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醫病
g,更新快,無彈窗,!

"有這個必要嗎?"

唐奕有點哭笑不得,看了看愛德華,卻是沒有繼續說話.

看似自言自語,其實並沒有壓低聲調,聽的愛德華面色一白,顯然是明白唐奕另有所指.

想要出聲解釋,"殿下......"

"國王陛下!"可惜唐奕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微微一笑,掃視廣場上的萬人之眾,看似漫不經心地閑聊道:"陛下知道嗎?大宋朝能在羅馬城站穩腳跟,可不全靠的武力,這城中的一舉一動都在大宋的眼睛里啊!"

"我......"

愛德華心下錯愕,唐奕沒有把話挑明就是留了余地,而後面的話卻讓他有點不明白了,似是敲打,又有幾分......提醒?

不管怎麼說,原本就心虛的面色更是氣勢再弱,不敢多言,而是下意識看向托馬斯.

愛德華可不是什麼優柔寡斷之輩,事到如今,做已經做下了,後悔怕是來不及,只能寄希望于托馬斯的計策管用.

好在廣場上那些羅馬城民眼中交織的憤怒與恐懼讓愛德華心安不少,先把命保住再說!

來到醫館門前,也不進去,唐奕讓曹老二把那個什麼王惟一叫了出來.

唐奕要讓王惟一就在門口,當著羅馬人的面兒醫治愛德華,這顯然就是想讓所有人都看到中醫是怎麼治病的.

結果,王惟一剛一露面,所有人都是一怔.

不但唐奕有些意外.愛德華,托馬斯,還有廣場上的羅馬都傻眼了,大氣都不敢喘.

......

不怪愛德華和羅馬人沒見世面,實在是真沒見過這麼"仙兒"的巫師,更沒見過這麼"老",還這麼"仙兒"的人!

要知道,當下的歐洲,平均壽命不過三十歲出頭兒.能活四十歲算你命大,五十歲絕對就是高壽,六十歲基本很少,七十歲....那就是傳說中神靈眷顧的大能.

眼前這位東方老人發白如雪,素袍飄然,長須劍眉亦是銀白,老的已經看不出歲數了.

可偏偏那蒼魂白發之下卻是眼神如炬,滿面紅光,往那一站,腰杆筆直,可以說是仙氣繚繞,如雪松傲視寒涼,如蒼石聳立天地.

這也就是欺負羅馬人不懂東方神話,否則非以為這是畫里出來的老神仙呢.

現在愛德華腦子里就一個想法:

東方的巫師長的都這麼慈眉善目,這麼有派頭嗎?

這位老神仙往這兒一站,那氣勢,那派頭兒,自然而然就比在場的羅馬人高出好幾個等級出去.

唐奕這邊兒也是很意外,這老頭兒起碼得七十開外了吧?船隊里有這麼個人物他居然不知道.

原本還有點沒底,不知道這個靠給趙禎獻寶升上去的王太醫到底是什麼水平,可現在看到真人卻是放心不少.不說別的,單就這扮相,絕對有范兒!

這時,曹覺上前與唐奕引薦.

唐奕雖貴,但面對這麼大歲數的老神仙,也不敢造次,躬身見禮.

"王老先生,遷途萬里隨本王來到異國它鄉,卻是辛苦了."

只見老神仙王惟一慈目淡笑,也不多言.

"癲王殿下言重了,還是辦正事吧!"

來之前,王惟一就聽曹沉說過了,這一次看病事小,宣揚中醫之能事大.

說白了,就是來給這是羅馬人長見識的.

......

來到愛德華身前,靜觀片刻,又由懂西撒克斯語的阿拉伯商人做翻譯,細問愛德華日常起居三餐飲食.

愛德華雖心中恐懼中醫"巫毒",可是面前這位"老神仙"問的都是無關痛癢的日常瑣碎,也只好勉強作答.

期間,作為翻譯的阿拉伯人顯然得到了唐奕的授意,不但溝通愛德華與王惟一之間的交流,還有專人把兩人對話高聲翻譯給羅馬人聽.

不過,這還真不是唐奕吩咐的,而是王惟一交待下去的.

與別的中醫不同,王老先生從不敝帚自珍,對于唐奕要在歐洲推廣中醫,不但不覺"敗家",反而抱著"醫者仁心"的態度心下支持,自然也不怕羅馬人詳細的了解他是怎麼診病的.

總之,在王惟一的有意為之之下,羅馬百姓正在見證一場與他們的醫學完全不同的問診過程.

不管宋人是不是要用巫毒殺害西撒克斯國王,起碼宋人公開公正的態度顯現了出來.羅馬百姓對巫毒的憎惡雖然還未消散,可是也都能靜心細聽,聽聽宋人都問了些什麼.

待王惟一都問的差不多了,悠悠然退了回來,唐奕靠上前去.

"先生不把一把脈向?"

此事事關重大,不但關系中醫推廣,大宋在羅馬建立良好的統治環境的問題,而且在有心之人的刻意慫恿之下,這還是一場事關民心所向的政治陰謀......

