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中醫對西醫(四千字)
g,更新快,無彈窗,!

坑已經挖出來了,唐奕洋洋自得,只等教會對祁雪峰的重新審判,還其清白,進而徹底動搖教會的地位.

然後就......就等羅馬人自己往坑里跳吧.

......

------

羅馬十四個行政區域的選舉,唐奕是不打算參與的,只派出人員主持統計,把握大方向即可.

只要不是舊貴族或者激進,仇宋份子,大宋軍管之下,基本可以做到"順應民意".

至于孔子學院,這倒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建起來的,主要還是從大宋向羅馬輸送文人比較麻煩.路遠不說,主要還是沒人願意離鄉背景,需要多費周折.

但是,養濟院和醫院卻不用那麼麻煩,隨時可以問世,提前為孔子學院造勢.

唐奕不是拖拉的性子,四個聲明出台不久,先是征用了教會的幾處房產供養濟院使用,又從埃及調撥了一批糧食和人員,先在羅馬廣場開起了"粥棚".

至于醫院,那就更好辦了,從涯州軍內調派醫兵出來即可,暫時為羅馬窮人提供醫療服務.

......

還別說,立竿見影.

華夏文明,尤其是大宋,最擅長的就是這種以小恩小惠,贏得巨大回報的能力.

粥棚一開,不消一日,羅馬城中無家可歸或者破產窮人,就都聚集在羅馬廣場排成了長隊.雖然每天每人養濟院只免費供應一木碗的清粥或者面湯,但是起碼餓不死人.

這大大緩解了羅馬城因宋軍入侵而造成的緊張氣氛,贏得了羅馬人的好感.

這些低層民眾本來就是戰爭的受害者,犧牲品,有人能讓他們不被餓死,能對他們好,自然很快就忘了宋人不過是外來者.

......

此時,唐奕和曹覺,宋楷就站在羅馬廣場的一角,看著不遠處的宋人給羅馬百姓們發放粥食.

曹覺擰著眉頭,"我就奇怪了,這種事兒交給你新選出的那些羅馬里正,捕快不就得了,干嘛非得用我的人?"

現在施粥的人員都是涯州軍里特意選出來的漢人士兵,每天五十人,全軍的漢人兵輪留排班.

"你懂個屁!?"唐奕瞪了他一眼."交給羅馬人,那特麼這些窮人記的是里正的好,還是大宋的好?"

曹覺無語,做好事兒都這麼多花花腸子,簡直就不是人.

又看了一眼粥棚那邊兒,歪著腦袋更是糾結.

"不過,也是奇怪了,這幫沒出息的東西,打進城的時候,一個個生猛的不行,現在又都裝的人模狗樣,好像特麼手上沒沾過血的菩薩一般!"

"給老子丟人!"

曹覺說的,當然就是他手下的漢人兵.

打仗的時候,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生怕落後于黎人和儂人.可是一但放下刀槍拿起粥勺,卻是換了個模樣.

曹老二眼瞅著他們一個個臉上掛著和藹的笑意,遇到餓的厲害的老人或者小孩還大發善心的多給一勺,儼然把羅馬人當成自己的親人一般對待.

......

對此,唐奕和宋楷也只能是報以無奈的苦笑.

宋楷反問曹覺,"要是換你在那里施粥,會板著個殺人臉,凶神惡煞一般嗎?"

"呃..."曹覺一窘.

"我?我也不會干這活兒!"

其實他心里很清楚,換了是他在場中,估計也沒必要和這些無辜的窮人一般見識吧?

......

唐奕則道:"這其實是個挺深的問題."

"哦?"

二人輕疑,"怎麼個深法?"

唐奕笑起來,來了談性.

"歸根揭底,就是漢人和西方的不同."

"打個比方,假如兩個男人因為一個女人而決斗,你們知道漢人和歐羅巴人的結果有什麼不一樣嗎?"

二人更是糊塗,怎麼施個粥,他就扯到搶女人身上去了?

"什麼不一樣?"

唐奕道:"這事兒要是在西方,哪怕是大宋周邊的諸國,結果只有一個,就是那個女人一定會跟贏的那個走,而且走的理所當然,不會有任何負擔."

"這是一種'慕強心理’,殘酷的生存環境讓他們崇拜強者."

"這不廢話嗎?"二人一攤手."天經地意,有什麼好懷疑的?"

"再說了......"曹覺扁著嘴."那可是決斗,輸的那個肯定都死了,也只能跟贏的走了."

