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擋刀
g,更新快,無彈窗,!

再來五千字....算大招嗎?

----------

"那小子來信了嗎?"

二人當然知道趙禎說的是誰,文彥博回奏道:"暫無."

"不過,兩個月前癲王的奏報陛下也是看過的,一切都好,陛下不用替他多操心神."

趙禎點點頭,算是認可文彥博的話,隨之又搖了搖頭.

"大宋萬里河山還不夠他折騰,非去什麼羅馬......"

文彥博接話,"其實......也挺好."

唐奕不在,大宋反倒挺順溜,文扒皮巴不得唐奕不回來給他添堵呢.

富弼聽了文扒皮的話,卻是一挑眉頭.

他可不是文彥博,和唐奕有那麼多不愉快.他在燕云呆了好幾年,太知道唐奕對大宋的重要性了.

而且以富弼的德行,是不允許文相公用這種暗示性的語言來詆毀唐奕的.

正要幫唐奕說幾句公道話,這時,閻康躬身進到殿中,富弼只好把話又咽了回去.

"啟奏陛下,涯州知州賈昌朝求見."

趙祉聞聽,面容一展,"快請賈卿進來."

那小子臨走干的最大的一件好事就是拉攏了賈昌朝,這家伙一到涯州就像打了雞血一般,捷報喜訊一個接一個,都快成趙禎的開心果兒了.

這次回京,更是把玉米這等神奇農物帶到了京城,趙禎怎麼可能不喜歡.

老賈一進來,先是行君臣之禮,之後,下巴一揚,都快夠著房梁了.

傲氣沖沖的從懷里掏出劄子,給文彥博氣的啊,你特麼牛什麼啊!?就是仗著唐奕留下的好家底兒唄?

特麼就是把一頭豬放到涯州,也不一定比你老賈干的差!

......

可惜也只能是心里想想,賈相爺現在風頭正盛,文相公也得暫避鋒芒.

只聞賈昌朝托著劄子,語氣歡快的能蹦起來.

"啟奏陛下!這是臣綜合嶺南各地的地理實情,包括涯州農墾兵團幾年來的成效,擬的一份關于墾荒嶺外,軍制重組的奏折."

"請陛下過目!"

嘎!!!

文彥博差點沒氣暈過去,特麼你也是當過相公的人啊!!你不知道奏折要先呈到政事堂,讓我這個宰相過過目這種流程嗎?

當著老子的面面呈陛下,這是赤果果的"貪獨!"

......

那不廢話嗎!?

賈相爺是什麼善男信女嗎?要走流程還有他老賈什麼事兒,不全都是文富的功勞了?

趁著這次進京,不搞點事情,他就不是賈昌朝了.

......

而且,文相公在乎,趙禎不在乎啊,他巴不得賈和文頂牛呢!

笑呵呵地看著老賈,客氣道:"賈卿萬里勞頓,怎麼還如此操勞?"

那邊老賈可是一點不客氣,"操勞是操勞了些,可是也屬應當."

"據臣實測,嶺外多荒,禁軍多冗,單此一項,便可為朝廷補田千萬畝,減軍數十萬,節費千萬貫!!"

"不可不操勞啊...."

"哦!!!?"趙禎來了興致."快快呈上來,與朕一觀!"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趙禎當然高興.

老賈也不遲疑,不等大監代勞,親自托著劄子上到近前,親自交到趙禎手里,然後就站到那兒不回來了,一副伺候在聖側的架勢.

如此一來,賈相爺在近,文彥博和富弼在遠.....

孰親孰疏,高下立判!

......

富弼還好些,本就不爭的性子,可文彥博哪受得了這個?

這老貨故意的,特麼狗仗人勢說的就是他!!要不是唐奕腦袋進水,把他弄涯州去,他有今天!?

"賈相公...."強壓怒火,皮笑肉不笑的開口.

"陛下案頭可都是機要密疏,相公還是避嫌的好!!!即使相公恪守臣德,不看不碰,可萬一哪項泄露出......可是說不清的啊."

