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與天下為敵
g,更新快,無彈窗,!

墨菲定律:

如果你擔心某種情況會發生,那麼它就更有可能會發生.

唐奕之所以不坐鎮歐洲,為大宋贏得更廣闊的疆土,更龐大的利益,就是在他的心里其實一直在擔心著某種不好的情況的發生.

擔心著一個不太可能發生,但是又不得不擔心它發生的情況.

就是明年,也就是西元1063年,大宋曆的嘉佑八年.

那是一個對他來說無比恐懼的一年,因為在原本的曆史之中,這一年,趙禎這位千古仁帝,這位他心中敬若父親的老人,將永遠的離開了.

雖然他知道曆史已經變了,被他攪動的面目全非,或者說根本就不可能了.

唐奕曾經反複推敲過無數次,在心中告訴自己無數次,趙禎的命運已經不同了,他不應該,也不能依舊那麼短命.

要知道,在沒有唐奕的那個時空,趙禎之所以在五十歲出頭的年紀就溘然離世,是因為大宋的局面遠沒有現在這般前景大好.

大遼手握燕云時常以戰要挾,西夏干脆就是年年拿大宋打牙祭,朝中則是派系林立,暗爭不斷.

趙禎可謂是內外交困,心力憔悴.

而且,最大的問題在于,在原本的曆史之中,趙禎沒有兒子.為了能有自己的兒子,他到了晚年依舊"苦耕不輟",日日忙于房事,身體早就被掏空了.

這才是趙禎在嘉佑七年就立太子,嘉佑八年就撒手人寰的根本原因.

可是,現在在命運大變的情況下,他怎麼會"不太好"!?

燕云在手,宋遼勢穩;西夏平定,再無邊事;朝堂之上,攪動風云的那幫人不是被唐奕打斷了腿,就是怕斷腿而不敢妄動,真的沒有什麼可操勞之處.

而在後宮之中,因為早早有了兒子,趙禎更是注意節制,從無過度需求.

他-媽-的,老子連皇宮里的鉛汞都給他挖出來了,這樣的情況下,他怎麼可能還會"不好"!?

所以,當宋庠說趙禎有意立太子的時候,唐奕想到的不是是時候立太子了,而是趙禎身體不允許不立太子了,而宋庠的回答也印證了這一點.

......

它還是發生了,趙禎依舊逃不開命運嗎?唐奕現在腦子里都是這個問題.

即使早有心理准備,可當這個不太可能真真切切地擺在他面前,唐奕才知道,他真的,真的,真的....

接受不了.

......

------------

"陛下近來確實不是太好,這才生出立儲之心."

宋庠這般回答,唐奕直接就炸了.

"他怎麼會不太好!?他就不應該不太好!?"

"......"

宋狀元怔怔地看著唐奕,"不應該...."什麼意思?

"....."

這回輪到唐奕無言以對了,激動之下,卻是說了不應該說的話.

"沒,沒什麼..."胡亂搪塞道."之前不是一直都很好嗎?怎麼會突然......"

......

在原來的那個曆史里,趙禎在嘉佑七年,因身體原因定趙宗實為太子,改名趙曙.而趙禎本人,則是在第二年春天病逝.

......

而在這一個唐奕影響下的時空,現在也是嘉佑七年,趙禎也是因身體原因,欲立趙宗麟為太子,改名趙曙.

曆史仿佛要把這位老人拉回到原來的軌跡之中,依然讓這樣一個好人,在五十出頭的年紀就草草離世.

...

"子浩莫要著急!"

宋庠見唐奕幾近失態的神情,知道他是真的著急了,急忙勸導,"許是小病,不足為慮."

唐奕大叫:"小病立什麼太子!?"

宋庠無語,"二皇子已經十歲了,也該有所准備了."

"不行!!"唐奕猛的一咬牙,現在宋庠無論怎麼安慰都不可能讓他安心.

"我明日就啟程回宋!"

....

----------

兩天之後,紅海之濱,蘇伊士.

