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最真的唐子浩
g,更新快,無彈窗,!

陛下想沒想過,有這樣一個天下,在那個天下里,雖也有疾苦,然漢家一統傲然于世;百姓們雖也有愚昧,可幾乎人人識字懂禮.

那里富庶,比大宋還要富有的多,幾乎沒有人會餓死.頓頓有精米,餐餐可以吃上肉,也不是什麼奢侈.

那里自由,可以盡情揮灑每一個人的相像力.只要肯怒力,每個人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舞台,每個人都能創造生活和未來.

百姓,不再是這天下的附屬,而是這天下越來越好的掌舵人.

說到這里,唐奕仿佛又回到了那個年代,眼神之中,盡是憧憬.

"那里幾乎每天都有新的東西問世,小到方便生活的小玩意兒,大到改變這天下的大創造."

"那里生機勃勃,希望,創新,憧憬,超越,這些詞彙印在每一個人的骨子里,大家都想把這個天下變的更好."

"窮人不再為了吃飽飯而麻木地活著,吃得飽的人也不再只想著做官弄權而鑽營地活著,他們有更多的追求,更多的活法兒,而且個個活的精彩."

"比如...."

"他們想要更多的糧食,于是有人專心務農,培育出最優良的糧種,國庫里的糧食多到吃也吃不完."

"比如..."

"他們想走的更遠,于是,有人制造了可以在天上飛行的工具,萬里之遙旦夕而至."

"他們還想更了解彼此,于是就有了千里之外便可與人對話見面的手段."

"那個天下仿佛變成了一個村落,即使在遙遠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也能瞬息知曉."

"後來,他們又想走出這個天下,于是,他們開始仰望蒼穹,想要到星空瀚海之中去看看更廣闊的天下."

"雖然還沒有走多遠,不過,可以預見,他們很快就會成功了."

"而且,他們知道了,原來我們的天下不過是星空浩渺之中了一粒微塵,渺小得已經不能再渺小."

"他們震撼,他們自省,他們不再妄自尊大,不再把視野局限在那粒微塵."

"他們更加積極奮進,更加向往更廣闊的天下,更美好的未來."

"陛下想過嗎?那樣的天下,是怎樣的一個天下?"

唐奕盡量用趙禎能夠聽懂的語言,描繪著一個對宋人來說,光怪陸離的世界,一個無法理解的世界.

趙禎仰望著夜空中的焰火,盡量放飛想像,讓那些比焰火更絢爛的畫面一幅一幅的浮現在眼前.

喃喃道:"真有那樣一個天下....該多好啊......"

可惜,想像就是想像,無法成真.

回過神來,苦笑著看向唐奕,"朕還以為你的故事說的是過去,說的是你的心聲."

"沒想到...."

沒想到這個故事說的是未來,說的是這個小瘋子的夢想.

"那個將來太遙遠了,終無數代人之奮進,亦不見得能夠實現啊...."

"不...."唐奕凝重的搖著頭."那不是未來,那就是過去!"

在趙禎錯愕迷茫的眼神中,唐奕緩緩在榻前蹲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老皇帝,繼續他的"故事".

"在那個天下里,有一個男孩兒...."

"出生在一個還算富裕的家廷之中,父親經營著一家煙花工廠."

指著天空中的焰火,"就是您現在看到這種."

"母親則是書院里一名普通的教書先生."

趙禎聽到這里,來了精神,"在那個世界里,女人也能當先生嗎?那還挺新奇的."

唐奕淡笑,"可以的.在那個天下里,女人和男人一樣,可以教書,可以工作,可以比男人更優秀."

趙禎眼中透出得意,"咱們大宋的女人也是可以務工的,不過....不過卻沒法比男人更優秀啊..."

唐奕被老皇帝無端端的就給帶偏了,責怪似的苦笑,"您到底還聽不聽?"

"聽...挺有意思的."

唐奕繼續.

