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坑的不嫻熟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唐奕這種權傾一時,手握重兵的人物眼睛里,愛德華真切地看到了權力以外的東西.

那個遠在東方的皇帝,在這個瘋子眼里不單單是皇帝......這讓他感到既震驚,又新奇.

震驚的是,這樣不符合常理,又十分幼稚的東西,不應該出現在一個上位者身上.

新奇的是,這讓他重新開始審視唐奕,重新衡量西撒克斯與大宋之間的關系.

最起碼,眼前的唐奕不再是一個目空一切的瘋子,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的人--一個來自東方,神密而陌生的人!

......

--------

至于唐奕剛剛所說的"愛德華沒法拒絕的禮物"......走到船艙之中他才知道,這船上不是什麼絲綢,陶瓷之類能讓貴族享用的奢侈品,而是真的讓他無法拒絕,可以改變整個西撒克斯未來的真正寶藏.

"這......"愛德華一時之間腦袋根本沒有辦法思考.

"這些都是給我的!?"

"當然!"唐奕淡然道."這都是用最好的精鐵打造的大宋農具,還有一萬斤剛剛培育出來的玉米種子."

"玉米?"愛德華瞪圓了雙眼."就是你們宋人說的,那種極為高產的糧種?"

"對!"唐奕點頭."去年剛在大宋試種,產量大概有小麥的兩到三倍吧,應該可以幫助國王陛下的子民吃飽肚子."

"兩到三倍!?"

愛德華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識發問:"那,那是多少?"

"嗯......"唐奕沉吟了一下."大概畝產能有個四五百斤的樣子吧."

愛德華驚得大叫:"真有那麼多?"

他是不太相信才發問的,唐奕給出這個數字,算是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西撒克斯畝產換算成宋"斤",確實也就將將能達到兩百斤,四五百斤確實就是翻倍還多了.

愛德華無法想像,每年多這麼多糧食能養活多少人.

......

其實,他還沒想到,雖然他把產量換算成了宋"斤",做了大概的比較,可是他卻忘換算英畝和宋畝了.

西撒克斯的一畝地,與大宋的一畝地是完全兩個概念.一英畝相當于六宋畝,他眼里西撒克斯的一畝地相當于大宋的六畝地.

由于耕種技術落後,還有缺少工具的原因,此時的歐洲還處于粗耕野種的水平.

別看英畝比宋市畝大了六倍,可是種同樣的東西,一英畝的產量將將和大宋一市畝的產量持平,也就是一畝地三十幾斤糧食的水平.

這也就是歐洲一直到大航海時代之前,人口為什麼一直處于一個極低水平的根本原因.

......

如果把宋畝和英畝的差量考慮進去,再加上唐奕送給他的這批先進農具,那愛德華嘴里的一畝地的產量,可就不是四五百斤那麼簡單了.

而且,西撒克斯的農業只種一季麥子,而玉米和小麥是不沖突的,也就是可以種兩季.

毫不誇張地說,只這一船援助,讓西撒克斯的糧食產量提升十幾倍都算是保守估計.

......

------

"為什麼?"

愛德此時雖然還不知道這一船種子的意義遠比他想像中的要大得多,可是即使把糧產提升兩三倍,對于一個國家,一個政權來說,這其中的意義就不是用語言可以形容的.

"為什麼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我們西撒克斯?"

大宋送瓷器,送絲綢,這些愛德華都可以理解,哪怕唐奕送他一百船現成的糧食,愛德華也不算意外.

可是,足以改變一切的糧種!?

這個禮物太貴重了,貴重到愛德華不敢相信,更不敢輕易接受.

唐奕笑道:"沒什麼好奇怪的."

"第一,西撒克斯和大宋是聯盟.大宋對待盟友從不吝嗇,我唐奕對待朋友也從不留後手."

"第二,大宋有一句古話: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國王陛下之所以與大宋聯盟,無外乎想借大宋的力量擋住諾曼底公爵的狼子野心!"

"可是,大宋保得了西撒克斯一時,卻保不住一世,西撒克斯早晚要靠自己把法蘭西人踩在腳下."

"這些種子就當是大宋對西撒克斯'授之以漁’吧!"

......

這話說的太敞亮了,愛德華感動的差點沒哭出來.

現在他終于算是知道了,這位唐瘋子是絕對的性情中人,義薄云天!!!

砰的一聲單膝跪地,竟向唐奕行了一個跪禮.

"我代表西撒克斯人民謝謝大宋癲王!!"

唐奕那邊鬧了個大紅臉,急忙上去攙扶,"陛下太客氣了,咱們......"

"咱們是盟友嘛,國王陛下不用客氣!"

"這些......這些還只是第一步,我已經在大宋征集了一批精于農事的人才,最多半個月就能到羅馬了."

"到時,國王陛下把人,種子,還有農具,一並帶回西撒克斯."

"我們的人會保證你的子民用最短的時間,學會大宋最先進的農業技術!!"

