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文人的陰險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兩封件擺在唐奕面前,一封是耶律洪基親筆給唐奕的回信,一封是宋狀元的.

先說耶律洪基,這貨就是個逗逼,對于大宋想聯遼的想法,是這麼回複唐奕的:

"洪基不才,玩物喪志,理政無方,失祖宗基石于瞬傾,倒燕云權柄于汝手,實罪也."

"然,遼宋之怨,乃南北兩朝之宿命也.中原成敗,亦我炎黃子孫之內爭爾(契丹人以炎帝後人自居),非西夷蠻邦可親也,亦非苟且營謀可定也."

"契丹鐵騎,正義之師,謀燕云,必戰之,何需奇謀取巧乎?洪基自愧,知恥後勇,不屑與之."

"先帝有靈,必知洪基之心也."

......

"今請盟誓,結秦晉之好,歸炎黃一心共商西進."

"然,洪基不敢允複.南北積怨,舊恨未除,新怨方興,何以言共乎?"

......

"但祝子浩,揚我炎黃血脈之威于萬里,平西蕩寇,戰無不勝于西夷."

"東歸之日,願與君長醉古北關."

"待醒......"

"戰之!"

"決燕云之失得于兵寒,定遼宋大勢于宏關,方為男兒之快意也!"

"磊落..."

"浩然."

"無愧祖先,無愧吾心!"

--兄:耶律洪基,敬上.

......

"......"

要不要這麼萌啊?要不要這麼直男啊?

這信看得唐奕是哭笑不得,我是應該誇他是純爺們兒,還是罵他是二百五?特麼就沒見過這麼不著調的皇帝!

不過,回頭想想也是,這還真就是耶律洪基那個紈绔皇帝能干出這種事兒來.身為皇帝,還非要堂堂正正的和大宋一決高下,不屑奇謀取巧......

好吧,這是在惡心唐奕呢,燕云一役,唐奕不就是奇謀取巧了嗎?看來,這貨心里不是沒有怨氣啊!

無語搖頭,"冤冤相報何時了,何必呢?"

邊上的楊文廣翻著白眼,一時無語.這麼不要臉的話,也就他說的出來.

"不過,耶律洪基這次確實有點讓人意外.很友善的向大宋告知東羅東的陰謀,結果又很不友善的拒絕了大宋的結盟."

"這叫什麼事兒?"唐奕默然.

他明白耶律洪基心里是怎麼想的,正如他原本說的那樣,耶律洪基更像一個俠士,而非一個皇帝......

......

----------

放下耶律洪基的信,唐奕略有失望.

雖說大遼沒有與東羅馬混在一起,也沒有與大宋結盟,算是不好不壞.可是,如此一來,狄青就還得守在燕云,不得施展,確實有點可惜.

看向第二封.

按理說,埃及到羅馬撐死一個月就打個來回,宋狀元的信早就應該回來了.而事實上,這也不是埃及與羅馬之間的第一封信了.

看著紙上的四個大字,唐奕不由得更加頭疼,苦笑道:"宋公序要不要這麼狠啊?這不是坑我嗎?"

楊文廣立時大笑,一副事不關已,喜聞樂見的高興樣子.

"那怪得了誰?你不把兒子還給他,他能給你好臉色才怪!""

"那怪我嗎!?"唐奕立著眼睛."那貨自己不想去見親爹,關我鳥事!?"

......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唐奕遠赴萬里攻下羅馬,把宋楷給救了出來,結果這貨不想去埃及聽親爹訓話,非要留下來給祁雪峰修碑.于是,當唐奕第一封信送到開羅,宋狀元就怒了.

特麼老子萬里迢迢跑到埃及來為什麼?不就是為了這個兒子嗎?

結果他還挺有脾氣,不來見親爹,還得親爹跑到羅馬去見他?

宋狀元哪受得了這個,立馬義正言辭的回複唐奕:"庠乃官家欽定之埃及節度使,羅馬之政非庠所職也,癲王自理!"

言下之意,自己的事自己解決,別來找老夫!(找,也得是把兒子給我綁回來再找.)

唐奕也是日了狗了,你們父子掐架,關我屁事兒?

于是,唐奕又去了第二封信,言辭懇切至急,把羅馬之局詳盡描述,最後還認了個慫.

"羅馬之勢,非埃及可比.舊教故識深入民心,教庭余孽尾大不掉!"

"強取,則民亂;寬待,則恐政令難通."

"奕之所能不及伯父,非公不可為之."

......

宋庠看了信,知道唐奕是真遇到難處了.

事實上,羅馬的形勢遠遠不是埃及可以比的.

埃及的問題是政(分割)教合一,且法蒂瑪王朝相對溫和,只要拿下貴族和皇室,立起新任哈里發,基本就可以做到平穩過度.

