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不忠不孝不仁不義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倒退回十天前,這時的趙禎病情更重,已經無法處理政務.

三日前,不得不再次讓太子監國,皇後曹氏輔之.

幼主得國,太後垂簾的政治格局,已經基本現出端倪.

......

此時此刻,皇城之內,政事堂文彥博的職房之中,文彥博看著隔案而坐的王安石,悠然開口:"介甫此來何事?"

王安石肅然,"江山社稷,概系于此!!"

噗!!

文彥博直接就噴了.

特麼還是王介甫會聊天啊,一句話,把江山社稷就全壓進去了.

弄的文扒皮一點都不敢怠慢,不由得坐直了身子.

"到底什麼事?"

王安石道:"早前,安石曾單獨見了一次官家."

文彥博眉頭一皺,"很重要嗎?"

"很重要."

"說的什麼?"

"說的是,詔令狄青回京勤王之事."

"!!!!"

文彥博也特麼驚著了,狄青回京?那燕云不要了?

看著王安石良久,文相公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是你一個人在說,官家在聽吧?"

王安石也算光棍,"不錯."

"那結果呢?"

"結果是,陛下說丟了他,也不能丟了燕云."

呼......不知為何,文扒皮竟然長出了一口氣.

倒不是此事太荒唐,有賣國之嫌,讓文彥博忌憚,而是......

而是,王介甫剛一開口說這事兒,他眼前自動冒出來的,是唐瘋子的猙獰.

你敢把燕云丟了,那瘋子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

"既然陛下不同意,那你來找老夫做甚?"

"因為此事,由不得官家!"

"......"

文彥博沉默了,"你什麼意思?"

王安石淡然道:"你我反對癲王,初衷是一樣的,文相公又何必問我呢?"

"一個異姓王,身邊捆綁了無數利欲熏心之輩.若這樣的人當權,對大宋之害,不亞于一場內亂."

文彥博沒有說話,還是冷冷地看著王安石.

他確實是這麼想的,可是,也還沒到舍棄燕云的地步.

那是武人的魯莽,他們可以丟了西北,西南,可是他文彥博不能,因為他比武人更高尚.

"醒醒吧,文相公...."王安石顯然還沒說完.

"縱觀古今,哪一朝哪一世,哪個異姓王掌權,逐利小人彌漫時局的朝廷能有好下場?"

"即使唐奕沒有二心,可是他身邊的人掌握著大宋的錢,掌握著大宋的糧,到了一定地步,他們是不會滿足于唐奕只是一個權王的."

"現在....就是最好的例子!!"

文彥博聽罷,胸中一陣煩悶.這個王安石,太特麼能聊...

說實話,文彥博有點動搖了.

"你到底要說什麼?"

"我要說...."王安石眼中獻出狂熱!

"我要說壯士斷腕!我要說,棄子爭勝!我要說,燕云不是不可以丟!"

"可是,丟了燕云,我們都是罪人."

"呵...."王安石輕蔑一笑,眼中盡是不屑.

"到了這個時候,相公心里想的,還是自己那點虛名嗎?"

文彥博面上一熱,強辯道:"燕云很重要,丟不得!!"

沒了燕云,大宋就又回到提心吊膽過日子的年代了,哪能像現在放手大干,無所忌憚?

不想,王安石搖頭,"很重要,可也沒那麼重要."

"相公別忘了,現在的大宋不是以前的大宋,現在的大遼,也不是從前的大遼."

"宋人現在不再談遼色變,因為我們剛剛打敗了他們.宋人現在糧多兵足,想把燕云再奪回來,並沒有以前那麼難了."

說到這里,王安石站了起來,雙掌支著桌案,逼近文彥博.

"用暫時的放棄,換一個朗朗乾坤,換一個由真正有家國抱負的君子名臣創造的大宋.....不值得嗎?"

"......"文彥博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

"可是,可是陛下已經拒絕了,你還能怎樣?"

王安石詭秘一笑,"現在掌管禦印的,可不是陛下."

"你!!!"

文彥博終于明白了,為什麼這個王介甫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太子剛剛監國,皇後剛剛攝政的時候來找他了.

這孫子是准備欺負那對孤兒寡母不識數啊!?

"你,好大的膽子!"

但見王安石搖頭,"正因為安石膽子不夠大,這才來找文相公."

操!!!

文彥博差點沒暴粗口,原來在這等著我呢.

為什麼來找他?

