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與全世界為敵
g,更新快,無彈窗,!

實在抱歉,這一章居然磕磕拌拌寫了九個小時......

晚了,見諒.

------

東羅馬帝國,不管是在歐洲,還是在西亞.亦或是北非,給人的印象就是.....正統.

與神聖羅馬這個"模仿秀"不同,他們是羅馬帝國的正統傳承,延續著羅馬曾經的輝煌.

他們的教派亦叫作正教派,視羅馬教庭為異類.甚至他們的國都君士坦丁堡,同樣被稱作"新羅馬".

可惜,隨著與羅馬教庭的正式決裂,亦因為被阿拉伯帝國和神聖羅馬不斷的壓縮生存空間,這個從羅馬時期延續至今,屹立了一千兩年多年的古老帝國,毫無懸念地走向了衰敗.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唐奕的遠征卻給了這東羅馬帝國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其實,當大宋遠征軍在阿拉伯海第一次與塞爾柱人發生沖突的時候,東羅馬的密探就已經發現了不對.

不可一世的塞爾柱人居然被東方的宋人打劫了!

而地處絲綢之路末端的東羅馬人,對大宋多多少少是有一些了解的.從高昌回紇商人那里,他們也可以得到一些關于大宋瘋王的情報.

更知道就在不久前,這個名滿大宋的瘋子一戰滅兩國,為他手下的涯州軍闖下了赫赫威名.

剛剛把帝國從動亂之中拯救出來的君士坦丁十世敏銳地發現,這是個神的禮物,那個大宋瘋子很可能對羅馬,對阿拉伯世界制造成破壞性的混亂.

而就在這時,法蒂瑪王朝陷落的消息傳到了東羅馬,這使得君士坦丁十世更加確信他的判斷.

他知道,機會來了.

那個瘋子不但可以把塞爾柱人的目光集中到埃及,使得他們對小亞細亞的關注度大減.而且,為了應對來自大宋的無敵之師,神聖羅馬也必然會傾巢而出,保衛羅馬城.

這樣一來,後方的法蘭西,奧匈,德意志必然空虛.

而另一個讓東羅馬人視為天意的是:

一向以溫和態度對待高加索地區和西北亞游牧民族的政策終于到了收獲的季節,他們同意與君士坦丁堡站在同一陣線.

而基輔的羅斯人也終于皈依在正教之下,願意為正教的複興而戰.

東羅馬帝國重回西歐,把羅馬教庭的虛假信徒送入地獄的夙願,終于有了希望的曙光.

......

此時此刻,神聖羅馬的主教大人與小皇帝一心只想打劫大宋,聚集了神羅大半的軍隊于羅馬與大宋血戰.

賽爾柱的沙赫蘇丹則是不忘向大宋報仇,同時亦對埃及心生覬覦,已經從聖城出發,揮師南下,直取西奈半島.

......

而東羅馬這邊,君士坦丁十世禦駕親征,陳兵羅馬尼亞與奧匈邊境.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只要羅馬城的進攻號角一吹響,他就立馬西進,先取奧匈,再入法蘭西......

與此同時,基輔的羅斯人會從北歐同時西進,與東羅馬軍隊會師巴黎,再調轉馬頭向北,把已成孤島的德意志納入版圖.

到時候,神聖羅馬首尾難顧,一邊要面對那個瘋子,一邊要迎接君士坦丁的無敵鐵騎,必敗無疑.

那時,整個歐洲將被東羅馬與大宋瓜分.

而遠在東方的大宋被遼朝與西夏牽制,不能派兵增援;埃及又在塞爾柱的威脅之下難為自保.在與大宋的對絕中,東羅馬將盡占先機.

把大宋軍隊趕出去,統一歐洲,也就不再是難事了!

......

這是一個近乎完美的戰略計劃,君士坦丁十世摒棄了信仰,放下了仇恨,與阿拉伯帝國聯合.加上大遼和西夏,組成了十一世紀最強的軍事聯盟,旨在瓜分神聖羅馬和大宋帝國.

現在,萬事具備,只欠東風.

只要亞平甯半島的羅馬城開戰,沙赫進攻埃及的號角,君士坦西十世西進法蘭西的偉業,大遼再戰古北關的複仇,還有西夏的統一大業......

都將同時展開!

......

------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顯然東羅馬人理解的不太深.

正當君士坦丁這個幕後主宰准備從幕後走向台前,開始大干一場的時候.

羅馬城的戰報......終于傳到了他的帳前.

......

特麼還沒開始....就結果了?

羅馬城連一天都沒挺住,神聖羅馬二十萬大軍可以說是頃刻潰敗.

羅馬主教立斃城頭;神聖羅馬的小皇帝被活活嚇死了.

法蘭西的諾曼底公爵倉惶逃回巴黎;奧匈大公成了階下囚;西撒克斯國王更是臨陣倒戈,與大宋結了盟....

君士坦丁十世一時之間腦子有點不夠用......

特麼什麼情況?這東方古國強的有點過份了!

說好的瓜分歐洲呢?

說好的兩面夾擊,趁火打劫呢?

怎麼他們自己就把活都干了?

那我......

打?還是不打啊?

......

君士坦丁十世猶豫了起來,這個時候,正教大牧首烏爾班站了出來.

