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四方云動
g,更新快,無彈窗,!

賈相爺現在....應該說叫,痛並快樂著.

痛是因為,早前就不應該答應替這個瘋子填坑.

現在,他終于明白一個道理,這瘋子的屁股.....是特麼擦不乾淨的!

....

快樂則是,唐奕給了他足夠大的舞台,一個他從來沒有得到過的舞台.

這個舞台和在汝南王府時不同,唐奕不但給了他這個局,還把執子落子的權力完全交給了他.

這種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做風,不但讓賈子明如魚得水,而且那些永遠也解決不完的麻煩,更讓他迸發出超越從前的斗志和力量.

他現在有一種賭徒般的狂熱,敗了,和唐奕一起玩完;成了,則是吞天之功一人獨得.

所以,在得到唐奕的印信之後,更加印證了這個瘋子對他的絕對信任,賈昌朝一掃昨日的郁悶,莫名興奮.

從前是幫著一方玩死另一方,後來是幫著一方玩死另兩方.現在....三方一起計算,都在他賈昌朝的股掌之中,他能不興奮嗎?

玩死你們!!

這是老賈報複一般的心理.

----------

唐奕被徹底放假了,賈昌朝這老貨拿了唐奕印信為所欲為,還不讓唐奕過問,弄得他這個主角反倒成了多余,天天窩在家里哄孩子.

不過,唐奕也算是樂見其成,自己的兒女連他這個爹都不認,這個問題非常嚴重,可比什麼爭斗重要得多.

他還就不信了,老子連地球兒都玩得轉,就特麼四個小孩牙子,還治不了你們不成?

可是,癲王殿下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唐小瘋們的魔性程度.

唐奕決定,要做個嚴父,棍棒底下出孝子.知道了老子的厲害,就不信他們還敢不老實.

當然,真動手打唐奕是舍不得的,那可是親兒子.不過,見天板著臉,裝出不苟顏笑的樣子還是不難的......

于是,唐奕很努力的做起了嚴父.

結果....

"爹越來越丑了,都不會笑."

"....."

唐小糖一句話暴擊一萬點,唐奕敗下陣來.

......

要有理想,有了理想人成熟的就早.成熟的早,也就知道這麼對他們的親爹是一件多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更知道,他們的爹是多麼偉大的一個人.

于是,唐奕換了個招數,開始忽悠.

"小糖,你長大之後要做什麼?"

這回唐小糖很乖,沒有一句話把親爹暴擊至死,認真地想了想,"我要做娘親."

"娘...."

這個答案是唐奕沒想到的,做娘親?這算什麼理想?差距有點大啊!

"為什麼要做娘親?娘親可不算是理想哦."

結果....

"因為做娘親就可以掐你了,你還不敢出聲."

"....."暴擊十萬.

......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看來只能用偉大的父愛去感化他們了.

于是,唐奕又回到"慣孩子的家長"這條不歸路上,開始盡心盡力的做一個"好父親".

吃飯的時候,丫鬟婆子都不用,自己親自給喂飯,一小勺一小勺,很是小心,很有慈父的范兒.

結果....

轉個身的工夫,唐小頌就趁著親爹不主意,把一勺一勺的美洲辣椒油往親爹的飯碗里倒.

一邊倒,還一邊恨恨地嘀咕,"讓你喂!讓你喂!!吃不下了還喂!!辣死你!辣死你!"

.....

吃了飯,要午睡吧?

唐奕更不敢怠慢,親自在四個小家伙身邊陪著.

可是癲王殿下也困啊,剛閉上眼,唐小糖翻了個身,就把自己就從榻上翻到了地上.

小丫頭皮實得很,也不知道疼,爬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瞪著唐奕,"你是怎麼看孩子的?"

唐奕欲哭無淚,誰說的七歲八歲討人嫌,老子家里這四個是假的吧?三歲四歲就特麼的開始了!!

......

------------

"怎麼樣?這個爹不好當吧?"

把孩子交給娘,自己剛出來透透氣,就看見范純禮悠悠的進院.

唐奕橫了他一眼,郁悶的走在門口兒.

"以後你離我兒子遠點,特麼就是你這個沒正經的給慣的."

"哎!"范純禮不干了."這事兒你可找不上我,這都是尹師父和吳相公慣出來的,跟我沒關系."

說著話,還極為不滿的一撇嘴,"平時我要抱一下兩老頭兒都跟我瞪眼,親孫子也沒見他們這麼寵過!"

