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功在千秋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愛德華應該慶幸,唐奕不是大航海和殖民時期的白人,他不會用血腥占領來實現征服,更不會像他們走出去的時候那樣滅絕一切.

否則,等待西撒克斯的可能就不是同化,而是滅種!

......

事實上,後世對"占領","征服"的定義,是西方人用數百年時間和無數個種族的覆滅建立起來的.

是被殺成了"保護動物"的印第安人,是因友好而滅亡的阿茲台克帝國,是同樣被野蠻毀滅的印加帝國,是天真的瑪雅帝國......

是與現代智人不同,因為各種因素,從數萬年前就走上另一條進化道路的塔斯馬尼亞人,是全世界非白人種,用血淚與滅亡建立起來的定義.

"征服,即毀滅."

"占有,即掠奪."

這是典型的西方價值觀,影響之大無法想象,以至于以漢文化為根本的華夏之中,也有相當一部分人認可和膜拜這種"征服".

可是,這種價值觀的建立和漢人沒關系,我們的老祖宗也完全不是這麼干的.

《孫子兵法》曰:

凡用兵之法.

全(保全)國為上,破國次之,全軍為上,破軍次之,全旅為上,破旅次之,全卒為上,破卒次之,全伍為上,破伍次之.

是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最次伐兵,最下攻城.

......

"上兵伐謀","不戰而屈人之兵","攻心為上",這才是漢人的征服.

你可以理解為"假仁假義",也可以說這是一種智慧.

其實,歐羅巴人的野蠻掠奪,也不是與生俱來的.

在大航海時代開啟之前,在美洲糧種沒有讓全世界實現人口暴增之前,戰爭與征服是不針對平民的.說白了,他就是想殺,也得有人殺.

而且,統治者又不傻,有人才能創造財富,殺一個可就少一個.

所以說,歐洲的神權貴族也好,阿拉伯半島的哈里發也罷,包括這個時斯的埃及,東瀛,戰爭是貴族的特權,與平民是完全區分開的.

平民就是平民,種地就好,打仗,死人和你們沒關系.

只有西北亞的草原蠻子,還有十字軍這種屌絲軍事集團,才干殺光搶光,竭澤而漁的蠢事.

而華夏文明對人口的理解,要比西方深得多,早得多,有遠見得多.

......

從秦漢時期開始,除了對游牧民族存在仇恨式的屠殺,在西南,東南沿海,統治者對待百越,儂黎各族,是從來不傷及人口根本的.

我們有另一套"征服","占領","同化"的定義.

可是,話說回來,如果不算後世的滿蒙藏回,華夏主動的,最大規模的同化和征服,應該就是五嶺之外的嶺南地區了.

那里離中原近,且沒有人種差異.

像唐奕這樣,跑到地中海來玩文化入侵的,別說現在沒有,未來也沒有成功的先例啊!

"有點扯淡!"唐奕自己都持懷疑態度.

"什麼有點扯淡?"

曹老二和宋楷見他在那兒自言自語,跟魔障了似的,不由發問.

唐奕把前因後果和兩人這麼一說,這事兒曹覺不太懂,沒什麼發言權,倒是宋楷一撇嘴:

"你是唐瘋子,更扯淡的事兒不也干過嗎?"

"也是哈!?"唐奕樂了,舔著大臉順著宋楷話說."反正也是無本買賣!"

曹覺插話,"趕緊回去得了,這破地方一點意思都沒有."

"快了."唐奕這次答的干脆.

"最多兩個月,咱們就揚帆回航!"

"當真!?"曹覺眼前一亮.

他雖然好戰,可是,哪里都比不上家好啊!

"當真!"唐奕點頭.

"你現在就可以去把楊伯父找來,讓他指揮馬木留克騎兵團先一步啟程到西奈半島.只要那邊打退了賽爾柱,穩住埃及,那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那羅馬呢?"

"羅馬?"唐奕玩味一笑."交給羅馬人自己來保衛吧!"

"切!"

曹老二咧著大嘴,他怎麼就那麼不信呢?

唐奕這貨在羅馬折騰的那叫一個歡,從上到下整治了一個遍,傻子都知道這貨是准備讓大宋在這里紮根,不走了.

