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誰亮刀子,轟誰
g,更新快,無彈窗,!

八十三盟了,距離百盟還差十七個......

需要大家的助攻.

特別感謝每一個支持蒼山的兄弟,這里不一一點名,百盟之後,一同拜謝.

......

--------

韋拉做為阿拉伯商路之上資深的商人,負責著大宋遠征軍在各國的補給,當然,掏錢的是唐奕.

此次在塞爾柱帝國進行補給,其實韋拉是不太同意的.

因為盡管塞爾柱人此時已經是哈阿伯世界的領頭羊,不但已經定都巴格達,而且阿拉伯帝國的哈里發們也盡在沙赫蘇丹(蘇丹不是現在的國家名,而是阿拉伯帝國的官職)的掌握之中.

但是,身為一個什葉派教眾,韋拉對這些從草原來的激進份子可是沒什麼好感的.

只是,不知為何,大宋癲王甚至不惜繞了一個大彎,沒有直線橫渡阿拉伯海,而是沿海岩向北,執意要在塞爾柱停靠.

......

問題來了,數萬的補給,如此龐大的糧草購買,即使是在幅員遼闊的塞爾柱帝國,也不可能不驚動塞爾柱蘇丹.

當沙赫蘇丹得知,遙遠的東方古國想要遠征羅馬的時候,他笑了.

盡管在他的信念之中,羅馬住著世界上最邪惡的魔鬼......不用自己出手就能有人去攻打,這是天大的好事.

可是,沙赫的心中和羅馬人一樣,也住著一個魔鬼--

貪婪.

宋人購買糧草所花費的黃金白銀,還有珍貴的陶瓷,絲綢,讓沙赫同樣動心.

而據情報所知,宋人這次只帶了一百多船的軍隊,還有另外一百多船裝的都是物資.

要是那一百多船裝的都是黃金白銀,陶瓷,絲綢,那足夠買下整個塞爾柱帝國.這讓沙赫覺得,這次不應該僅僅是做一次生意,而是要吃下全部.

所以,他決定放過羅馬人一次,他要劫殺大宋遠征軍,繼而吞下所有的財寶.

......

------------

可是,當無邊無際的大宋船隊降臨海岸線,當黑壓壓的裝備精良的大宋軍隊從船上登陸......

沙赫第一個念頭是--想哭.

第二個念頭,他要親手咔嚓了那個抵送情報的探子.

這確實是一百多艘船沒錯,可是,特麼你倒是告訴我這船到底有多大啊?

即使最大的阿拉伯帆船,在這種龐然大物面前也只能算是舢板,一船都快頂上十船了.

......

本以為一百船撐死能有一萬兵力,所以為了保險起見,沙赫帶了三萬塞爾柱精英戰士.

以為三倍于敵,必可全勝.

結果......

看這陣勢,烏泱泱的宋兵數也數不清,都快三倍于他了.

"命令前軍不能妄動!"

一命下達,沙赫還是有點不放心,他還是很識實務的.

算了,和財寶相比,命更重要.

"全軍聽令,後撤兩百步!"

他怕擦槍走火.

邊上一個盔明甲亮的絡腮胡子有點看不下去了,身為塞爾柱的禦前大將,騎兵統帥,未戰先縮,自然接受不了.

"沙赫蘇丹,我們是騎兵,即使不敵,也可以......"

沙赫搖了搖頭,"情形有變,見機行事."

一個理智的國王是要肥肉到嘴之前慎之又慎.

"他們只是過路,如果威脅一番能落下一點好處最好.只要他們不硬拼,也沒必要惹這個麻煩......"

"再說...."

後面的話沙赫沒說明,不過心里早有計較.等這些宋人勞師動眾殺到地中海,再和羅馬人拼上一場之後......肯定就沒現在這麼威風了吧?

到時,說不定連羅馬魔鬼也能一同吃下去!

大胡子無奈,看了眼烏泱泱的宋軍,心說,還是聽蘇丹的吧,這仗不好打.

向一旁的一位彎刀騎士點了點頭.

騎士得將令,蹡踉一聲抽出腰間彎刀,斜指向天,向後兩揮.

這是塞爾柱人的刀令,隨著刀令下達,前來打劫的三萬塞爾柱騎兵向後讓出兩百步的空間.

眼睜睜看著大宋遠征軍:

下船....

列陣....

啪嗒....

往地上一坐,就地休整.

根本就沒把他們當回事兒.

......

--------

"嘖嘖嘖...."

船上的唐奕眼望岸上的形勢,無趣的砸吧著嘴.

"還是格局太小啊!"

兩三萬人你就想打劫老子?特麼在耶律洪基二十萬大軍面前,小爺也沒皺一下眉頭啊!

"所以說啊,離中原越遠,這幫土匪就越不成氣候嘍."

邊上的楊文廣沒說什麼,倒是曹老二一邊比劃著甲板上的火神炮,一邊打趣出聲兒.

"這可沒補給啊!"

"打不打?一炮,中間穿得最漂亮的那個花架子保准散架!"

