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最擅長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十字軍,它誕生的原因是:教會為抵抗小亞細亞的阿拉伯人,制衡日益不受掌控的神聖羅馬貴族,而招募的平民組成的一支"農民武裝".

他們沒有騎士的頭銜,更沒有沾染貴族懶散低效的惡習,用時髦一點的話說,這就是一群有欲望的窮人,借著教廷的名義拿起武器拼一個前程.

這個時期,可以說全世界的人類聚居地都在實行軍事改革.

中原漢人把府兵變成了募兵,西亞,北非則是大力發展奴隸武裝,而歐洲的這股神權軍隊也確實讓教廷因此嘗到了甜頭.

在未來的一百多年里,"偉大"的十字軍不但抵禦住了阿拉伯世界的侵襲,而且幫助歐洲奪回了小亞細亞,甚至把聖城從阿拉伯世界搶了回來.

曆經百年的十字軍東征,更是為整個歐洲掠奪來了財富與文明,可以說是為近代歐洲的崛起奠定了基礎.

這是一支用野蠻征服文明,用信仰創造地獄的軍事集團.

可惜,他們現在遇上了唐奕,以後還有沒有"十字軍"這個名字,可能都是個問題.

......

"癲王殿下!"愛德華此時極其不悅,滿臉的陰郁.

他是到昨天才知道事情的真相的,原來自己身邊的禦醫居然是奸細,而這個瘋子為了誘騙十字軍,居然連自己都被蒙在鼓里.

這讓愛德華國王很不愉快,甚至有種被汙辱的感覺.

"我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糟糕的情緒再加上荒郊野地里惡劣的環境,已經讓愛德華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也許你的計策過于複雜,那個該死的十字軍根本就沒有上當."

唐奕對于愛德華的質問也只能攤攤手,"我也沒想到他們的反應這麼慢."

其實,唐奕心里也沒底,玩的這麼"深奧",他們到底能不能繞得過來啊?

"再等等吧!"

應該會上套,畢竟在托馬斯這里,唐奕的戲份已經是做足了.

旁邊,愛德華撇著嘴,嗆聲道:"我們就應該坐在羅馬城的樹蔭下,等著十字軍自己送到炮口之下,何必這麼麻煩?"

"況且,那些狂熱的窮鬼眼睛里只有他們的神,是不可能被你降伏的!"

哪成想,唐奕還沒說話,邊上的曹老二倒是眼睛一立,"不服?不服好辦啊,老子全特麼崩了他們!"

愛德華一陣無語,這位爺戾氣太重,沒法交流.

看向唐奕,心道,要是能全崩了那麼簡單,他也不用費這麼大勁了.

此時此刻,佯裝離開的大宋軍隊在羅馬城以南一百里的地方重新登陸,選了一塊絕險之地設下埋伏.

這里中間一條道路,左邊是茫茫大海,右邊是懸崖峭壁,十字軍要是進了這個全套,不但兩邊出路會被宋軍堵死,他們還要面對山坡上的火神炮.

確實如曹覺所說,不投降,唯有死路!!

可問題是......

"放棄吧,癲王殿下!那些窮鬼只忠于他們的教廷,是不會為了活著而屈服的,更不會降伏為你所用!"

對此,唐奕玩味一笑.

"國王陛下,在我們大宋有一句名言."

"什麼名言?"

"除了欲望,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能降伏的."

......

愛德華一時沒聽懂,低著頭砸吧,而宋楷和曹覺......兩人對視一眼.

"除了欲望,沒有什麼是不能降伏的?"他們怎麼沒聽說有這麼一句名言呢?

"那你告訴我,你打算怎麼降伏?"煩躁的愛德華也不費那個腦子了,直接發問.

"當然是用我最擅長的."

"......"

"......"

又來!!

連曹覺都聽不下去了,特麼他已經被唐奕這句話忽悠好幾回了.

恨恨地瞪了唐奕一眼,"老子倒看看,你到底擅長什麼!?"

說著話,提著刀准備到伏擊陣地巡視一圈.

愛德華也不想和這瘋子待在一起,借著由頭和曹覺一起走了.

看著二人的背影,宋楷忍不住靠了過來.

"誰說的?"

唐奕一皺眉頭,"什麼誰說的?"

"那句名言,誰說的."

"我呀,我說的啊!"

"......"

宋楷登時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臉色通紅,半天才憋出一個字來:

"賤!!!"

