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兵臨城下
g,更新快,無彈窗,!

狄青,赤子紅心,鐵血軍魂.

褪去戰甲,褪去所有官家所賜,褪去一生赫赫榮光,白發披散若瘋魔,赤**膛如初生.

左手執劍,執的是男兒熱血!

放聲咆哮,說的是....

我,為,賊,子!!

......

那是一種無奈,亦是另一種忠義.

是這個時代武人的抗爭,是第一個掀起文人遮羞布的真正猛士.

......

沾沾自喜,以為大局已定的朝堂相公們,等來的不是涅面戰神狄青和他的二十萬大軍,等來的是一套戰痕累累,金光閃閃的帥甲,還有狄青的十二個字:

"宋之山河,寸土必守!"

"恕,難,從,命!"

......

----------

"賤配軍!!"

"國賊!!"

"亂臣賊子!!"

王安石失態的怒吼咆哮,卻也換不來二十萬北軍為他的理想國度保駕護航.

一旁的文彥博一言不發,面若死灰.

完了!他知道,徹底完了.

因為降旨狄青,不但是文官們的一計殺招,同時也是一計險招.

成,則萬事皆成;敗,則徹底會激怒那個瘋子.

現在,沒有人能阻止得了唐子浩,沒有人可以逃得過那個瘋子的怒火,沒有人可以在這場風暴里全身而退.

唐子浩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利用舍棄燕云的罪名,消除所有異己.

別說是換個太子......呵呵,這個局面,他就算代宋而立,也是易如反掌,順理成章.

......

現在的文彥博居然有一種怪異的想法,他希望那個瘋子殺了他,希望他殺了王安石,殺了富弼,殺了所有敢于與之對抗的人.

因為,在這樣一個已經一邊倒的局里面,瘋子殺人,說明他還是瘋子,大宋還是大宋.

如果瘋子不殺人,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這個瘋子,不想再做瘋子,他想做皇帝......

現在,文彥博甯可自己去死,也不想做亡國的罪人.

......

"不行!!!"

......

"癲王還沒有贏!!"

......

"我們要聯合所有朝臣以死相抗!!"

......

身邊的王安石依舊在咆哮,依舊狂熱如癡,文彥博平靜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發問:

"誰才是瘋子?"

"......"

王安石被問愣了,"文相公說什麼?"

"我說,和唐瘋子相比,誰才是賭上一切的瘋子?"

"......"

"......"

堂中陷入死寂.

......

----------

癲王回京,已經是無可阻攔.開封城中,人心惶惶不可終日.

百姓們都在議論,癲王率眾而歸,已經不再是長幼嫡儲之爭,而是除舊立新之舉,舊朝屬官都已經攜家帶口的跑光了.

現在,皇城之內,三班六部幾近停擺,紫宸殿五日不朝.

政事堂,除幾位相公,連文書屬吏都沒有.

開封府尹跑了,聽說與癲王有舊怨,怕秋後算賬.

現在是老府尹包拯在危難之時擔起了責任,這才沒有開封治安徹底大亂.

民生百貨要不是華聯鋪在全力支撐,不定得漲到一個什麼樣的駭人地步.

總之,大宋都城處在崩潰邊緣.

很多人甚至在盼著癲王快點入城,早些回來,早些有結果.

整個開封城,就在這樣一個肅殺,蕭瑟的氣氛之中度過了嘉佑八年的新春.城中別說年味兒,連爆竹賀新的動靜都絕少聽見.

號稱不夜天,百年不絕客的馬行街,州橋黑市,別說是夜里了,大白天的都是門可羅雀,生意慘淡.許多商家干脆關門大吉,只等時局一定,再議開張之期.

上元節,黃昏.

汴河之上,商船靠側,民舟避讓,河道正中,龍旗大艦分水開路,後隨軍舟數百,綿延數十里.

唐奕卓立船頭,帶甲,配劍,大紅王袍迎著江風獵獵作響.眼神之中,三分狂怒,七分熱切,一眨不眨地看著前方.

轉過這個河彎就是回山,再往前......就是開封!!

"姐夫!"

猛然間,身後一個十余歲的清秀少年驀然出聲.

唐奕回身,疑然道:"宗麒,何事?"

"姐夫,咱們是回來當皇帝的嗎?"

唐奕笑了,反問:"你想當皇帝嗎?"

少年趙宗麒聞言,不屑地一撇嘴,"還是姐夫來吧,一點也不好玩."

"哈哈哈."唐奕放聲大笑."我也沒興趣,因為....不好玩兒!!"

......

----------

轉過河彎,回山就在眼前.