"少年在這樣的天下里,在這樣的家庭里長大,自小衣食無憂,且開明的父母,並不想他長大之後成為一個鑽營世故的人."

"小富即安,太平一生就好了."

"而少年也正如父母所想,從沒有勵志要當什麼官,成為什麼人上人."

"那個天下里的年青人多數都和少年一樣,在他們的觀念里,生活質量遠比生活高度更值得思考."

"權力對于很多人來說,不是享受,而是一種負擔.況且,在那個天下里,並不是只有權欲和從政才可以給人帶來成就感."

"有太多的道路可選,有太多的活法讓你青史留名."

......

"真好...."讓唐奕意外的是,趙禎不但沒有不認同的意思,反而是由衷的感歎.

"至少比朕強,朕就沒法不肩負這種負擔,太累."

唐奕淡笑點頭,卻是沒有多說.

"後來,少年這樣的氛圍里慢慢成長,良好的家庭讓他更加明白親情的可貴,富裕的條件又讓他懂得享受生活."

"他的人生幾乎已經看不出什麼波瀾,求學,長大,接管家里的生意.不出意外,他會娶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生下一雙兒女,平淡卻滿足的過完一生."

"可是...意外卻偏偏來了."

趙禎已經徹底沉浸在唐奕的故事里,由衷的為那個無名少年平淡而美好的一生而欣慰.

現在聽到唐奕說出了意外,老皇帝心中一緊,急忙問道:"什麼意外?應該過得去吧?"

唐奕搖著頭,"他死了...."

"什麼!?"趙禎不高興了."怎麼好端端的就死了呢?"

"不行!"近乎命令似的對唐奕道."得把你這個故事改改,不能讓他死."

"可他確確實實的死了."

"死後的他,沒有墜入輪回,亦沒有到過地府,就像做了一個夢,回到了...."

"一千年前!!"

"一千年前!!?"趙禎渾身一振,陷入沉思.

"妙!!妙!!太妙了!!"

"大郎這個故事好!"

"回到一千年前?這可比周莊夢碟有趣得多."

"回到千年之前..."趙禎還在喃喃念叨."一千年前...."

"要的朕的話,不用回到一千年前,能回到三十年前那該有多好啊...."

趙禎也是人,也曾做過夢回年少,再無遺憾的夢.

......

此時,唐奕看著趙禎沉醉的表情,心道,看來穿越小說在什麼時代都有市場啊!

忍不住道:"是啊,少年也沒有想到,他會回到一千年前..."

"那後來呢?"

老皇帝已經被唐奕勾起了癮頭,急于知道那少年後面的故事.

(在這里斷章,那是蒼山想開刀子鋪,可是...我並不想開刀子鋪....)

......

----------

"後來...."唐奕看著趙禎.

"後來那個少年開起了一間包子鋪,想繼續在一千年前過他那沒心沒肺的小日子."

"可是,他終還是不能如願."

"他怎麼了?"趙禎急問."又出意外了嗎?"

唐奕搖頭,"沒有."

"他只是遇到了兩個人,一位遲暮名臣,一位宅心仁厚的皇帝......"

"這二位素不相識的老人竟給了少年家人一樣的關懷,而少年把對父母親人的思念,也完全轉嫁到他們身上."

"他的心變了,他開始不再享受安逸,開始想為他們做點什麼."

"于是...."

"于是怎樣?"

趙禎心說,那少年一定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只不過這小混蛋在這里賣關子,著實有些不厚道.

"于是...."唐奕悠悠道來,仿佛說著別人的故事.

"于是,他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瘋子."

"一個與那個時代格格不入的....瘋子!!!"

......

--------

"瘋子??"趙禎一時沒聽太明白."怎麼就瘋了呢?"

"他為什麼要瘋?"

"這不合常..."

轟......

又一朵煙花在夜空綻放,斑斕的火光映照在唐奕的臉上,讓趙禎不由一怔,只覺全身上下一陣發麻,汗毛都炸了起來.