很簡單,他是同平章事,而王安石把司馬光和范鎮頂下去之後,獨坐門下省給事中.

他們兩個,再加上皇後手里的禦印,再加上一個沒什麼重要性的富弼,幾乎就是聖旨的全部流程了!

王安石這是想繞過官家,記皇後帶天下直接下旨.

文彥博此時已然被王安石說動..."能....能行嗎?"

只聞王安石鄭重道:"只要狄青回京,大局必穩!"

"文相不能再猶豫了!!我們現在...實在太被動了!"

說著話,倒退兩步,雙掌抱前,一揖到地.

"江山社稷,全在相公一念之間!!"

......

王安石太厲害了,連文彥博這樣人物也被他架在那不上不下,左右搖擺.

那句"太被動",一下子就點在了文彥博的死穴之上.

...

確實太被動,太子一脈,雖然占著京中聽話語權,可是....百無一用是書生!這些文官也只能見招拆招,貓在朝堂上動動嘴.

真說硬實力,又哪里比得上手握重兵的唐子浩呢?

而最後這個大禮,更是讓文彥博動容.

不禁自問:老夫能不能做到王介甫這一步,不惜背上這個賣國的惡名來換一個朗朗乾坤?

能!!

姥姥!

文扒皮這輩子除了一個唐奕,就沒服過誰.

只要狄青回朝,那特麼唐奕也得給他踩下去!!

絕然看向王安石!

"皇後那里怎麼辦?"

王安石大喜,文彥博問出這句,說明他已經默許了.

"只要相公點頭,別的事,安石自會去辦妥."

"我這就去見皇後,然後去說服富相公."

只見文彥博點頭沉思,王安石這麼一說,他就懂了,可行!

其實,皇後那里並不是問題.

母憑子貴這是後宮法則,曹皇後當然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被換下去.再加上王安石這張利嘴,連蒙帶唬,曹氏一個婦道人家,能扛得住才怪.

至于富弼......文彥博也明白為什麼要找他,聖旨審核,有一環是必須要內相簽押的.

可是....

"不要去找富相公,他不會聽你的."

文彥博比王安石了解富弼,說出花來,富弼也有他自己的底線,是不會干出這種事情的.

"這樣吧...."長歎一聲,心道,既然決定要做,那就做到底.

"你去面見皇後,富彥國那里,我來解決."

王安石聞言,再次大禮奉上,"那就有勞相公."

......

----------

等王安石一走,文彥博在職房之中踱步良久,思考著怎麼解決富弼這個障礙.

最後,這老貨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對富弼沒用,還是得...用騙的.

再一思索,文彥博在案上翻出一張空黃封詔書,背著手,踱著步,就來到了富弼的職房.

富弼正在整理明日要呈給皇後和太子的奏折,內相說白了就是皇家顧問,是秘書,參謀.

太子監國,萬事生疏,最忙的就是他這個內相.

見文彥博不請自來,立時露出笑意,起身相迎.

"寬夫怎麼有空來老夫這里串門?"

文扒皮咧嘴一樂,"坐得久了,出來透透氣,來找彥國討碗茶喝."

富弼大笑,打趣道:"少來!寬夫曆來無利不起早,定是有事."

文扒皮立時擺出被拆穿的尷尬,訕笑道:"彥國不君子,非禮勿言啊!"

"哈哈哈...."

說罷,兩個老相公相視大笑,皆大歡喜.

"說吧,何事?"

文彥博也不磨嘰,抖了抖手中的黃封詔書,"京中官宦過通濟渠免稅的詔令,拿來給內相宣行."

富弼一怔,這道詔令他是知道的.

如今時局微妙,一些官員大族擔心兩方從文爭演變成武斗,進而殃及開封,所以都刻意的想暫避風頭,從京城往外搬.

對此,做為當事方的文富等人心有虧欠,自然盡量放行.

而出京,南下必走汴河自不用說,北上則是走新修的通濟渠.

這些人中,有的家大業大,一運就是十幾船的家什器物,運河稅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所以,前幾日就有人上奏,可不可以為官員們免了運河稅,方便眾人.

這點小錢,對朝廷來說自然不在話下,昨天只是稍稍議了議,就算過了,現今正在走程序.

只不過,富弼不解的是......

"這等小事,怎還勞寬夫走一趟?"

"嗨...."文彥博長歎一聲."家丑...慚愧啊."

"彥國也知道,老夫家中......"

