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哪疼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托馬斯的身份這並不難猜.

一個宮庭醫生,用近乎極端的方式煽動國王和民眾抵制大宋醫術,這其中真為愛德華的性命考慮多一點,還是借巫毒的惡名往宋人頭上潑髒水,進而蠱惑民意更多些,好像並不難看出來.

而且,即便托馬斯沒有今天這一遭,唐奕也知道,這個來自于西撒克斯平民之中的宮庭醫生就是十字軍的細作.

不光這些,唐奕還知道他的全名叫托馬斯列維,他還有一個哥哥叫托馬斯奧萊爾,是十字軍中的騎士.甚至他們的父親更是靠著軍功一步一步向上爬,已經成為了領導一個騎士團的大團長.

他進入西撒克斯宮庭,是諾曼底公爵花重金買通了十字軍的傑作.

羅馬城破之後,他的目標馬上又從愛德華身上轉移到大宋.只不過,這半年間並沒有讓他找到值得利用的消息罷了.

......

--------

正如剛剛,唐奕夾槍帶棒的那一句:

"大宋控制羅馬城可不全靠武力,這城中的一舉一動,包括隱藏在西撒克斯國王身邊的十字軍內應,又怎麼可能逃得過宋人的眼睛呢?"

只不過,唐奕並不急于拿下托馬斯的理由讓曹老二有點想不明白.

"有用?"

這麼一個"攪屎棍"留著他有何用?而且他現在正在壞事.

要是沒有他,愛德華又不敢與大宋翻臉,羅馬百姓就算再憤怒,也沒到擼袖子就暴動的地步.只要王太醫妙手回春,愛德華久病得愈,中醫在羅馬人心里的印象自然變了.

結果,讓他這麼一攪合,反倒麻煩起來了.

對此,唐奕戲謔地回答:"慌什麼?能不能壞事先不說,小爺還指望他'成事’呢!"

"成什麼事兒?"

唐奕訕笑,"你不覺得,七萬之數的十字軍......很誘人嗎?"

"很誘...."

靠!!

曹老二一翻白眼,"原來你打的是這個鬼主意!"

"你要把十字軍像馬木留克一樣也收之麾下!?"

唐奕不動,依舊盯著場中歇斯底里的托馬斯,但是眼神之中卻隱隱現出貪婪與狂熱.

"七萬!"

"這七萬是歐羅巴最後一點戰力卓絕的軍事力量,只要拿下它,再加上三萬馬木留克,還有蘇瑪的七萬埃及禁軍......"

"即使不出動涯州軍,即使東羅馬聯合了塞爾柱和神羅聯合圍攻大宋,我們也有足夠的底氣與之一戰!"

曹老二砸吧著嘴,想法很美妙,可是......

怎麼實現啊?

"十字軍可是教庭忠實的軍隊,你能怎麼收?"

不想,唐奕一聳肩,"當然是用我最擅長的了."

"最擅長的?"

曹覺有點沒懂,細一琢磨,這貨好像都挺擅長的.

想不通,也懶得想,這麼多年他就認准了一個理兒:動腦子那是唐奕的事兒,他只管出力!

不過,也還是見不得唐奕那個嘚瑟樣兒,嗆聲道:"十字軍且先另說,今天這一關......"

"要不,我幫你過了?"

"哦?"唐奕偏頭看著他."你有辦法?"

"嘿嘿,我還真有辦法."

"算了."唐奕有點信不著他.

別特麼像在塞爾柱似的,"誰亮刀子轟誰",那可就熱鬧了.今天這場是"文斗",還輪不到這莽夫出場.

"你的辦法先留著,我還是自己來吧."

說著話,唐奕漫不經心地走到愛德華身前,也不理會與王惟一吵的面紅耳赤的托馬斯,附到愛德華耳邊:

"國王陛下,好些了嗎?"

......

問的就多余,愛德華就算沒好也得說好啊!

"好了,好了!!"回答的別提多干脆了.

可唐奕想聽的不是這句,"可惜啊......"悠悠一歎,看著滿場的羅馬民眾,似有深意.

"你好了,大宋就不好了."

"......"愛德華傻眼了.

這瘋子已經不和你藏著掖著了嗎?這算什麼?算明著威脅?

......

對于愛德華投來的複雜目光,唐奕就當沒看見,輕拍他的肩膀,"國王陛下不妨想一想,是當眾毒死你對我有益,還是治好你對我有用."