唐奕一陣頭疼,隔代人慣孩子,古往今天都是問題.

郁悶的回頭看了一眼屋里的四個小魔頭,"把老子逼急了,都送回開封去,看范老爺怎麼把你們收拾得老老實實的!"

"呵呵."范純禮干笑兩聲,顯然不太認同.

"范老爺要是會管教孩子,那你我也就不是今天這樣兒了."

"....."

唐奕無語,想到京城里的范老爺此時的處境一定是極為尷尬的,不定怎麼罵他這個逆徒呢.

由衷一歎,"當了爹才知道,范師父當年是多不容易."

現在的四小魔頭不正是當年的自己嗎?也不知道范師父是怎麼忍受下來的.

"官家也不容易."

范純禮突兀的一句話讓唐奕不由一怔,"你...."

只聞范純禮道:"范老爺讓我轉告你,多想想官家的好,多想想官家這些年是怎麼忍受你這個熊孩子的."

"....."

唐奕先是錯愕,隨之默然,最後....就只剩下苦笑.

"連范老爺都認為我回來是有別的目的嗎?"

"哎...."范純禮眉頭一挑."那你可想多了."

"我爹誰也不幫,他相信你!不過,他怕你一時沖動,做出什麼傷害官家的事情.只是提個醒,可沒有幫誰不幫誰的意思."

唐奕聽出范純禮話外之音.

"也就是說,朝廷那邊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連范師父這種身分都要出來表態了?"

范純禮一翻白眼,"你不會真的一心在家哄孩子,外面的事一點都不知道吧?"

"知道一些......"

唐奕當然知道外面在發生著什麼,這些天,他就算再怎麼把心思花在家里,也不會一點都不關心時事.

外面怎麼樣了,他還是心里有數的.

....

--------

此時,局勢已經日趨明朗,大宋朝堂儼然分成了三大派系.

一派是支持希望唐奕回朝,希望隨唐奕長大的大皇子即位的一波人.

比如,石進武為首的石家,潘豐為代表潘家.

老將軍王德用雖然沒有表態,可是,他的孫子王守忠在北西近期也是以防范西夏為名加緊守備.

遠在埃及的宋庠和楊文廣此時也是隱晦的傳回消息,雖未明確站隊,但也是勸官家,在立儲之事上要慎之又慎.

當然,還有觀瀾書院這十幾年間培養出來的龐大進士集團,這些人雖然還只是中低級官員,可是數量之多已經到了不容忽視的地步,他們當然也希望恩師可以大權獨攬.

這些人,說白了都是即得利益者,唐奕上位對他們有莫大的好處.且擔心太子要是登基,不但不會善待他們,反而會削弱各家的利益.

......

另一方面,則是文彥博,富弼,歐陽修為代表的朝中大員.

他們不希望唐奕回來,更不希望新皇登基之後,面對的是一個既得利益集團掌控的朝堂.

沒錯,豬隊友歐陽修又特麼犯蠢了.這回他是臣德為先,私情靠邊站,立場明確的要打倒自己的學生.

而且,別看醉翁他老人家當官腦子不太好使,可是他在大宋文壇,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這老貨振臂一呼,簇擁無數,幾乎半個大宋的文人都在響應他的號召,作用比文富還大.

還有一個不如忽視的人物加入了文官陣營--王安石.

別看王天真現在的官不大,可影響力也不小.

這位爺不但脾氣不好,嘴也不好,唐奕還真怕他寫點什麼東西,把自己罵的狗血淋頭.

總之,這些人與唐奕沒有直接利害關系,且忌憚唐奕身後的那些人會尾大不掉.

....

還有第三派,也是三個派系之中實力暫且最弱的一方,那就是魏國公和朝中的中小型將門.

魏國公自不用說,大方向上其實和文官集團保持一致,那就是唐奕說什麼也不能掌權.

唐奕要是回來,他的腿就保不住了.

而在一致對抗唐奕的同時,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雖然毛紡織,新糧種,加上華聯鋪,這三座大山已經分化了相當一部分北方士族.可是,還有一部分人因為別的原因始終和魏國公站在一起,使得這股力量依然不可以忽略不計.

至于中小型將門,則是軍改的'陣痛’效應造成的後果,只不過趕上了'好時機’.

涯州農墾兵團的試點,加上已經開始在大宋施行的軍改,讓觀瀾系的將門早早的就把手里的空兵額拋售給了這些中小型將門,使得這次軍改損失最大的就是這批人.