"哦."富弼秒懂,原來送旨宣行是幌子,走後門才是真的.

文彥博家里那點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家大業大,夫人的心也大.

自家老爺是當朝相公,臉上自然有光,加之愛面子,誰來投奔都是來者不拒,安頓幫襯.致使文家要搬家的話,那陣仗估計不亞于禁軍出征,起碼得有幾百口子人.

且昨日庭議,也不是什麼人,什麼船都免稅放行,上下都有限度.詔曰,凡超二十船者,不免.

此時,文扒皮臉上頗有為難.

"彥國知道,其實這事也沒那麼複雜,給河監遞張條子,總不會為難咱們."

"只不過...."

下面不用說,富弼也明白,一邊攤開紙墨,一邊道:"小事."

文彥博這是不好意思自己給自己開放行的條子,讓他代寫,面子上過得去些.

這等成人之美的小事,富弼又怎會拒絕?

只消片刻便以寫完,吹干,交到文彥博手里.

大宋首相喜滋滋的揣到懷中,"嘿,欠了彥國一個人情."

富弼大樂,"這算什麼人情?要欠也要欠個大的才夠本."

文彥博不依,"要不,我給彥國也寫一張?"

富弼一翻白眼,"老夫可用不著."

"怎麼?彥國真不打算..."

文彥博可是知道,富弼不用開條子,不是他的家底不多的緣故,而是他沒打算避禍.

只聞富弼淡然一攤手,"子女都在老家,京中只有我這個老翁帶一老婆,三五老仆伴身,有什麼可搬的呢?"

"哦哦."文彥博忙不迭的點著頭."彥國過的清苦啊...."

說著話,也不打算多留,"彥國先忙,老夫就不打擾了."

富弼躬身禮送,"寬夫慢走."

可是,富相公沒想到,文彥博走到門口,又回來了.

抖著手里的黃封詔書,"看老夫這記性,辦了私事,卻把正事扔到了一邊."

富弼訕笑不語,心說,那本來也就是個由頭.

調笑道,"我看寬夫是急著把那些親戚都打發走吧?好落得個清淨."

一邊說,一邊接過.

左右也不是什麼要緊的詔令,展開也不細看,准備蓋上相印,直接宣行.

可是,馬上就愣住了,"這......這怎麼是空的?"

"啊...啊??"那邊文彥博也是一怔,拿過來一看,登時臊的臉色通紅.

"老眼昏花...拿錯了...."

富弼無語,心說我看你是心不在焉.

看著文彥博,"那...."

意思是,那就拿回去吧,到時讓職吏送過來就行了,反正你的"正事"也辦完了.

不想,文彥博把詔書又遞回到富弼手里,

"左右也不是什麼要緊事,彥國蓋上印就得了,回頭我讓王介甫重擬一份,就不來麻煩彥國了."

說完......

文彥博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繞了這麼半天,為的就是這句.

他會答應嗎?他會答應!

這種事不合規矩,可也不是沒有.畢竟空白詔書並不是那麼要命,別忘了,光蓋上內相宣行的印信沒用,還得皇帝的禦印,給事中歸班的書行印信,加上他文彥博的首相印信才能生效.

這種事不稀奇,連富弼以前也干過.所以...

他會答應.

....

而對面的富弼果然沒多想,淡然一笑,"也好."

將空白詔書展開,取出印信蓋了上去.

只不過,按壓之時,碰到了剛剛用完的筆盞,封皮上沾上了一小點墨跡.

"這...."富弼一陣尷尬."老夫太不小心了."

"要不,寬夫再換一張?"聖旨詔令怎可汙穢?沾了墨,也就廢掉了.

"沒事!"不想文彥博卻是大包大攬."看不出來,就這麼著吧."

說著話,拿起桌上的詔書就走.

"回頭到老夫職房喝茶,我那有禦賜的小龍團."

....

------------

後面的事,自不用多說,王安石找到曹皇後,一通嘴炮順利搞定.那張已經添上字,蓋了內相,首相,給事中歸班印信的詔書,又添了一枚玉璽龍印.

短短的一天,文彥博仿佛是過了一年那麼長.說實話,這種事,他也是第一次干.

看著印押齊全,送到狄青手里就算生效的聖旨,文彥博心情極為複雜.

"但願後人能明白我輩之苦心吧...."

正要吩咐人快馬送驛燕云,哪成想,富弼進來了.

"寬夫兄,我來分你的小龍團了."