文扒皮這是在給老賈上眼藥呢,他也近過官家的身,也到過禦案之側,誰腦袋有包啊,偷瞄不該瞄的密奏?

那不是好奇心過重,那是好奇自己死的不夠快!

可是,有些話說和沒說,做和沒做,區別可是很大的.

不說,誰也不當回事兒,可是說了,那就尷尬了.

......

只是,文扒皮太高估賈相爺的節操了,這貨不但看了,而且看了之後還不打算裝在心里就算了!!!

趙禎那邊正在看老賈呈上來的劄子,不想,猛然間,案邊的賈相爺陰森森的突兀開口:

"陛下要把西北民學之事留中待辦?"

......

趙禎擰著眉頭看向賈昌朝,這老東西....討厭呢?

你還真看啊?

......

可不真看嗎?老賈自己都不當自己是什麼好人,既然都站這兒了,既然禦案上有現成的,展開的,都不用他刻意偷看的東西,那就不看白不看唄.

只不過,原本老賈也打算看看就算了,有病才看完了還要發表意見呢.

可是,好死不死奏報是說民學的,最後趙禎的批示還是什麼"留中待辦"......

那賈相爺就忍不了了.

----------

做為一個吃過民學的虧,又嘗過民學甜頭的人,賈相爺應該是大宋除了唐奕之外,對民學最有發言權的人了吧!

他太知道唐奕這個妖孽鼓搗出來的另一群妖孽有多大的能耐了.

他們可以用半天的時間把三司十年的賬薄刷了一個遍,更可以鑄造火神炮這種無往不利的神兵.

可以把民學里的東西活用到農事之中去,為玉米豐收出一把大力;還可以把涯州大小事務用他這個宰相都沒見過的新方法做到最好,最效率.

......

可以說,唐奕通過民學為賈昌朝打開了一扇門,一扇他從未見過,從未想過的,甚到可以稱之為奇跡的未來之門.

原來,當一個人摒棄旁支末節,放棄官欲的專攻一項學問,會迸發出那麼大的能量.

原來,這個世界可以是涯州那個樣子.

他甚至覺得,唐奕不是通過民學的手再創造一個新的世界,他是在通過民學顛覆這個世界!

"陛下要把西北民學的事情留中待辦?"

賈相爺覺得這個時候他不能裝傻了,得說點什麼.

只見趙禎皺著眉頭,"賈卿這是....意欲...."

後半句沒說,可以理解為,"有不同意見?";或者是,"意欲摻合你不該摻合的密奏?"

賈昌朝當然聽出趙禎語氣之中的不悅,可是民學太重要了,他不能不管.

"陛下,且恕臣直言,此事不可留中."

"哦?"到了這一步,趙禎也明白了,賈昌朝不打算退縮.

只有兩個可能讓他如此反常:

第一,賈昌朝這次回京就是來表現的.他太想表現了,連密奏之事也想摻一腳;

第二,則是這個民學確實不應該被魏國公所得.

放下手里的劄子,緩緩靠回椅背.

"賈卿不妨直言."

只見賈昌朝聞言,施以大禮告罪,隨之肅然開口.

出乎趙禎的意料,賈子明沒有直入主題,而是繞到另一個問題上.

"陛下留中不理,當是為有恐觸動魏國公的敏感神經吧?"

趙禎下意識看了看殿上的文彥博和富弼,隨之一陣沉默.

良久方道:"確有此意."

"那臣以為,陛下沒有必要顧慮此事."

"為何?"

"因為臣比陛下更了解魏國公,這個人.....要是想阻撓朝廷,是不會因為陛下的留中不發而心存感激的."

賈昌朝言下之意,給魏國公留面子沒用,他該給你使絆子還是會使絆子.

這時,身後的文彥博發話了,"賈相公久不在京,可能不太了解,如今內外局勢微妙,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小小民學與魏國公計較."

......

賈昌朝心中冷笑,"小小民學?那里面隨便出來一個人都不比你這個宰相的分量輕,還小小?"

可惜,這些話老賈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說出來.

面上淡淡揚起嘴角,一改之前的傲然,恭敬的回身給文彥博作了個揖.

