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底線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世間除了欲望,沒有什麼是降伏不了的,而欲望,又是降伏這世界萬物的最好武器.

什麼特麼神的信徒?還除了信仰什麼都不畏懼?

啊呸,別人不知道,唐奕比誰都清楚.

十字軍是什麼?就是特麼一幫子見錢眼開的雇傭兵.只要給錢,別說信仰,連靈魂都可以出賣.

幾十年後,那場曆經近百年的十字軍東征,這幫孫子吃了教會的,還得搶著阿拉伯的,正是富足的小亞細亞和聖城有利可圖,才趨勢他們一次又一次的踏上遠征.

信仰,那是他們美化自己的口號,其實就是一幫臭強盜.

所以,唐奕在擊垮唐納德的斗志和顯示大宋深不可測的戰爭謀略之後,根本不跟他們廢話,直接拿錢砸.

倒要看看,唐納德的信仰能不能戰勝他的欲望.

......

只不過,兩萬是不是少了點?

別說唐納德有點不樂意,愛德華那邊都在皺鼻子.

真拿這幫土老帽兒不識數啊?教會的七萬年餉加上犒賞不要,拿你的兩萬?

......

"你在說笑話!?"唐納德瞪著唐奕."我們是神的仆人,是不會...."

"三萬!"

"東方人,你誤會......"

"四萬!"

"還是換一個條件......"

"五萬!"

......

五萬也太少了啊!不過......可以考慮,畢竟小命都握在人家手里呢.

"答應他."奧萊爾用未不可聞的聲音在唐納德耳邊低語.

"東方人不可以永遠留在羅馬,只過了,過了今天,那......"

言下之意,糊弄過去再說,以後是跟著大宋混,還是詐降重新回到正教的懷抱,那還不是說變就變?

唐納德其實也是這麼想的,他現在最怕的也是這個東方人失去了耐性趕盡殺絕.

只不過,這麼容易就答應了,是不是太假了?

正在這時,對面的唐奕再次出聲:

"我說的可是每年哦."

唐納德眼前一亮,就坡下驢,立時作出一個為難的表情,但卻是明顯有些動搖的表情.

"我們......"

"沒有什麼你們,我們."唐奕打斷他的話.

"現在你沒有選擇,要麼死,要麼降!"

"為你的士兵們想一想吧,他們還有家人,還有大把的美好生活."

"死在這里,可惜了!"

......

"好吧!"唐納德"艱難"地點了點頭,我同意你的條件.

"不過,我說的可是芬尼!"

五萬芬尼比五萬德涅克多一些,看似是在討教還價,其實唐納德只是想把戲份做足一點.

心里已經打定主意,一但過了今天這一劫,必定要伺機反叛東方人,畢竟教廷給的價碼更高一些,而且,也不用背叛信仰.

"五萬芬尼......每年!!"

"如果你同意,我代表十字軍向大宋投降."

誰知,對面的東方人居然露出一個鄙夷,不屑的神情,"五萬芬尼?你要的出口,我們大宋也給不出手."

這位唐納德還是不了解唐奕的風格,唐奕砸錢會這麼小氣?五萬芬妮?他要是跟你計較這點小錢,他就不是唐奕了.

換句話說,大宋誰不知道,這個瘋子只要表態用錢解決問題,那你就不用問價了,知道他絕對會給出一個還價都還不到的數目,一個你連背叛都沒有勇氣背叛的價碼.

笑吟吟地吐出六個字,沒把唐納德嚇死,"我說的是......馬克."

"什麼!!!?"

"五,五萬馬克?"唐納德差點沒蹦起來.

五萬馬克?多少錢?相當于800萬芬尼,一千多萬德涅爾!!!

唐納德以為自己聽錯了.

"五萬馬克!!"連身後離死只有一步之遙的六萬十字軍都炸開了鍋.

一千多萬德涅爾,就算是軍團長和騎士長把拿走一部分,分到十兵手里得有多少啊?簡直不敢相像.

"每年五萬萬克!"唐奕刻意的抬高了聲調,盡量讓更多十字軍聽見.

"中午之前給我答複,死亡,還是臣服?"

"不用考慮了."奧萊爾幾乎脫口而出."我們接受."

還考慮個屁,讓教廷見鬼去吧!

聽到這個數兒,還什麼詐降不詐降的,讓他去給唐奕端洗腳水他都干.

一千多萬特涅爾啊,把教廷打包賣了,也賣不出來這麼多錢啊!

......

----------

五萬馬克......

愛德華只覺心里撲通撲通,跟撞鍾似的,這瘋子是真特麼有錢!大宋是真特麼有錢!!

五萬馬克!!那得是多少錢啊!

"五萬馬克?"

旁邊的曹覺擰著眉頭出聲兒,"那是多少錢?"

宋楷低頭一算,"一馬克大概有2兩多黃金,五萬嘛...."

"也就十二三萬兩黃金."

"也就...."愛德華心中大罵."還也就!"

不想,曹老二一聽,自己又算了起.

"就算十三萬兩好了,那就是一百三十萬貫宋錢唄?六萬人,一人一年二十貫......"

猛一拍大腿,一副賺到了的表情,"那特麼也不多啊!"

