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兵臨城下
g,更新快,無彈窗,!

縱使這一個月,因乙種國債在開封城中鬧的沸沸揚揚,名聲甚大,百姓似乎對國債這個新鮮玩意兒也頗為關心,可是文彥博還是沒想明白,怎麼會火到這個程度?

兩千萬,半個時辰就搶光了?怎麼比預售乙種的頭一天還邪乎?!

......

可是不管怎麼說,半個時辰就賣光了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同時也說明了一個問題--

發少了啊!

文扒皮連忙命令錢監司加印,這回不再那麼保守了,一咬牙,印他娘的五千萬!

看百姓們的熱度,縱使有集中在第一時間購買的客觀因素,不可能再像兩千萬時那般痛快,可是五千萬應該也不難消化吧?

結果.

開封,大名,應天,河南四地同時發售,一天......

沒了!

文扒皮震驚了!原來還是發少了?

趕緊再來八千萬.

....

看著錢監往紙上印數字,文相公可謂是感慨良多...

難怪那小瘋子攥著華聯的印鈔權不肯松手,進來的是紙,印上數目就是錢,是真他娘的過癮!

要不是唐奕遠在埃及,文扒皮都想抱著這小財神啃兩口,這國債不但能救命,而且能發家!

而文扒皮現在正在琢磨,是不是趁著唐奕不在,把印鈔權從華聯拿回來....他現在終于知道什麼才叫撈錢了.

呵呵.

唐奕是不在,且不說曹家潘家會不會和你拼命...

你看王德用不大嘴巴抽你不?

......

--------

又是八千萬國債撒出去.

文彥博顯然又低估了大宋百姓們的購買力,這八千萬國債全宋售賣,七天賣光!

火爆程度依然恐怖.

掉錢眼兒給的文相公...."要不,咱們再印五千萬,湊個正數?"

"別!!"趙禎坐不住了.

快消停點兒吧!甲乙兩種國債,一共斂來兩億五千萬貫!還不夠你敗家?

借完了可是要還的...

老皇帝窮怕了,怕到時候還不起.

......

其實,別說再印五千萬,文扒皮就算再印五個億!大宋的老百姓也能把它全吃下去.

......

這里面有幾個原因是文彥博想不到的:

第一,他低估了百姓們對這種給利息的國債的熱情.

從前,不管有多少余錢,都是自己放在家里,窖藏.沒人讓你錢生錢,還得忍受潮熱腐蝕的消耗.

現在呢?相當于百姓把錢存到朝廷那里,不但沒有損耗,而且每年還有百分之二到七的利息.

這種好事兒,百姓自然喜歡得緊.

可別覺得利息少少,假如是買的十年期國債,一年百分之七,十年就是百分之七十!幾近翻倍,絕非小利.

這個帳誰都算得過來,自然更加踴躍購買.

第二,華聯發行紙幣撤底解決了大宋的錢荒,可是,卻沒有從根本上解決以往屯錢帶來的大量庫存.

也就是說,華聯只是讓錢變了一個流通形式,但卻沒讓錢流動起來.

百姓和富戶只是把手里的銅錢換成了紙幣,該藏哪還藏哪,該睡大覺還睡大覺.

這一次,國債算是正中下懷,讓死錢有了保值,甚至升值的機會.

第三,那就是通過毛紡和海商利誘而發行的乙種國債,不可能把大宋所有的大族富戶消化乾淨.

甚至連一小部分都沒有做到.

毛紡和海商雖然是大行業,可是比起大宋的千行萬業,比起遍地的士族大家,還是不夠分的.

通過乙種國債那麼一點點,又能消化多少呢?

大多數的富戶大族是分不到毛紡和海貿的利益的,于是他們手里的剩余資金也向甲種國債靠攏.

事實上,現在發行的一億五千萬甲種國債,絕大多數都是他們買走的.

......

--------

文扒皮從楊白勞一下子變成了黃世仁,從苦哈哈的東拼西湊到搖身一變,成了大宋朝前所未有最最闊氣的宰相.

心里這個美啊,連帶著看歐陽修也順眼了不少.

用文彥博的話說,只要有了錢,三司使的位置上就算坐一頭豬,他也無所謂!

現在大宋有錢,干什麼都不虛了.

就算將來沒錢了......招術也學來了,印點國債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

如果唐奕要知道文扒皮是這麼想的,如果他要是知道這孫子一下子就發了兩億五千萬的國債,非得從埃及跑回去殺了文彥博不可!!

特麼自己沒舍得用,卻讓這老貨一下就揮霍了兩億五,唐奕能樂意才怪?

國債,這是唐奕留的最後一條後路,或者說,這是他的壓箱底的絕招.

朝廷窮了這麼多年,他都沒舍得拿出,一直將就著過.是防備不時之需,或者留給以後全宋修路的時候用的.

這一既互利互惠,又能讓死錢活起來的辦法,是唐奕最後一塊鎮山石!

......

------

不過,好在現在唐奕沒工夫找文彥博算帳.

早在一個月之前,隨著尼羅河畔與紅海之濱的兩聲巨響,截流阻河的土壩轟然崩碎......