"多謝寬夫提醒,老夫在涯州還真是不太清楚."

"不過...."話鋒一轉.

"縱使有此掣肘,但也無妨吧?"

文彥博眉頭一皺,"什麼意思?"老賈明顯在吊大家的味口.

"既然是掣肘,自然要小心為上."

"不對!!"賈昌朝搖頭."掣肘是因為怕魏國公反彈,進而生事."

"可是,要是能借此給予重重一擊,那他就沒有精力反彈,生事了...."

"嗯???"殿上三人皆是一震,無不細思賈昌朝言下之意.

趙禎則道:"賈卿似有妙計了吧?"

"確有小計."

"說來聽聽."

"回稟陛下,民學在文官之中的名聲可並不好啊!"

"......"

"!!!!"

老賈可謂是一語點醒夢中人,無論趙禎,還是文彥博皆是眼前一亮.

之前,他們都在想是不是要阻止魏國公,倒是忽略了這一點,其實根本不用阻止啊!!

只要把他密辦民學的事兒散出去,那滿朝文官還不罵死他?

要知道,唐奕辦民學文官們不敢吭聲,可是魏國公要是敢辦,那就是另一回事兒了.

西北和河北兩路的根本問題是什麼?是魏國公掌握著士族豪門!

要是因為民學能讓他們內部產生嫌隙,自是極好.

......

此時此刻,連文彥博都不得不佩服賈相爺的陰險.

"臣這就是去辦!!"說著就要出殿行事.能給魏國公以重擊,文彥博都恨不得親自下場了.

不想,老賈這邊話還沒說完呢,怎麼能讓文扒皮走?

"文相公,等等."

叫住文彥博,老賈一回身,拱手彎腰.

"老臣還想向陛下討一道旨意."

"什麼旨意?"

賈昌朝詭異一笑,"魏國公倡學興教,其心至忠....不管怎樣,陛下也要封賞一二,才不失君慈聖德吧?"

......

"噗!!!"

文彥博那邊直接噴了,這個賈昌朝太特麼損了!!

要是照著他這個路子來,那魏國公就算是黃泥掉在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本來他私辦民學,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就已經傷害了文官們的利益......

到時候,文官們會把在唐奕那麼壓下來的怒氣都撒在他那邊,他就算想好好辦民學都辦不成,自有文官幫著收拾他.

要是想閉門補救?

呵呵......有官家聖賜在那擺著,他敢關門?

只能硬挺著!!

高,太特麼高!

......

--------

此時,趙禎則是眯眼偷偷地看著賈昌朝......

所以......他是想表現.

這個判斷讓趙禎有些索然無味,原本應該因賈昌朝出得妙計而應有的喜悅也顯得意致缺缺.

賈昌朝能力是有的,可終究逃不開"功利"二字,已落下乘.

......

而一案之隔的老賈自始至終臉上都掛著傲然與肅穆交織的神情,自始至終都刻意地避開著趙禎的眼神.

那眼神......

讓他刺痛!

讓他....無地自容!!!

......

"啟奏陛下,臣有本奏!"

在趙禎的玩味,文彥博的錯愕,還有賈相爺的沉默之中,富弼的高聲唱喝把所有人都從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回來.

趙禎有些意外,"富愛卿何奏?"

這是皇帝與宰相之間的內議,可從來不需要這麼正式的.

只見富弼再施一禮,"啟奏陛下,臣突發其想...."

"何不...."

"何不借此良機,把民學普及開來呢?"

"普及!?"眾人一驚,沒想到一向老成的富彥國想法如此激進.

"對!普及!!"

富弼重重點頭,"有魏國公在前面擋風擋雨,何不借機讓民學遍地開花呢?"

"用癲王的話說,哪怕是教出幾個賬房,那也是有用的,不是嗎?"

"......"

"這,這不太可能吧?"趙禎有點不確定."能教化百姓自然是好的,可是魏國公一家民學都是問題,普及全宋?有人還不鬧出花來?"

"可徐徐圖之嘛!"

富弼淡笑,"可令各州揀選儒生任教,教的還是大道學問,稍重數術,讓百姓識字還是沒人反對的."