嗡的一聲,老皇帝腦中一片空白,看著唐奕的眼神里有驚恐,有不敢相信,更有.....釋然.

"你!!"

"你...."

"你...."

一個瘋子,一個名臣,還有一個宅心仁厚的老皇帝......

一千年前......

那個完全不同的天下......

這些詞彙,那些畫面,在腦子里絞殺在一處,理也理不順,想也想不通.

"那少年....是不是姓唐?"

唐奕點著頭,"是姓唐."

"那你就是那個少年?"

"對,我就是那個少年."

"那你是人是鬼!?"

"我是人."

"是陛下的唐大郎,也是大宋的唐瘋子."

......

----------

夜空中,花煙綻放,福甯殿前,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與一個把心底最真的自己展現在老人面前的青年,定格成一個誰也無法理解的畫面.

......

整整兩個時辰,煙花已散,圓月當空.

李孝光等人就那麼守在福甯殿外的遠處,看見官家與唐奕聊著他們永遠也不可能知道的話題.

借著月光,可以看見老皇帝時而激動的坐直身子,時而感歎的一頭栽倒,可是臉上始終掛著滿足的笑意.

......

整整兩個時辰,唐奕終于用趙禎可以聽懂的語言,讓這位地地道道的宋人相信,自己不是神仙,也非妖怪,自己真的是來自一千年後的靈魂.

"怪不得!!怪不得!!"

趙禎連說兩個怪不得,"怪不得你那腦子里都是此奇思妙想,無所不能!"

嫌棄地斜了一眼唐奕,"還以為真是個天才,原來...原來都是拾人牙慧,抄來的!"

"知足吧."唐奕也不示弱."給您一百個天才,也抵不上我這麼一個無恥家伙."

"哈......"趙禎心情大好."那你再給朕說說,一千年後的人真的可以在天上飛?"

"真的.有一種叫飛機的器械,可載十人百人,瞬息千里,從開封到涯州,大該也就一個時辰吧."

"那麼快!!"趙禎聽的激動不已."那你為什麼不給朕也造出這種飛機來?"

"額..."唐奕一窘."我造不出來,太難."

"那上天呢?朕想靠近了看看星河是何景象."

"額...這個更難...不會."

"那你把那個順風耳千里眼,可以千萬里外視人聞聲的東西造出來總行吧...."

"不行....沒那本事."

"糧種總行吧?你不是說,一千年後的糧種比玉米還高產嗎?"

唐奕都快哭了,"要不,您換個別的?"

趙禎不干了,"你這也不會,那也不行,那你還回來干嘛?"

"......"唐奕徹底無語,心說,你成心的吧?

"那朕再問你."顯然趙禎也沒指望唐奕給他造這造那.

"千年之後,是哪家做皇帝?"

"這...."唐奕有點後悔了,我和你說這些干嘛?這不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他很想告訴趙禎,千年之後,已經沒有皇帝了.可是,看著趙禎臉上因為說了太多話而染上不正常的潮紅,看著他強撐著也要把心中所有疑問都解開的興奮....

唐奕決定,撒一個謊.

咧嘴一笑,"還用問嗎?當然是趙家王朝."

"混小子,又來騙朕!"

不想,趙禎一眼就看穿了唐奕的伎倆,緩緩躺回榻上,仰望著夜空.

"這世上......哪有什麼千年王朝啊."

唐奕沒說話,算是默認,這個謊確實很拙劣.

"說吧,朕一個將死之人,還有什麼聽不得的呢?"

"說吧,朕想知道......大宋是怎樣的一個命數."

好吧,唐奕在心中一歎,知道其實這個問題趙禎早就想問,只不過沒敢問罷了.

據實而報.

"仁宗崩世,大宋曆英,神,哲,徽,欽五帝...."

"過一甲子,聯金滅遼,贖買燕云,次年金軍南下,大破開封,徽欽二帝受俘,死于五國城,宗室數千之眾北押金都受辱."