楊文廣,蘇瑪,還有三萬在西奈半島的涯州軍,在岸邊默然注視著唐奕的船隊從運河里駛入海港.

剛剛放下跳板,楊文廣便跳上船去.

他知道唐奕著急回宋,也不耽擱,簡單寒暄之後,"臨走之前,還有何事需要囑托?"

唐奕淡笑,只是笑容之中全無神彩.

"有楊伯父鎮守西奈半島,我能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這一次,大宋西方元帥蘇瑪也會同唐奕一道回宋面聖,西奈戰場將由楊文廣一手執掌.

"我只有一個要求."

"講."

"只守不攻!"

"只守不攻?"楊文廣一怔."這可不是唐奕的風格."

"為什麼?"

唐奕道:"守住西奈半島就是勝利,不要覬覦聖城."

怕說服不了楊文廣,又補充道:"相信我,那就是一塊燙手的山芋,誰愛占誰占,咱們不沾這個手."

"至少......現在不能沾."

楊文廣緩緩點頭,他有點明白唐奕的意思了.

三教聖城,別人當寶,大宋卻沒必要趟這趟渾水,置身事外倒真不是什麼壞事.

"記住了,守住西奈,不冒進半步!"

唐奕放下心來,看了眼岸上正在登船的涯州軍.

"要不把這三萬涯州軍給楊伯伯離下吧,穩妥些."

"不用!"楊文廣回絕的極為干脆,"只守不攻,有埃及原部足矣,那兩萬馬木留克都有點大材小用了."

說到這里,楊文廣注視著唐奕.

"我倒覺得,你應該把馬木留克也帶回大宋,也許有用!"

"....."

唐奕一陣愕然,一時之間沒懂楊文廣的意思.

"唉...."楊文廣長歎一聲."臨走之前,說句不該說的話吧."

"伯父請講!"

楊文廣穩了穩心神,凝重道:"你回去,如果只是擔心陛下安危,那也就罷了."

"如果...."

說到這里,楊文廣還是高估了自己,下面的話有點說不下去了.

他是忠的,忠的是趙禎,不是唐奕.

可是,如果趙禎不在了,他忠的是大宋.

而大宋,靠那些文人不會有將來的,只有在唐奕的掌控之內,才會更好.

強壓心中那股負罪之感,勉強道:"如果子浩有別的想法....那手上多一份力量,總是好的."

"伯父,你...."唐奕徹底石化,不敢相信這些話是從楊文廣嘴里說出來的.

"什麼都別說!"

楊文廣艱難地一擺手!"走吧...."

"見到陛下告訴他,楊家愧對皇恩!!"

......

言罷,無聲地朝唐奕重重抱拳,然後決然轉身,大步下船.

唐奕怔怔地看著楊文廣決然的背影,怔怔地回想著老將軍剛剛那番幾乎是挑明了的話......

他在干什麼?

他在站隊!?站他唐奕的隊!?

也許,楊文廣的本意不是讓唐奕取宋代之,可是別忘了,唐奕身邊是趙宗麒,是另一個有權力繼承皇位的趙禎骨血.

老將軍很清楚,不管是趙宗麒,還是趙宗麟,誰來當皇帝大宋都離不開唐奕.

與其讓一個頗有變數的趙宗麒來即位,不如換一個聽話的,對大宋更好.

"....."

默然無語,呆立良久,唐奕不由心中苦歎,到了這個時候,果然是誰也跳不出政治的漩渦,連楊文廣都如是.....

自己呢?自己的本意只是想回去看看那個老頭兒,若真的是趙禎累了,要走了,那至少不留遺憾.

可是,真能做到只是看看這麼簡單嗎?

能如願嗎?

.....

此時此刻,唐奕自己都開始動搖了.

正如之前宋楷所說,唐奕變了,變得沒那麼是非分明,沒那麼至情至性了.

身處這個權力的大染缸,他也在不知不覺間換了顏色.

....

----------

兵船沒有飛魚船那麼快,可以兩個月就從紅海跑到大宋本土.