"至于以後民學向何處去,則可慢慢謀劃,先把框架立起來,總不是壞事."

......

趙禎沉默了,富弼的提議很有道理.

"不妨一試?"

下首三人齊齊施禮回話:

"不妨一試!"

"不妨一試!"

"不妨一試!"

....

----------

文富賈三人從福甯殿出來,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

文彥博心急火燎的要去給魏國公使壞,腳下也是急了點.

借著這個機會,賈昌朝開口道:"富相公,請留步!"

富弼頓身回首,臉上還是掛著溫和的笑意,"怎麼?子明兄,有事?"

賈昌朝沒說話,無聲看向文彥博.

文扒皮當然聽見二人的說話,只不過這點眼力見兒文扒皮還是有的,顯然老賈不想他在場.識趣的腳下再緊幾步,轉眼消失在廊道之內.

此時,青磚亮瓦的宮道上就剩下賈昌朝和富弼二人,面對慈眉善目的富弼,老賈猛的一抖衣袖,躬身大禮.

"請受昌朝一拜!!"

富弼見狀,既無客氣,也無得意,只是嘴角笑意更濃.

同樣抖袖大禮一揖到地,"子明當受弼一拜才對."

禮罷起身,卻見同時直腰的賈昌朝老目微紅,隱有淚意.

"想不到,在這京師之中,朝堂之上,還有人知道老夫非奸猾小人!"

富弼長歎:"子明不容易....."

此句一出,老賈瞬間控制不住,抿唇仰頭,不讓淚水流下.

有些哽咽道:"老夫領這盆髒水,總比癲王來領要好些...."

......

--------

此時此刻,若有旁人在場,一定被這兩個老頭兒弄的迷迷糊糊:

這是干嘛呢?一句也聽不懂不說,還哭上了.

......

也只有唐奕在這里才會明白,老賈這一次......

夠義氣!

夠爺們!

......

自打賈昌朝看到那封密奏,他就決定要做點什麼,他知道民學的重要性,他必須開口不讓那封密奏留中.

可是,自始至終,賈相爺沒說民學一個字的好,也沒說一句民學重要不可以讓魏國公染指.

為什麼?

可以說,賈相爺選了一條最最欠妥的談話方式.民學的問題雖然解決了,可是同時也讓趙禎對他生出了反感,以為賈昌朝在極力表現.

這對老賈個人來說有點得不償失,甚至綜合老賈從前是汝南王舊臣的身,還有他現在遠發涯州的處境,這份反感幾乎可以說是致命的.

那他為什麼還這麼做?

因為他在保唐奕,在保唐奕和趙禎剛剛回暖的父子之情!

如果他實話實說,列舉一堆民學的重要性,力勸官家阻止魏國公辦民學,那麼....于他沒有一點壞處,可是唐奕的處境就尷尬了.

民學被渲染的越重要,老賈越力勸,那也越說明一個問題:不是不想讓魏國公辦民學了,而是不想讓所有人辦民學.

那唐奕是何居心?

這個民學能造火神炮,能掌控大宋經濟命脈,能操控遠洋艦隊,能種高產農作物......

這個民學只屬于涯州,只屬于唐奕?

這和給魏國公使絆子是一個道理,即使事實不是那麼回事,可依然說不清道不明.

賈昌朝是在幫唐奕擋刀,只有賈相爺往自己頭上潑髒水,這事才可以不扯上唐奕.

而剛剛在殿上,官家的眼神已經告訴老賈,他擋的很成功,包括文彥博也沒看出什麼不妥.

唯獨富弼....

這位看似人畜無害的富相公把什麼都看在了眼里,關鍵時刻,他幫不了賈昌朝,卻是可以幫唐奕一把,幫他把民學鋪開.

可是,幫了唐奕,不就是在幫老賈嗎?

所以,老賈要謝謝他.

所以,就有了宮城之內,廊道之側的這一看似混亂的一幕.

......

"老夫來扛,總比癲王要強."

富弼暗暗點頭,賈昌朝是真英雄!

再施一禮,"子明兄大義,弼,自歎不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