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唐家四小瘋
g,更新快,無彈窗,!

老賈啊,也就是沒有唐奕那麼扯蛋的過去,否則一定大吼一聲:"老夫是反派來著,你和我說這個合適嗎?"

況且,你非要不走尋常路嗎?

要與世人為敵,與大宋為敵,特麼虧你想得出來!?

別人是要麼干,要麼不干,選一個.你可倒好,干,不干都不選,選個被'干’.....

特麼你喜歡受虐也行,可是,能不能別拉上老夫啊!

什麼與丑惡和道理為敵?什麼這些那些的人?聽著怎麼....

怎麼就那麼提氣呢?

"為什麼?"

胸中亂麻一團,賈相爺近乎本能的問了一句"為什麼".

"為什麼問我?老夫可不是什麼好人."

唐奕慘然一笑,"因為在這個局中,似乎只有相爺不想要我的權,也不想要我的命了."

"......"

老賈真的想馬上回答這個瘋子,你錯了,老子也有所圖.

可是,賈子明也只是想想,卻無法說出口.

"你要怎麼做?"

"進京."

"參與進去?"

"不,僅僅是一個游子去見他最後一面."

"不可能!"老昌這盆冷水潑的毫不留情.

"你若回去,只有兩種結果."

"罷黜宗麟,宗麒即位."

"或者...."說到這里,賈昌朝瞪著唐奕緩緩抬手,指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

"或者取,而,代,之!"

"不會!"唐奕堅定搖頭."這兩種我都不要."

"你不要也得要,有人會幫你要!進了京城,可就由不得你了."

"所以,我需要相爺幫我破這個局."

"......."

賈昌朝良久無言,最後歎然悲戚,"老夫上輩子一定欠了你什麼!"

說完,茫然轉身,獨自離去.

......

唐奕看著老賈的背影,心中雖然還是有一股悶氣化也化不開,可是,此時對賈昌朝的敬意不由更深一層.

......

這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做不到純粹.

在這個局里,有多少人借著仁德大義的名號行一己之私,可能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又有多少人不加掩飾的做了功利市儈的真小人?

這一刻,唐奕甚至有些心疼老賈,他是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比自己還要執著的人.在那奸猾狡詐的靈魂之下,還藏著一股不問是非,不論對錯的執著.

直到賈昌朝已經走遠,唐奕才訥然而動.

只不過,剛邁開步子,就又停了下來.

不遠處,三個女人,四個娃娃......就那麼滿眼期許地看著他.

猛然間,什麼家國天下,權謀瑣事都顯得不再重要,唐奕忍不住露出一個由衷的笑意,快步迎了上去.

......

也不管碼頭上的人來人往,更不要什麼癲王遵儀,在三個女人錯愕的神情之下,給每人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快放開...."蕭巧哥漲紅著臉低聲呢喃."都是人......"

唐奕才不管那些,"誰愛看誰看,關老子鳥事."

"......"

大伙兒皆是一陣無語,離家近三年,這個瘋子卻是一點也沒收斂.

啪......

正當唐奕陶醉于家人的溫馨之時,只覺小腿微微吃疼.低頭一看,一個瓷娃娃般的小女孩紮著羊角小辮兒,水嫩的大眼睛里居然射出憤怒的光芒,正用小腳一個勁兒地踢打著唐奕.

"壞人!快放開阿娘."

唐奕心頭一熱,一把把小姑娘抱了起來.

"哈哈,我可不是壞人,我是你親爹!"

蕭巧哥也是大樂,"小糖,不可無禮!"

"小糖...."唐奕喃喃細思.

"唐小糖...這個乳名不錯!誰給起的?"

蕭巧哥白了唐奕一眼,"指望你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尹師父給起的."

說著話,和福康,還有君欣卓一起,把另外三個男孩也聚攏過來,"快叫爹爹!"

唐奕心里這個美啊,去他-媽-的誰當皇帝,去他-媽-的朝堂紛爭,老婆孩子熱炕頭兒才是真的!

正要上前,奢望著把四個都抱在懷里,結果....

"你就是爹爹?"這是虛歲已經五歲的唐吟.