"不!!"唐奕語氣堅定.

"這事兒如果發聲在中原,這個女人多數時候不會屈服于強者."

"哪怕她跟著贏家走了,哪怕她心里其實根本不愛那個輸的人,心里也一定會背負了極大的負擔."

"......"

"......"

二人一陣錯愕,雖說乍聽之下,跟隨強者是極有道理,可唐奕這麼一說,再回想一下漢人的過往和現在,好像還真就是這麼回事兒.

"為什麼?"

唐奕道:"同情弱者,這是漢人善的一面,也可以說是漢人文化仁的一面."

......

"放眼中原,無論是儒,道,佛哪一家,都是在告訴世人'修心’"

"儒家講求人改變自己的行為,適應這個天下."

"道家講求人改變自己的行為,適應天地之規律."

"佛家則是講求人改變自己的行為,適應內心世界之變化."

"對漢人文化影響最大的這三家,無一例外都是克制的學問.相對于阿拉伯世界和歐洲,我們漢人是內向的,是道德的."

"說句大言不慚的話,這種道德甚至已經超越了'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

"在西方,跟著強者走,這是自然法則,是生存真理."

"可是在中原...."說到這里,唐奕已經不用說下去了,二人自然都能明白.

"也對."曹覺接過話頭兒."仔細想想,我要是那個女的,人家都為了我戰死了,我要是再跟他的仇人走了,那得多不仗義啊?"

宋楷則是思考著唐奕話中更深層次的意義.

"你是說,這些施粥的兵將....."

唐奕一攤手,"羅馬都是大宋的了,那又何必對這些羅馬人惡目相向呢?"

"這是另一種勝利者的驕傲,比耀武揚威要高級得多,高明得多."

"高明?"曹老二又問."怎麼高明?"

不想唐奕嫌棄地又斜了他一眼,"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

這個道理說淺一點叫"以德服人",說深一點兒,那就是漢人文化的可怕之處了,叫做"仁者無敵!"

在後世,為什麼那麼多西方大國把還未崛起的中國列為第一大敵?為什麼窮盡心思的要把華夏堵在家里出不去?為什麼無所不用其極的詆毀東方文化?

真怕華夏強大了,和西方列強算後帳?

屁!華夏從來都不是一個善于用武力清算的民族.無論從曆史,還是現實的角度,都找不出來華夏的惡意.

當然,非暴力方式那就另說了.

放眼華夏文明史,我們鮮少用武力徹底征服,同化一個異族.但是,潛移默化慢慢就從異族變成漢人的....不計其數!

所謂東西方文化的碰撞......有個屁的碰撞!連沖突點都沒有,你告訴我怎麼個碰撞?

宗教,我們不排斥任何宗教;文化,我們虛心的學習任何文化理念,價值觀.

後世華人遍布全世界,到哪個國家都是最適應生存,且生存的最好的群人之一.

這還不說明問題嗎?

只不過,問題出在......

宗教來了,我們不碰撞,但是過一段時間,教堂就成老年活動中心了;寺院就成領證上崗,還得有學曆的工作了.

文化來了,也不需要慌,我們學你們,學精華,但從不妄自菲薄!!

即使在後世,西方價值觀,功利主義更適應經濟發展,更被年青人所接受,很多人向往國外.可是,傳統文化已經是最高大尚的東西,依舊被越來越多的國人所重新撿起來.

舉個例子,在後世唐奕所在的時代.

二十年前,去國外刷盤子是所有出國的年青人的目標.

十年前,有水平的想留在那兒找一份理想的工作,沒水平的想開個餐館,享受米國生活.

而唐奕臨近掛的那會兒,百分之八十的留學生打算回國發展.

......

為什麼?

因為我們已經學的差不多了,已經開始自醒,自覺,自豪了!

外國的月亮,已經不圓了....

......

同樣的道理,在十一世紀的大宋,憑借這股子韌勁兒,憑著仁者無敵的大智慧,唐奕可以非常自信地喊出來:

"收拾一個羅馬,還不跟玩兒似的."

對此,曹覺雖然心里挺美,畢竟大宋無往不利,做為一個宋人那種自豪感是發自內心的.

可是,他就見不得唐奕那個嘚瑟樣兒,特麼你那麼能,怎麼還事事問宋楷他爹?也就和我這個沒讀過書的顯擺顯擺.