離的老遠,就見一位老人臨風立在碼頭上,唐奕不由向前一探,認出那是范師父.

急聲施令,"停船!"

不想,范仲淹見唐奕有靠岸的意思,在岸上無聲地一揚手,隨之又擺了擺手.

唐奕一怔,知道老師不想他靠岸,只得作罷.

師徒二人無聲對望,一直到回山已經甩在身後再看不見.

自始至終,未有半字交流.

......

------

等唐奕到了開封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本緊閉的城門竟是大開,涯州軍毫無抵抗的順利進城.

在碼頭一上岸,唐奕就感覺到了城中的蕭瑟,上元大節居然漆黑一片,靜若鬼城.

唯一在這樣的夜晚還敢出來的人影,隱藏在碼頭的黑暗之中,靜靜地看著唐奕,看著兵臨城下的涯州軍.

......

唐奕也看見了他,緩緩地走了上去,漫不經心地率先開口:"人都哪兒去了?"

"都在皇城下."

"哦."唐奕點著頭,瞬間懂了."這是要背水一戰啊."

抬頭看向身前的人,"那你怎麼沒去?太子可是你外甥."

黑暗中的人影向前逼近一步,露出一張唐奕無比熟悉的臉,正是曹佾,曹國舅.

"太子,宗麒,又或是你......對我來說,有區別嗎?"

"靠!!"

唐奕笑罵:"特麼最精的就是你!"

曹佾說的一點沒錯,有區別嗎?

沒區別啊!

太子得國,他是皇帝的舅舅;宗麒當政,他是觀瀾元老;唐奕代宋,他特麼還是觀瀾元老,皇帝最親密的戰友.

"行了!"

唐奕一擺手,現在沒工夫和曹佾敘舊.

"明天找你喝酒."

說著話,回身欲走,准備整隊直奔皇城.

不想,曹國舅突兀一問,讓唐奕怔了一下.

"以什麼身份?"

"什麼身份?"唐奕停了下來."和你喝酒需要身份嗎?"

曹佾道:"我需要知道,按什麼禮數來招待."

"癲王,還是...."

"新皇!!"

"....."

唐奕默然良久,回道:"兄弟."

說完,大步向前,直奔皇城.

......

----------

曹佾說最後的抵抗都在皇城,唐奕自然下令直奔皇城.

可是,出了碼頭,石進武,王守忠,龐籍,潘豐,司馬光等人已經等在那里.

潘豐一見唐奕,不由露出一絲苦笑,"好險,狄漢臣幫了大忙!"

我幫你妹,唐奕恨不得掐死他.

看著這一幫自己的堅定"支持者",終還是沒有發火.

"走吧..."

"走吧!"潘豐一點都沒看出唐奕的不悅,隨聲附和."皇城那邊,陣仗不小!"

....

----------

陣仗不小?確實他媽陣仗不小!

唐奕一到皇城之下,都特麼看傻了.

只見諾大皇城,不見多添一個守衛,所謂的太子黨,所謂的中正人臣,幾百口子排成一排,手挽手,肩並肩,組成一道人牆,把宮門擋的那叫一個嚴實.

文彥博,富弼,王安石,包括包拯,唐介,一個都不少,就站在最前方.

......

一面是巍巍皇城和百余紫袍文官,另一面是六萬帶甲,兵寒刃利.

唐奕看著這個場面,特麼的都氣樂了,真不知道這是一種愚蠢,還是一種忠烈!?

這算什麼?

面對大炮和強兵,用生命去捍衛信念?還是魚死網破的決絕?

......

這就是大宋的悲哀所在,這就是文人政治的天真所至.

用特麼聖人書里的道理麻痹自己,同時也妄想麻痹別人.以為誰都像他們一樣思考,以為筆杆子就是這世上最強的武器......

大宋如是,大明如是,大清也特麼如是!

可是,你們特麼用錯地方了啊,老子就是個土匪.

"來人...."

"架炮!!!"

黑洞洞的炮口直指皇城,對面的文官們一陣慌亂.

文彥博臉色煞白,可還是向前一步,表現出無畏之情.

"子浩!你也是讀著聖人書的人,真要犯上做亂嗎!?"

"來吧,從我們的尸體上踏過去!"

說著話,挽緊身邊的包拯,王安石,一副大意凜然的樣子,要多悲壯有多悲壯.

"呵...."

躁動之後,就是死一般的寂靜,還有唐奕森森的冷笑.

"第一......"唐奕緩緩上前.

"你們應該感謝狄青,沒有他,今天誰也別想活著離開."