愛德華一聽,剛站起來一半,撲通又跪下了.

"萬分感謝大宋癲王!你是比神更仁慈的恩人啊!"

這個唐瘋子太仗義了,送了種子,送農具,連精農都替他准備了.

現在愛德華國王算是知道這個唐奕是什麼樣兒的人了,下定決心以後絕不會再用政客的眼光去衡量他,要把他當真正的朋友一樣看待.

"殿下簡直就是比神更仁慈的恩人啊!"

"別別別!!"

唐奕真受不了這個,強行把愛德華攙扶起來.

強行轉移話題,"那什麼,王太醫那里應該是空出手來了,國王陛下還是先去治病吧!"

......

好說歹說,總算把愛德華扶了起來,又費了半天勁,才把人勸走.

看著西撒克斯國王離去的背影,唐奕咧著嘴擦了一把額前冷汗,自言自語道:"特麼坑人還真是個技術活啊!"

這個本事扔了兩年多了,冷不丁撿起來用,臉皮明顯不夠厚啊!

現在唐奕怎麼就感覺,這麼的不好意思呢?

正在這時,曹覺和宋楷掐著時間,知道唐奕這邊和愛德華應該差不多完事兒了,也從羅馬廣場那邊過來了.

先在碼頭上與愛德華照了個面兒,看國王陛下的表情兩人就猜出來了,這位肯定是讓唐奕忽悠"瘸"了.

一上船,曹覺就忍不住問唐奕:"送出去了?"

唐奕面容肅穆,點了點頭,"送出去了."

"愛德華都收了?"

"都收了."

"一點都沒磨嘰?"

"沒磨嘰."

曹老二聽到這兒一扁嘴,"心里都樂開花了吧?別裝了,笑吧!"

"哈哈哈哈!!"唐奕再難矜持,放聲大笑.

而宋楷則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還沒走出視線的愛德華,眼神里盡是憐憫.

回過頭來看著唐奕,"你也太損了!"

"愛德華人不錯,可惜被你賣了,還在那數錢呢...."

"哈哈哈...."

唐奕一邊停不住的大笑,一邊辯白:"那沒辦法,我是宋人,他不是."

......

--------

其實,送糧種這個事兒,表面上看是很傻缺的.

依漢人的尿性,有什麼好東西得藏著掖著,別說是西撒克斯了,自己人都防一手,哪會像唐奕這麼輕易就送人?

你別看文人,士大夫把大宋的政治機要,武備軍制都寫在日記里,印成冊子,滿世界散去沒人說.

要是換了別人試試!?

罵死你!

......

別看唐奕在那里第一,第二的,說的那叫一個大氣,可是,真正的送糧種的原因他是不可能說的.

前面說了,他打算"養豬",那養豬就得投飼料吧?

諾大個歐洲窮的都比不上大宋要飯的,搶都沒得搶,這仗打的,打一場賠一場,怎麼著也得讓神羅和東羅長長膘再動刀子.

把糧種給西撒克斯,不是讓他去種的,而是讓他往出傳的.

當然了,這是唐奕用來說服趙禎,賈相爺,還有文扒皮他們,讓玉米種子上船的理由.

歐洲太窮,不掙錢,得養兩年.

......

可是話說回來,唐奕要是只想把糧種傳出去,為什麼不直接在羅馬種玉米呢?反正效果是一樣的,糧種這東西早晚都會蔓延開來.

而且,這樣一來,西撒克斯會一直窮下去,一直依附于大宋.

為什麼不這麼干呢?

因為,唐奕還有一層更"坑"的用意.

......

或者說,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

劇本是這樣的:

西撒克斯開始用大宋的高科技種玉米,馬上就成了整個歐洲第一個吃飽飯的王國,是"先富起來"的那一波.

可是,糧食這個東西它是沒辦法直接打仗的.把糧食轉化為人口,進而形成戰斗力,那需要一個慢長的過程.

在這個慢長的轉化時期內,會形成一個什麼局面呢?

當然就是"懷璧其罪"了啊!

那就是一個拳頭不夠大的,白白胖胖的奶娃娃站在一個狼群里.別說是法蘭西的諾曼底公爵了,整個歐洲都得把刀鋒指向西撒克斯的糧倉.

到時候,羅馬這邊的壓力會小很多......那麼,西撒克斯有能力把整個歐洲擋在英吉利海峽之外嗎?能在狼群長期的覬覦之下存活下來嗎?

當然不可能!

它如果想活命,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與大宋更為緊密的團結在一起,借助大宋的力量保衛西撒克斯.

如果發展到那一步,那大宋進入西撒克斯的,就不單單只有軍隊了.

宋醫!

宋食!

宋儒!

大宋的一切文化武器都將堂而皇之的滲透到那片土地.

愛德華不知道,這些東方來的文明人看著都君子仁義,其實都是一肚子壞水.

唐子浩看上去仗義無比,義薄云天,其實......

其實這個瘋子的情義是有條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