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遙遠
g,更新快,無彈窗,!

七十二盟!!加更!沒人改錯字,將就看.

------

涯州軍營,校場之上.

六萬涯州軍肅穆而立,眼望將台上的唐奕.....

此情此景,何其熟悉,數月之前,唐奕也是在這里,發起了滅國之戰!

"就在剛剛..."

悠悠開口,唐奕面目猙獰!!

"就在剛剛本王得到一個噩耗."

"我大宋使臣,受困萬里之外!"

"一死....一囚!"

說到這里,唐奕眼中獻出悲戚...

"你們沒有見過他們,甚至沒有聽過他們的名字.亦不知道他們為大宋做出了何等貢獻."

"而且.....他們都是我的兄弟...."

此時此刻,唐奕眼前不由浮現出祁雪峰離去時的粼粼種種....

東瀛海岸旁的揮手....

那句:等著我,航穿這大海!

想起觀瀾書院之中加上沈存中,三人的徹夜長談,遨游在科學之中的暢快淋漓.

想起,海州船廠....二人繪下的宏偉藍圖,一同揭開那座為船工立下的豐碑!

想起他的妻子就在涯州...

想起....他的兒子...尚未成年.

想起...那張樸實,而堅毅的面容.....

猛的瞪圓雙目!!

"老子也不說虛的..."

"報仇!!"

"殺一人,還十命百命!!"

"殺一人,滅十城百國!"

看向台下眾將!

"你們!!"

"願不願意跟我走一遭!!!?"

啌.

唐奕話音剛落,鴉雀無聲的校場之上,一聲跨步,格外震撼!

尋聲望去,只見儂繼思,突兀的跨到萬軍之前!

眼神之中,殺氣凜然.

"分....則羸弱可欺!"

"合則!!!"

啌!!!

三千狼兵,隨主將跨步向前.

啌!!!

六萬涯州軍,亦向前一步!與儂繼思並肩!

一口同聲,震天撼地!

"天,下,無,敵!"

...

沒有人問那兩個人為何被囚被殺.

更沒有人在乎萬里之外,有多遙遠?

涯州軍只知道,萬里之外蒙難之人,是癲王的兄弟!是大宋子民!

足矣!

....

----------

涯州軍帥帳.

"王則海的船隊卸去冗余物資,六萬人可全員出動!"

此時離校場誓師已過去半天時間.

唐奕置身營帳,把眾人攏到地圖前,已經開始籌謀.

"六萬精兵,加上一百多艘炮艦!老子要橫掃地中海!"

楊文廣插話道:

"可是一但如此,就沒有更多的空間攜帶給養了."

"此行數萬里之遙,不帶足糧草,根本就到了羅馬."

對于唐奕這回瘋的這麼大發,楊文廣竟意外的沒有反對...

作為一軍統帥,他太明白唐奕樹立起來的這股精氣神有多重要了.現在的涯州軍,或者說現在的大宋,一步都不能退!

至于...再次私自用兵....

好吧,楊文廣有點和曹老二他們一個想法了,天塌下來有唐奕頂著,再大的事兒也有賈相爺來平.....

不是他這個帶兵的人應該關心的問題.

...

對于楊文廣的擔心,唐奕卻不再意."這一路有韋拉引領,我已經與他溝通過了."

"他有辦法讓我們在朱羅(印度半島),阿拉伯海東岸的,還有埃及停靠補給."

楊文廣看著唐奕所指的幾個地方,暗自點頭,如此一來倒是可行.

可是...

"真的有必要全軍出擊嗎?"

"依那個大食人所說,羅馬並不算大,只攻一城,且有火神炮之且,有一萬精兵足以!"

唐奕緩緩搖頭,"要打....那就餓虎撲食,不遺余力!"

"要打....老子就打到他聽見大宋二字就哆嗦!"

....

"子浩...."

老賈終于忍不住開口了....

之前一直沒開口,不是賈相爺想打醬油.....

而是...

而是特麼相爺他老人家一時沒挺住....在碼頭上就暈了!

能不暈嗎?特麼腳剛沾地啊...獨攬大權的美夢還沒開始作呢啊....

這瘋子就又搞事情?賈昌朝腸子都悔青了,當初怎麼就豬油蒙了心智,答應給唐奕擦屁股?

這瘋子的屁股,太髒!!是那麼好擦的嗎?

"有必要嗎?"

賈昌朝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和一些,畢竟被囚之人里有宋公序的公子.

"兩個人...."

"勞六萬之師遠征?"

這筆買賣不劃算!就算宋公序在此,他也得掂量掂量,六萬人去救一個人,值不值得?

指著桌案上,唐奕正在用的那張山河圖...."為庸是深明大義的孩子!"

"他讓那個大食人回來,也不是來求援的,他是來給你送圖的!!"

宋楷的原話就是讓韋拉把圖送到大宋癲王手中.根本沒提贖人的事兒!

是那個大食人多嘴,才有了十船絲貨,換宋楷一條命這一說.

...

唐奕聽了老賈的話,停了下來.

眼神一眯,聲音陰森可怖的看著賈子明.!

"相爺要勸我?"

"呃...."

老賈一弱,不敢再說了,唐奕的面目太過猙獰...

