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西撒克斯方言(為"風云閃"盟主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羅馬,號稱七丘之城.

與漢人的方形城池不同,並不規則的城牆把散布在台伯河兩岸的七座山丘環繞其中,便是眼前的羅馬城.

......

唐奕站在城外的高處,俯視全城,心中竟生出一絲失望.

輝煌的羅馬帝國已然作古,引領世界的文藝複興卻還沒現出蹤影.

現在的羅馬城,盡管還是那個曾經的千年帝國古羅馬的都城沒變;

盡管它曾經是歐洲的中心,地中海的中心,甚至是那個時代世界的中心,現在也依然是歐洲的中心,地中海的名城.

盡管在歐羅巴人眼中,它還是那麼值得驕傲.可是...

顯然神聖羅馬帝國這個"模仿秀"無法再重現羅馬城當年的輝煌,文藝複術留下的那些華美建築亦沒有出現.

放眼望去,盡是破敗,完全不符合唐奕的預期.

整個羅馬城還可以向世人彰顯它地位的東西,還是古羅馬時期留下來的那些偉大建築--

壯闊雄渾的羅馬角斗場,圓頂巍峨的萬神廟,還有君士坦丁凱旋門.

......

邁步走下山丘,來到軍陣最前.

曹老二回頭一望,一句話差點沒把唐奕說樂了.

"還行....這個有城牆."

唐奕哭笑不得,打趣道:"怎麼?有城牆就不會打了?"

老二撇嘴,"它也僅僅是有,而已."

就這破矮牆,也就勉強叫作"城牆".目測也就兩丈多高,一輪齊射,就算轟不塌,牆上也絕對沒有一個活人.

"打不打!?"曹覺一指前方."一個時辰,我讓你在那里吃午飯!"

唐奕順著他手指方向望去,目光越過城牆......

噗!!

沒法淡定了.

"那特麼又不是酒樓,我上那兒吃什麼飯?"

曹老二指的是羅馬角斗場.

"拉風啊!!"曹老二還挺有理.

"你吃不吃?你不吃我就站最上頭往下撒尿,幫兄弟出了口惡氣!"

"......"

特麼這話聽著怎麼就這麼別扭呢?

"你特麼會不會說話?"唐奕恨不得踹死這貨算了.

哪成想,曹覺根本不接唐奕這個茬兒.

"別磨嘰!打不打?"

"打個屁!"唐奕狠狠瞪了他一眼."為庸還在里面呢."

說著話,獨自一人行出戰陣,于城前站定.

望著城頭上密密麻麻的羅馬守軍,還有飄舞翻飛的各色貴族旗幟,深吸口氣,朗聲大喝!!!

--"Request to negotiate!!!"

說完之後,暗自得意,還是老子機靈吧?

......

他當然可以裝個逼,站在這說漢語,然後由阿拉伯商人翻譯成拉丁語給城上的人聽,顯得逼格滿滿.

可是,特麼的"請求談判"....

跑好幾萬里地,賭誓發願的要"雖遠必誅",結果剛一照面,還沒打呢,就請求談判.....

這要是讓兄弟們聽見多沒面子.

所以,還是自己來吧!雖然現在羅馬人說的好像是拉丁語,但是,沒看見城上什麼德,法,英各王國的旗幟一大串呢嗎?

總有人聽得懂吧?

......

結果,尷尬了....

"Request to negotiate...."

標准的'英格曆史’一出,滿場寂靜.

"....."

"....."

宋軍這邊兒果如所料,一臉的懵逼......特麼唐奕這是鬼叫什麼呢?完全不知道那是一句很沒面子的軟話.

但是,城上的羅馬軍也是一臉懵逼,就有點讓唐奕不懂了.

他哪知道,自認標准的後世英語,在這個時代還沒出現呢,有人聽得懂才怪.

城里之上.

受眾人拱衛的主教大人站在城頭,左看看,右看看.

"這個東方人在說什麼?"

神羅皇帝亨利四世....好吧,一個六歲的奶娃娃更是什麼都不懂了.不但不知道城下的那個怪人在說什麼,連身邊這個討人厭的老頭兒說什麼也不明白.

而法蘭西的諾曼底公爵眉頭緊皺,倒是稍好一些.

"聽著似乎有點耳熟...."

一眾神羅的貴族老爺面面相覷,真沒明白城下那個東方人在鬼叫什麼.

最後.

過了半天,西撒克斯國王小心的湊到主教身旁.

"主教大人...."

主教斜了他一眼,對于這個不是很虔誠的野蠻人,主教一向不太喜歡.

"什麼事?"

西撒克斯國王自然看得出主教的不屑,強忍怒火,放緩語氣.

"剛剛我的一個騎士說,那個東方人說的話很像是他們家鄉的一種方言."

"意為:要求談判...."

主教一怔,"你的騎士...."

"西撒克斯方言!?"

......

于是......

