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內外交困
g,更新快,無彈窗,!

馬木留克,在阿拉伯語中意為:奴隸.

中世經以來,繁盛的阿拉伯奴隸貿易把高加索,西北亞的非教徒大量販賣至阿拉伯世界,而阿拔斯王朝的哈里發們挑選其中身體素質最好的幼童送入軍事學校從小培養,進而組成了一支令人聞風喪膽的奴隸軍隊.

他們最初以阿拉伯王室禁衛軍的形式存在,是最強大的騎兵和近戰兵種.後來更是完成從奴隸到統治者的逆襲,在埃及建立了自己的政權--馬木留克王朝.

從十三世紀到十六世紀,長達三百年的時間里,馬木留克騎兵都是縱橫亞非,無可匹敵的存在!

......

唐奕對馬木留克的記憶僅存于兩件事.

第一件,橫掃歐亞無堅不催的蒙古大軍慘敗于馬木留克騎兵之下,進而保住了阿拉伯世界最後的一個火種.

當然,這里面有蒙哥大汗突然去世,南下北非的蒙古大軍臨時抽調兵力回師的原因.

可是,艾因劄魯特戰役時,正是如日中天的二萬五千蒙古鐵騎最後竟然被全殲,也足以說明馬木留克騎兵的彪悍了.

......

第二件,則是後世一部影視作品之中,有以馬木留克這種訓練模式為原型的無敵之師給唐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冰與火之歌》中的無垢者,就是龍媽在阿斯塔波拐來的太監軍隊.

戰術精湛,沒有恐懼!

......

不過,在唐奕的印象之中,馬木留克要在兩百年之後才登上曆史舞台,怎麼現在就有了?

好吧,其實是唐奕陷入了一個誤區,他記憶中的馬木留克是已經奪取埃及政權的馬木留克王朝.

事實上,馬木留克奴隸軍團由來已久,早在法蒂瑪王朝建立之初,埃及哈里發就有訓練奴隸幼童充當禁衛軍的傳統,被稱作古位姆衛隊.

而且,古拉姆時期的馬木留克,遠比後來的馬木留克王朝時期強悍的多得多.

阿尤布王朝時,阿拉伯的統治者曾經對馬木留克進行過改組,允許"自由民"加入這支禁衛軍.

這雖然大大增加了馬木留克騎兵的數量,可是同時也拉低了原本奴隸軍的紀律性和戰斗力.

要知道,最初的馬木留克和無垢者分毫不差,全是閹割的幼童.從小學習戰爭技法,灌輸教義與忠君思想,沒有感情,沒有故鄉,既不知道恐懼,又忠于君主.

是馬背上的重裝無垢者!

......

--------

等唐奕聽明白韋拉的解釋,看著面前的尸體怔怔發呆.

和著,現在的這個馬木留克,比我知道的那個,建立王朝,擊敗蒙古,橫掃亞非的馬木留克更牛叉......

靠!!這下事情大條了.

埃及人派重裝騎兵到蘇伊士附近,又是見面就打,顯然並不友善.

不但唐奕想和平借道蘇伊士的計劃很可能難以實現,而且大宋遠征軍還將面對馬木留克,這個當世最強的重騎兵集團!

果然,事態顯然開始向著唐奕不希望見到的方向發展.

第二天,儂繼思的哨騎再次在蘇伊士外圍發現了重騎兵的身影.

這一次,狼兵沒有正面迎敵,而是急撤回報,全軍戒備.

並不是狼兵怯戰,而是實不可敵,畢竟三萬重騎不是一個哨營可以正面硬剛的.

"三萬!?"

"這已經是馬木留克禁衛的所有兵力了."

韋拉得知消息,立刻向唐奕諫言,"殿下,我們應該回到船上,原路返回,不可以正面硬敵啊!"

對此,楊文廣卻有不同意見.

"原路繞回倒還不至于.只要我軍退守海岸,身後有炮艦呼應,可誘敵深入,把戰場設于蘇伊士城及其海岸一線."

"一但他們敢進入大炮的射程,那就是我們的天下."

儂繼思在旁則道:"何需多此一舉,咱們倍數于敵,只要結陣以待,不怕他的騎兵!"

唐奕只覺頭疼欲裂,讓他原路退回,再繞一遍非洲,顯然他是不甘心的.

可是,馬木留克騎兵擅長以守為攻,先利用精湛的弓射殺傷來敵,再行沖鋒.

讓他們主動攻入蘇伊士,進入大炮射程,也不太容易.

而如儂繼思所言......

唐奕倒不是信不過涯州軍,他相信涯州軍的戰力絕對不輸這世上任何一支軍隊.

而且,即使沒有艦炮,涯州軍也有步炮,戰而勝之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以這幫沒心沒肺沒感情的"死太監"的尿性,萬一大炮也嚇不住他們,跟你死磕到底....

他們不怕死,唐奕怕啊!

涯州軍這個時候損失一個兵他都心疼,這還沒到羅馬呢,就和馬木留克拼一道?

特麼多虧得慌!

......

不過,唐奕就納悶兒了,老子就借個道,還特麼給你錢,至于下死手嗎?

