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大宋不高興
g,更新快,無彈窗,!

趙禎現在歲不滿五十,可是自家事只有自家知道.從小就體弱多病的趙禎,感覺這幾年卻是越來越虛乏了.

唐奕這一走,三年五載還好說,要是十年八年......

能不能再見一面,卻是要聽天由命了.

想到這里,趙禎更是淚目愴然,確有幾分後悔這兩年與唐奕之間的相處.

無助的抬眼看向殿上的賈昌朝與范仲淹.

"能不能把他追回來?"

"別走了......"

老賈一陣恍惚,直到現在才算依稀明白,官家與小瘋子之間那複雜難明的情感.

可是,追回來,何從談起?

"陛下......"緩緩彎腰施禮,語氣之中滿是勸慰.

"癲王已經西去近一個月了."

"都走了一個月了?"下意識低頭看圖,最後一絲僥幸亦蕩然無存.

"一個月......得走到哪兒了?"

"陛下!"賈昌朝再次出聲提醒.

"依臣之見,現在詔回癲王已是無望,還是想想如何善後吧!"

"如何善後?"趙禎恢複一絲清明.

對的,如何善後......卻是一個難題了.

此事不用趙禎對唐奕怎麼辦,這一次,滿朝的文臣定是沒那麼好糊弄了.

第一次私自用兵,還可以用開疆擴土,百姓群情來壓一壓文官.

可是這第二次......

首先,羅馬這個地方,大伙兒連聽都沒聽過.

其次,第一次朝廷沒有追究,緊接著就是第二次,這就是驕縱了.

再者,唐奕要是和文人弄出這一出,怎麼都好說,你別說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那也好商量.

但是,與武人,那就要另說了.

楊文廣可以建功一次,卻不能建功二次.

大宋朝有一個狄漢臣,就不能再出一個楊相公了.

所以,這次就不是一個"不用交待",就能蒙混過關的了.

......

事實上,唐奕的這次遠征所帶來的後果,遠比賈昌朝和趙禎等人預料的要嚴重的多.

可以用"大宋不高興!"這一句話來概括.

首先,文臣不高興.

這是意料之中.

詬病唐奕的同時,果然也把楊文廣拉下了水.而且,都知道唐瘋子不好惹,便極為默契的把楊文廣推到了最前面.

幾番朝堂征伐,弄的好像楊文廣比唐奕的罪過還大,非誅之而不能泄群憤.

可是,問題來了.楊文廣跟著唐奕去打羅馬了,你就算要殺他都抓不著人.

怎麼辦呢?

自然難不倒這些文臣,他們又把矛頭調轉到楊家的二號人物--楊懷玉身上.

趙禎迫于壓力,也出于對將門與武人的一個警告,畢竟楊文廣這次確實有點......過了.

最終屈服于群臣,降旨免楊懷玉閻王營都指揮使之職,詔回京中醒罪,以勘後用!

......

官家終于處置楊家,文官自然視為大勝,一時之間歡喜鼓舞,倒是平息了幾分朝局.

可是,明眼人對此也只是報以冷笑.

像賈昌朝,文彥博,現在心里面就一個想法:

傻叉!!

官家處置楊家,那就意味著在給唐奕分散火力,說明這個癲王殿下依舊聖寵無二,地位穩固.

呵呵....

現在唐瘋子不在,你們倒是爽了.可是忘了當年構陷狄青那次,唐瘋子是怎麼發飆的嗎?

等他回來,能有你們的好果子才怪!!

......

不過,楊懷玉回京,閻王營卻依舊要留在遼河口,那麼問題來了:誰去接楊懷玉的班呢?誰去帶領那只大宋第一神軍呢?

選來選去,一個最不應該去的人,被強推上了台面.

石全福!!

特麼石全福也是日了狗了.

石家幾兄弟,老三石全海憨厚,老五石全安奸猾,老大石全福......窩囊,這是滿朝上下人盡皆知的事情.

連石全福自己都打定了主意,這輩子不指望出頭,就靠著蒙蔭家族,湊合著過一輩子就完了.

你看他跟唐奕,跟文彥博辦的那幾次差就知道,這貨就沒什麼脾氣,也沒什麼志向,得過且過,你讓他去帶閻王營?

不就是扯淡嘛......

別說他自己沒信心,閻王營里那幫活土匪,活閻王也得聽他的才算吧?

交割京中事務,石全福不情不願的北上遼口河,連托詞過了年再去,官家都沒准.