這一路,縱使唐奕盡一切可能的趕路,縱使放棄途經吳哥時可以順手把這個麻煩解決,依舊花了唐奕近五個月的時間才回到涯州.

....

此時已經是嘉佑七年秋,雖然涯州依舊溫暖如夏,可唐奕心里卻是一陣陣的發涼.

因為就在路上,他已經得到消息,趙宗麒,也就是現在的小趙曙,已經正式冊封為太子.趙禎更是以磨礪太子為由,命太子監國,處理政務了.

一個十歲的太子,監什麼國?能處理什麼政務?

雖然消息里面沒提,不過唐奕知道,趙禎肯定是病倒了,否則不會這麼勉強.

而且這一路上,唐奕也終于想明白,為什麼內外穩定,房事克制,依然沒有保住趙禎的健康.

改革,比內外之事更耗費心神的改革,把這位老皇帝徹底拖垮了!

說到底,趙禎的底子就不好,從小就是體弱多病,雖然近幾年極是注意調理,可終還是先天有失.

加上燕云的回歸讓趙禎更加勤勉,更加的努力,他想超越先皇,超越太祖,太宗,不止做一個仁君,更要成為聖主.

這五年來,趙禎每日只睡兩三個時辰,所有時間一心持政.自改革顯形之後,更是親力親為,力求萬全.

換了別人,可能還只是小問題,可是趙禎......卻是不行了.

....

船一靠岸,唐奕顧不上愛德華,唐納德,還有蘇瑪那幫"老外",跟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似的豬哥像.

徑直下船,朝等在那里的賈昌朝走去.

......

賈相爺更是干脆,都沒用唐奕開口:

"一月之前,癲王回宋請求回京述職的奏折老夫已經幫你發出去了."

"占州宣徽使龐籍,西南軍都統石進武,包括埃及節度使宋庠,也是飛魚報奏,請求朝廷封賞的劄子都已經送到了開封."

"估計這個時候,余靖,司馬光,丁度,宋祁,還有各州觀瀾系官員的請功奏折也會一並提起官家案頭."

"還有!"老賈張嘴就沒完,都不給唐奕插話的機會.

"剛剛接到潘國為的飛鴿快報,官家昨日上朝了!"

"太子...卻沒在朝上."

"......"

"......"

唐奕的腦袋嗡的一聲就炸了......

老賈不愧是一代能臣啊,他-媽-的,他這腳還沒沾地呢,所有的一切就已經安排好了!

這是在干嘛?

這是在架他唐奕!!

路上如果還在猶豫,那現在連猶豫都不用猶豫了,因為路已經鋪好了,他不走也得走.

而且,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除了觀瀾系的官員,連石家,潘家,宋庠,丁度,司馬光這些人,都站在他這一邊了.

且官家上朝了....意味著什麼?

可不是老皇帝的病好了,而是,官家在動搖,或者說,他在緩和時局.

老皇帝意識到,這個太子可能立錯了!

......

----------

可惜,老賈幫了個倒忙,他要是沒有現在這一出,唐奕可能還在猶豫,可能還在權衡,可能還要考慮,這個時候是我行我素,還是大局為重?

但是,經老賈這麼一弄,就像一個巴掌一下把唐奕打醒了:

老子這是在干嘛?

......

"賈相爺!!"唐奕瞬間恢複清明,覺得有必要和老賈把話說明了.

"我無意左右皇位,你們想多了."

可是,沒想到,賈昌朝的回答卻是出乎唐奕的預料,沒有半點錯愕慌亂.

老家伙面目猙獰,"你不爭,也得爭!!"

為什麼沒讓唐奕開口,直接報菜名兒似的抖出來一大串兒?就是不給這個瘋子留余地.

"這麼多人,這麼大一個攤子,這麼多里里外外的利益驅動,容不得你有半點意氣用事!"

老賈先聲奪人,面目猙獰.

"你還不知道,文彥博已經明確支持太子,富彥國也表態全聽官家之意."

"包拯,唐介,還有朝中大半文武亦是如此."