他哪知道,不怕豬一樣的隊友,就怕神一樣的對手.

他這里計劃的再好,再全美,也架不住沙赫那個王八蛋給他到處宣揚.

什麼來自東方的異端,旨在毀滅所有真主的恩賜之地......

什麼魔鬼唐奕會殺死每一個阿拉伯男人,並把他們的女人和兒童輪為奴隸......

什麼賽爾柱人之所以只是被洗劫,是因為比起塞爾柱人,那個魔鬼更想馬上把先知的後裔溺死在尼羅河中.

......

特麼法蒂瑪王朝雖然與塞爾柱人是宿敵,教義相左,可是怎麼說也是信奉同一個真主.

再說了,先知的後裔那不就是指著他們的阿里發嗎?

現在整個阿拉伯世界已經傳遍了,由不得他們不信.

所以這次,埃及人鐵了心的打算和唐奕死磕.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誓死保衛哈里發,保衛開羅!

......

不過,唐奕還不知道,他現在已經出名出到國外去了,更不知道阿拉伯人比特麼大宋還有想象力.

不是唐瘋子了,而是魔鬼.

此時思量再三,為了"少惹麻煩",唐奕最後還是決定,和埃及人聊聊.

也許這回告訴對面"這是個誤會......",人家就信了呢?

是以,三軍集結,大軍壓進,拱衛唐奕來到兩軍陣前.

涯州軍軍容整肅,六萬男兒結陣以待,殺氣沖天.

對面的馬木留克也不含糊,不愧為惡名昭著,橫掃歐亞非的無敵之師.雖只有宋軍一半的兵力,但重騎大隊一字排開,毫不畏懼人數上的差距.

唐奕暗暗感歎:馬木留克啊!無敵鐵騎啊!怎麼不是我的啊?

收拾心思,于陣前喊話:

"宋人唐奕!!"

"求見法蒂瑪的哈里發!!!"

......

不多時,敵陣排眾而出一頭戴尖角鐵盔的大胡子.

好吧,阿拉伯人好像很鍾愛大胡子.

"法蒂瑪禦前統帥蘇瑪,對面的東方魔鬼,有話快說!"

唐奕沒頭一皺,我要見哈里發,你就出來個帶兵的,瞧不起老子啊?

再次重申:"我帶著和平而來,求見哈里發陛下!"

蘇瑪輕蔑一笑,"陛下遠在開羅,哪是你說見就見?"

"來自東方的魔鬼,與我法蒂瑪勇士一戰吧!鮮血會洗去你的罪惡,彎刀會帶走......"

嘎???

這大胡子後面說什麼,唐奕一律沒聽進去.

法蒂瑪哈里發不是禦駕親征?那你特麼派出全部近衛軍來嚇唬老子呢啊?

心中猛的升出一個大膽的想法,隨後就怎麼也揮之不去......

猛一轉身,大步而走.

"撤!"

那邊兒的大胡子蘇瑪還沒絮叨完呢.

"哎!?"

看著一點不廢話,呼啦啦遁走的宋軍,登時怔在那里.

特麼本帥還沒說完呢!

......

回到營帳,唐奕立馬笑嘻嘻的看著曹老二.

"老二,你將功補過的機會來了......"

曹覺一哆嗦,唐奕這個表情,說明馬上有人要倒黴了....

不是自己,就是敵人!

.....

------------

遙遠的大宋.

若是大宋知道,唐奕西征的舉動並不順利,必然會比現在還要壓抑,交困得多.

當然,現在的大宋,已經足夠焦頭爛額了.

......

其余還算好說,西北局勢雖尚不明朗,可是二李之間顯然無暇顧忌給大宋找麻煩.王守忠除了要嚴防西夏悍匪入境,倒還沒有別的麻煩.

主要問題還是集中在東北和西南兩線!

東北的大遼陳兵邊境,既不攻也不退,給大宋的壓力可想而知.

原本趙禎還打算把狄青調回主持軍務大局,可是現在,卻是一動也不敢動.

不但不能調回,反而要向燕云增加軍備,以防後患.

西北的吳哥朝雖然已被石進武趕出邊境之外,可是警報未除,仍不敢掉以輕心.

石進武雖在軍報之中之字未提,可是趙禎也十分清楚,僅憑爛到根兒上的破爛禁軍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與王德用思量再三,又向占州增兵三萬,加百萬貫軍備糧草,已備不時.

如此一來,東北,西南軍費驟增,可是苦了三司財官,東拼西湊捉襟見肘.

文彥博半年之間就從華聯那里調錢十幾筆,最後曹佾,潘豐已經向文相公發出警告,華聯的負荷已到極限.再無端放錢就要出亂子了!

可是,文扒皮也沒辦法,用兵就是用錢,大宋本就還沒完成自救,兩線作戰,實在太難了......

入秋.

朝廷終于得到癲王西征的消息:

塞爾柱生變......

改道紅海......

埃及受阻......

不得寸進!

......

------------

八十五個盟主了,

然後,就沒然後了.

不動了.....

看來得放大招了.

最新戰報: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十月一日之前,打賞一個盟主加一更.

拼了!

能更多少,你們說了算....

求助攻,蒼山要百盟!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