收場嗎?難道你讓唐瘋子來給你收場??

......

可是王安石拼了!

信念這個東西,有時候是力量,是正義;有時候,那就是自裁的刀!!

而此時,王安石已經分不清這是他的力量,還是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了.

"癲王率兵進犯,大鬧皇城!!"

"石進武,王守忠置守土之責于不顧,萬里而還,為癲王助陣!!"

"此等置家國于不顧,亂政叛國之舉,難道陛下當天下百姓都是瞎子嗎!?"

"陛下!!"王安石淒然急呼."百萬開封城民可是眼睜睜看著呢啊!!"

"如若就此揭過,王法何在!?我大宋皇家的威嚴何在!?"

......

這邊王安石還沒說完,那邊文彥博已經忍不住了.

"王介甫!!你閉嘴!!"

你大爺的,你自己想死,非拉上我們嗎??

但是,文彥博想阻止已經晚了.

龐籍聽罷,嗤之以鼻,憤然嗆聲:"石將軍,王將軍,也只是人回來了,兵還守在四邊."

"不像某人...假傳聖諭,若不是狄青忠肝義膽,冒死抗命,恐怕燕云現在已經易主了!!"

....

此時此刻,文扒皮恨不得給王安石跪下!!

你特麼要鬧哪樣啊???

自己想死,非拉上我們墊背嗎??這特麼不是明擺著嗎?癲王系腦子有坑不跟你對著揭短.

他哪知道,王安石就是自己想死,拉上他們墊背!!

王天真的執著已然瘋魔,他甯可賠上自己,賠上文富,賠上將門,也要把唐奕從輔政理國的位子上拉下來.

....

----------

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然是再無轉圜,趙禎就算想和稀泥也萬萬不能,滿朝文武,外邦使節,皆在側聽得真真切切.

這麼大的事兒要是還置之不理,那不光是皇家顏面掃地,大宋朝的精氣神也同時垮了.

......

人群之中,老將王德用一歎,心道,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看了眼富彥國,低聲對王守忠道:"該你了..."

王守忠心中一緊,"爺爺!!不能...."

王德用登時大怒,"壞我大事,老夫生剝了你!!"

"...."

王守忠眼淚就下來了,他知道爺爺心意已決,無有更改,紅著眼睛,猛一咬牙,木然地緩緩行出隊列.

"臣....有本奏!!"

場中一滯,萬沒想到,這個時候,王守忠會出來摻合.

趙禎也有意外,悵然道,"何奏."

王守忠兩行熱淚涓涓而下,"臣....檢舉!!"

"臣....檢舉魯國公王德用,是為....罪...首!"

"臣檢舉......"

"王德用利用軍中影響,密令臣與石進武,龐籍等人串聯,暗擁鎮疆王,實則為己牟利!!"

"前,密謀回師兵諫."

"今,不召自回,皆是家祖所謀!!鎮疆王...."

"具不知曉!實乃....."

"實乃!!"

"實乃家祖,一人之罪!!"

"......"

"......."

"......"

滿場皆肅,落可聞針.

趙禎靜靜細聽,面無表情,眼神....不看王守忠,更不看王德用,而是盯著王安石,冷的近乎冰點.

良久,趙禎才艱難開口:"王德用....何在?"

"老臣....在."王老將軍平靜出班,平靜拜禮.

"你可...知罪?"

"老臣...知罪!願領....罪責!"

趙禎點點頭,抬眼看向王安石.

現在,趙禎有點明白,為什麼唐奕對這個王安石始終不喜了.

這個人..有才.

這個人...也有忠心,更有能力.

可是,這個人缺點,太致命了,一個不好....

比如現在,是要壞事的!!

悠然開口,"既然如此,那就一並處理了吧."

"王老將軍已然領罪,那假傳聖旨之事."

王安石沒怎麼樣,文彥博差點沒癱地上,他特麼也是罪首之一啊!!

正在琢磨,在趙禎深挖之前怎麼逃過一劫......

其實,現在文彥博心里有一個念頭,只不過一閃而逝!!!

那就是,他要把所有的罪責扛下來,因為只有這樣,此時的影響才不會大到撼動整個朝堂.

可惜,文扒文終究還是沒有那麼高尚.

突然,身邊的富弼昂然出聲:

"臣....領罪!!"

"....."文扒文都傻了,沒明白富弼領的哪門子罪?

富弼已經出去了.

"臣自領罪責."

"假傳聖旨一事,蓋臣一手所為,望陛下責罰."

....

趙禎怔怔地看著富弼......

眼神之中,沒有怨恨,而是....

感激!!

這個時候,也只有富彥國能站出來了.

趙禎當然不知道,富弼在這里面起了什麼作用,他更不知道,要不是富弼急中生智在最後加的那十二個字,燕云可能真的就丟了.

可即便是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依然感激富弼.

就像他,感激王德用一樣!

因為,這二人在保,一個在保唐奕!一個......

在保社稷江山!