"康王趙構,南逃,與金國隔江而治,再續趙家百二年氣運,史稱南宋."

"後,蒙元崛起,南宋苦撐數十年,終是不敵,滅于崖山....."

......

雖然早有心里准備,趙禎聽完這段話,眼淚就下來了.

"原來....燕云沒拿回來......"

"我趙禎的子孫竟是......"

"二帝被擄,宗室數千之眾被俘......我的子孫......怎麼......"

"怎麼....怎麼如此多難啊......"

......

哪成想,唐奕凝重搖頭,"陛下不用難過,徽欽二帝並不是陛下的子孫."

趙禎一怔,瞪圓了雙眼,"什....什麼意思?"

唐奕道:"陛下走後,英宗即位,也名趙曙."

"不過,他的原名不叫趙宗麟,而是...."

"趙宗實!!"

"所以,之後的神,哲,徽,欽四帝,都是汝南王府的後人."

......

"....."

"!!!!"

明白了,趙禎全明白了.

在原本的曆史里,不但燕云沒有歸宋,連他趙禎也沒有兒子.

此時,老皇帝看著唐奕的眼神都變了,以前有些想不通的事情,現在終于都明朗了.

為什麼唐奕在當年四面楚歌,無兵無將的情況下,還要瘋了一樣要奪回燕云.

原來,那是大宋的命數所在!!他比所有人都更清楚,沒了燕云,大宋以後會發生什麼.

他更明白,為什麼唐奕攔也攔不住的一意孤行,打折了那一家人的腿.

原來,那是他趙禎的命數所在!!他是拿自己的一切,換了他趙禎的安甯.

原來....

不是他趙禎一直在寬恕唐奕,而是唐奕一直在維護他趙禎.

而他,他這個皇帝卻一直在猜忌,在防......

"大朗,朕有愧于你...."

唐奕心頭一酸,"父子之間,說這些......遠了."

......

--------

是啊,遠了.

趙禎心中盡是悔恨,是他自己一步一步把這層真的不能再真的父子之情扯遠了.

望向夜空,煙花已經停了下來.

突兀道:"文富等人還在宮外守著呢吧?"

唐奕淡笑,"我不出去,他們是不會安心的."

"是啊,你不出去,他們就沒法安心呢."

"那......你就出去吧."

"......"

唐奕錯愕之下,趙禎卻是安慰一笑,"沒讓你走,就在宮外等一會兒,朕找他們有話說."

"您累了,還是歇息吧!有事明天再說."

"等不了了,去吧......"

...

--------

強行攆走唐奕,趙禎躺在榻上思量著什麼.

等李孝光,李秉臣,還有閻康走過來......

"把他們都叫進來,石進武那幫跟著癲王鬧的也都叫進來,朕有話說."

李秉臣勸道:"天色不早,城門已經又鎖上了,陛下還是歇息吧!"

"鎖上了?"趙禎一振,猛的坐了起來.

"不能鎖!"

"傳朕旨意,今夜宮門大開."

說著話,趙禎又加了一句.

"上至王公宰相,下至販夫走卒,人人可入,人人可出."

"而且要明旨,在宣德樓上宣旨,讓整個開封都聽得見."

李大官心中一熱,他知道,官家這是在給唐奕證明,宮門大開,人人可入,那癲王就不算是逼宮了.

"秉臣啊,朕的時間,不多了......"

"去吧."

......

------------

兩個問題:

第一,大伙兒安心看,還是那句話,大宋只在它應該結束的時候結束.

第二,這只是一個高潮,所以,趙禎的離開,蒼山自然會找到另一個點吊著你們的味口.

至于是什麼......下章見.

第三,(噗,不是兩點嗎?)

第三,就算大宋結束之後,你也要相信,蒼山的腦洞還沒枯竭,那個窟窿還在.下一本,我依然是我,故事依然是燃得起來的故事.

蒼山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信心,把下一個故事講的比大宋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