"老夫...只是想讓你理性對待,莫要逞能...."

唐奕一抬手,也指著山河圖,只不過他指的是圖上的斑斑血跡!!

"這是什麼?"

"這是血!宋人的血!"

"祁白山的血!!"

"當他們對祁白山施以酷刑之時,這張圖就在他身上!"

"他們踐踏的不光是大宋的人,還有大宋的這張圖!!"

....

老賈啞口無言,看了看圖,又看了看唐奕,登時面容一垮.

"可是...."

"可是這回你讓老夫怎麼去和陛下說啊!?"

上回就是連蒙帶唬,靠著撞柱子才過關的,這回....

你讓我真撞是怎地?

"好說!!"

唐奕毅然決然,拿起桌上紙筆.龍蛇筆走,百言頓成...

落筆,劃拉一聲甩給老賈,"拿去,上呈官家!!"

....

老賈接過一看,瞪時差點又暈過去.

這特麼也別?

------------

行不行還真不是好賈說了算,而是趙禎.

此時此刻!!

唐奕的那封手書,還有那張染血的山河圖,就罷在趙禎面前.

...

羅馬在哪,羅馬是什麼馬.為什麼只兩船破碗爛布,就心生歹意.對于深居幽宮的趙禎來說,沒有任何概念...

他甚至覺得,羅馬人好愚蠢!你張嘴管我要啊?我給你啊?何必招惹那個瘋子?

現在現在唐奕滿腦子就一個想法,唐奕去了那里....

帶著他的六萬兵馬,去了那里....

很遙遠,不知何時,能夠回來.

...

緩緩打開唐奕的手書.映入眼簾的是寥寥數句:

--臣聞天下之大義,當混為一.

匈奴呼韓邪單于已稱北藩,唯郅支單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為強漢不能臣也.

郅支單于慘毒行于民,大惡逼于天.

臣延壽,臣湯將義兵,行天誅,賴陛下神靈,陰陽並應,陷陣克敵,斬郅支首及名王以下...

....

趙禎有些哭笑不得....

還以為這小混蛋會耍無賴,會套近呼,亦或是直接出瘋話,讓趙禎管他不住.

可是哪成想他這回改成背書了....

這分明就是漢時大將陳湯上漢元帝的奏疏,一字不落!!

什麼意思?想學陳湯,遠擊蠻夷?

本想棄之一旁,可是目光掃向最後兩句,心中甚是輕視的趙禎.

只覺那剛勁筆力,猶如撼天臣錘,錘錘直擊心魄!!

一股熱血,憤然上湧,不能自已....

....

"宜懸頭槁于蠻夷邸間,以示萬里...."

"明犯強漢者,雖遠...."

"必,誅!"

...

"嘶!!"

趙禎倒吸一口涼氣!終于明白,唐奕行此文之用意!

他不光在在學陳湯....

他在表明決心之余,亦在質問趙禎!!

漢亦如此,宋何以不可為之!?

難道大宋官家還比不上一個漢元帝嗎?

"這...."趙禎幾近無語....

"這混仗東西,還將了朕一計?"

下面的賈昌朝,低著頭,一句話就把趙禎頂了回去....

"陛下多慮了....癲王這是在'做’陳湯..."

"而不是學."

"做...."

趙禎駭然怔住!

學陳湯可以,做陳湯可不是什麼好事.

陳湯最後的下場,並不美好.

"他....這是何意?"

老賈回道:"意思就是,他沒想過會有好下場!"

....

這句話一下子觸動的趙禎,十余年間,唐奕為這個國家做下的的種種行徑,一一在腦中清晰.

"誒...."長歎一聲,卻是無話可說....

展開那份染血的山河圖....

真正的那個天下!第一次展現在趙禎面前...

除了極北之地尚有一片空白,其它地方,差不多已經畫全.

圖上還有有一條虛線....

是祁雪峰與宋楷帶領船隊留下的足跡,一路向東,走了一個圓.終于回到大宋.

天下....至圓!!

唐奕的天下至圓,無可辯駁的呈現在趙禎面前.

可惜,趙禎此時卻沒有心情關心,這天下至圓會給他帶來多少的麻煩.

甚至不再關心,唐奕尾大不掉的權力,是不是會威脅他的皇權.

老皇帝伏在圖上,細細尋找,細細尋找....

他在找....

找哪里是羅馬,對應那小小一點的大宋,會有多遠.

終于,在山河圖中間靠左的位置看到羅馬二字.

趙禎一下子怔住了....雙目無神的嘟囔開來.

"怎麼..."

"怎麼這麼遠?"

若和當年陳湯遠擊西域相比,陳湯只能算是在家門口轉了一圈兒....

漸漸的,老目之中隱有濕潤.

嗚呼哀哉,歎哭不止....

終是道出心聲."此去何止萬里?"

"倍萬遠之,亦不為過...."

"數年方歸,是為萬幸..."

"朕.....朕有生年,尚有再見之期嗎?...."

....

----------

友情提示:祁雪峰由"月亮太婉約"傾情客串.(這個結局,是早就設定好的,大家不用糾結了.)

當然,月亮還不急領盒飯,送個大禮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