他們是沒辦法,讓唐奕支持的那位上去,那大將門更是無可撼動,他們面臨的只有衰敗和等死.

......

這就是大宋現在的局勢,本來已經一團合氣的朝堂,如今是山頭林立,暗爭不斷.

這其中,看似是支持唐奕這一方的實力最盛,最有話語權.

因為,如果細想不難發現,癲王系除了有兵額沒多少實兵的小中將門,還有燕云的狄青,幾乎所有的軍權,還有邊關重要位置全都是唐奕這一系的.

所謂拳頭大,就有話語權.癲王系不但有話語權,甚至你還不能動他們.

動哪里,哪里就要出大事!!

你就說吧,西南正和吳哥,大理頂牛,你能動石進武和龐籍嗎?

西北是王守忠,防的是西夏,能動嗎?

埃及的宋庠和楊文廣,也不能動.

投鼠忌器,便是如此.

......

可是,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的.

癲王系雖然動不得,也看似最強,可正因為如此,在一個關鍵問題上他們始終無法解決.

那就是,朝中無人!!

朝堂上只有丁度,司馬光,還有范鎮,有支持癲王的意思.

可惜,丁度只是樞密副使,司馬光連相公都算不上,范鎮的資曆也不算深.

這三個人,哪里能和文彥博,富弼,歐陽修這樣的陣容相比?

能和包拯,唐介,王拱辰這樣的重炮對轟嗎?

朝中沒有話語權,沒有能幫唐奕發聲的人物,這一點才是癲王系的短板,而且極為致命.

別忘了,大宋是士大夫的大宋.在這個局里面,誰也拿不下誰,誰也動不了誰,只有耗著.

而耗著,傷害最大的是誰?

是大宋本身,是趙禎這個皇帝!!

唐奕明白范仲淹讓范純禮轉達的意思,"盡量別傷害官家".

可依外面的局勢來看,不論怎麼做,對趙禎都是一種傷害.

......

----------

此時此刻,幾件事情在同時發聲.

坐鎮升龍城的石進武,此時正迎接著一位南下的客人--龐籍.

"相公此來,意欲...."

龐籍進到廳中,坐都沒坐,一擺手,"老夫直接一些,將軍莫怪."

這次,龐籍是以巡視廣南各州的名義南下的,在升龍城也就只能停留一天.

石進武也知時局瞬息萬變,不容廢話.

屏退左右,"相公直言便是!"

龐籍點了點頭,從懷中掏出一封密信遞給石進武.

"這是西北王守忠給將軍的親筆信函,將軍且先過目."

石進武一振,急忙拆開細觀.

嘶!!看罷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這太過激進了吧?"

龐籍面容肅穆,緩緩搖頭,"將軍不了解癲王,他從來不是審時度勢之人,平生做事全由本心.若依他的性情,可能不會忤逆官家之意!"

"....."

石進武沉默了,唐奕的瘋他再了解不過,大宋又有誰不了解.

可是,說這個瘋子在這麼大的事情上還會肆意妄為,他還真有點不理解.

龐籍見他猶豫,急聲道:"將軍猶豫不得!"

"新皇即位,關系到的不單單是你們石家,王家,潘家這些將門的前程,更重要的是,文富等人會不會因為這次內亂而退縮."

"若慶曆之變再次重演,那大宋的前途可就未知了......"

"這個時候,不能由著癲王的性情來決定成敗,我們必需加一把火!!"

龐籍所說,不是沒有可能.慶曆新政,賈昌朝,章得象開始也是支持新政,最後不也臨陣倒戈了?

誰也說不准,文彥博,富弼會不會是下一個賈昌朝和章得象.

"可是...."石進武現在的腦子是懵的.

"可是也不必用兵諫這麼極端的手段吧?"

不怪石進武猶豫,王守忠的信里說的是:西南,西北聯手回兵開封,打算兵諫官家罷黜太子,另立趙宗麒!

如此一來,癲王就算猶豫也沒用,木以成舟,他必須出來主持大局.

可是,這麼一來,吳哥,大理,包括西北的西夏,若不趁虛而入,那就沒天理了.

"我們一撤,西北怎麼辦?西南怎麼辦!?"

龐籍聞言,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他很清楚,王守忠的這封信一送過來,他,和他背後的那位主導這一切的大人物,必成千古罪人,萬劫不複.

可是,他們必須這麼做.

那位勸服他出賣自己的人說的很明白,只有唐奕能給大宋將來.

