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直接
g,更新快,無彈窗,!

岐黃有方勝千軍萬馬.

濟世無類憑仁術仁心!

......

唐奕用火炮,巨艦和九萬雄兵砸開了羅馬的城門,在羅馬人看來,即使他做再多的好事,也是侵略者.

而眼前的王惟一則不同,他是憑著妙手仁心,徹底征服了羅馬人民,現在,他才是征服者!

那張老邁面容之下的微微細汗,枯手翻飛的連綿不絕,比雄兵巨炮更有威力.

......

------

此時此刻,縱使眼前就是一場唐奕有心導演,專門為羅馬人准備的大戲,可心中還是對這戲中的主角王惟一油然生出崇敬之色.

忍不住上前一步,給老人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大宋可能真的少不了一個瘋子唐奕,但是大宋同樣也少不了千千萬萬個像王惟一這樣高大的偉人.

......

王惟一一邊繼續給那病人施救,一邊嘴上不停,借著這個千載難逢之機向羅馬人兜售大宋的醫術.

對于唐奕的恭敬,老人家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個眼神,微微的點了點頭,又偏了偏頭.意思是,心意領了,但現在還不是謝的時候,你該干嘛干嘛去吧.

唐奕會意,知道此處已經不需要他壓陣了,默默地拉了拉在一旁看的專注,聽的用心的愛德華,讓這位西撒克斯國王跟著他走.

哪成想,愛德華還有點不樂意,苦著臉,揉著肚子,"干什麼?一會兒還得讓老醫師給我看看病呢."

呵呵,他現在也不管什麼黑水不黑水了,更不信宋醫就是巫術了.唯一有點不爽的就是,他身為國王,現在還得乖乖的排在賤民之後.

......

唐奕一陣無語,但不由他不動,訕笑道:"走吧,本王有話跟你說."

愛德華還是有點不情願,可是無法,剛剛這個瘋子為了拿他給宋醫立威,可是連脅迫都用上了.

此時,愛德華心里除了不滿,更多的是屈辱,還有恐懼.

他真的開始有點怕這個唐奕,這真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隨著性子胡來的瘋子.

悻悻然地跟在唐奕身後行出羅馬廣場,一路上,唐奕不說話,愛德華也就老老實實的跟著,心里卻是有著另一番計較:看來,大宋這個盟友並不是那麼牢靠.

......

一直走到台伯河邊的碼頭,上了一條宋船.

到了甲板之上,唐奕才回過身來,在愛德華毫無准備的情況下深深一禮.

"剛剛本王有些心急,行事欠妥,國王陛下見諒!"

"......"

愛德華先是一怔,隨之無語的一翻白眼,這鬧的是哪一出?能不能正常一點?再說了,你還知道欠妥啊!?

對于一個不了解唐奕,又不傻的人來說,"打一巴掌給個甜棗"這等拙劣的伎倆還真不一定有什麼效果.

但是,話說回來,這個瘋子行事魯莽,愛德華可比他穩重得多,心里雖然還是老大的不滿意,可是嘴上卻還要維持基本的體面.

"這個......癲王殿下,言重了!"

"我......沒往心里去."

"況且,西撒克斯與大宋唇齒相連,互重,互助也是應該的."

......

看看人家,這才是一個合格政客應該有的素質.

言辭上客氣了吧,可是語氣上卻表明了自己心里其實是不舒服的,而且還把西撒克斯與大宋的盟友關系搬了出來.

互重,互助!

互助是應該的,可是互相尊重才是排在前面的大前提.

如果唐奕要是一個合格的政客,這個時候當然應該好生安撫,擺明利弊,重新修複他與愛德華之間的關系.

政治嘛,就應該高級一點.

後世國與國之間的外交往來,從來都是表面和氣,暗藏機鋒,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出里面的門道.

其實呢,會聽的人只要稍稍用點心,就能聽出里面的真正用意和刀光劍影.

打個比方:"嚴正交涉","極大憤慨"這些看似強硬的詞句,其實意思就是,"我生氣,但我拿你沒輒,我只是要打嘴仗....."

所以,一般出現這種詞兒,就說明兩邊也就打打嘴仗,屁事兒都沒有.

就好像"將采取一貫措施",什麼叫一貫措施?就是以前怎麼辦的,以後還怎麼辦唄?!

但是,有些看似輕飄飄的:"表示關切","嚴重關切"......

啥意思?

這才是狠的,意味著:將采取強硬手段的預兆,是不想打嘴仗,可能要伸手的的警告.

......

再比如:"親切友好的交談"--那是談得不錯,下一步就簽協議了;

"坦率交談"--分歧很大,無法溝通;

"交換了意見"--會談各說各的,沒有達成協議;

"充分交換了意見"--雙方無法達成協議,吵得厲害;

"增進了雙方的了解"--雙方分歧太大,咱們還是各玩各的吧;

"尊重"--沒談攏;

"贊賞"--不完全同意;

"遺憾"--非常不滿!!

......

外交是什麼?就是沒有漏洞的廢話!

看似藏著掖著,大家都留了余地,可絕大多數時候,這種含蓄卻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比如後世的華夏有幾句外交黑話,政治暗語,那是華夏獨有的,不到萬不得以不能開口.

可是,一但說來了,那就算是世界老大也得嚇的一哆嗦.

比如:

"勿謂言之,不預也!"

這句話,字面看沒什麼,好像還是在打嘴仗,其實.....

這句話就是華夏的戰書!

......