"長的不好看!"這是唐風.

"嗯!!"小唐頌重重點頭."好丑,沒娘娘好看."

"......"唐奕有點臉紅,你爹我很帥的好嗎?

......

"爹爹干什麼用的?"這是小唐頌問叫大哥唐吟.

"嗯...."唐吟小大人一般沉吟了起來."三娘說,是給我們買好吃的,好玩的的人."

"爹!!"

"拿來!"唐頌那里剛問完,這邊唐風就立馬一個轉身,把小手伸向唐奕."好吃的,好玩的...."

"......"

臉色由紅轉綠,唐奕心說,這特麼確實是我的種兒,無利不起早.

還沒完.

小唐頌又向大哥發問了:"那爹爹是哪兒來的?"

哪兒來的......唐奕由綠轉紫.

只聞唐風搶話道:"笨,我們都是石頭里蹦出來的,爹當然也是石頭里蹦出來的啦."

"石頭...."

由紫變黑.

"哦...."

好奇寶寶唐頌終于解開了"所有迷題",又好好看了看唐奕,猛的撲到三個女人身邊大叫:"大娘,二娘,三娘,咱們換個爹爹吧!"

"這個爹爹不好看,這回要選一塊漂亮的石頭才行."

"哈哈哈哈......"

不光是三個女人,碼頭的人聽到這一段話,所有人都放聲大笑,只唐奕一個人徹底石化.

"這都三個什麼啊!?"

看了看懷里的小唐雨,心說,還是女兒好,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兒.....

可惜,他想多了.

"爹爹?"懷中的小唐雨一臉的嚴肅,完全不被眾人的大笑所感染.

"你就是爹爹嗎?"

"對!我就是你親爹!!"

"那爹爹就是壞人!"

小唐雨還是忘不了這個胡子拉碴的壞人剛剛對娘親動手動腳的事情.

"原來爹爹就是欺負娘親人的."

"呃...."唐奕梗了一下,隨之露出一個小孩子看不懂的笑意.

"也可以...這麼說."

"哎呦!!"

孩子聽不懂,大人可是聽得懂,蕭巧哥羞臊的在唐奕腰間狠狠的擰了一把,疼的唐奕一聲怪叫.

這還不算完,唐小糖得了"爹爹"肯定的答複,立馬神情一變,翻臉比翻書還快.

"上!"

一聲令下,只見剛剛還可愛逗趣的唐吟,唐風,唐頌嗷嘮一聲就沖了過來,對著唐奕這個"親爹"上下其手,又踢又打.

而懷里這位唐大小姐指揮完三位哥哥,瞄著唐奕的頭一口就咬了下去......

嗷!!!!

唐奕疼的差點沒蹦起來.

"我是你們親爹啊!!親爹!!"

可是,不說還好,他一說親爹,四個小魔王更加認定親爹就是欺負娘親的壞人.

....

此時此刻,唐奕心里就一個念頭: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作孽啊!

"哦去...."

不遠處的曹老二,宋楷看的眼睛都直了,四個小瘋子圍毆大瘋子,這一家子....

好看!!

精彩!!

要不是三位嫂子很快就把四個小唐瘋子拉開了,這兩個貨能在這看一天,都不帶生厭的.

......

------------

唐奕現在面臨一個新的問題,一個比什麼都重要的問題:

怎麼給這四個熊孩子重新定義"爹"這個詞,怎麼讓這四個混世魔王知道,他爹在男人里面其實算帥的.

....

雖然被三位娘子把孩子們拉開了,可是幾個小家伙看他這個爹的眼神兒還是充滿著敵意.

于是,大宋癲王,人見人怕的唐瘋子瞬間變成了"瓜慫",從碼頭哄到家......

又是把從埃及,羅馬帶回來的好東西拿出來討好幾位小魔王,又是爬在地上給人家當馬騎.

特麼活久見!!

長這大就沒這麼累過,整整折騰了一天,四個小家伙終于是開始有所轉變了,原來...

爹爹不僅可以給好吃好玩的,還能當馬騎.