唐奕瞪了曹老二一眼,這貨起哄架秧子的本事是越來越純熟.上回也是他,非留秀才和石全安"斷後",結果斷出來一個累贅占婆.

"一邊呆著去!!咱們是禮儀之邦懂不懂?"翻著白眼就要下船."怎麼也得容人家說上幾句嘛!"

走了幾步,又有點不放心,回頭囑咐曹老二:

"看誰亮刀子,轟誰!"

......

楊文廣現在面色輕松,也沒當回事兒.

他見過大炮之威,現在塞爾柱人全在炮艦的射程之內,而且對面還是騎兵,大炮一響,別說三萬,就是三十萬也是瞬間馬驚陣亂.

隨著唐奕下船.

雖然不擔心打不過,可是仍然有一個問題解決不了.

"他們顯然沒給咱們准備補給."

唐奕嘿嘿一笑,"所以才要去聊嘛."

楊文廣不以為意,"根本不用出動涯州軍,火神炮一響,敵軍必敗!"

擰著眉頭,"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嘿嘿."

唐奕奸笑,"還真是什麼事兒都瞞不過伯父."

不過,卻是沒說他打的什麼主意,又賣了一個關子.

"死人對我不重要,活人對我很重要......所以,現在還不能讓塞爾柱人去死."

楊文廣聽的云里霧里,還想問明白,可是說著話已經上了岸.唐奕叫上韋拉做為翻譯,緩步向沙赫的方向行去.

啌!!

六萬涯州軍等唐奕剛行到最前,啌的一聲站立起來.

精氣神一變,登時沖天殺氣彌漫當場.

哐哐哐!!

整齊劃一,落後唐奕數個身位,一起向塞爾柱人壓了過去.

沙赫蘇丹暗暗咂舌,只看氣勢,就是不敗精兵.

陣腳微亂,急忙穩住心神,小心戒備.

不過還好,宋軍只在陣前兩百丈停了下來.

只一颯爽男子,一老年將軍,還有一個纏頭的阿拉伯人突出戰陣,向前走來.

正好在一箭之地,弓手射程之外,三人站定.

沙赫長出一口氣,與大胡子對視一眼,輕夾馬腹,緩緩上前.

......

待五人聚于一處,大胡子一指身邊的沙赫,"這位是哈里發王朝的大蘇丹...賽爾柱帝國的國王陛下....土庫曼突厥人的可汗....草原金狼帳的繼承者."

"瑪列克,沙赫."

(韋拉的翻譯自動隱形)

......

名頭還挺多,對此唐奕只是微微一笑.

"宋人....唐奕."

沙赫臉色一黑,就這陣勢,顯然眼前這位並非"宋人唐奕"這麼簡單.

可是,特麼為什麼他那麼短,我那麼長......

卻好像他的比較拉風一點呢?

那邊的大胡子可不知道皇帝陛下在想什麼,繼續問話:

"中原來的漢人,你們帶大軍來到我們塞爾柱的土地,所圖何事!?"

大胡子還挺硬氣,上來就是質問唐奕.

經韋拉翻譯,唐奕聽完就笑了,語氣可是和煦得多.

"我們是來做生意的."

四下掃看,"不過,好像你們並不想與我們做生意......那咱們就來談談,這仗要怎麼打吧!"

大胡子一激靈,"要打?"看向國王陛下.

沙赫面色一窘,不能再端著了,只得出聲道:"中原來的漢人,我想你誤會了."

"我們並不想與中原人為敵,相反,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

唐奕一扁嘴,一副不信的樣子.

"那我的補給呢!?"語氣之中可是一點沒把這位塞爾柱帝國放在眼里.

"補給......"沙赫語塞,半天才胡亂搪塞."補給很快就能送來."

唐奕笑了,"你的軍隊到了,可是我的補給卻沒到!!"

玩味的看著沙赫,"看來,你並不認為我是聰明人啊?"

"這......"

沙赫窘迫的面色發紅,心說,來看今天是栽了.

轉頭對大胡子道:"命令全軍,後撤千步!"

再看向唐奕,"你的補給三日之內即送到這里."

"不過,原本的價錢要變一變......"心虛的沙赫蘇丹思考再三,還是硬著頭皮決定敲上一筆.

"兩倍!"

實在不行,宋人可以還價嘛!

"這是真主的意願,中原人可還滿意?"

滿意?

相當滿意!

唐奕連還價的想法都沒有.

其實唐奕就是虛張聲勢,就算沙赫要三倍五倍,他都不帶還價的.

可能這貨要是再硬氣一點兒,就換成唐奕求他了......

原因很簡單,唐奕根本不想和塞爾柱人開戰,他有一個天大的企圖只有賽爾柱人能幫他達成.

為了那個目標,裝一回孫子也是值了!

只見那大胡子回去傳令,刀令兵再次抽出彎刀斜指向天.

唐奕暗中點了點頭,對這個結果很是"滿意".

正要和沙赫緩和一下氣氛,應下這個"無理要求"......

轟!!!!!

身後一聲震天炮響,嚇的唐奕一縮脖子.

轟....

身前塞爾柱陣地之前隨之炸起,那個刀令兵......

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