如果這件事依著王安石鬧下去,不管是假傳聖旨,還是癲王系逼宮,一大批人要受到牽連,一大批人要跟著王安石一起倒黴.

都什麼人呢?西南的軍,政兩位大員,石進武和龐籍,西北的統帥王守忠.

明確支持唐奕的丁度,宋庠,楊文廣......

看看這都是什麼人,大宋一大半的國防,還有外務,直接就垮了.

而另一邊呢?

文彥博,富弼,王安石,這些直接參與假聖旨的人,一定是跑不了了.

曹皇後有賣國存私之嫌,太子有監國不利之錯誤.

包拯,唐介,文武百官有監察不嚴,玩忽職守之罪惡.

這邊又都是些什麼人?

真要處理,大宋朝還哪里剩得下治國之人?三省六部一個相公都剩不下!!

趙禎之所以要趕在唐奕前面先把大局定下來,就是避免唐奕腦袋一熱,真把太子黨的文臣都拿掉.

沒人了,那朝堂還怎麼維系??

結果可好,王安石拼了,不顧一切,要不是富弼,都得給他陪葬.

這才是真正的大義,是真正的忠良!

王德用和富弼這是在用惡心自己,來保全大宋社稷.

......

----------

趙禎心知,在場的這麼多人,也許唯一沒有罪過的人,就是王德用和富弼.

可是....

此時此刻,他必須做一個昏君,必須讓這二人承擔所有.

這就是政謀,是為君者的無奈!

這也是小瘋子最討厭的東西,最憎惡的東西!

也許...

趙禎暗歎,是該讓唐奕來整治一下這扭曲的"道理"了.

雖有為難,可是最後,趙禎還是把兩個最不應該治罪的人....

治罪了!

"王德用....."艱難開口."結黨營私...陷鎮疆王于不義....."

"罷去官職,爵位,貶為庶民...."

"禁閉...回山."

"富弼...."

"假傳聖意...妄受聖恩...."

"貶降三級,流放...涯州."

眾人聞旨,一陣哀戚,明眼人都知道,這二人是替他們受過.

而二人所承擔的罪責,哪一條都夠死罪,可處罰很輕,看似不痛不癢.

但是,在場的所有人更清楚...

此詔一下,王德用,富弼一世英明盡毀!

對于他們這個層次的名臣來講,這比殺人,更殘忍!

....

--------

"陛下!!"

王安石怎麼可能接受這個結果??王天真到了這個時候還在拗!

"王德用這明顯就是壯士斷腕,丟車保帥!!"

"富弼之言,也非...."

"夠了!!"

趙禎真的怒了,用盡所有力氣暴怒狂吼!!

"你...你要鬧到什麼時候!?"

"我..."王安石一陣氣結.

官家怎麼就不明白呢??唐奕上位,他們將門什麼沒有?

還在乎一個王德用?

官家那里說不清,只得把矛頭對准別處.

猛的甩頭,瞪著王老將軍!!

"你!!"

"你好手段!!好心機!!"

"你....你是亂臣!!是國賊!!"

....

"哼....."王老將軍輕蔑地斜了一眼王安石,連正眼相對都是欠奉.

言語之中,沒一絲一豪的尊重.

"老夫是亂臣不假..."

向趙禎一拱手,"畢竟忤逆天家,犯上作亂這是無可辯駁的,老臣願以死謝罪!"

"可是...."

老將軍話鋒一轉,朝著王安石湊了上去,"老夫忤逆,出賣的是自己....."

"你呢?"

"你出賣的是燕云!是大宋的土地和百姓!"

猙獰的面容嚇的王安石一縮.

"我..."

王德用根本不想和他廢話,這種人,不值得!

"呵呵...."輕蔑再笑.

"國賊?"

"不敢當."

"沒有你敢偷!!也沒有你賣的徹底!"

說著話,退回班中,不與王安石再爭論半句.

.....

王安石縱有千辯之口,此時也被老將軍頂的半句話也說不出來,面上青一陣紅一陣.

錯愕之間....

只聞上首的官家,悠悠然的一句話.....

"介甫啊....你險些毀了朕的一世英明啊....."

轟!!!

王安石猛的怔住.

倒不是幡然悔悟,而是他知道,官家的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他政治生涯....結束了.

......

陷官家于不義,這種話從官家嘴里說出來,那他只有一條路可以走,辭官謝罪!

就算他不想辭,身後那些如刀子一般的眼神,也不會放任他不辭.

那是一句,誅心之言.

剛剛官家對所有太子黨和所有癲王系,沒說過一句狠話,對文彥博沒說過一句狠話......對想幫自己的包拯,唐介沒說過一句狠話.

甚至對犯下忤逆大罪的王德用,富弼也沒說一句狠話.

偏偏對他王安石.....

他知道,結束了.

......

萎靡的看了看場中各位,突然發現,他真的是一個人在戰斗....

向著趙禎躬身一禮,"臣....突感不適,暫請告退."

"望官家恩准."

"嗯..."趙禎冷冷的點著頭,"去吧...."

"安心養病,你的政務,有人會替你處理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