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接你回家(為"白一多"盟主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百盟了,謝謝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

----

再好的東西,也特麼不是自己家的;再偉大的遺產,它也沒有兄弟的命重要.

唐奕一聲令下,把大角斗場夷為平地,借此催毀那些羅馬貴族老爺們心中所有的認知.

....

------

曹覺扁著嘴,好好看了看城中只露出一半的角斗場.

"可惜了...."

話音剛落,"轟!!"手邊的炮就響了.

這貨嘴上說可惜,可動起手來卻是一點都不含糊.

隨著第一聲炮響,立時百門艦炮齊鳴.炮吼之音連成一片,有如悶雷暴起,滾滾不絕,震的大地都在顫動.

城牆上的羅馬老爺們下意識縮著腦袋,蹲到了城頭.一時之間都被震傻了,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等到緩過神來,回頭看去時,城中屹立了整整一千年的大角斗場已經在火光之中塌去了一角!!

"這是......這是什麼魔法!!!?"

......

魔法?

與其說是魔法,倒不如說,是來自東方的怒火!

------------

一個時辰之後,剛剛抱頭窩在角落里的羅馬老爺們鼓起勇氣再次看向角斗場.

那座羅馬的象征,歐洲人的驕傲,此時已經只剩殘垣孤柱,碎壁塌牆......

......

終于,從城外再也見不到那巍峨的角斗場聳立,曹老二這才心滿意足的停了下來.

整個天地隨著炮聲驟停而為之一靜,唯有城中彌之不散的硝煙昭示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突然間,羅馬城上傳來一聲高叫,主教大人親自向城外喊話:

"Request to negotiate!!!"

地道的西撒克斯方言,說的快趕上唐奕了.

......

城外,萬軍陣中,唐奕淡然一笑,你看看,原來他們還是懂英語的嘛......

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No...."

"I reject it!"

(我拒絕!)

......

他們自己不都說了嗎,神會原諒我的魯莽.

"曹老二"

"在呢!"

"幫他們找找平再說."

"城里超過三層的建築......"

"懂了!"

于是,滅國專業戶曹覺曹老二......開始了瘋狂的狂轟濫炸!!

萬神廟....

君士坦丁凱旋門...

長老會議事堂....

貴族官邸....

主教寢宮...

用後世的話說,只此一役,羅馬最少倒退五十年,城中除了平民的普通房舍,再也找不到一處完好無損的貴族建築.

"Request to negotiate!!!"

"Request to negotiate!!!"

現在,主教大人的西撒克斯方言說的......已經比唐奕還溜了.

那簡直就是一種折磨,一種恐怖至極的折磨.

東方人顯然不想馬上就要了他們的命,所以,那雷霆一般的魔法從來不對准城頭.

可是,城中宛若地獄一船的景象,末日天罰降臨下的萬神廟,主教宮庭......擊碎了每一個人心中的勇敢.

"Request to negotiate!!!"

......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愚蠢,這些來自東方大國的魔鬼是他不應該招惹的存在!

"Request to negotiate!!!"

....

"停!!"唐奕終于覺得火侯差不多了.

炮聲頓息,唐奕再次上前.

"放人...."

"也許還可以談判."

......

"放人,放人!!"

主教大人與貴族們忙不迭的應下,他們可不想和城里的石頭一樣,被炸成碎粉.

現在他們唯有乞求宋朝人可以平息怒火,就此收兵.

至于那二十萬大軍....

呵呵,當恐懼占領內心,別說是二十萬,就是一百萬,那也只是一百萬頭豬罷了.

......

----------

羅馬城門緩緩洞開,宋楷,韋拉從中走出,恍如隔世!

前方,黑壓壓的戰兵悍將,獵獵招展的大宋龍旗,讓宋為庸隱隱感覺眼角微濕.

怔怔的走到唐奕身前,只見那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身影抓著自己的肩膀,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我來......接你回家!"

嗡的一聲,宋楷只覺腦中一白空白,再難抑制眼中淚水,抽噎道:"白山....白山被他們活活燒死了!"

....

"我知道!"唐奕眼神漸冷.

放開宋楷的肩膀,抬頭看向城上,向著城頭的主教大人露出一個瘆人的笑意.

"正式通知各位,談判......破裂了."

......

"楊文廣!"

"末將在!"

"教教他們,招惹大宋的下場!"

嗆啷一聲,楊文廣抽出腰間配劍,斜指羅馬.

"犯我強宋者!"

"誅之!"

......

轟!!

轟轟!!

曹老二等的就是這句.

霎時間,百炮齊發,仿佛比之剛剛更為猛烈.

這一回,瞄的可不是城中的建築,而是羅馬城牆,還有......城頭上的人!

....

唐奕冷冷地看著硝煙四起的羅馬城頭,在宋楷耳邊森然道:"老子要把祁長山的墓碑......建在羅馬的廢墟之上!"

(省略一萬字攻城和死人.)

--------

羅馬的淪陷已經是必然......

在火炮,馬木留克騎兵,還有涯州軍的協同進攻之下,這座千年之城別說已經全無斗志,就算是二十萬戰士拼死反抗,也沒有幸免的可能.

現在的問題只在于,唐奕是要摧毀這里,還是占領這里.