文彥博一陣慌亂,"快,快請,快請!"

急忙招待富弼坐下,備茶款待,而那封詔書卻是就放在了案上.

不是文相公不小心,而是他很放心.

富弼是有禮有德的君子,就算是攤開在桌案上,他也不會多看一眼.

可是,文相公又失策了.無意間,富弼還真就看了他的桌案一眼.

"咦??"富相公一眼就看到了有墨點的那封詔書.

"這份旨意還沒發出去呢啊?"

說著話,漫不經心的撿起,展開.

"別!!!"

文彥博想要阻止已經晚了,心中大叫:完了!!

讓富弼知道這件事,那就算黃了.

"彥國,你聽我說......"

有什麼好說的?富弼眉頭緊皺,把詔書從頭到尾,好好看了一遍,沉默著抬眼看向文彥博.

"彥國..."文彥博急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說!"

"說什麼?"

富弼抖著那張詔書,"說為什麼要繞過我,發這麼一道旨?"

"說..."

"不用說."富弼冷著臉,再次打斷文相公.

"我懂......"

"你......懂?"

文彥博石化當場,幾個意思?他怎麼有點不明白呢?

"其實..."富弼悠悠開口."你根本不用瞞我,就算實話實說,我也會同意寬夫這麼做的."

"同......"

文彥博心里啊,也說不上是喜是悲,特麼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富弼同意他假傳聖旨?

"不過...."

正糾結著,富弼那邊一個轉折,讓文扒皮的心又提了起來.

"不過什麼?"

富弼看著詔書,"不過,這措辭太過平淡,狄漢臣不一定知道京師局勢的緊迫."

"需加上一句."

說著話,在文彥博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拿起案頭毫筆,真的就在詔書上又加了一句:

--山河可碎,社稷無缺.漢臣三思!

文彥博怔怔地看著富弼,這....這還是他認識的富彥國嗎?

那邊富弼合上寫好的詔書,笑盈盈的遞給文彥博.

"現在好了,可以發出去了."

......

----------

于是,這道既是真也是假,詭異莫名的的聖旨就這麼從大內皇城....急速飛向了燕云十六州.

...

現在,它的真假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出現幾乎是瞬間攪動了整個大宋,風云變幻,雷霆驟起!

唐奕拼了!

顧不得什麼其它,揮師北上,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絕不能讓那道旨做實,絕不能把無數人用命找回來的燕云再丟了!

現在,他只能寄希望于比狄青先到京城,最好是他到了,狄青還沒離開燕云.

只要他回去的快,只要他解決一切麻煩,他相信最後可以攔下狄青.

可是,這怎麼可能?

唐奕親手修下的宋燕大道為的就是快速機動,快速反應,如果狄青奉旨回京,只需要十天.

哪怕唐奕的艦隊入了運河他再往回走,也不一定比唐奕來得慢.

......

癲王系也拼了,背後的那個人再清楚不過,此旨一下,那就不是兵諫,而是內戰.

可是,一個唐子浩值不值得一場內戰!?

值得!只要保住他,大宋就還有希望.

于是,在聖旨離京的當夜,另一個消息已經火還傳往西北,西南.

兩地軍馬接到指令,全軍整肅,枕戈待旦.

要是癲王與狄青有接兵對仗的跡象,兩方必要千里馳援,幫唐奕打贏這場內戰.

....

而左右時局的另一個重要人物,狄青!

當接到那份聖旨之後,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官家怎麼了?他怎麼會下這樣一道勤王詔?

"即刻南歸,戍衛京師....."

聖旨最末,還有十二個大字,刺的狄漢臣雙目生疼--"山河可碎,社稷無缺!漢臣三思!"

"山河可碎!!!社稷無缺!!!"

"山河可碎!!!社稷無缺!!!"

...

年過半百的狄漢臣捧著聖旨,老淚縱橫!山河可碎,社稷無缺!?

"不能啊...."

"咱們不能這樣!"

"是會下地獄的!"

六年!!燕云歸宋還不到六年!!

才六年,我們就要因為和自己人拼命,而把燕云再次拱手送人?

狄青不知道這個大宋怎麼了?

官家瘋了?

唐子浩瘋了?

朝堂上那些上樞言事的相公們也瘋了?

......

"父帥!"身側狄青的二兒子狄詠,此時也是激憤疾呼.

"咱們....真的要回去與癲王刀兵相見嗎?"