能不能破局,就全看王惟一能不能治好愛德華了.

只聞王惟一道:"殿下怕有謬誤,中醫看病,'望聞問切’四診合參,望,聞,問是最主要的,切脈是為小道,只是用來驗證前三診正確與否."

......

這些話不光唐奕聽見了,翻譯的阿拉伯人也不管應不應該,反正有了吩咐,那就無腦翻譯唄,悉數把王惟一之言翻譯給羅馬百姓.

百姓們連中醫是什麼都不知道,哪里聽得懂?

倒是愛德華,心里咯噔一下,"切麥?"

心中更是沒了底,暗道,東方巫術果然還是巫術,切麥子也能看病?

"哦...."唐奕點著頭,恍然大悟.

這些東西,連孫老頭都沒和他說過,他上哪知道去?還抱著後世中醫上來就把脈,"什麼病都在脈向里"那種思維呢.

"那王老先生不再把一把脈,確認一下?"

好吧,他還是有點不放心.

王惟一笑了,看著愛德華,"表內清晰,因果有序,不用診脈也知道是什麼疾症了."

"什麼病?"

"暴飲暴食,虛火明旺的積食症."

靠!唐奕暗罵一句,結果還是吃上火了.

"那...."

"放心."一個小小的積食上火,還真難不住王惟一."三劑湯藥,必愈!"

哪成想,這"湯藥"兩個字正點中了愛德華的死穴,他立馬想到了那巫毒黑水.

急叫出聲:"我不喝巫毒...."

喊到一半,正掃見唐奕,心里一虛,又咽了回去.

氣弱嘟囔,"不喝藥也能好吧...."

唐奕無語搖頭,看把你矯情的.

說實話,要是單就愛德華的病症,特麼不喝也得喝,老子綁起來也給你灌下去.

只是,面前還有萬余的羅馬百姓......正如唐奕所擔心,百姓們的情緒此時也被愛德華的半句話給調動了回來.

從星星點點,到山呼海嘯:

"我們不要巫毒!"

......

"我們不要魔鬼的毒藥!!"

......

"把巫師趕出羅馬!"

......

每一個人心里都很清楚,如果連國王都免不了受巫師所害,那他們這些普通百姓就更難幸免了.

唐奕一陣頭疼,苦臉看向王惟一,"有不吃藥就能治病的法子嗎?"

王惟一看著廣場上激動的羅馬百姓搖了搖頭,沒忍住,嘟囔了一句:

"無知真可怕......"

"有!"

王老神仙也來了脾氣,不敢吃藥,那就不吃藥,今天就讓羅馬人見識見識中醫的博大精深.

"取把椅子來."

唐奕不敢怠慢,令人取來椅子.

王惟一把椅子把場中一放,令愛德華坐下.

西撒克斯國王不明所以,僵著身子坐下.

只見王惟一站在他身前,左手一探,隔著衣服按于愛德華左側肩窩,右手拇指探向臍上三寸,食指順勢壓住肚臍旁開兩寸,隨後雙管齊下,輕輕施力揉壓三處所在.

老太醫深知唐奕今天的用意為何,一邊按壓,還一邊陣陣有詞.

"肩窩之側,手太陰肺經之脈起于中焦也,為中氣所聚,又為肺之募穴,藏氣結聚之處.肺,脾,胃合氣于此,是為中府穴;"

"臍旁兩寸,意為"天地之中樞",為胃經腧穴,具有破氣消脹,消積散痞,升清降濁的作用,性善下行,擅于分消水谷糟粕,清導濁滯.是為天樞穴"

"臍上三寸,為胃經之募穴,健脾益氣,調理氣機的作用,善于行氣消脹.是為中脘穴."

這些都是中醫大道,玄之又玄,卻是王老先生有意大聲頌出,說與羅馬百姓們聽的.

旁邊的阿拉伯翻譯根本不懂,翻譯起來云里霧里.羅馬百姓更是聽的迷迷糊糊,可是配合王惟一那股子仙氣兒,不知道為啥,怎麼聽著就那麼高大上呢?

王惟一顯然還沒完,還是一邊按壓,一邊繼續道:

"三穴齊下,輕壓二十余,解淤化脹,通脾強胃!"

"開!"

說著話,"二十余"已經按完,隨著一聲喝叫,王惟一右手化掌,在愛德華肚子上輕輕一拍......

碰~~~!!

噗~~~~!

噗噗噗噗噗~~~

愛德華一個又響又長的響屁,離的老遠都能聽見......

唐奕等人下意識往後退了退,更是忍不住皺起了鼻子.

臭,真他娘的臭!就沒聽過這麼"雄壯"的響屁!

......

愛德華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堂堂貴族國王當一萬多人放屁......

紅著老臉站了起來,"一時....沒忍住...."

只說了一半,他自己就頓住了,摸著自己的大肚子錯愕非常.

"好像.....好像沒那麼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