好吧,唐奕徹底成了"慣孩子家長",完全沒了方寸.

如果大宋有"孩兒奴"這個詞,說的一定就是他.

......

月上中天,費了牛勁,終于把四個小家伙哄著睡了覺.

唐奕累的是滿頭大汗,看著熟睡中的四個小家伙,癲王殿下的嘴岔子都咧到耳朵根子了.

可是嘴上卻不肯饒人,"得管管了啊!哪有你們這麼慣孩子的?長大了還得了?"

君欣卓一窘,下意識低下頭,"孩子還小,以後自然就懂事了."

蕭巧哥恨鐵不成鋼的白了君姐姐一眼,"別聽他的,他說什麼你都信!"

轉而瞪著唐奕,"說我們姐妹之前,先管好你自己.我看呀,誰也沒有你慣的厲害."

嘿,唐奕這個著急啊!

"我這不是....剛回來頭一天嗎,以後肯定嚴管."

"吹吧你就."

蕭巧哥才不信他那一套,打了個哈氣,困意上湧.這個女人自打成了親,生了孩子,就越來越像"家庭婦女"了.

"困了,我們去睡了."

說著話,不由唐奕反應,拉上君欣卓就走,獨留福康一人與唐奕四目相對.

唐奕又看了看四個孩子,吩咐婆子丫鬟夜里看好四個小家伙別著涼.

隨後輕輕挽過福康,"我們也去睡吧...."

福康面頰染紅喃喃道:"巧哥妹妹卻是....有心了."

唐奕則是颯然一笑,"自家人,客氣什麼."

回到房中,沒有讓下人鋪床,屋里只唐奕和福康二人.

沒有多余的語言,更沒有無用的眉目傳情,一把將福康攬入懷中,就那麼靜靜的抱著,靜靜的把自己的體溫傳遞給這個柔弱的女人.

過了一會兒,唐奕感覺到福康的淚水已經浸透了自己的衣襟,憐愛的輕拂她的後背.

"沒事的,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

福康聞聲,連默然垂淚也做不到的嚶嚶大哭.

"父皇....病倒了...."

"父皇病倒了...."

"我想回去看看他...."

"可是...."

"可是我卻不能回去看看他......"

"能的...能的...."唐奕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

"我答應你,一定帶你回去看看他!"

唐奕感受得到福康的心理有多複雜,想回去,可是她嫁了一個偏偏這個時候不能回去的男人.

......

--------

唐奕抱著福康,合衣躺了一夜.

許是心中的那個主心骨終于回來了,福康終于找到了宣泄.這一夜,她在哭泣中睡去,卻是睡夢中露出微笑.

......

第二天一早,本不想早起的唐奕卻是被賈昌朝叫了起來.

"放心,老夫不想打擾你們家人團聚."

"只今天一次,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殿下都可以呆在家里,萬事不問."

唐奕揉著眉心,"相爺有事,隨時可以來,我知道孰輕孰重!"

老賈卻是不接,"老夫要最後確認一次,你是不是真的無意儲位之爭?"

"是."

"是不是真的不希望大宋平添亂像?"

"是."

"是不是...."這一問,老賈明顯有點猶豫.

"是不是真的對那個位子毫無興趣?"

"是!"

"好!"賈子明放心地點了點頭."那老夫就放心了."

說著話,賈子明從懷里摸出一張紙來,"把你的嗣王印信拿出來給老夫用用."

他這沒頭沒腦的,加上唐奕一宿沒睡好還有點迷乎......到書房取出印信交給老賈.

老頭兒咣當一下就在紙上蓋了章,唐奕這才反應過來,特麼蓋了老子的印,不是老子說的話那也變成老子說的話了.

"這什麼啊?"拿過來就看.

賈昌朝也沒攔他,倒是把印信直接揣在了懷里,"這玩意先放我這兒吧."

"哦...."唐奕無所謂的應著.

結果下一秒....

"哦個屁!!"直接就炸了.

抖著那張紙,"這不是火上澆油嗎?這東西也能發!?"

"錯!"老賈把印信揣穩當了."這不是火上澆油,這叫以毒攻毒!!"

