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第一次世界大戰
g,更新快,無彈窗,!

夜幕四臨,一輪滿月高掛中天.

海面上星月磷光閃動,映照著在大宋遠征軍的浩蕩艦隊緩向西北行進.

進入紅海已經七天了,不出意外,明天一早,艦隊就將到達紅海盡頭蘇伊士.

此時唐奕卓立坐頭,全無睡意,看著當空明月,怔怔發呆.

....

"月亮真大."

身後一個聲音插了進來,不用回頭,也知道是曹老二.

淡淡搖頭,"是挺大,可是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曹覺把一壇酒遞給唐奕,"月亮,還是家里的圓些...."

唐奕贊同點頭...

月亮,要和家放在一處,才有感覺.

索性與曹老二席地而坐,倚在圍欄,碰壇而飲...默然賞月.

良久.

"我是不是真給你惹禍了?"

借著月色,唐奕好好看了看曹覺,能讓這莽夫認錯,當真不容易.

淡然笑道,"應該算是吧....本來花錢就能解決的,現在可能要靠打了."

"...."曹覺一陣默然,"我沖第一個,算是給你賠罪."

唐奕眉頭一皺...

"賠罪?"

"賠罪!"曹覺猛灌一口酒,重重點頭."第一炮算是聽你的...."

"第二炮....確實不應該."

玩味的看著曹覺,"那你為什麼要放第二炮呢?"

曹覺一聳肩,"你知道我的,有時候....收不住."

這一點唐奕倒是極為認同,"確實...."

"要是不沖動,也不至于離家出走,更不會在腦門上刺字."

面容一肅!

"不過這次,你不該沖動....壞了大事!"

曹覺一苦,"我也知道錯了...要不...你揍我一頓?以正軍法?"

"哼!"唐奕冷哼,"若論軍紀....當斬!"

"可惜...."

面容一緩,舉起酒壇湊向曹覺....

"你是我兄弟."

"只此一點,足矣!"

曹覺怔在那里,半晌方擎起酒壇子與唐奕碰在一處!

砰!!

"兄弟..."

唐奕點頭,"兄弟!"

"所以....別再說什麼賠罪不賠罪!"

再豪飲一口,癱靠圍欄,面色潮紅的望著當空明月繼續道.

"我和你是一種人,即不高尚,也不睿智..."

"俗人一個!"

"什麼特麼雖遠必誅?那是說在面子上的."

"老子就是來救兄弟!"

"給兄弟報仇的!"

偏頭笑看曹覺,"人活著,得有人味兒."

"否則,縱然踏破諸天,問頂至尊...何趣爾!?"

"冷尸糜肉罷了!"

"嘖嘖嘖..."曹老二砸吧著嘴....回味著唐奕的這番話.

"特麼讀過書的就是不一樣,這也能讓你都能說的滿身是理."

"哈!!"唐奕大笑,再與曹覺碰壇豪飲.

心中多日陰霾盡去無余!

說曹覺壞事,他又何嘗不是?

此次遠征,本來就不是什麼周全之計,度勢之舉!又何必吹毛救疵!非得按劇本來走呢?

騙不來那就特麼搶!多大點兒事兒?

正想著,頭艦的了望哨位的呼喝之聲,猛的在夜空中傳來!

唐奕一震!依稀聽得陸地二字...

急急站起身形向前望去....

蘇伊士,到了.

....

------------

與此同時,羅馬.

羅馬的貴族老爺和神仆們,也從阿拉伯人口中得知了大宋欲來的消息.

可惜....羅馬人會錯了意.或者說...他們的算盤打偏了.

他們不但沒有心生畏懼,反而興奮非常!!

情報中那一百多船財寶在他們心中的分量,顯然超過了一百多船士兵!

在他們看來,那些阿拉伯異教徒,本來就不是那麼可怕.如今的教會開始賦予平民和奴隸,為神而戰的權利.游離于王國之外的武裝力量已經初具雛形,開始奏效.

主教治下的的騎士們已經在伊比利亞半島(西班牙,葡萄牙)證明了這一點.西西里島在不遠的將來,很快就可以從異教徒手中重回神的懷抱.

主教大人甚至已經在考慮是不是可以遠征小亞細亞,把聖城重新奪回來了.

進而,對于塞爾柱人不敢一戰的大宋遠征軍,他們也同樣沒放在眼里.

不過羅馬人也不是傻子,不會眼看來大宋遠征軍打上門來.深思熟慮之後,大主教覺得還是穩妥為上.

向在伊比利亞半島征戰的平民軍隊下達了命令.

"十字軍!回到羅馬!保衛羅馬!"

同時,他還給在德意志的神聖羅馬皇帝享利四世去了教令.讓他召集帝國所有的國王軍隊,領主騎士,前來羅馬防衛.

....

------------

繼續向北.

英格蘭,西撒克斯王國.

如今的英格蘭可沒有後世日不落帝國時期的超然與霸氣.

事實上,西撒克斯國王的日子非常的不好過....

北歐的維京人當西撒克斯是自家後院,時不時就來打一打牙祭.

隔海相望的法蘭西又日漸強盛.諾曼底公爵獨攬大權,正策劃著一場對西薩克斯王國的征服之戰,隨時可能渡過海峽登上英格蘭的土地.

而做為一個並不是虔誠教徒的王國,德意志皇帝還有羅馬教廷,顯然不太想管西撒克斯的閑事.

即使管.

西薩克斯國王也十分清楚,他們一定是站在法蘭西一邊的.

...

此時,國王陛下手里拿著神羅皇帝和主教的兩封命令,陷入沉思.

按理說,他完全有理由躲開這場爭端.可是....