簡單來說,只要"勿謂言之,不預也"在官方媒體上出現,而且屬名是一個叫"鍾聲"的化名,那麼就不用琢磨了.就一個字--

干!

在後世的華夏,這句話在官方媒體上以"鍾聲"為筆名一共出現過兩次,一次對印,一次對越.

無一例外,都是亮劍之前的最後一聲警鍾,是沖鋒號!

......

------

話說回來,這些連愛德華都懂的外交辭令,唐奕會不懂嗎?

他是范仲淹,趙禎,還有滿朝的老相公們熏出來的,要是玩起花花腸子來,十個愛德華綁一塊兒也不夠他玩兒的.

只是,唐奕壓根就沒打算和愛德華繞來繞去.

說白了,他就是一個過客,即使大宋在歐洲紮下了根,他唐奕也早晚是要回去的.

而且,在唐奕的計劃中,等不到大宋和西撒克斯聯軍蕩平歐洲,他就要回去.

最多一年,不管歐洲局勢如何,他都是要回大宋的,那里有太多的事情,太多的人等著他回去.

這樣一來,他就沒有時間和愛德華客客氣氣,循序漸進地培養信任.

得罪了你,我賠罪,如果賠罪不管用,那就用錢砸,砸到你認識我是誰為止.

......

--------

對于愛德華的場面話,唐奕仿佛沒聽見,單手一揚,指著腳下的巨艦.

"知道國王陛下心有怨氣,但願這一船宋貨可以讓陛下消消氣."

"嘎?"愛德華差點沒噎著.

一時沒反應過來,傻愣愣地環視一圈.

"這......這麼大一條船的......的宋貨?"

好吧,愛德華心里其實是在大罵的,你們大宋特麼得有多富?動不動就一船一船的往出砸,當咱們沒見過錢啊?

不過,他怎麼就那麼喜歡呢?

貪婪是人的天性,西撒克斯人從來不隱藏自己的天性.

"這個,這個......"愛德華搓著手,美的不行.

"這個不太好吧?讓殿下破費了."

身體很誠實,可是嘴上卻說不要,這可是一個政客應有的素質.

"殿下總是這樣客氣,卻是沒把我愛德華當成是盟友了!"

"呵呵."唐奕干笑兩聲.

"不用客氣,這一船宋貨你拒絕不了."

"......"

好吧,愛德華又鬧了個大紅臉.

他怎麼感覺,和這個比他還野蠻的蠻人根本沒法溝通呢?

誰跟你客氣了?倒是你,能不能跟我客氣客氣?

現在愛德華不但面子掛不住了,而且真有點怒了,就沒見過這樣兒的.

"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取笑我西撒克斯沒見過市面?這一船宋貨就讓我們忘了尊嚴嗎!?"

"哎......"唐奕無語長歎.

唐奕一邊率先走下船艙,一邊道:"國王陛下還是不了解我,相處半年,你應該看出一些端倪,唐瘋子對待朋友是從來不繞彎子的."

"朋友?"唐奕這個回答讓愛德華當真有點意外.

放在以前,他會當這是一種盟友之間的客套,可是現在......

他很明白,唐奕沒打算和他客套.

"對,朋友!"

唐奕在艙中停了下來,真誠地看著愛德華.

"實不相瞞,我沒有時間和陛下慢慢地培養信任,讓我們的盟約更加牢靠."

"所以,只能用朋友的方式讓你看到最真實的唐奕."

......

愛德華有點....

懵!

活了這麼大歲數,當了這麼多年西撒克斯國王,他還真的沒見過唐奕這樣的人物.

前一刻讓你恨不得一刀宰了他,可是下一個瞬間,他又像初到人間的嬰兒一般純潔.

與唐奕對視半晌,愛德華最後還是敗下陣來,全身一萎,不由苦笑搖頭.

"我實在不明白,你們大宋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怎麼會有殿下這樣的人物?"

"我更不明白,大宋的皇帝到底是怎樣的一位皇帝......"

"竟然能縱容出殿下這樣的隨性?"

唐奕笑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說明愛德華已經放下了政客的矜持,開始和他坦誠相見了.

傲然答道:"如果有機會,陛下應該去大宋看看,那里很美,很祥和."

愛德華還是搖頭,"很富有我相信,可是......很祥和,我很懷疑."

半開玩笑,半當真地玩味道:"大宋朝的人不會都像你一樣魯莽吧?"

"不是的."唐奕依舊真誠,依舊面帶笑意.

"那里的百姓都很淳樸,官員都是像王惟一老先生那般的有德君子,由一位全天下最好的,最慈祥的皇帝帶領著."

說到這里,唐奕腦中不由浮現出趙禎那慈眉善目的面容.

兩年了,也不知這"老頭兒"過的順不順心.

而愛德華此時已經完全放開了,對于唐奕嘴里那個最好的,最慈祥的皇帝有些不以為意.

他也是皇帝,卸下面具之後,他可不想聽別人在他面前誇別的皇帝,即使是東方大國的也不行.

吃味道:"在我們西撒克斯百姓的眼里,我也是最好的,最慈祥的國王."

"不!!"唐奕否定的極為干脆.

"你和他不能比!"

目無焦距的怔怔說道:"這世上,沒有比他更好的皇帝了......"

愛德華再一次怔住,倒不是因為唐奕的又一次冒犯,而是他從唐奕的言語之中,聽出了一些特別的東西.

他實在想不通,那位皇帝與這個瘋子之間會是怎樣的感情,能讓唐奕不容別人說他一點不好,甚至是......

連做比較都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