"第二...."

"我現在要見進去,誰也攔不住我!"

"哼!!"王安石冷哼一聲."亂臣賊子,有何顏面去見陛下?"

"唐子浩!!你身為大宋嗣王,也是立下過汗馬功勞的人,今日卻貪權奪利,兵臨皇城,難道,就不臉紅嗎!?"

......

"唐奕!"包拯也開口了."你是聰明人,當知我等所為的是大宋的將來!!"

"為了大宋,你不能進這個宮,更不能奪這個權!"

"聽老夫一句,幡然悔悟,為時不晚!!"

......

"子浩!!"文彥博急呼."醒醒吧!!你當年不授官,不貪權,為了官家遠走涯州,那股赤子之心都哪兒去了!?"

"走了一趟西洋,連道理都不講了嗎?"

"你比誰都清楚,你身邊那些人支持你,是要得到更多的好處啊!!!"

"他們,是不會讓大宋更好的!!"

......

------------

"臉紅?"

"大宋的將來??"

"道理!?"

唐奕真的怒了,雙目之中幾欲噴火.

"好!!"

"那老子就看看誰應該臉紅!?什麼他媽的叫道理!!"

......

"你!"

唐奕一指文彥博.

"你!!"

再指王安石.

"還有你們!!!"

宮門之前所有的文官.

"和你們!!"

出乎意料,唐奕最後把矛頭對准了身後的王守忠,石進武等人.

"此時此刻,你們心里有國家!!"

"有自己!!"

"有家族!!"

"有我唐子浩!"

"有大宋的將來是好是壞!!"

"你們都是好樣的,都是聖人!!"

"都他媽的有道理!!"

"可是,老子就問一句."

猛一揮手,指向文官身後的官城.

"誰心里有他!?"

"你們想趙宗麟做皇帝,想趙宗麒做皇帝,想我唐奕做皇帝!!"

"想沒想過,你們的老皇帝就要走了!?"

"他就要走了!!你們知不知道??"

"他一走,你們再也找不到比他對你們更好的皇帝了."

"你們...知不知道!!"

"再也沒人慣著你們,寵著你們....像苦行僧一樣苛求自己,善待你們每一個人!!"

"你們...."

"知道......不,知,道!?"

......

唐奕紅著眼眶,顫抖著嘴唇.

"從一開始,從我回到大宋......"

"從你們擔心我,擔心將來,擔心江山社稷那一天開始......一直到今天!"

"有沒有誰擔心過他?"

唐奕咆哮著,哽咽著,把所有的心里話都發泄出來.

什麼皇圖大業?什麼江山社稷?對于唐奕來說,浮云爾!

所有人....

所有人!!!

所有人都在關心天下,關心皇位,關心你是不是罪人,我是不是站著大義.

從來沒有一個人為了那老頭掉過一滴眼淚,哪怕是一滴鱷魚的眼淚.

"你們不是讀聖人書的嗎??"

"你們不是心懷天下嗎??"

"你們不是忠義報國,以死抗爭嗎??"

"那在你們廣博的胸懷里邊....能不能??"

"能不能給這個老頭兒留一點點位置!?"

"當官都他媽當魔障了嗎!?"

"連七情六欲都他媽扔沒了嗎!?"

"這就是你們的道理!?"

......

"去他媽的道理!"

"曹老二!!!"

"在!!!!"曹覺淚流滿面,聲嘶力竭.

"從現在開始,誰攔在前面...."

"殺,無,赦!!!"

"喏!!!"曹覺瞪著牛眼."全軍聽令!!

啌!!

"前進!!"

啌啌啌....

涯州軍大兵壓進,炮口前指,誰敢妄動,必殺之後快.

......

--------

皇城之前的文官們都傻了.

一部分人被唐奕的怒吼所感,雙目通紅,他們現在才意識到,趙禎走了,真的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皇帝了.

另一部分人,則是被排山蹈海一般的涯州軍嚇的不知如何是好.

......

文彥博與王安石對視一眼,皆是亂了方寸.

此時進退兩難,生死一線,連王天真這種能說會道的巧嘴,都不知如何反駁,下意識對文彥博來了一句:

"怎麼辦?"

怎麼辦你大爺啊!!

文彥博想罵娘,特麼讓你坑出屎來了.

"我...."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還沒說出來!!

突然,吱嘎嘎.....身後的宮門伴著木軸轉動的尖嘯,緩緩地開了......

李秉臣被李孝光攙扶著,緩緩走出宮門.

場中不由一靜,只聞老大官高聲唱喝:

"有旨意!"

"宣...癲王覲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