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上火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起這個"禦醫",唐奕還真就給忘沒影兒了.

那是福康有孕之後,趙禎擔心女兒,特意讓唐奕從京里帶回涯州的.後來遠征羅馬,福康又開始不放心唐奕,把這個禦醫塞到了船上.只不過唐奕壯的跟頭牛似的,自然也就用不著了.

曹覺這麼一提,唐奕還真就想起來好像有這麼個人.

"這人很厲害嗎?"

"很厲害....還嗎!?"曹覺斜著唐奕."枉費陛下和公主的一番心意,把王惟一給你用,真是浪費!"

"王惟一?"唐奕擰著眉頭."名字挺氣勢,可惜沒聽過."

他就知道一個"孫不奪",而且有一個孫不奪在身邊就足夠了.

"王惟一?"宋楷也出聲道."王太醫的名聲我也是聽說過的."

"哦?"這倒讓唐奕有點意外.

"嗯."宋楷點著頭."聽說他造過一件銅器,被官家奉為至寶收藏在宮中."

"本人也是倍受官家信賴,一直任尚醫局供奉至今."

"官家能把他派給你,當真是恩寵無二了."

什麼跟什麼啊?還恩寵?

唐奕一陣無語,宋楷是不知道,特麼差點把他扣京城出不來.

再說了,一個大夫靠一件銅器贏得了官家寵愛,進而出了名兒,估計這醫術......

"他行不行啊?"

好吧,王太醫還沒出來就被唐奕給鄙視了.

......

不過,問完,唐奕又覺得有點多余.

這個王惟一就算醫術不及孫老頭兒,能進尚醫局,說明起碼不是草包,給羅馬人長長見識,卻是一定夠用的吧?

"老二,你去把這個王郎中找出來,帶到醫館那里."

曹覺則道:"你著什麼急?也得先找個'不怕死的’羅馬人敢治病,再勞煩王老先生吧?"

只見唐奕瞪著他,一臉嫌棄,"還用你說!?我這就給你找個不怕死的去!"

......

轟走曹老二,宋楷倒是有點好奇了,這事兒是為了中醫立威,總不能用強把羅馬人綁過來就治吧?

"你上哪兒找病人去?"

唐奕淡笑而答,"西撒克斯國王--愛德華."

噗!

宋楷直接就噴了,"能行嗎?"

唐奕一邊往西撒克斯軍營走,一邊眼睛一立,"不行也得行!"

話說,這個西撒克斯國王還真是個好"病人".

當日在羅馬城破的時候,別人都忙著跑,就他一個忙著投降.倒不是他貪生怕死,實在是這貨太想抓住這個機會,太想抱大宋的大腿了.

跟著教庭混下去,宋人不把他滅了,法蘭西的諾曼底公爵也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與其跟著神羅皇帝一起倒黴,倒不如拼一把向大宋示好.畢竟祁雪峰和宋楷途經西撒克斯的時候,愛德華國王那可是相當友善的.

包括他到了羅馬之後,宋楷雖然是階下之囚,愛德華也是利用自己的貴族身份,多次探望,頗為照顧.

......

可是話說回來,羅馬淪陷已經半年多了,這貨怎麼還賴在羅馬沒走呢?

要知道,東羅馬的君士坦丁十世這半年間已經快把神羅的地盤占光了.諾曼底公爵已經接受了烏爾班大牧首的洗禮,向正教臣服.轉過頭來,很有可能在南下奪回羅馬之前就向西撒克斯進兵.

這種危急關頭,他不回去守家,還賴在羅馬,真就那麼熱愛羅馬,熱愛大宋?

屁!

他也想回去,可是....愛德華病了.

宋軍剛進羅馬沒幾天,他就病的走不了了,腹脹難耐,目眩頭暈,還時不時流點鼻血.

對于這個盟友,加之宋楷說了他不少的好話,唐奕還是比較和藹的.聽說他病了,特意派去醫官為其診病,結果被愛德華婉拒了.

唐奕也沒覺得什麼,不用就不用,送去了一些補品以示慰問.

現在看來,這愛德華原來是信不著中醫,不敢用啊!

......

西撒克斯軍營並不算遠,唐奕二人步行不到一刻鍾即到了軍營之前.

遣人通報沒一會兒,愛德華國王就小跑著來到營門前親自迎接.

離著老遠,就用蹩腳的宋禮拱手上前,"歡迎尊敬的癲王殿下來到這里!"