"......"

晃神間,賈昌朝已經把那張紙奪了回去.

"你別管了,在家好好歇著吧."說著話,調頭就走,一副大拿的作派.

"不是,你等會兒!"唐奕追了出去,沒去搶那張紙.以毒攻毒,他有點明白老賈的用心了,可是印....

"你還是把印放我這兒吧."

特麼唐奕有點瘆得慌,讓老賈拿著他的大印還不定干出什麼心驚肉跳的事兒呢.

結果賈昌朝眼睛一立,"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這道折子改成癲王支持太子的投名狀?"

"日!!這老貨怎麼不講理呢?"

要真遞了投名狀,那他就真得被人架起來走了.

那些不想太子即位的人不定干出什麼事兒,強逼著把投名狀變緩兵之計呢.

"聽我的,沒錯!"

賈昌朝扔下一句話,兩手一背,悠哉悠哉的就走了.

唐奕心中哀嚎,我特麼不聽你的也沒招兒啊!!

現在,能和他在這件事上站在同一立場的,只有一個賈子明.

"唉...."長歎一聲."我特麼老老實實守著老婆孩子多好,摻合這些破事兒干嘛?"

他也不想想,要是不摻合這些破事兒,他哪來的老婆孩子?

蕭巧哥那是人耶律洪基的原配,趙禎更不會把福康給他這個鄧州開包子鋪的....

"算了...."

自言自語,盡是無奈,"但願老賈這次能穩一穩時局吧."

"......"

"不對啊!!"都快進屋了才想起來.

"印!!"

"老子的印!!"

唐奕心急火燎的又追了出去.

....

----------

其實,唐奕現在最符合邏輯的做法,就是什麼都不做.

請求回京述職的折子,賈昌朝已經幫他遞上去了,各方為他請功的聲音也都傳到了趙禎耳朵里,他只要什麼都不做,靜靜的等就好.

看看京城那邊是什麼反應,皇帝如何應對,到時隨機應變,最是萬全.

而另一邊,那些推著唐奕往上走的人其實也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訊息,因為....

那道回京述職的折子可不是唐奕寫的,萬一有什麼不測,唐奕可以把事情推的一干二淨.

對于唐奕個人來說,這是一個不敗的局面.

......

可惜,這個顯而易見的萬全之策唐奕偏偏不想用.

知道他是個瘋子,他特麼的不但不想蹚這趟渾水,而且還矛盾的不想獨善其身.

當然,正如老賈威脅唐奕的那樣,現在他也可以向趙禎表忠心.

這是最最愚蠢的方法,在這個微妙的時期,官家不一定全信,而且,這份忠心會大大的刺激一部份人.

說不得,哪個人,哪一家,就干出點什麼讓唐奕無法回避,必須響應的事情.

.....

那賈昌朝的那張紙上寫的到底是什麼呢?

呵呵,其實已經不新鮮了,那還是一封請求加京述職的奏折.

只不過,這一次和上次老賈已經發出去那封唯一不同的是蓋上了癲王的印信,是實打實唐奕自己的請求.

......

差之毫厘,繆之千里.

老賈發出去那一封,說白了,根本在于逼唐奕就范,或者說是這場風波的開場.而這一封蓋了癲王大印的奏折則是這場風波的結果.

結果就是,唐奕親自發聲,要回京.

這是給所有人的一個信號,我要來了,而不是我可能要來了!

雖然會和太子一方的人徹底撕破臉皮,可是,正如前面所講,就算唐奕表忠心人家也不一定會信,那還在乎什麼撕不撕破臉呢?

而那些看似和唐奕站在一邊兒的各方人物,則是得到了肯定的答複,不用再疑神疑鬼了.

這樣一來,他們至少不會做出什麼讓唐奕無法預料,無法接受的事情,至少事態不會失控,仍在掌握之中.

....

這就是老賈為什麼覺得唐奕瘋了,他自己把自己逼到了一個絕境,不但敵人要提防,連朋友也要提防.

甚至從現在開始,除了他賈子明,不能有任何人知道唐奕的真正想法.

一但露底,那就滿盤皆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