狄青只覺氣不夠喘,胸中似有萬斤巨石壓心.

苦澀道:"傻孩子,我們是軍人,聖旨在此,我們唯有服從."

"可是..."狄詠大叫."癲王不是敵人啊!"

狄青搖頭,"聖命難為,我們身不由己."

"這是愚忠!"

"別說了!"狄青喝止狄詠."傳我將令,三軍將校,中軍大帳議事."

"准備...回,師!"

狄詠一陣氣結,他知道父帥對官家的忠心近乎偏執,更知道,父帥心意已決,他勸不動了!

"媽-的!!"

大罵一聲,把腰間配劍重重摔在地上,"文賊負責動嘴,武人負責送死!"

"這兵當的,真他媽窩囊!"

嘴上雖不饒人,但還是強忍怒氣的去召集三軍將校去了.

......

狄青怔怔地看著地上兒子的配劍,心有所淒.那上面沾的都是夷狄外族之血!可是馬上.....

就要沾染自己人的血了.

"文賊負責動嘴,武人負責送死..."

緩緩低頭,拿起官家旨意再看:山河可碎,社稷無缺.八個大字仿佛千斤重錘,一下一下錘在胸口!!

山河,是軍漢們打下來的山河!

社稷,是文臣們股掌間的社稷!

為了文臣的社稷無缺,就要軍漢換來的山河破碎!!!

這他-媽-的,是,何,道,理!?

想到此處,狄漢臣一改頹勢,眼神之中盡是決絕.

緩緩的,慢慢的,摘下紅纓帥盔,然後,再退去,一身戰甲.

....

----------

三軍將校進到中軍大帳,不由一怔,只見主帥狄青,花白長發披散,全身上下只著襯褲,赤**膛盡是戰疤.

左手執劍鞘,支于地中,穩坐帥位,面目猙獰.

"父帥...."

狄詠愕然看著父親,此時正值數九寒天,父親這是?

狄青也不廢話,"列隊."

啌!

眾將校不敢怠慢,整齊站成方陣鋪滿大帳,等著主帥訓話.

"老夫....狄青."

"字漢臣...."

"官拜...西府樞密,鎮北大將軍,總攬幽州軍政事."

狄青一開場,就弄的大伙兒更是迷糊,狄帥這是在干什麼?說這些做甚?

可是,狄青還沒說完.

"年少時,代兄受過,刺配從軍."

......

"幸得范希文相公,韓稚圭相公,尹洙先生,龐籍相公,王德用老將軍賞識,授習兵法春秋."

"生平曆大小三十余仗,未嘗一敗!"

這就是狄青的生平....

大宋最後一位無敵戰將的一生!

看著帳中仿佛標槍一般的大宋好男兒!狄青繼續娓娓道來....

"官家隆恩聖寵,青以涅面小卒之微末,得封疆鎮北之顯貴!,是為...武人之最也!"

說到此處狄青眼神之中似有閃爍.

"青之今日,全拜官家所賜之,不敢貪享天恩于繁華,但求忠義報國于雄邊!!"

"戰死沙場,馬革裹尸!!吾之所幸也!"

.....

"忠,是青這一生唯一的信念."

下首狄詠聞之不由一暗,父親就是因為這個忠,要領皇命,舍棄燕云.

......

然而,狄青那邊還沒說完.

"官家于青,有知育之美,全信之恩......"

"如長,如父!"

"此為聖恩,青不敢忘,也不能忘!"

"官家讓青死,青絕不存活."

"官家讓青活,青絕不敢死..."

"可是,今天....."

狄青握著劍鞘的手心已經全是汗水,顫抖著把那道天子詔書,官家聖令,扔到眾將腳下.

"可是今天...."

"這山河可碎,社稷無缺的詔書....青,接,不,住!"

"青要抗旨不遵,要做一個不忠!!"

"不義!!"

"不仁!!"

"不孝的...."

"亂,臣,賊,子!"

狄青擲地有聲,每一個字,都近乎咆哮!

每一個字,都中正!!坦蕩!

噌的一聲!猛然立起!

"爾等可願,與我同罪!?"

啌!!!

大帳之中齊刷刷一個立正,狄詠帶頭近乎用盡所有力氣:

"願與狄帥,同生,同死!"

"同為..."

"亂臣賊子!!"

--------------

蒼山已經盡力,真的更不動了....

兩萬多字要是還喂不飽你們....

那我...

我特麼也要抗旨,罷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