唐奕一挑眉毛,"西撒克斯方言"說的賊溜.

"原來國王陛下正在用餐,實在是打擾了......"

真不是唐奕能掐會算,面前這貨嘴上油呲麻花根本沒擦就跑出來了,傻子都看出正吃飯呢.

愛德華別看面色蠟黃,肚子鼓的跟懷了好幾個月似的,可是精神還算過得去,光棍兒的舔著油嘴哈哈大笑.

"殿下果然好眼力."讓出正道,單手一讓."來來來,里面請."

唐奕暗自苦笑,這貨要是再這麼呆下去,都快成"中國通"了.

也不廢話,隨之進到帳內.

嚯~~!

還真特麼吃飯呢,而且是大餐!

帳中擺了整整一桌子.

什麼水晶肘子,醬牛肉,燒雞燉魚,烤羊腿,紅燜大蝦,炸腓魚,醋溜里脊,炒肉片......還別說,就炒菜能看見一星星的綠意,不過也只是零星的幾顆西洋豆,連主食都是蟹肉粥.

特麼這得幾輩子沒吃過肉了?也不怕上火.

哪成想,愛德華還挺來勁,指著桌上的"全肉宴"道:"大宋的美食簡直就是神的技藝,能吃到這些美味絕倫的食物,還要拜殿下的恩賜啊!"

他這不是幾輩子沒吃過肉,他這是幾輩子也沒吃過中餐啊...

得,唐奕一翻白眼,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話說,兩國建交總得互送一點禮物的嘛,而且兩國第一次送禮,可不是隨便送的,那是很有講究,很有深度的.

一般都是我有你沒有,既能裝13,又能打臉,還得讓你心服口的東西.

愛德華似乎深諧其道,送給大宋的是....五百匹西撒克斯駿馬!好吧,這個夠裝逼,夠打臉,夠讓大宋羨慕.

大宋無馬,這點尷尬都傳到歐羅巴來了.

而唐奕自然不敢怠慢,不能送瓷器絲綢,顯的好像我們大宋只有這點玩意兒拿得出手一樣,也不能送茶,現在的歐洲還享受不了這麼高級的東西.

想來想去......

唐奕送了個廚子給他.

......

結果,看這架勢,效果很好啊,愛德華顯然有點招架不住了.

......

也難怪,這個時代.....

也別說這個時代了,特麼不列顛島那個地方,什麼時代有過美食?

如果說大宋的富有甩了歐洲十條街,中醫的先進甩了歐洲一百條街,那飲食上大宋就能甩了歐洲一個地球出去......

在這個只有黑面包,乳酪,水煮肉和豆子湯的時代,你把什麼煎炒烹炸,炝燉溜燒的大宋廚藝帶到歐洲,簡直就是轟炸一般的存在.

愛德華別說羨慕嫉妒,心里就剩下佩服了.

可把他吃美了,儼然就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土老帽兒!單就吃這方面來說,大宋的乞丐都比他過的好.

他就想不明白了,大宋朝那個地方有那麼好嗎?

單就一個豬肉,那廚子就跟魔法師一樣,從來了就沒做重樣兒過,而且已經放出話來,再吃半年他也吃不重.

.....

以至于,唐奕看著那一桌子的大魚大肉都瘆得慌,特麼這麼個吃法....

活該你漲肚竄鼻血,你不上火誰上火?

"那什麼,聽說國王陛下久病未愈,本王給你找了個名醫,在我大宋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陛下收拾收拾,隨我去醫館之中瞧瞧病吧."

撲通!

愛德華一個沒站穩,兩腿一軟,坐地上了.

唐奕只當沒看見,"本王在外面等你."

說著話,逃似的沖出了軍帳.

他是怕愛德華跟他客氣,萬一讓他留下來吃飯,特麼這一大桌子油膩,還不把唐奕也吃上火了?

而愛德華那邊則是心哇涼哇涼的....

看著唐奕"言之干脆""不容有疑",嚇的臉都白了....

大宋....

名醫....

看病?

他們要對我用巫術!

下意識哀嚎出聲:"癲王殿下!其實我身體還行....."

可惜,唐奕早已經躲的老遠,根本聽不見.

愛德華慌了,對于那些塗著魔鬼油,騎著掃把的女巫的恐懼全都轉嫁到了大宋醫身上.

他們熬制出來的黑水,遠比女巫的巫毒看起來更加恐怖.而讓他去喝這些聲稱可以治病的黑水,那簡直就是殺他!