......

--------

沒過一會兒,曹老二和愛德華急匆匆的折了回來.

"有情況."

唐奕一振,"來了?"

曹覺道:"應該是."

"還有十里入甕!"

"穩住!!"這回換了唐奕面色潮紅,搓手亢奮.

"等圍死了再下手,千萬別讓他們跑了!"

曹老二嘿嘿一笑,"瞧好吧你!"

說著話,調頭回到陣前去布置了.

這回愛德華又跟了過去,心里也是好奇的很.

六萬啊!

要知道,以歐洲的人口積數,六萬大軍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整個西撒克斯也不過萬把人的軍隊,全歐洲的公國王國加在一起也不到二十萬戰兵.

以前的法蒂瑪現在的大宋埃及號稱十萬大軍,那也是因為尼羅河流域人口的密集加上大批的奴隸武裝.

六萬十字軍,不論放在哪兒,都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可是,宋軍只有三萬,就算有火神炮,那你們也不至于興奮成這個樣子吧?

看那個瘋子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大戰在即,倒像是餓狼終于見著肉了,曹將軍更是當沒這回事兒一般.

愛德華真想看看,宋軍是怎麼打仗的,畢竟上次在羅馬,大宋只是撒了一堆炮彈就贏了.

......

--------

結果,愛德華失望了......

還特麼不如打羅馬呢!!!

心急火燎的十字軍做夢也沒想到,在這里會遇到大宋的埋伏,一頭紮進包圍圈那叫一個干脆.

然後更簡單,火神炮一響,人亂馬驚,大宋把來去通路一堵,鋼弩開路,一輪齊射倒下一片.

等那個十字軍統帥,也就是唐納德列維反應過來,想沖出去已經是不可能了,只得采取守勢,六萬大軍緊緊抱成一團.

愛德華在山坡上看的想罵娘,愚蠢!抱的越緊,越特麼省炮彈啊.....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那個瘋子不打了,押解著綁得跟麻花一樣的托馬斯走下山坡.

"Request to negotiate!!!"

"......"

愛德華差點沒栽地上,還來!?

雖然知道這瘋子要降伏十字軍,談判是必然的.可是,聽到這句"西撒克斯方言...."愛德華怎麼感覺有點瘆人呢?

......

連旁邊的曹老二和宋楷都豎起了耳朵,這貨擅長的......

擅長談判?

看看他到底怎麼把這幫泥腿子忽悠瘸的.

....

----------

此時,唐納德和奧萊爾已經被打懵了.

唐奕押著托馬斯高喊要求談判的時候,這對父子還沒弄明白這些人都是哪兒來的,那種一個響兒伴隨著一個坑的"大家伙"到底是什麼東西?

還有,他們手里拿的那種"小弓"怎麼威力那麼大!?准頭那麼准.

這根本就不是打仗,這是特麼的屠殺!

"父親,怎麼辦!?"

奧萊爾滿眼驚懼,當他看到弟弟托馬斯被綁到陣前的時候,他就知道中計了,而且今天他們父子三人不太可能活著從這鬼地方逃出去了.

唐納德比兒子要鎮定得多,談判,那是他求之不得的.甚至如果對面不提出談判,他也會想辦法與對方談判,這是他們唯一的生機.

緩緩撥開盾牆,走了出去.

奧萊爾見狀,急忙跟上.

"你會說西撒克斯語?"

面對幾十步之外的那個顯然就是頭領的東方面孔,唐納德充滿了好奇.

從對方的神態上就不難看出,他根本沒把十字軍當對手.

可是,他為什麼要談判?

"我不但會說西撒克斯語,而且還知道...."

"你叫唐納德列維,是托馬斯列維的父親.你身邊的,則是托馬斯的哥哥,你們來自西撒克斯一個叫做夏爾的郡."

"十年前,托馬斯和奧萊爾的母親因為打碎了領主珍愛的瓷盤而被活活吊死了,而你為給妻子報仇,殺死了夏爾郡的領主,領著兩個兒子逃出了不列顛島."

"那段經曆,讓你深深的憎惡西撒克斯的貴族們,而且無比渴望也成為貴族,不被壓迫."

"所以,你加入了教廷的十字軍,勵志用生命搏一個前程."

"尊敬的唐納德軍團長,我說的對嗎?"