到了地方,楊懷玉能給他好臉色才怪.

這是楊懷玉從無到有,一手拉起來的隊伍,交給這麼一個窩囊廢,楊懷玉當然不樂意.

可惜,皇命難違!

"且交與你帶著,若有差池,咱們京中再見!"

石全福都快哭了,上前扯著楊懷玉的衣袖.

"我的賢弟啊,我也不想來這苦寒之地啊!"

"且心放在肚子里,為兄自知不能勝任,先把風頭過了,立刻上書,把我再調回京去."

"到時,這閻王營還是你的閻王營!"

這話已經說的相當到位了.

可是,楊懷玉聽聞,不但不喜,反而更怒.

此等無能懦弱之輩,閻王營交給他一天,楊懷玉都受不了.

而滿營將士就眼瞅著石全福在那兒低眉臊眼,也是大皺其眉.

就這貨色,也敢進閻王營的門?

也別等你上書了,一個個卯足了勁兒,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把這個孬貨擠走.

于是乎,楊懷玉離開遼河口的第二天,石全福就知道這幫活閻王有多難帶了......

一大早.

雞還沒叫鳴,王都頭(現在是王揮指使)就一腳踹開了石全福的房門.

"石將軍,該起來出操了!"

石全福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迷迷糊糊被拉起來,迷迷糊糊到了校場.

然後,腳後根還沒站穩,剛穿在身上的棉衣大氅還沒捂熱呼,就被王都頭扒了下來.

石全福大驚,"你,你,你這是做甚?"

王都頭一挑眉頭,"出操!"

"出操也不至于...."

"石將軍...."王都頭陰陽怪氣,"你往場下看!"

"......"

校場之下,兩千來個漢子赤裸上身,只穿襯褲,一個個標槍一般站立的畫面即刻映入眼簾.

石全福一個激靈,心道,他們不會讓我也扒光了吧?

急忙阻止王都頭,"且慢!!且慢!!"

"你這魯莽行事,成何體統?"

王都頭才不管那個,"石將軍新來不知,這就是閻王營的體統!"

"住手!"一計不成,再施二計."本將是你的上司,怎敢以下犯上?動手動腳也就算了,卻是連營帥!都帥,都不聽得一聲!"

王都頭還是不吃那一套,"嘿!!!"

"想俺叫你營帥啊?你也得配啊?"

"你!!"

"你什麼你!?"

"不服你可以和你爹去哭訴啊?"

"實在不行,寫折子告老子啊!?"

"我...."

石全福哀嚎一聲,敗下陣來.

而王都頭此時也是把他扒的只剩下衣,正值臘月啊,數九寒天,滴水成冰!

石大少爺在京城里養尊處優,當了半輩子的老爺兵,哪受得了這個?

滿心絕望,瑟瑟發抖,不知道這將來的日子要怎麼過才是.

"王指揮!王大哥!!!"

"王閻王!!"

"放兄弟一馬!以後你是老大,總行了吧?"

......

石全福的求饒不但沒能換回閻王營眾將的同情,反倒讓所有人現出更加鄙夷的目光.

這些血里火里滾三滾,南征北戰死又活的漢子們,不允許一絲一毫的懦弱出現在閻王營.

......

----------

不管閻王營多麼不樂意,也不管石全福多麼不情願,總之,文官們算是爽了.

一劍三雕!即收拾了楊家,惡心了石家,還捎帶手把閻王營給算計了一道.

......

然後,是武將們不高興了.

拋去石全福,楊懷玉不說,大伙兒日子都不好過,也沒工夫管這閑事.

況且,唐奕帶著六萬涯州軍一走,引發的一連串連鎖反應,也沒有時間讓他們管別人的好壞.

......

首先,涯州軍不在涯州,消息一傳出去,交,占兩州的反抗勢力感覺威懾不在,又有抬頭.

趙禎無奈,開始向兩州增兵.

之後,大宋新年剛過,原本與占婆國接壤的吳哥王朝開始發難.不承認大宋繼承占婆的邊境,進軍占州,要大宋以吳哥朝的主張,重新修定邊境.

大宋當然不能聽之認知,別人也就算了,特麼一個吳哥都來叫板,這不是幾畝破地的問題,而是尊嚴問題.

趙禎于二月初三,下詔石進武,舉禁軍二十萬,南下占州,驅除吳哥.

......

好吧,其實就是虛張聲勢!