看著一桌子的美食,登時沒了味口.

難倒.....

這就是傳說中的"養肥了再殺"?

可是,那個癲王他根本惹不起啊!

別看現在和和氣氣,笑臉迎人,當日在城頭,他可是親眼看見這個瘋子不但炸平了羅馬,而且在主教近乎投降的哀求之中都不肯罷手.....

"來人!來人!"回過神來慌張大叫.

"快把宮庭醫官給我叫來!"

宮庭禦醫名叫托馬斯,是專們給西撒克斯國王"放血"的一代名醫.

接到通傳,急急覲見.

當一入皇帳,就見國王陛下生撲了上來.

"托馬斯!我命令你,馬上治好我的病!"

名醫托馬斯一怔,隨之面色一苦.

馬上治好?那得放多少血啊?

先不提病的事兒,試探問道:"陛下這是...."

這麼著急總得有個理由吧?

結果愛德華把事情經過一說,包括那個宋朝的瘋子就在營外等著呢.

托馬斯沉吟起來,"陛下,您的病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治好的."

先把自己摘清楚,然後.....

"倒是這個宋朝人......這不就是逼陛下去死嗎?"

"可不是嗎!?"愛德華對這事也很是不滿.

托馬斯道:"難道宋人真要借機毒死陛下,把西撒克斯納入到他們大宋的版圖?"

"....."

愛德華不說話了,按說宋人應該不會這麼狠毒.可是,唐奕突然到來,突然"強硬"的要把巫術用在自己身上,讓愛德華實在拿不准宋人是不是另有企圖.

"陛下....."托馬斯適時開口.

"事到如今,我們...."

"我們反了吧!"

"只有背棄盟約逃出羅馬,陛下才有一絲生機啊!"

愛德華一哆嗦,瞪了托馬斯一眼,"說什麼呢你?"

城里近十萬的大宋精兵可不是鬧著玩的,逃出去?頃刻鎮壓對宋人來說易如反掌.

"不要再有這種愚蠢的想法,我們只有一萬西撒克斯勇士,我把他們帶離家鄉,就一定要讓他們平安回家!"

托馬斯一陣失望,轉而又道:"那只有...."

"只有什麼?只有馬上治好我的病嗎?"愛德華滿臉希冀.

卻聞托馬斯道:"只有煽動羅馬人民......派人把這個不幸的消息散播出去,讓所有人知道,宋人想在陛下身上動用巫術."

......

"你是說...."愛德華馬上明白了什麼.

雖然大宋用施粥行善的辦法聚攏了一部分民心,但是,巫醫毒術一直是羅馬人心中的禁忌.

一心想讓羅馬順服的瘋子,應該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對自己動用巫術吧?

...

盡管不太相信宋人會無緣無故的殺害自己.

可是,事到如今,愛德華也只能寄希望于托馬斯的辦法了.

......

--------

唐奕在外面等了愛德華足足有一個時辰,這貨才扭扭捏捏的出來.

對此,唐奕知道他心有恐懼,倒也沒太糾結.

只不過,他還不知道,他的病人還沒過去,醫館那邊卻已經逐漸的有羅馬百姓開始聚集.

宋人要把巫醫毒術用在一個貴族國王身上的消息,只一個時辰,就傳遍了羅馬.

......

領著上刑場一樣的愛德華重新回到羅馬廣場,著實把唐奕驚了個夠嗆.

"特麼哪來這麼多人?"

廣場上聚集了不下萬人的羅馬市民,此時此刻,目光無不指向頗有幾分悲壯之意的愛德華.

曹覺面色凝重的靠到唐奕身邊,附耳低語:

"就在剛剛,有人在城中散布謠言,說是我們要用巫毒殺害西撒克斯國王."

唐奕眉頭一皺,瞬間明白愛德華這一個時辰都磨蹭到哪里去了.

暗暗斜了愛德華一眼,卻是沒有多動聲色.

出于對中醫的不了解,對巫毒的恐懼,愛德華這麼做倒也說的過去.

不過,你要不要這麼悲壯啊?

老子又沒逼你.

--------

先來四千字的大章壓壓火氣.(對你很失望)

後半夜一定還有一章....(鬼才等你)

其實我是不想斷更的(誰信啊)

腰疼(死不死?)

犯懶了(這才是真話)

大伙兒見諒(不見諒也沒招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