說完,便又漫不經心地退了回去,留下愛德華自己消化.

......

這他媽的!!!

......

不給活路啊!?

愛德華哪還有心思消化?恨不得上去和唐奕拼死.

現在他腦子里已經容不下什麼是"治他",還是"害他"的問題了,完全被唐奕這麼"直接了當"的方式弄懵了.

他就不明白了,堂堂東方大國怎麼派出這麼個渾不吝的"東西"?

連他這個西撒克斯的野蠻人都知道,國與國之間就算是死敵,起碼表面的工夫還是要下一下的,何況是盟友?

大家都是玩政治的好不啦?

都是高級手段的好不啦?

就沒這麼干的!

......

可是,話說回來,生氣有什麼用?這就是唐奕的風格啊,大遼皇帝在唐奕面前都抖不起,更別說他這麼一個小國王了.

而且,刀已經架在脖子上了,容不得愛德國糾結,只能說明一點,在羅馬推廣中醫對于那個瘋子來說,比他這個國王要重要.

"好!我......"

愛德華狠一咬牙,可惜又特麼是話沒說完,那邊托馬斯和王惟一又出了狀況.

托馬斯強辨不過,被王老神仙一通玄之又玄的什麼五行陰陽,表理辯證噴的北都找不著了,情緒有點激動,指著王惟一上前了幾步,結果......曹覺不干了.

曹覺確實是有辦法,可是唐奕不聽.

就曹老二這暴脾氣,你不聽也得聽,而且這托馬斯也真給機會,再不動對不起這配合了.

"干什麼呢?干什麼呢!?還敢動手打人!?"

一邊嚷嚷,一邊照著托馬斯的腰眼兒就沖了過去,然後上去就是一腳.

!!!

所有人都是一怔,誰也沒想到這孫子這麼生猛,說動手就動手.

眼見托馬斯打著橫就飛出去老遠,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

然後,就沒然後了!

托馬斯屁股著地,開始沒覺得疼,想要站起來,只覺一股鑽心疼痛從腰間傳來,站不起來了......

那邊愛德華眼見托馬斯那個慘樣,心說,我治還不行嗎?給我喝黑水我也認,怎麼還打人呢?

而羅馬百姓也有點懵,他們其實已經開始相信那個白胡子老神仙是有兩下子的.

可是,那個雖然托馬斯討厭,但也不至于上手就打吧?宋人也太霸道了.

至于唐奕......簡直就是日了狗了,這種場合要是能用強的,還特麼等你!?

待曹覺心滿意足地回到身邊,唐奕咬牙切齒,恨恨低吼:

"你瘋了!?"

"急啥?"曹老二不但不覺得錯了,反而嗆起了唐奕."你那招沒用,看我的!"

唐奕指著癱在地上的托馬斯氣不打一處來,"這......這就是你的辦法!?"

說完,自己都覺得多余問這一句,這貨除了比拳頭大,好像也不會別的.

"你特麼能不能長點心!?老子怎麼認識你這麼個憨貨!"

"你看看...."曹覺還是那麼欠揍."罵什麼人嘛?要罵你也別罵我,找王太醫去!"

"我特麼找他做甚!?"

"他讓我踹的."

"嘎?"唐奕差點沒噎死.

"他讓你......他什麼時候?"

"王老先生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為防萬一,在你和愛德華還沒到的時候就吩咐我,萬一局面僵持,就弄傷一個."

靠!!唐奕大罵出聲.

這白胡子老頭夠陰的,弄傷一個......然後再救回來?

可是,你特麼行不行啊?

就算是後世醫學那般發達,也沒人敢保證藥到病除,何況還是外傷?

看著托馬斯坐在地上起不來,甚至連動都不敢動一下,唐奕就知道曹老二這一腳可是不輕,萬一斷了哪兒可就不好收場了.

"放心."曹老二看唐奕那個糾結的樣子,嘿嘿賤笑."手上有分寸,最多就是扭傷了腰."

就是扭傷了腰才麻煩,你特麼要是給他一刀當場飚血,然後王老....老騙子刺穴止血,鎮住羅馬人,這事兒還說得過去,起碼唐奕知道中醫針灸真的能止血.

可是,扭傷了腰......你別說是現在了,就算是在後世,也沒有馬上就能治好的啊!

