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養肥了再殺
g,更新快,無彈窗,!

"把戰火擋在宋土之外?"楊文廣怔怔地看著唐奕.

"這不就是......"

不就是讓大宋主動出擊?將戰場設在疆域之外嗎?

以朝堂的被動,溫和的處事,卻是難辦的.

......

唐奕看出楊文廣眼中的遲疑,也明白他心里想的是什麼.

"放心,就算不打出去,威逼利誘,暫時穩住周邊,相信官家與諸位相公是可以辦到的."

"難!"對此楊文廣並不認同.

"如今君士坦丁已經聯合了西夏,吐蕃,大理,吳哥,相信大遼也不會放過."

"咱們在歐洲打的火熱,西夏和大遼不會不知道這是個好機會,很難袖手旁觀,不動分毫."

"哈哈哈哈!"唐奕大笑."楊伯父就沒發現點什麼不對勁兒嗎?"

"嗯?"楊文廣一顫,一時之間他還真沒發現哪里不對.

唐奕道:"您沒發現,大宋知道的太早了嗎?"

"!!!!"楊文廣瞬間瞪圓雙目,終于知道哪里不對.

確實太早了,大宋周邊諸國可是什麼動作都沒有,東羅馬與之結盟的消息就已經傳到了羅馬,這說明....

"大宋安插了細作?"

剛說完,"不對!"楊文廣自己就把自己否定了.

"若是細作,也只能刺探一國之動向,不可能把所以內情悉數知曉."

"難道???"楊文廣越想越是駭然."諸綁之中有大宋的內應?"

唐奕笑而不語,算是默認.

"是大理?"楊文廣開始猜測起來."大理一向與我朝親善,此次對立,本就反常!"

唐奕還是只笑不答,"伯父就不要猜了,反正,朝廷那邊只要處理得當,很難打起來."

"好吧..."楊文廣自知問的太多了,朝廷的很多事情,別說是他一個武人,就算是相公也不可能全知全覺.

"那我這就去給官家回信."

說著話,就退了出去.

....

"是潘越嗎?"

待楊文廣走後,屋中只剩曹覺和唐奕.這一次,唐奕沒有隱瞞.

"不全是."

曹老二面色一緩,"果然是他!"

目光看向遠處,"有五年沒見了吧?不知這小子是不是還那麼不著調!"

唐奕一陣默然,潘越是好樣兒的,是大宋的無名英雄!

淡笑著現出一絲溫情,"當然不一樣了,已經當爹了."

"什麼?"曹覺瞪著眼珠子.

"他怎麼可以當爹了!?"

要知道,曹二爺現在可是還沒孩子呢,聽說好兄弟已經當爹了,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弟妹是誰啊?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薇琪格."

"日!這對奸夫***,居然連孩子都有了?"

曹老二一聲哀嚎,"什麼世道!?"

"那怎麼不送回大宋?"

"不方便....."

現在,無論是大遼,還是西夏,除了李傑訛,沒有人知道潘越的身份.保險起見,他的兒子也不可能送回大宋.

"算了,不說這些."對于潘越,唐奕還是心存虧欠的."等西夏局勢一定,他應該回來了."

"嗯."曹覺點著頭,琢磨著,回去之後是不是應該把自己媳婦也趕快接到涯州.

"對了,問你個事兒!"

唐奕道:"什麼?"

"你怎麼一點都不害怕?"

這是曹老二一直不明白的事情,指著那張世界地圖.

"這圖上有名有姓的國家朝廷,幾乎都在算計大宋."

"縱使西夏有潘越,不會真的與東羅馬聯盟.那還有大遼呢?還有塞爾柱在攻打埃及呢?還有整個歐洲都在逐漸團結在一起呢?"

"形勢對大宋來說,可不是很有利."

"你怎麼就一點兒都不擔心,反而我覺得...."

唐奕玩味地看著曹覺,"覺得什麼?"

"我怎麼覺得,你有點樂見其成呢?"

唐奕笑了,其實這個問題,剛剛楊文廣也想問,只不過沒問出口.

"很簡單...."

"這世界需要機遇,大宋也需要機遇!"

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要是說起來,可以把唐奕這十幾年間所做的事情總結在一起,最後,唐奕才做出的這個決定.

......

當唐奕從一個普通人走到時代的前沿,當他的金融體系開始掌握國家命脈,左右大宋決策......他才發現,前世所學,所見的那些東西並不一定完全適合大宋.

這並不是一眼就能看通透的問題,而是這十幾年間,通過不斷摸索,依照大宋的實際情況,總結出來的.

......

那個以八方銀錢養宋,掠奪全世界的美夢,不是那麼容易實現.

不是大宋不沒有那麼強,而是,這個時代太弱了....

是的,太弱了,弱到無法想象!

弱,也是一種原罪.

說白了,生產力低下在大宋是個問題,制約了大宋文明晉級的發展.