唐奕娓娓道來,臉上始終掛著自信的笑意,這讓唐納德心里一陣陣的發毛,他......他怎麼會知道的如此清楚?

而奧萊爾此時則是氣急敗壞地指著托馬斯大罵:"托馬斯,你這個懦夫!!"

在他看來,只有托馬斯出賣了他們這一個可能.

"我....我沒有!"托馬斯瞪著眼睛辯解."我從未出賣過父親和哥哥."

托馬斯還特麼覺得見鬼了呢,這個東方的瘋子簡直比神知道的還多.

"你們不用相互指責."唐奕好心的開口為托馬斯解了圍.

"在我還沒有踏上歐羅巴之前,這片土地上每一個王公貴族,神仆主教的,包括你們......"

"所有人的資料就已經送到了開羅,擺到了我的面前."

"別說是你們這些小小的過去,就算是主教大人養了幾個情婦,有多少個私生子,我都一清二楚."

"怎麼?奧萊爾,你有興趣知道嗎?"

說到這里,唐奕玩味地看向唐納德,"知已知彼,百戰不殆."

"這是我們漢人的一名古話,意思就是:了解敵我的所有底細,那麼永遠都不會失敗."

"沒有這點把握,我又怎麼敢踏上歐洲的土地呢?"

"......"

唐納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直到此刻,他才有點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對手,有點明白,歐洲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對手.

......

其實,今天的這個局面他一點都不冤,至少在十一世紀,整個歐亞非在戰略戰術上,能與東方帝國對抗的軍事力量幾乎不存在.

可能馬木留克算是半個,其余的......想都不要想!

舉個例子:

六十年後,與大宋水平相當的大遼腐敗退化到被小小的金國給滅了.可是,即使這樣,遼朝殘存的一點力量遠遁西域,在西亞建立了一個西遼.

結果,橫掃,在西亞,東北歐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

"說吧!"唐納德也算光棍."你要怎麼樣才能放了托馬斯,還有我們?"

唐奕笑了,"這一點不著急聊,我先問你幾個問題."

"請."

"教廷每個月給你們發多少軍餉?"

"......"

唐納德一時沒明白,他問這個干什麼?

而唐奕身後,愛德華也有點懵,"他問這個干什麼?"

唯獨曹覺和宋楷,唐奕一張嘴,這兩個貨就懂了,一臉的便秘.

"奶奶的,原來是這麼個擅長!!!"

......

"沒關系,說吧!"唐奕見唐納德有所猶豫,不由繼續道.

"其實你不說我也清楚,每年七萬德涅爾.平均下來,每個士兵能拿到一個半德涅爾."

"我只是好奇,你們這麼著急攻占羅馬,教廷到底又許諾了什麼好處給你們?"

德涅爾是一種西歐貴族鑄造的銀幣,重量換算成宋兩,勉強有半兩吧,與神聖羅馬官方鑄造的'芬尼’,還有馬克,同時在歐洲流通.

芬尼比德涅爾輕很多,但因為是用黃金鑄造,所以價值要高一些.

而馬克,平民只是聽說過沒見過,因為1馬克的幣值相當于160芬尼......

好多好多錢的.

......

反正按唐納德的說法,不算軍官的話,每個士兵一年能拿不到半兩的宋銀.

額,相當于一貫宋錢,還特麼不夠大宋普通勞力十天半個月的收入.

相當于涯州軍軍餉的七十二分之一......

當然,這是在歐洲,很多了!!

"一萬!!"

既然這個東方人什麼都知道了,唐納德也就不再隱瞞,"奪回羅馬,額外賞賜一萬德涅爾."

"才一萬??"唐奕一臉的鄙夷.

諾大個羅馬就值一萬?

......

"來了!!"後邊的曹覺脫口而出.

"什麼來了?"愛德華一臉懵逼.

宋楷則是笑著對愛德華國王道:"唐瘋子最擅長的來了."

"擅長什麼?"

宋楷苦笑,"拿,錢,砸!"

這個土憋除了有錢,還是有錢.早怎麼沒想到,他最擅長的就是花錢,平白讓他吊了這麼多天的味口.

果然,唐奕下一句話印證了宋楷的猜測,也把唐納德差點沒驚一個跟頭.

"我給你兩萬,你跟著我干吧!"

唐納德心說,你腦子有病吧?兩萬就想讓我投降?比特麼教廷還摳門兒,我還有七萬的軍餉呢,找誰要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