這一點,說實話,唐奕也沒想好.

......

他不知道的是,不管是占領,還是摧毀,已經不是由他來決定的了.

隨著炮火在羅馬城前的轟鳴,一場席卷世界的風暴已經成形,無可逆轉的向著未知的方向逼近.

......

就在羅馬城破的同時,塞爾柱蘇丹瑪列克沙赫也終于從美夢之中蘇醒過來.

他實在想不明白,宋人是怎麼在十個月的時間里鑿通了紅海與地中海的通路.

"你確定情報沒有錯誤?東方的宋人真的把艦隊開進了地中海?而且已經駛入了台伯河?"

"陛下!"大胡子將軍彎腰一禮.

"不用再懷疑,他們的艦隊就是從我們的眼皮底下橫渡地中海的,甚至一度離聖城的海岸線不足百里."

"我們的海哨眼睜睜看著他們帶著馬木留克騎兵,氣勢洶洶的朝羅馬奔去."

"現在......應當已經和羅馬人拼的你死我活了."

....

"不用再等了!!"沙赫當機立斷.

宋人既然已經渡海,他們是不會傻傻的再從陸地繞回來的.而且,隨著宋人的到來,地中海已經不再安全,他們隨時有可能從海上直達聖城.

"進攻!!"

"進攻西奈半島!"

"進攻埃及!"

失去了埃及這個大後方,宋人將成為無根浮萍.只要羅馬人守得住城,給塞爾柱贏得時間,埃及....

唾手可得!

....

而就在沙赫下令進攻埃及的第二天,阿拉伯世界的雄兵尚沒有開拔之際,三教聖城的海港之內,駛入一艘掛著十字旗不起眼的小船.

船上下來的兩個人,讓碼頭上的守衛士兵瞬間緊張起來.

那是兩個來自歐羅巴的教士,長衫小帽,手持聖經.

當下的時局,可不是曾經各教和睦相處的那個聖城......在阿拉伯世界的統治之下,在聖城的土地上,居然有人敢公然以異教徒的身份亮相,這顯然是對真主的褻瀆!

"大膽的異教徒,你們竟敢來到這里!?"

士兵們已經沖了上去,氣勢洶洶的要把這兩個異端繩之以法.

可是,兩個歐洲教士顯然早有准備,絲毫不現慌亂.

其中那個頭發花白的佝僂老人在阿拉伯士兵的長槍面前禮貌的躬身一禮,面容始終和煦慈祥.

"請轉告塞爾柱蘇丹,瑪列克沙赫閣下,羅馬帝國正教大牧首,烏爾班求見."

(東羅馬也就是拜占庭帝國)

士兵一顫,手中長槍險些端拿不穩.

"大...大牧首???烏爾班!!?"

東正教庭領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

--------

萬里之外的大遼.

耶律洪基接見了一位遠道而來的使者--大秦帝國皇帝特使.

"尊敬的草原之王,大遼王朝皇帝陛下!"

"我從遙遠的西方而來,穿越漫漫黑海與無邊沙漠,尋絲綢古道,來到東方,只為帶來君士坦丁堡的友誼."

......

------

西夏,李傑訛營帳之內,

"西海國?"李傑訛一邊讓隨國醫兵包紮著右臂上的箭瘡,一邊疑惑發問:

"哪里的西海國?"

原本就粗獷的面容,因多了一條長疤而顯得更加猙獰.

在他面前,一個白人騎士淡淡笑答.

"李將軍不必管西海國是哪里,重要的是喀刺汗,黑汗,高昌,回紇都已經是我們羅馬帝國的盟友.只要您願意與羅馬結盟,那麼,他們就會幫助您平定西夏內亂."

"哦?"李傑訛似乎來了興趣."這幾國為什麼幫我呢?"

白人騎士再笑,"因為西夏在統一之後,也要幫我們."

"說來聽聽."

"與遼朝一道,牽制宋朝,不讓他們向歐羅巴派兵."

"只要羅馬重新統一歐洲,我們會聯合賽爾柱人,契丹人,還有你們西夏人,一同瓜分大宋!"

"土地歸大遼和你們,我們只要奴隸和絲綢."

......

"統一歐洲?瓜分大宋?"

李傑訛怔怔發呆,倒不是沒聽明白.

剛剛已經聽這小白臉說過一遍了,那個什麼歐羅巴,現在好像是分什麼神聖羅馬和新羅馬兩支,而且這兩家還不對付,總想吞並對方.

至于瓜分大宋?那更好理解了,大宋朝周邊這些國家,哪一個不想入主中原?

只是,這小白臉還真特麼敢想啊?算計到老子頭上來了......

見李傑訛久不做答,白人騎士又道:"怎麼,您對富庶的大宋就沒有一點興趣嗎?"

"有!!"李傑訛答的很是痛快.

下意識看了一眼身邊的另一個白淨青年,表情甚是怪異.

"相當有興趣!"

"那咱們就這麼定了!"

"你先幫我打贏李詐諒吧!"

......

----------

西海國,大秦都是這個時代東方對東羅馬帝國的稱呼.

而東羅馬帝國,自己是不叫自己東羅馬的.所以,在文中只以羅馬帝國稱呼.大家受累,自己把神聖羅馬,羅馬城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