"顧不上了!"龐籍艱難地回答石進武."失了西北,西南,我們可以再打回來.可是失了朝堂,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

------------

開封.

唐奕親請進京述職的奏折終于罷到了趙禎和幾位相公的案頭.

此時,趙禎面色灰敗,坐躺在福甯內殿的龍床之上,下首文彥博,富弼,王安石頹然而立,一語不發,氣氛接近冰點.

王天真之所以有資格站在這里,是因為就在半月前,他剛剛接替了司馬光的給事中歸班之位,正式位列相公之選.

之前,富弼問賈昌朝誰人可頂龐籍,賈昌朝推薦了司馬光和曾公亮.而且,重點推薦了曾公亮.

可惜,在趙禎和富弼等人的反複考慮之下,並沒有讓曾公亮回朝,而是選擇了在趙禎身邊多年,且心有虧欠的司馬光.

可是,這次唐奕突然回宋,讓局勢大變,司馬光又表現出支持癲王的態度,那就不能再留他在政事堂了.于是王天真撿了個漏兒,堂而皇之的就能核心人物了.

......

"既然他想回來..."趙禎疲憊的緊閉雙眼,終于是開口."那就讓他回來吧!"

"陛下!"

"陛下不可!!"

王安石與文彥博幾乎同時開口.

"陛下,癲王回京,那大宋可就亂了啊!"

"他這個時候還明奏要回京,其心思已經是昭然若揭,萬不可僥幸."

趙禎一陣氣悶,想抬手捋一捋胸口,可是雙臂無力,卻是怎麼抬也抬不起來.

"朕....朕想在臨走之前,見一見他......也不行嗎?"

"不行!"文彥博回答的極為干脆.

"癲王回來就不是來見陛下的,而是來逼陛下的."

王安石也是低眉冷道:"四年前,癲王離京的時候,陛下不是對他說過了嗎,永遠不要回來!現在何必又心軟了呢?"

"我...."趙禎一陣語塞.

此時,他只是一個病入膏肓的老人,只是想再見那個瘋子一面,當面聽他說說,為什麼就那麼不聽話.

"讓他一個人回來,不帶兵...也不行嗎?"

......

"不行...."文彥博還是搖頭."他不可能不帶兵!"

王安石則道,"就算他不帶兵,一個人回來了.可是,萬一他見陛下的時候出什麼事,或者在京城的這段時間有了什麼意外,陛下傳出一些不太合理的詔諭......"

"那到底是陛下的旨意,還是癲王的意思?說得清嗎?"

"....."

趙禎再次沉默,這些道理他當然都知道.可是,他只是單純的想再見唐奕一面.

"陛下...."久未發聲的富弼溫和著語氣,緩緩開口.

"此為國事體大,陛下只能暫時放下人倫私欲了...."

......

"好吧...."最後趙禎終是妥協.

"傳朕旨意,封唐子浩為鎮南王...總理嶺外軍政事..."

"暫不....."

"入京!!"

....

----------

讓三人下去,趙禎又強打精神令黃門內侍去把曹皇後叫來.

曹氏見了趙禎,心下戚戚.

對于皇後來說,無疑皇帝就是她的天.現在,她的天,快塌了.

"你不要難過...."

趙禎傾盡全力拉住曹皇後的手,"朕本就不是什麼硬朗的身子,能到今天這個歲數已經算是上蒼抬愛了."

曹皇後眼淚瞪時就下來了,"陛下說的哪里話,陛下一定能轉危為安的."

趙禎淡笑搖頭,"朕的身體,朕自己知道....."

"好了,不說這些,叫你來....是有一事吩咐."

"陛下請講,臣妾照辦就是."

趙禎道:"以後就辛苦你了."

曹皇後一怔,"陛下的意思是...."

"太子尚幼,需皇後垂簾輔之,皇後要擔起家國大事啊...."

"我...."

不等曹皇後開口,趙禎已經搖頭阻止,"朕沒別的倚仗了,皇後必須擔起這個責任!"

曹皇後心中一陣絞痛,孤家寡人,概莫如是.

"好!!"艱難點頭,不讓趙禎為難."臣妾必盡全力."

"嗯...."趙禎終是放下心來.

"交待皇後兩件不能寫在遺詔里的事."

"陛下請講."曹皇後強打精神.她知道,這兩件事才是趙禎叫她來的真正目的.

"第一,朕其實知道,朕一走,太子登臨大統,子浩是不會再有什麼動作的."

"你大可繼續用之,不用因此而疏遠他,大宋還離不開那個小瘋子."