到時候,偷雞不成失把米,就更加沒法收拾了.

....

在唐奕看來,老頭兒玩的有點大.

這事兒說白了,王惟一知道唐奕要在羅馬推廣中醫,但是卻不知道推廣中醫這個事兒對唐奕,對大宋,甚至對漢文化來說,是多麼的重要.

......

唐奕甯可威脅愛德華,也要把今天這事兒辦成.為什麼?因為這是漢文化走出去的第一步.

說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獄也不為過,是絕對不能出現半點差池的.

所以,他甯可讓大宋和西撒克斯的盟友關系出現裂隙,也要威脅愛德華把這一步邁穩.

可是,老頭兒用這麼冒險的方法走出這一步......萬一治不好呢?萬一讓羅馬民眾對大宋生出惡感呢?

這麼一鬧,不但愛德華那里得罪了,羅馬民眾這邊要是也撈不回來,那可就虧大了.

"事先怎麼不知會我一聲!?"

"放心吧!"曹覺還是一臉無所謂."你不就是怕王老先生治不了嗎?他給我治過腰,你就瞧好吧."

"治過?"唐奕擰著眉頭."怎麼治的?"

"就這麼治的."曹覺一指場中,只見王惟一已經朝托馬斯走了過去.

"別動!"

老神棍....不對,老神仙言詞不容有疑.

好吧,地上的托馬斯想動也動不了,現在他感覺下半身都是麻的,根本就站不起來.

驚慌地看著王惟一,像個想逃又逃不了的小姑娘.

"你......你要干什麼?"

王惟一也不回答,隨手在針包里撿了一支最粗最長的銀針.

注意!是最粗最長,看著就甚人那種.

一把拽過托馬斯的左手腕,托馬斯下意識想掙脫,手上攥拳用力往回扯.

王惟一正好趁著他攥拳的當口兒,一針就"捅"在了他小指尺側的後溪穴......

嗷~~~!!

殺豬般的慘叫,那叫一個通透,差不多整個羅馬廣場都能聽見這聲痛嚎.

所有人都是本能的一縮脖子,心說,今日就看這位表演了.

一會兒下面叫,一會兒上面叫的.....

不過,看那架勢,肯定很疼吧?

......

呵呵,豈止是很疼,簡直就是很疼!

托馬斯只覺一股鑽心的疼痛從手掌傳過來,然後整個人就不受控制的痛嚎起來.

一邊躲,一邊嚎:"疼疼疼疼!!!"

王惟一雖然聽不懂他喊的是什麼,可看表情也猜出來了,冷笑著攥緊托馬斯的手腕,"疼也忍著!!"

說著話,手上一攆,銀針在托馬斯肉里那麼一轉,"啊!!!"

一股比原本疼上十倍不止的痛感伴著比原本大十倍不止的慘嚎,讓托馬斯本能的用盡全身力氣掙脫王惟一,直接就.....

直接就蹦了起來!!

"疼死我了!!"

跳著腳,指著王老神棍的鼻子,張牙舞爪的就罵開了:

"你!!你是巫師!是魔鬼!!是邪惡的東方暴徒!!"

一邊罵,一邊舉著自己還紮著針的左手,生怕廣場上的民眾有人看不見.

"大家看看!大家快看看!!"

"這個魔鬼用酷刑折磨神的信徒,就因為我誠實地揭穿了他的巫術!!"

......

所有人都只是呆愣愣地看著托馬斯,沒一個人響應他.

托馬斯心說,我給你們時間消化消化.

干脆跪倒在地,繼續仰天大吼:

"神啊,請擦亮你的眼睛吧,把這個東方魔鬼送回地獄吧!!"

"他正在用您最虔誠的信徒完成他最邪惡的巫術,救救我們吧!!!"

喊了半天,還是沒人搭理他.

咕嚕......

托馬斯快要演不下去了,他可是拿生命在演,要是不引起點什麼群情激憤,萬眾一心什麼的,他這個小命兒可就沒了.

這時,王維一似笑非笑,老神哉哉的聲音在托馬斯身後響起:

"很疼嗎?"

(翻譯隱身...)

"當然很疼!!"

"哪疼啊?"

"當!然!是!"

"手....."

前四個字是吼的,然後......托馬斯就像泄了氣的皮球,後面的話全咽下去了.

不是......應該......

腰疼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