"陛下在猶豫什麼?"

君士坦丁十世不確定道,"牧首大人,您不覺得大宋有些太強了嗎?"

"羅馬教庭的二十萬大軍頃刻覆滅,即使我們搶先一步拿下了歐洲,我也不覺得羅馬帝國有把握戰勝宋人."

烏爾班淡然笑過,樹皮一般的枯手在身前畫了一個十字.

"陛下的擔心有些多余了."

"哦?牧首閣下有不同的意見?"

烏爾班道:"這一仗,無論如何陛下都是要打的."

"這關系到偉大的羅馬帝國能不能重回巔峰,神的正教能不能在歐洲廣為傳頌."

烏爾班解釋道:"現在的局勢是,羅馬教庭已經徹底癱瘓,不但主教死了,連教庭所在的羅馬城也被大宋占領."

"而神聖羅馬的小皇帝亨利四世也死在了戰火里,各個公國更是一團亂麻.陛下身前的奧匈王國,甚至連大公都成了俘虜."

"但是,羅馬的二十萬軍隊卻沒有損失太大,各自逃離."

"這樣的形勢之下,陛下不覺得,更應該打嗎?"

"牧首大人是說...."君士坦丁十世豁然領悟.

"不是打神聖羅馬,而是直接向大宋宣戰!?"

"正是!"烏爾班凝重的點頭.

"趁著神聖羅馬還沒緩過神來,新皇未立,陛下可打著摒棄分歧,放下仇恨,一致對外的旗號,拉攏神聖羅馬的各個貴族."

"然後,先入奧匈扶持國王繼承人,再北上亂成一鍋粥的德意志,徹底把神聖羅馬並入羅馬帝國,整個歐洲也就唾手可得了."

"到了那時,神聖羅馬的二十萬大軍,加上我們羅馬帝國的軍隊,還有基輔的羅斯人......埃及有沙赫牽制,宋人的後方有遼朝和西夏襲擾......"

"就算那個瘋王再強,又怎麼可能在多方壓力之下,還能在歐洲與我們為敵呢?"

君士坦丁十世心情一下就好了不少,經烏爾班這麼一說,宋人攻陷羅馬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哈?

"就依牧道的話吧."

于是乎,東羅馬帝國在接到唐奕攻入羅馬的第一時間,即向整個歐洲的貴族發出了號召:

放下分歧,一致對外,東羅馬帝國向大宋宣戰!

與此同時,塞爾柱蘇丹沙赫代表阿拉伯帝國進攻埃及,同樣也向大宋宣戰!

在東方,黑汗,加紇,喀刺汗國,吐蕃,大理,吳哥,亦同時與大宋斷絕通使之誼.雖未宣戰,但是已經撤回使臣,開始集結兵力了.

往來東西方的海上航道也不太平,原本的補給之地朱羅(阿三)開始不歡迎宋人的到來,甚至拒絕大宋船只的停靠.

除了西夏內亂未平,大遼仿佛還有猶豫......

整個世界都已經在與大宋為敵!

......

----------

當唐奕終于了解了世界局勢,他就特麼納悶兒了:

我就打個羅馬,救個人....怎麼就成世界公敵了呢?特麼就算是法西斯也沒這麼招人恨吧???

俯視地圖,歐洲有神聖羅馬,東羅馬,連後世的老毛子都摻合進來,要錘他.

西亞的整個阿拉伯帝國,南亞的阿三,西南的吐蕃,大理,東南亞的吳哥,還有整個西域......

現在就差個大遼.

不過,顯然耶律洪基這回不是要放過大宋,而是在等機會.一但出手,必是雷霆之勢.

地圖上從東到西,只要能叫得出名號的地方,都把矛頭對准了大宋,儼然一個二戰同盟國.

"不行....."

唐奕心說,"老子就算當一回法西斯,也得先給自己找兩個軸心國吧?"

"其實根本不用那麼麻煩!"楊文廣在旁插言.

"只要我們撤出羅馬,退回埃及,那麼歐羅巴的那些瑣碎之爭就與我們沒有關系了."

"而有了馬木留克的支援,蘇瑪完全可以把塞爾柱人擋在西奈半島之外.到時我們回歸大宋,西南諸夷自解!"

"朝庭只要對付西夏和大遼即可."

唐奕笑了,"楊伯父說的沒錯."

"原本咱們也沒打算攥著羅馬不放,這是歐洲人的誤判!"

一個破羅馬城,歐洲人拿著當寶,殊不知大宋根本就沒看上.

什麼破地方!?要啥沒啥.

"不過...."唐奕話鋒一轉.

"我還真沒想到,君士坦丁堡會設這麼大的一個圈套等著咱們鑽."

"那麼......"扁嘴攤手."如他們的願,我現在決定不走了."

"不想走?"楊文廣一顫.

"如此一來,他們設的這個套子咱們可就鑽實了."

"那官家那邊你要怎麼回?"

朝廷最新送來的消息里,只是把大宋周邊局勢詳細說明.

趙禎在信中也只是問了問唐奕的意見,卻沒有讓唐奕即刻回宋的意思.

唐奕沉吟了一會兒,抬頭道:"給陛下去信,可以打,可以和任何人打!"

"我只有一個意見."

"什麼?"

"把戰火......隔絕在宋土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