他能放心把羅馬交給羅馬人才怪,這里面肯定有貓膩!

"你到底怎麼想的?"

"教會的那個什麼十字軍,可是已經進到了亞平甯半島,離咱們這兒可是不遠了.咱們現在撤,羅馬不一定保得住."

唐奕聞言,還是無動于衷,攤了攤手,"那就吃掉它唄."

"怎麼吃?"

"呵呵."唐奕干笑."用我最擅長的."

"日!"曹老二翻著白眼."又來!?"

之前他就說過一次,用他最擅長的.

"你就不能痛快點兒?"

"現在還真不能."

說著話,唐奕下船而走.

離開羅馬之前還有很多事要做,沒工夫和曹老二在這兒磨嘴皮子.

......

曹覺看著唐奕離去的背影恨的牙癢癢,從小到大,這貨永遠都是話到嘴邊留一半,就沒有讓你痛快的時候.

這時,旁邊的宋楷突兀出聲:"我好像明白他要干什麼了."

"快說!"

宋楷嘿嘿一樂,"不能說!"

"滾!!"

曹覺差點把他踹海里去,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

------------

接下來的日子,唐奕還真就在准備離開的事宜.

先是兩萬馬木留克登船啟程,增援西奈半島.

在那里,他們將由大宋帝國西方元帥蘇瑪重新指揮,對抗塞爾柱帝國領導的阿拉伯聯軍.

要知道,即使馬木留克沒有去西奈,蘇瑪憑借從大宋本土運來的裝備和糧草,還有原來法蒂瑪王朝的七萬大軍,也能和阿拉伯聯軍戰個不落下風.

若是這支令整個阿拉伯半島都聞風喪膽的奴隸軍團一到,不說打勝,保住埃及的東邊防線,甚至把邊境推進到大馬士革,都不是什麼難事.

......

剩下的一萬馬木留克重騎,加上三萬涯洲軍,則是連同大宋援助西撒克斯的糧種船一起,北上不列顛島,幫助西撒克斯抵禦即將到來的法蘭西入侵.

如此一來,在歐洲西面,西亞南面這兩條戰線上,大宋的實力基本穩固.

加上羅馬尚有三萬宋軍守衛,剛剛對神聖羅馬完成吞並的東羅馬帝國,還有阿拉伯聯盟,面對大宋,竟有種無從下口的感覺.

大宋這艘破船,國內雖然亂七八糟,一塌糊塗,卻神奇的在地中海建起了避風港......

居然站住了腳.

......

國內的文彥博等人看到歐洲傳回來的奏報細節,一個個也是日了狗了.特麼那個瘋子干脆就待在歐洲算了,既能讓宋內很多人踏實,又混的風生水起.

而且,大宋之內,除了一些潛在的不穩定因素,這兩年因為沒有唐奕搞事情,反倒日子好過不少.

首先,吳哥朝引領的西南聯盟這一年多老實了很多,石進武憑著手里的老弱殘兵居然把吳哥震住了,占州邊境太平年余.

而大遼的耶律洪基......

那是個純爺們兒,說不打就不打,踏踏實實憋大招兒,准備攢足了本錢和大宋一決高下.

而西夏......

李傑訛贏了!

去歲九月,李傑訛率黨項六部直取銀州,破城于拂曉,弑西夏皇詐于宮闈,一舉成為西夏的隱皇帝.

沒錯,就是隱皇帝!

李傑訛大權在握,本已就是實際上的西夏皇帝了.可是,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又或者是追隨他的黨項六部內部出現了什麼問題,李傑訛自攻入銀州,平定西夏內亂之後,遲遲不能稱帝,且與遼,宋關系皆不明了,不合不戰.

這弄的宋,遼心里都是癢癢的,不知道這個泥腳子出身的新皇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不過,這就夠了,大宋只要求西夏"不戰",其它都好說.

他只要不打,大宋就還撐得住!

而大宋國內的形勢,比之邊事還要好上一些.

朝廷財政雖然還是吃緊,可是,去歲一個驚天消息把整個大宋震的是外焦里嫩.

涯州一地,田畝不過五十萬之數,年收糧米....

五百萬石!!!

......

什麼概念?