排天巨浪從尼羅河與紅海同時向已經完工的蘇伊士運河倒灌而下,這條連接印度洋與地中海的戰略級水道,終于完工了!!

......

河岸兩畔,十數萬埃及民眾隨著兩聲炸響暴起震天歡呼,許多人更是虔誠地朝向東方伏地跪拜,口中聲聲念著哈里發趙禎的名字......

十個月,僅僅十個月!

一條縱貫東西,全長三百里聯通紅海與尼羅河的運河水道,從無到有,徹底貫通.

縱使埃及文明絲毫不比中原文明差,數千年前就壘砌起了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可是那也是遙遠的過去了.

當奇跡就發生在眼前,埃及人難掩心頭的激動.

在宋狀元,還有唐奕無恥的宣傳攻勢之下,埃及人覺得,這根本就是神跡一般的存在!

是偉大的哈里發趙禎和東方聖徒恩賜給埃及的福祉,是璀璨的東方光渾照耀埃及帶來的新氣象.

....

看著眼前歡呼雀躍的埃及民眾,唐奕並沒有太多波瀾.

早在大宋的時候,他很早就看清了一點,百姓其實很簡單,誰能給他們好生活,誰就能得到他們的尊重.

撇了一眼身邊的宋狀元,唐奕眼角忍不住一陣抽出!

有時候他不得不服氣,對于愚民洗腦....睜眼吹牛-逼這種事兒....

不得不佩服,宋庠完全就是個老流氓....

轉頭地看向身邊的蘇瑪,唐奕斂去神情,肅然的看著這位帝國西方元帥.

此時,蘇瑪的臉上也是喜悅非常.

短短十個月就修成一條大運河,這也許只有來自東方的大國才能夠做到.

當然,他現在也是這個東方大國中的一員,這一點讓蘇瑪有一絲莫名的激動.

"蘇瑪...."唐奕輕喚.

"癲王殿下."

"我能信任你嗎?"

蘇瑪一怔,沒想到唐奕會這麼問,"殿下當然可是信任我."

唐奕點點頭,也不廢話.

"最新的情報,賽爾柱人在大馬士革集結了二十五萬大軍,可我們在西奈半島的防禦只有三萬人.就算把開羅所有的原法蒂瑪軍隊都派過去,那里也只有七萬人."

蘇瑪接道,"殿下是想讓我去堅守西奈半島?"

唐奕又點了點頭,"是的!"

"但是,我不會和你一起去對抗塞爾柱人..."

"因為....."

"我們的敵人顯然不只塞爾柱人一個,在羅馬,還有二十萬歐羅巴大軍等著我們."

"他們對宋人又殺又抓相要挾,我要去把生者和死者接回來....."

"而且...."說到這里,唐奕自己都有點為難."馬木留克騎兵我要帶走."

對于蘇瑪來說,這個條件太苛刻了.沒有馬木留克,只有七萬兵,對手卻是聯合了所有阿拉伯激進教徒的二十五萬大軍.

"明白了!"

蘇瑪出奇的平靜,沒有因唐奕交待的險峻形勢而現出一絲擔憂,反而......莫名的興奮!!

眼前這個男人敢與天下為敵,這樣的氣魄才是真正的勇士,才是馬木留克,還有他蘇瑪應該效忠的領導者.

不像原來的哈里發,縱使手里有最強的騎兵,霸占著地中海最重要的戰略要地,卻還是窩在開羅城里花天酒地.不敢從塞爾柱人手里奪回聖城,更不敢與羅馬人開戰.

面容肅穆,高聲大喝:

"蘇瑪對真主起誓,在殿下回來之前,奈西島不會失去一寸土地!"

唐奕沒有說話,只是重重地拍了拍蘇瑪的肩膀.

他足夠幸運,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鐵錚錚的漢子!

這一刻,蘇瑪不在是埃及的降將,而是......自己人.

不再遲疑,朝楊文廣看去,"下令起錨!"

楊文廣緊握腰間劍柄,眼神之中現出鐵血與狠厲,命傳令兵升起焰火.

不多時,遠在百里之外的紅海岸邊,大宋艦隊拔錨起航,待運河水滿,揚帆開動,駛入運河.

在開羅接上唐奕與涯州軍,浩浩蕩蕩的巨舟大艦隊順河而下,通過尼羅河三角洲,駛入地中海!

......

------------

此時此刻,也就是大宋財稅危局盡解的同一時間.

亞平甯半島的中部,台伯河畔一坐不起眼的小山丘上,唐奕與楊文廣並肩負手,默默地看著前方的一切.

山丘之下.

六萬涯州軍,三萬馬木留克重騎在平原上鋪展開來,浩浩蕩蕩雄魂壯闊!

呈新月之陣,將陣前不遠的一座城池暴露在兵鋒之下.

兵陣正中的最前方,百門艦炮被曹老二搬到了陸地上!炮彈上膛,黑洞洞的炮口對准城下不算高聳的城牆,隨時准備開戰!

唐奕半眯雙目,面色潮紅!

"羅馬...."

"老子來了!"

......

(晚一點再繼續更,去個醫院.)

(九十三盟又不動了,是不是被俺榨干了?還有嗎?加更只到今天午夜,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