一想到,對手是此來自東方大國的高雅貴人....

一想到那個身後站著東方神秘國度的大宋使臣,死在了羅馬....

為什麼他覺得不出兵,可能會錯過什麼呢?

為什麼他還覺得....這是個機會呢?

....

----------

塞爾柱帝國.

"什麼!?"

"那些魔鬼們居然進了紅色之海!?"

當沙赫得知大宋艦隊沒有沿東非南下,而是進了紅海,著實萬分意外!

"主真保佑!他們在自尋死路!"

紅海!是塞爾柱勇士也不敢進入的死地!

大胡子將軍也是長出一口濁氣...

"這麼說他們准備在法蒂瑪(埃及)登陸?"

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法蒂瑪的異端們雖然應該下地獄!可是他們的馬木留克禁衛軍,確絕非好惹."

"那些野獸,會把這些東方的魔鬼通通吞噬在沙漠里!"

沙赫贊許點頭...難掩喜色.

"讓他們去斗吧!"

...

對于阿拉伯帝國唯一不臣服與塞爾柱騎兵的法蒂瑪王朝,沙赫自然恨之入骨.

可是...法蒂瑪的馬木留克...卻同樣讓沙赫敬畏.

甚至沙赫覺得,即使是中原漢人的魔法也無法在那些馬木留克野獸面前討得好處!

....

"再令帝國蘇丹!齋月過後,必需在聖城集結!"

沙赫面色潮紅,欲火雄雄!

這是一個好局!

即使法蒂瑪的馬木留克禁衛軍擋不住大宋.還有羅馬的那些異教徒等著他們!

而大宋艦隊就算再厲害,在沙赫看來,也不可能在力戰法蒂瑪和羅馬帝國之後依舊強盛!

當這三家拼得你死我活,三敗俱傷之時.....則是他征服北非,滅盡歐羅巴異教徒的天賜良機!!

此時此刻.

唐奕那一百多船財寶,已經不再重要.

與征服整個阿拉伯世界,奴役整個歐羅巴相比.

那簡直不值一提!

--------

....

萬里之外的大宋.

魏國公與韓瘸子,趕在天黑之前出了城.坐馬車向南走出二十多里,才在一個叫韓家村的地方停了下來.

趁夜色正濃,二人默不作聲的直入韓家村里正的高門大院.

一進院.魏國公老邁之軀便急不可待的,急行幾步,借著昏黃燈光,緊盯著院中一物.

"這就是火神炮?"

眼前之物,正是涯州軍所配火炮之中,口徑最小的那種----小鋼炮兒

韓琦顯然早就來過,上前介紹,"正是火神炮...."

"我們買通的鐵匠,如樣複制,絲耗不差!"

"可是...."魏國公有點拿不准.

以他的智商...

實在沒法理解,就這東西,怎麼就傳的那麼神??

火神炮一出,如神鬼出世!莫不可當....

今日一見,不就是個鐵筒子嗎,好像也沒什麼特別吧?

"呃."韓琦釋疑,"除了此物,火神炮還需彈子和雷火之藥才可逞威."

"那彈子和雷火呢?"

"這...."韓瘸子一窘,"暫時還沒弄到...."

魏國公眉頭一皺!"要抓緊些,西夏之勢瞬息萬變!錯過此機,再難遇見."

韓琦擰著眉頭,雖知萬難,但還是點了點頭.

"時不我待....確應抓緊了."

....

韓瘸子比誰都清楚,必需抓緊!

如今.

不但西夏異動頻頻!

大宋周邊仿佛也漸漸沸騰起來.

首先,大遼經三年韜光養晦,已然慢慢恢複元氣.耶律洪基,一改早前怠政誤國之惡習.不但沒有因失地燕云而一蹶不振,反而漸漸掌控遼局,勵精圖治.

三年之後的現在,大遼重拾狼性,躍躍欲試!

在古北關外屯以重兵.發誓要一血當年之恥!

唐奕離宋的消息一出.大遼軍隊立刻前壓二十里,距古北關已經不足十里.隨時有南進之危.

而在西南.

占婆與交趾的傾刻覆滅,也深深的觸動的西南小國的敏感神經.吳哥,大理,吐蕃三國,就在前幾日,已達成共盟在諸邊齊力向大宋施壓,以懾天朝!

...

如今,大宋三面楚歌!焦頭爛額.

朝中群臣,因此對對唐奕擅自出兵更有微詞.而趙禎依舊偏心偏愛,不罰不罪,不追不究,也令群臣十分不滿,致使使得皇威有失已現端倪.

此局勢,當真是千載難逢!

若是得火神炮拉攏李傑訛,只要西北局勢一穩,魏國公得西夏兵助.

別說是原本的粗淺意願,就是把趙禎拉下皇位!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此處,韓琦下意識摸了摸斷腿.心中對唐奕的怨恨更盛!

重重抱禮.

"琦這就就去辦!!"

說完,消失于庭院之外....

...

----------

曆史.

如大江東去,洪流滾滾,勢不可回.

曆史.

同樣也如壘卵之危,脆弱不堪....

許是一只小蝴蝶,一個小人物.就可攪動萬般風云.改大勢于傾天之危!!!

此時此刻.

歐洲,西亞,北非,中原!!

整個世界!

正在因一個叫祁雪峰和宋楷的冒險者....

因唐奕的這次遠征...而躁動起來!!

...

如果唐奕現在可以縱觀全局,洞悉萬事!

必會哀嚎問天....

"第一次世界大戰....."

"這是要提前一千年嗎?"

....

"老子還沒准備好啊...."

--------

別急,慢工出細活.

(哭喪臉)在十一世紀放世界大戰....哪那麼容易啊!?2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