雖然曹覺算錯了,歐洲白銀和黃金的彙率和大宋差別很大,五萬馬克在歐洲的幣值遠遠高出大宋,可是,他的這番話還是刺激到了愛德華.

"......"

老國王一翻眼,你們宋人有錢行了吧?我還非得去大宋看看......

看看到底是不是吹出來的,看看大宋到底富到什麼程度.

.....

----------

雷聲挺大,雨點兒卻挺小.

愛德華也好,唐納德也罷,一時半會還沒緩過來,就這麼......結束了?

包括剛剛還五花大綁的托馬斯,松了綁,小命莫名其妙的就保住了.

而剛剛還你死我活的宋軍和十字軍,轉眼間就成自己人了......

大家和和氣氣的打道回府,奔著羅馬城就去了.

當然,說的輕松,可是里面經曆的凶險,還有十字軍投降之後的程序遠沒有那麼簡單.

可是在外人看來,還真就這麼結束了.

......

走的時候三萬,回來的時候九萬.

如喪考妣的羅馬人民看到宋軍又回來了,激動的夾道歡迎,歡呼雀躍.

可是,這後面跟著的......

白袍子上印著大十字架的是什麼鬼?這不是大名鼎鼎的,教廷'死忠’十字軍嗎?

......

十字軍也特麼日了狗了,羅馬淪陷.....

不對,現在叫解放,也不過才半年多的時間,怎麼這里的人就好像忘了教廷的存在,忘了神聖羅馬的存在,儼然快要以宋人自居了.

他們哪里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們也會以宋人標榜自己.

首先,同為軍人,當他們知道,大宋涯州軍的軍餉是他們三倍有余之後,這些貪婪的歐洲農民又不平衡了.

雖然相比神羅和東羅的軍隊,他們拿的已經多到無法想象了,可是,唐納德還是找上了唐奕.

對此,唐奕卻是沒有像上次那麼痛快了.

"唐納德先生,你們不是宋人,涯州軍的軍餉是他們為大宋奉獻了生命,奉獻了一切之後的回報.就算大宋不給這份錢,他們一樣肯為大宋去戰斗!"

唐奕的話讓堂下的松吉,儂繼思等人心中油然生出一股驕傲之情,發自內心的點著頭.

宋人之名,已經刻在了每一個涯州軍人的心里!

"可是......"唐納德看著滿堂精神抖擻的大宋軍人,臉上一陣發熱.

"可是我們也在為大宋出力啊!"

"錯!!"

唐奕擲地有聲:"你們不是在為大宋出力,你們是在為錢出力,這一點很明確!"

唐納德低下了頭,這一點他同樣無可辯駁.

只聞唐奕繼續道:"等有一天,你的十字軍變成了宋軍,你可以高呼你是宋人的時候,我保證,你自然會得到應得的待遇."

"但是現在......唐納德軍團長,你還沒資格與我討價還價!"

唐納德灰溜溜的走了.

"這些十字軍靠不住."宋楷忍不住提醒唐奕.

"為了錢賣命的人,不足為信!"

"呵呵."唐奕干笑兩聲."第一,沒有人比我出價更高."

"第二....."

說到這兒,唐奕賣了個關子,使了個壞,轉頭對堂下的儂繼思道:"你來告訴宋郎中,為了錢賣命的人靠得住靠不住."

宋楷還在奇怪,他回答個什麼.

哪成想,儂繼思的牛眼里快要噴出火來一般的瞪著宋楷.

"我們狼部,就是為了錢,投奔的殿下!!"

"......"

宋楷鬧了個大紅臉,恨不得踹唐奕一頓,這孫子怎麼這麼壞!?挑唆啊!!!

"哈哈哈哈."唐奕看著宋楷吃窘,大笑不止.

笑夠了方道:"為庸啊,這世上純粹只愛理想,不愛錢的人可不多.從平頭百姓到刀口上舔血的軍人,有多少是不為了錢的呢?"

"生存是本能,愛錢更沒有錯.只不過,唐納德和曾經的狼部一樣,沒有愛錢的底線,我們要給他加上一個底線."

說著,再次看向儂繼思,"儂繼思,告訴宋郎中,你的底線是什麼."

啌!

儂繼思一個立正,站的筆直.

"大,宋!"

唐奕滿意地點了點頭,又安慰似的拍了拍宋楷的肩膀,"看到了吧?給他們點時間,這個底線不難加進去."

宋楷一陣沉默,他是聽進去了.

不過,相對于唐奕的這些大道理,他更關心唐奕這個人.

"你變了."

唐奕一挑眉頭,"我變了嗎?沒有吧?還是那麼不著調."

宋楷搖頭,"和幾年前我們還在京城的時候不太一樣了,那時的你是非分明,可是現在,感覺你心里的是非對錯越來越模糊了."

"....."

唐奕怔在那里,這一點是他自己都沒意識到的.

模糊......

也許真的模糊了吧?

......

這種模糊越來越像一個政客.

這種模糊讓他變成了他曾經最討厭的那種人.

這種模糊......

忍不住揚起頭,"也許陛下知道了......"

"會高興吧?"

......

"陛下......"

宋楷想起那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忍不住道:"要回家了嗎?"

"回家!"唐奕重重點頭.

"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