大宋哪來的可戰之兵?就是京城里的老爺兵.而且,說是二十萬,實則連十萬都不到.嚇唬嚇唬吳哥蠻子而已,就沒打算真打.

可是,打沒打算真動手另說,關鍵在于,石進武南下,而京中只剩下唯一的一個少壯派將領王守忠也被調出了京.

大宋一下子向南方派兵二十萬,又把三衙統帥之一的馬軍都指揮石進武派了出去,西夏覺得這是天賜良機,大宋顯然無暇顧忌西北局勢.

李祚諒即刻下令,向李傑論發起總攻,大有決戰之勢.

而西夏局熱的惡化,難免會波及大宋.大批西夏民眾湧入大宋避難,而沒投靠大宋的人則是落草為寇,大肆在兩國邊境燒殺劫掠.

趙禎雖然無力出兵鎮壓,可是西北主將石金勇顯然沒有能力處置這麼複雜的局面.再說了,石家已經有一個人領兵在外,那就不能再把石金勇放在西北了.

急令王守忠北進太原,接替石金勇.

......

如此一來,開封城中將才空虛,只剩一個老將王德用可堪大用!

沒辦法,趙禎只得又親請王德用出山,授職殿前副點檢(正的太祖干過,遂不設)統領三衙.

可憐王老爺子八十多歲高齡,還要每日進出宮牆,主理軍務.

老頭兒沒把唐奕罵死!!

"小混蛋!且等你歸來,老夫打斷你的腿,看你還往哪兒跑!"

老頭兒在發怒的同時,也在悲哀;在罵唐奕的當口,也在想唐奕....

煌煌大宋,可用之將寥寥數人!!竟落到如此地步,老頭兒怎能不痛心疾首?

心心念那小瘋子趕緊回來吧,好一掃陰霾,重塑軍魂!

......

--------

文臣武將皆不高興,還有兩個人也不高興--

魏國公和韓瘸子.

特麼算計來算計去,就是沒算計到唐奕把人和炮都帶走了,這他們還上哪兒弄去?

眼瞅了西夏這一大助力就要飛了,老哥倆兒抓耳撓腮,苦想數日.

"要不,還是從涯州下手吧?"

魏國公有點不確定,"他把火神炮都帶走了,可是鑄造的工匠總不能帶走吧?"

"對!"韓瘸子一拍大腿.

能鑄造火神炮,必是鐵藝精湛之人,這種人涯州應該不多.

"深挖!一定挖得到!"

......

--------

總結下來:

趙禎不高興,因為他怕再也見不到唐奕了.

文臣不高興,因為武將又在出頭.

武將不高興,因為他們不想出這個頭.

魏國公不高興,因為火神炮他拿不著.

......

羅馬人不高興...

因為那個大食商人離開地中海已經快一年半了,還沒能他們帶來那十船寶藏.

......

賽爾柱人也很不高興....

因為,唐奕把兵馬帶到了家門口.

......

而這些激進的聖教徒顯然對這個來自東方的神秘古國並不陌生,且充滿著敵意!

....

--------

塞爾柱帝國為什麼仇視大宋呢?

其實,他們仇視的不是大宋,而是漢人.

原因無它,因為塞爾柱人還有一個名字--

塞爾柱......突厥人.

沒錯,突厥!

雖然這個突厥不是被"天可汗"李世民打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東突厥,而是西突厥的一支,土庫曼突厥人的後裔.

但是,不管怎麼說,東西突厥都是操著相同語言,用著相同文字,供奉相同祖先,且崇拜著相同的金狼王旗.

而且,現在的塞爾柱人之中,有相當一部分就是當年東突厥逃入西亞,容入到突厥族群中的子孫.

對于那讓他們失去草原,失去牛羊,遠遁萬里的漢人,怎麼可能心懷善意??

當浩浩蕩蕩的大宋船隊停靠在阿拉伯海的北岸,迎接唐奕的,不是韋拉安排好的補給商隊,而是無邊無際的......

塞爾柱騎兵!

......

塞爾柱帝國的蘇丹(國王)瑪列克沙赫禦駕親來,高頭大馬,盔明甲亮,位列萬軍之首.

望著海灣之內連天蔽日巨舟戰艦,迎風咧咧的大宋龍旗.....

呃......沙赫有點虛.

心道,情報有誤吧?特麼不是說大宋朝很好欺負的嗎?

......

--------

(四千字,今晚不確定還有沒有.)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