但是,羅馬則不相同.他是教權大于皇權,連皇帝登基都需要教會承認才可以.且整個歐洲不但等級制度極其森嚴,對教權的認可也已經到了一個近乎瘋狂的地步.

主教是死了,神羅皇帝也掛了,但是民眾對皇室的尊敬,對教權的認可,絲毫沒有減弱.

如今,大宋對羅馬只能是武力統治,還遠遠做不到掌控,唐奕想像埃及那樣迅速同化,卻是沒那麼容易了.

......

但是,話說回來,特麼那個混蛋兒子還是沒來見他啊?且話已經放出去了,現在讓他去羅馬,這老臉往哪兒放?

縱使知道唐奕那里需要人,宋庠也是拉不下這個面子的,只是回信時隱晦地提典了一下唐奕.

"前人之智,今可複用."

八個字,看的唐奕一頭霧水,怎麼就非得腐儒作態,這麼擰巴也?

去信:"哪個前人之智?公請明鑒."

宋庠回信,"《太史公書》可查."

......

你大爺的,老子在羅馬,你讓我上哪找《史記》去?再說,唐奕想破頭也沒想出來,司馬遷寫了哪一段是漢人同化蠻夷的,又適用于今的?

去信:"再繞彎子,老子弄個白番婆子給宋楷,讓你抱個黃毛孫子!"

宋庠無語,這無賴什麼損招都想的出來,怎麼就想不通呢?

于是回了四個大字:

"焚書......坑儒!"

"....."

......

看著這四個大字,唐奕有種沖動--殺回埃及,弄死宋庠算了!

"焚書坑儒?"這特麼還真不是漢人治夷,這是始皇治漢.

宋狀元是把現在的羅馬比成了先秦剛剛統一的列國,把當時的儒家依附分封而存的局面看做是羅馬教權獨大的寫照.

不得不說,把儒家的災難拿出來用,宋公序是真特麼夠陰的,這不就是明告訴讓唐奕要大開殺戒嗎?

可是,始皇焚書坑儒,下場可不太好啊......

......

唐奕心說,你別騙我,老子現在還沒開殺呢,就已經不太好控制了.這要是再激進一點,還不直接就炸了?

再去信,"別玩我,民心不可逆!"

結果,這回宋庠也來脾氣了.

"愚蠢!!"

"秦之焚書,還有下一步!"

"......"

看到這里,唐奕終于通透了,對宋庠佩服的簡直五體投地.

壞!真他媽壞!壞的流膿!!

......

對秦朝來說,焚書坑儒確實有其負面影響,造成的社會動蕩從一個側面加速了秦朝的滅亡.

可是,做為一個後來者,宋庠跳出當時的局限,從曆史的角度看問題,卻是給唐奕生動的上了一課.

那就是:

焚書滅儒之舉,確實對秦有害,但卻也粉碎了列國的分封制度,形成中央集權的局面,奠定了大一統的初步概念.

那個時候的華夏其實與歐洲很像,正統的封建制王朝,王侯公卿,等級森嚴.中原百姓像現在的歐洲一樣,嚴格遵守著這個制度,不敢越雷池半步.

而像宋庠所說,跳出來,從全局來看從分封到中央集權,焚書坑儒確實有下一步,那就是陳勝吳廣喊出的那句:

王侯將相,甯有種乎!!!?

......

這句話可是太厲害了,說它是對華夏曆史影響最深遠的一句話,也不為過.

正因為這句話,窮苦百姓開始不屈服于命運,草莽可為將相,指點江山;無賴可以得國,把皇帝拉下馬,把貴族出身的霸王滅殺在烏江邊.

再然後,華夏的命運除了外族入侵導致的朝代更迭,絕大多數時間是由百姓的肚子決定的,而不是信仰和貴族......

你讓我吃不飽肚子,我就敢反你!!這已經是千古定律.

皇漢死于內亂,天唐亡于一幫鹽販子,大明更是讓一個下崗驛卒拉下了馬.

......

"王侯將相,甯有種乎!?"這個種子一但在人民心中發了芽......

唐奕還真不信,歐羅巴這種貴族至上的體系能一直挺到一千年後?

做夢吧!

宋庠的主意其實並不難,唐奕舉一反三,甚至可以來個加強版.一面重錘打壓歐洲貴族,一面把"甯有種乎"的心思種下去.

另一面,咱們像大宋一樣,給底層百姓一個向上爬的通道不就得了?

這個時代的歐洲,知識和權力都掌握在貴族和教會手里,平民別說知識,他們連拿起武器的權利都沒有.

可以像埃及那樣,先把書院開起來,向平民兜售知識和尊嚴,再從平民中選官......

三管齊下,到時是信神,還是信面包?把命運交給自己,還是交給神?就由他們自己選擇了.

......

--------

"唉...."唐奕長歎一聲.

"要不怎麼說這幫做學問的沒一個好東西,這坑起人來,完全沒有節操可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