撇嘴嗆聲,"看把你能的,開粥棚算你使對路子了,那醫館那邊你咋不說呢?"

"醫館?"唐奕一擰眉頭."醫院那邊怎麼了?"

"呵呵."曹覺干笑兩聲,卻是不說話了,只等看唐奕的窘相.

倒是宋楷接過話頭,"醫館那邊我倒是聽說了一點."

"你聽說什麼了?"

宋楷哈哈一樂,"聽說那邊和養濟院一比,恍若隔世!"

"這邊忙的腳不沾地,那邊卻閑出鳥來了,門前都快長草了."

"不會吧!?"只見唐奕瞪著眼睛."特麼羅馬人都這麼壯實,連個生病的都沒有?"

曹覺大樂,"生病的倒不少,就是看病的一個都沒有!"

"怎麼回事兒?"

......

----

醫院那邊唐奕只是動動嘴,具體怎麼弄的都是下面人去辦.

這些他還真沒太上心,料想之中,當是很火爆的.

在他的印象中,這個時代的羅馬,所謂的醫學成就只有一本《論醫學》.

但是,也只是提倡多種養生方法,推重適量運動,節制***,注重氣候,環境的變化,水浴,水土養生法和情志調養等來保持健康和長壽.

在中醫里,這只能算是養生,而且,這點東西還是原羅馬帝國的東西,現在也早就燒沒了.

......

前面說過,西醫這個年代治病就一招--放血!

感冒要放血,發燒要放血,頭疼要放血,屁股疼也要放血......

要是沒治好病,只有一個原因:血放的還不夠.

當然,西醫也不傻,外傷不放血.(已經放過了)

他們有一個讓唐奕嘖嘖稱奇的治療外傷的方法,唐奕給起了個名字--動物療法.

那是相當震撼!

受傷了怎麼辦呢?

好辦,醫生會把一只啄木鳥捧到傷者的面前,把鳥嘴摁到傷口處,讓鳥兒幫你治病,把傷口的爛肉和髒東西都啄下來.

嘖嘖嘖,那酸爽,怎一個通透了得.

如果發炎了,化膿了,怎麼辦呢?

這就不能用啄木鳥了,要找一只強壯的大狗或者貓......當然,你要是貴族老爺,有實力找來一只非州豹子那就更好了,醫生會讓阿貓阿狗把你的傷口舔的干乾淨淨.

如果還治不好,死翹翹了.....

那對不起,你的罪孽太深,神已經放棄你了.

你別看在後世,中醫好像干不過西醫,可是在這個時代,和放血,還有動物療法一比,中醫那就是至高無尚的存在,比羅馬的所謂"醫學"強了不知道多少倍,根本沒有可比性!

像宋楷和曹覺說的,一個去中醫院看病的都沒有,唐奕還真意外了.

......

這事兒其實就是不了解.

對于東方人把亂七八糟的野草,樹皮摻在一塊兒,煮成黑水給人喝的行徑,在羅馬人看來,這不就是傳說中女巫的巫術?

這個時代,雖然"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的教會語錄還沒有出現,可是,對于女巫的恐懼卻早就深入人心.

羅馬人把東方人的中藥看成了是女巫的邪術,甚至在民間有傳聞,東方人在背地里用嬰兒煉制'魔鬼油’,再偷偷加到黑水里,使得更沒有人敢去中醫院治病.

......

結果,唐奕這本來是要討好羅馬人的善舉倒起了反作用,要不是有養濟院的粥棚撐著,大宋統治之下的羅馬城將更加的黑暗緊張.

"靠!!"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唐奕破口大罵."這幫蠢貨!還能再愚一點嗎?"

宋楷苦笑,"你罵也沒用,咱們的醫官即使是親自去求著給羅馬人治病,人家都不信咱."

"愚昧真可怕!"

唐奕點頭認可.

"看來得想想辦法了."

"能有什麼辦法?你總不能把人綁上,把藥硬灌下去吧?"

"那就不吃藥唄!"唐奕心說,活人還能讓尿憋死?

"我大中醫,拔罐刮痧,針灸推拿,什麼不會?"

"還不信了,就震不住這幫只會放血,狗舔的羅馬人?"

......

"也行."曹覺點著頭."我記得出來之前,福康公主不特意給你帶了一個禦醫嗎?"

"聽說那人挺擅長針灸的,可以讓他來試試."

唐奕怔怔發問:"誰啊?"

他這一趟出來沒病沒災的,早把那人給忘沒影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