主教臨時把西撒克斯的那個騎士叫上前來,充當翻譯.生怕聽錯,又讓城下的唐奕再說了一遍.

于是......

唐奕操著一口地道的西撒克斯方言,開始了東西方的第一次溝通.

"Request to negotiate!!!"又喊了一遍.

"沒錯!!"城上的羅馬老爺們終于確定."他就是在要求談判!"

主教心說,這東方人還挺'淵博’,連西撒克斯方言都懂.

可是....

關于談判,主教大人就只能報以冷笑了.

連六歲的亨利四世都知道這是在做夢,奶聲奶氣地叫嚷:"拒絕談判!"

城下的宋軍一共不到十萬,而羅馬城中聚集著整個歐洲所有的精銳戰士,足有二十萬之眾.

宋人想談判?

想的美.

再說了,大家發現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那就是,這些愚昧的東方人好像腦袋真的不太好用,居然沒備准一件攻城工具就妄圖威脅羅馬?

就這種戰爭的門外漢,別說只有區區不到十萬兵馬,就算是給他們再多戰士又能如何?

要知道,在他們看來,羅馬可不是法蒂瑪那些懦夫.

在他們看來,羅馬城就是這世間最堅固的堡壘,是神光庇佑之下的光明之城.

阿拉伯的異教徒無法攻破,這些東方的蠢材更加無法攻破!

......

此時,主教大人親扶城頭,張嘴喊話:"來自東方的愚人,請放棄你的美夢!"

"現在你們只有兩個選擇!"

"要麼與我神聖羅馬的騎士們堂堂正正的決一死戰,倒在他們的突槍之下."

"要麼...依照約定,交出一百船貨物,留下所有的戰馬,武器,神會原諒你們的魯莽,放你們回到家園!"

....

"呵....呵...."

唐奕面無表情的看著城頭一個個趾高氣昂的貴族老爺.

"我想,你們是誤會了."

"不過也好,既然你們的神如此仁慈,希望它可以原諒我的'魯莽’!"

憤然轉身,回轉本陣.

......

很失敗,還沒聊....就崩了.

剛一回來,曹老二就問開了,"你都跟他們說什麼了?"

這時,楊文廣也靠了過來,心中和曹覺的疑問一樣.

唐奕只能報以苦笑,"為了宋楷,准備第二次認慫."

"結果....又沒成."

曹老二咧著大嘴哈哈一笑,"本來就不是你的風格嘛."

"跟他們廢什麼話!?干就是!"

唐奕搖頭,"要干,也得是救出宋楷之後."

萬一真打急眼了,宋楷在他們手里,很難有好下場.

......

轉身,看向羅馬城發呆.

楊文廣默默的走到他身邊,"可有對策?"

現在是個僵局,宋楷卡在那里,羅馬人又不肯服軟.

只聞唐奕答非所問,看著前方,目不轉睛,"它屹立了整整一千年!"

"什麼?"楊文廣眉頭緊皺,一時沒明白唐奕什麼意思.

只得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最後定格在那高大,雄偉,壯觀的羅馬角斗場上.

歲月在石牆上雖然留下侵蝕的印記,不過,楊文廣不得不承認,它很漂亮.

一千年前,羅馬人就能造出這樣偉大的工程,也值得敬佩.

有感而發,"此次遠征,不得不說,我們原本有些......小覷天下人了!"

不管是埃及的金字塔,還是眼前的角斗場,都足以讓漢人佩服.

"是啊...."

唐奕點著頭,"它和我們的萬里長城,埃及人的金字塔一樣,是遠古的奇跡,文明的見證,智慧的結晶!"

"若干年後,當我們已經化塵做土,它還屹立在這里,成為一個民族,一個時代的驕傲!"

"到那時,它將不再屬于羅馬,而是屬于全世界,它將是所有人類文明的最後遺產."

"是祖先.....留給後世的寶貴財富."

楊文廣越聽越糊塗,聽得懂的,聽不懂的,唐奕絮叨了一大堆.

他不明白,在兩軍陣前,哪還有閑心讓他發出這樣的感慨....

"大郎到底在說什麼?"

"可惜了...."唐奕還是沉浸在自憶的世界不能自拔.

......

"可惜再寶貴的財富,現在也和大宋沒關系."

"你...."

"楊伯父!"唐奕打斷楊文廣.

"你知道打敗你的敵人,最簡單粗暴的方法是什麼嗎?"

"什......什麼?"唐奕此時的面目有些瘆人,楊文廣心有所覺,他不會是....

只見唐奕面帶微笑,最後看了一眼羅馬角斗場,偏頭看著楊文廣的眼睛道:"不是殺人...."

"而是....摧毀他內心中....所有的認知!"

"......"

"曹老二!"

就在楊文廣一晃神的工夫,唐奕已然回身.

"抬高炮口....."

"一個時辰!不惜炮彈...."

"我要那里......變成平地!"

......

------

爭取再碼一章,月初了,大伙兒投個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