"嗯."曹皇後點頭,"記下了."

"第二,善待將門."

"其實...."

說到這里,趙禎顯然已經疲累不堪,停下來喘了幾口粗氣,才勉強繼續.

"其實...讓你垂簾,用意也在于此."

"你是將門之女,不會像士大夫那般趕盡殺絕."

"這次將門推著子浩要鬧,要另立太子,根本不也是怕新皇年幼,被文臣掌控,進而受難嗎?"

"只要你對將門好一點,大宋還不至于亂到哪里去."

"臣妾記下了...."曹皇後哭泣點頭.

事到如今,趙禎已經病成這個樣子還在為國擔憂.

"你不要哭."趙禎讓自己的臉色盡量好一點.

"朕這一生,在位四十年,已經當夠了皇帝,是該歇歇了,你應該替朕高興才是."

"況且...."趙禎目無焦距地看向殿梁.

"朕現在,很期待...."

"期待見到先帝,見到太祖太宗...."

"他們會怎麼對朕說話?"

......

沉默了一會,臉上露出滿足的笑意.

"應該會說....趙禎.....好樣的...."

"大宋在你手里終于一統天下了...."

.....

--------------

"陛下...."閻康輕聲呼喚,打破了殿中淒然的氣氛.

趙禎偏過頭去,"何事?"

"啟稟陛下,王安石去而複返,在殿外要求見陛下."

"王安石?"趙禎怔了一怔,他不是剛出去沒一會兒嗎?

"讓他進來吧."

"是...."閻康稱諾,剛要退出去.

"對了,你先等等."趙禎似是想起一事."明日就是重陽了吧?"

閻康愣了下神兒,不知道官家怎麼想起這個事兒了.

"是."

"重陽了啊...."趙禎悠悠一歎."吩咐尚食局,明日給國公以上各家爵府賜菜十道."

"你辛苦些,親自給各家送去."

"......"

說著,又喃喃自語:

"重陽了...朕不能設宴群臣,賜幾道菜,聊表心意吧...."

"是."閻康低身退了出去.

曹皇後知道王相公馬上就要進來,稱罪欲走.

趙禎卻是不允,"在旁聽聽."

曹皇後知道,這是趙禎有意讓她在群臣面前露臉,也不推辭,立在一旁.

沒一會兒,王安石進到內殿,見曹皇後在臥榻之側站著,立時明白.

恭敬上禮,"臣安石,見過陛下!見過皇後娘娘!"

"免禮吧...."趙禎確實累了."愛卿有何面奏,自是道來."

結果,趙禎不問還好,這一問,驚的老皇帝差點沒從龍床上掉下來.

"啟稟陛下,臣有一請,還望陛下聖裁!"

"何請?"

只見王安石面目猙獰,一字一頓:

"急調狄漢臣,及二十萬燕云守軍....回京!!"

"什麼!?"趙禎大驚."你...你再說一遍!?"

王安石面不改色,"調狄漢臣及燕云守軍回京勤王...."

"那燕云怎麼辦!?"趙禎幾乎坐了起來.

這根本就不用去想,狄青今天敢撤出燕云,大遼明天...

不!當夜就敢踏過古北關.

"陛下!!"

王安石抬起頭來,直視趙禎,"不得不防啊!"

"...."

趙禎一瞪著眼睛,"防誰!?防癲王嗎!?"

"不!"

王安石還是不急不徐,"防將門!"

"癲王會做什麼臣不知道,不過將門會逼著癲王做什麼,臣卻以為不得不防."

"...."

趙禎砸回床上,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茫然地看著殿梁,久久無言.

大殿之上,皇帝,皇後,臣下,三人一片死寂.

王安石低著頭,他心里清楚,官家在猶豫.可是,他也很確定,官家最後還是會妥協,在皇位和燕云面前,他應該選擇皇位的穩妥.

......

可是,萬萬沒想到.

許久之後,趙禎依舊望著殿梁,冷冷開口:

"丟了朕,也不能丟燕云!!"

"下去吧,此事不用再議!"

......

------------

有書友說沒看懂.

其實為了故事的連貫性,其中的利害關系,在前文蒼山都已經一點一點的分開來講過,只是在這里不打算再過多贅述,影響大家閱讀.

別跳訂,仔細看看,蒼山沒水過多少,虧不著大伙兒.

如果還是不懂,可以在章節留言,哪里不清楚,蒼山會回複解答.

實在不行,整個段落講完,開個單章細細刨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