生產力低下,在全世界同樣也是個問題,而且是比大宋嚴重得多的問題.

如果用後世時髦一點的說法,大宋每年的GDP也就六億到八億貫宋錢.這個數值雖然隨著趙禎,唐奕,還有大宋的那些相公們的不懈怒力正在以一個非常可觀的百分比逐年激增.

可是,在短期之內,撐死十個億.在美洲農作物形成規模養活更多人,釋放更多勞動力之前,不可能再有突破.

那全世界呢?

大宋這十個億就占了全世界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你說留給全世界的還能剩下多少?

也就是說,除了大宋,亞非歐不算拉美,每年只能制造三個億的GDP.去掉基本生活保障,大宋就算全搶過來,又能有多少?

少的可憐!

出來一趟,親眼所見,唐奕才知道,特麼現在也就阿拉伯人和東羅的日子勉強能過.可和大宋一比,也只能算是個佃戶.

其它地方,包括歐洲,那就是乞丐,餓不死就燒高香了.

大宋都不用去搶,扔幾船破瓷片就買光了,還談什麼八方銀錢養宋?

現在,他對漢人為什麼不對外擴張又有了新的理解.除了中原文明的內向性格,特麼戰爭無法帶來紅利也是一個重要原因之一啊!

......

這和大航海時代的歐洲還不太一樣.

一來,那個時代的英法荷,西班牙,葡萄牙,自身的體量很小,易于累積.

二來,殖民掠奪的產出,有大清帝國和奧斯曼帝國這兩個龐然大物幫他們消化掠奪成果.

特麼大宋現在找誰消化去?運回來的金銀就是廢物,動都不敢動.

西方的香料,特產,只會讓大宋變得更奢靡,而無法讓它變得更強大.

而從戰略意義上來講,各國對于大宋來說,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什麼?

是特麼糧食!

這就尷尬了,出來是出來了,可是沒什麼可搶的,除非....

唐奕心中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除非大宋從現在開始"養豬".先把全世界變成大宋的農場,養肥了再殺,然後就像割韭菜,一茬一茬又一茬.

當然,以唐奕的能力,他是不知道大航海時代的歐洲是不是采用這樣的方法,先扶植美非各個殖民地,等養肥了再殺的.

他只知道,從前他一直在模仿後世,現在他要拋開後世.

可能他現在在做的事,是所有人都沒有嘗試過的.

......

曹覺聽的云里霧里,半懂半不懂.

"那我還是不明白,你現在打來打去,不就是在殺嗎?哪養了?"

唐奕搖頭,"戰爭是最殘酷的絞肉機,這個世界,只有打碎它,才可能重建它!"

"只要戰火不波及大宋,我們不用傷筋動骨就能立于不敗之地."

曹覺點了點頭,其實還是沒聽懂,不過有一點他很確定,"就算西夏不動,可還有大遼呢."

"耶律洪基那孫子可不會眼瞅大宋強大起來."

"呵呵."唐奕干笑一聲."耶律洪基更不用擔心."

"因為...."

唐奕賣了個關子,把曹覺急的夠嗆,"趕緊的,別磨嘰!"

只聞唐奕訕笑道,"因為第一個把東羅馬的陰謀告訴大宋的,就是耶律洪基!"

"啥!?"

曹覺以為自己聽錯了,大遼向大宋告密?扯淡呢吧?

唐奕一攤手,"事實如此."

他雖然也不懂耶律洪基玩的是什麼套路,但是他剛剛說不全是潘越探知,就是這個意思.

確實是耶律洪基告訴了大宋東羅馬的陰謀,顯然這家伙兒並不想和東羅馬一起與大宋為敵.

想到這兒,唐奕心思一下活絡起來.

既然大遼不想和東羅馬一伙兒,那為什麼不拉到自己這邊來?

軸心國啊!如果宋遼夏聯合,那好像掃平地球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要知道,當今世界,第一大國是大宋,第二就是大遼,西夏不排第三,也絕對是前五.

這個軸心國穩不穩?

想到這里,也不遲疑,立刻伏案疾書,休書兩封.

遞給曹覺,"這一封,讓楊伯父一同發回大宋,交給耶律洪基;這一封送到埃及,讓宋狀元立刻到羅馬來!"

曹覺不解,"讓宋相公來干嘛?"

"忽悠蠻子他比較在行."

"那也不用勞煩他親自來吧?照著埃及有樣學樣不就得了?"

唐奕搖頭道:"羅馬和埃及不同,埃及可以用軟刀子,羅馬卻是要用強!"

這里是歐洲的宗教中心,不是懷柔之策就能解決問題的.必要的時候,流血,鎮壓都是有可能的.

......

------

唐奕沒想到的是,半年之後,當宋庠和耶律洪基的回信同時擺上唐奕的案頭的時候,特麼唐瘋子臉都綠了.....

兩個事兒,一件也沒辦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