也就是說,涯州哪怕按最基准的農稅上繳,不加雜捐之錢,即可向朝廷交付農稅五十萬石糧米.

五十萬石糧,正好相當于每畝田地繳農稅一石......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要知道,大宋全境有造冊耕田一億兩千萬畝,去除官田,學田,職田和私田,去歲收取糧稅,算上雜捐苛稅也不過兩千四百萬石.

這意味著,全宋的田地除了涯州,把役錢,苛稅都算進去,每畝土收給朝廷的產出也不過就是涯州的五分之一!!

......

趙禎也好,文彥博也罷,連富弼這種老成持重的人都驚的一宿沒睡著覺.

朝堂上的相公們都不敢想,要是全宋的糧產水平都和涯州一樣......

好吧,縱然這里面有涯州每年可種三季的優勢,可是,滿打滿數,把北方兩季,天寒減產的因素都算進去,能達到涯州的一多半兒應該不難吧?

那可就是原來農稅的三倍啊!

再加上這個捐,那個役,朝廷多收個千八百萬貫銀錢......那不就是玩兒一樣?

這還不算什麼,糧食增產的意義可遠不止朝廷的收入.

農戶手里余糧大增,那意味著整個大宋都要富起來了.

不缺糧,就意味著民間抗災能力的增強,朝廷賑災成本的下降.

百姓手里有了糧,第一件事干什麼?

生孩子!

人口將會前所未有的大漲!

從長遠來看,暴增的人口又會拉動商業和其它方面的成長!

......

而且,做為掌管王朝的皇帝和相公們,他們比普通人知道的更多,看的更深遠,那就是:大宋的土地還遠遠沒有開發完全.

唐奕當年在觀瀾給儒生和相公們上財稅課的時候,曾經給大伙算過一筆賬,大宋現在的土地耕種率還遠遠沒達到飽和.

別說飽和了,連"物盡其用"都沒達到!

按唐奕的說法,大宋的土地耕種率還沒到五分之一,有十之有八的土地不是荒蕪閑置,就是還沒被開發出來.

什麼概念?

就是只要大宋想搞,再加上新糧種高產高收的誘惑,大宋的農稅就大有可為,甚至可以大為特為!!

......

直到此刻,趙禎,文彥博才真正明白,唐奕為什麼耗資千萬打造那支遠洋艦隊;

才明白,祁雪鋒,宋楷,王則海,這些冒著生死之險出海的年青一代對大宋意味著什麼;

才明白,唐奕為什麼遠擊數萬里也要把宋楷救回來,也要為祁雪峰報仇......

只玉米一項,這些人,這個艦隊就功在萬代,就值得大宋勞師遠征!!!

......

----------

這一次,大宋沒有忘本,士大夫們也沒有吝嗇贊美.

....

先是涯州豐收奏報一到開封,趙禎在命令迅速全宋推廣的同時,第一件事就是給海州,給唐奕為遠洋艦隊立的碑上面禦筆親提--

"豐功偉績,千秋耀世!"

然後......

宋楷封祁國公,光祿大夫,世襲三代;

王則海封慶海侯,左散侍都尉,賞金百兩,絹五百;

祁雪峰追賜沛國公,禮部尚書,諡號忠遠.

數萬遠洋勇士依軍階連升三級,賜有金銀.

另,于開封相國寺內設"寶華殿",內有專伺放置異域異物的陳列室,還有為那些因尋找糧種造福大宋而死去的英靈設置的祭拜堂.

......

趙禎和士大夫們這一次可謂是從里子到面子都做的十分到位,終還是沒有抱著"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心態埋沒那些真正的功臣.

就連那些看不上唐奕,看不上遠洋艦隊的北方士族集團這一次也沒跳出來搞事情.他們也是對趙禎的這道旨意沒有半點異議,幾乎全體贊同.

實在是從美洲帶回來糧種這個功勞太大了,不容忽視,也無法埋沒!

......

不過,唐奕不這麼看.

宋內對于遠洋艦隊的禮遇看他看來,除了理所當然,還有一絲絲欣慰.

文人集團雖然給他搞了不少的事兒,雖然可以說是大宋的毒瘤,但是,這個時代的文人至少還沒失去尊嚴和節操.

"不錯......"

"還有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