"而魏國公,汝南王府雖無動作,可是暗中卻是動作不斷."

"一但陛下有個閃失,你知道這意味這什麼?"

.....

唐奕眉頭一皺,自古皇位更迭視為國本,這麼一看,果然風云莫測.眨眼之間,曾經為了理想抱負聚成一團的觀瀾系,竟也一分為二......

意味著什麼,根本不用老賈告訴他.

意味著,與自己有利益關系的一部分會希望自己掌權,而另一半沒有利益關系的,或者利益相悖的,則希望遵從聖意,在刨除癲王利益集團的朝堂上得到更大的利益.

而魏國公等人如果不趁此良機為自己撈一點好處,那簡直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說,一但趙禎駕崩,太子即位,那大宋將面臨一個大亂之局,眾人合力奮斗這麼多年闖下的大好局面也將蕩然無存.

為了革宋而營造出來的積極氣氛更是會......

蕩然無存!

......

政治,這他媽就是朝堂政治,唐奕此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疼恨這種政治.

因為,不知不覺,他自己就成了這場肮髒政謀的主導,這和黃袍加身有什麼區別?

你不想動,別人也會身不由己的堆著你向前,新君舊主的輪換更替,曆來如此,所造成的破壞不亞于一場戰爭對國家的摧毀.

而此時此刻,唐奕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局面,他竟不知道如何來破.

他....馬上,立刻....

要成了大宋的罪人!!

無解!!

不動?新主上位,文彥博,富弼等人就算對唐奕沒意見,為了削弱將門和觀瀾的利益集團,也得邊緣化唐奕.

那麼大宋這條船將不受唐奕掌控,在動蕩的局勢之下,革宋成敗尤未可知.

從曆史的角度來看,他是受害者,也是大宋罪人.

動?則他唐奕不但要背棄趙禎,而且背棄了自己,他就是亂臣賊子,無可辯駁!

......

--------

唐奕的沉默與扭曲並沒有讓賈昌朝心軟.

"于公......"老賈指著唐奕的鼻子,幾近瘋魔.

"于公,大宋存亡之際,不允許觀瀾系內亂,更不允許你兒女情長.為了大宋,你也得放下你的情義給老夫頂上去!"

"于私!!"

"將門各家,還有你的那麼多弟子,不容許你這棵大樹倒下.一但太子登基,文彥博掌權,你再想改天革宋放開手腳,千難萬難!!"

"就算不為自己,也得為這一大攤子人想一想!!"

"就算不為這一大攤子人想,你也要為大宋想一想!!"

......

"那你呢?"唐奕突兀發問,面色森然.

"賈相爺為的又是什麼?是公還是私?"

"我...."老賈一怔.

"我....我還重要嗎?此時再論公私,還有什麼必要?"

"重要."唐奕回答的極為堅定.

"對我來說,很重要."

.....

唐奕慘然一笑,"因為,從現在開始,我可能面臨一個沒有朋友,沒有後援,沒有理解,沒有退路的絕境,甚至是一個手里連張底牌都沒有的必敗之局."

"我想知道,在這樣的一個局里,賈相爺是敵人,還是我唯一的盟友."

"你...."賈昌朝怔怔的看著唐奕,他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這個瘋子....

要徹底的瘋了!!!

"你要干什麼?"

"抗爭."唐奕平靜的看著賈昌朝.

"和誰抗爭?"

"和丑惡,和道理!"

"......"

賈昌朝一陣眩暈,一時半會理解不了唐奕嘴里的丑惡和道理到底是什麼,但聞耳畔唐奕擲地有聲的繼續道:

"和石家,潘家,曹家,楊家.....那些想把我推上高位的人."

"和陛下,文彥博,富弼,包拯,唐介....那些不想我專權的人."

"還有....西北系,汝南王府,那些想我萬劫不複的人."

"和觀瀾系,乃至整個大宋!!"

"和那些...."

"喜歡我,不喜歡我的人!!"

......

完了,賈相爺眼前一黑,唐子浩是真的瘋了!!

而且,自己會和他一塊死的很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