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十船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回到一個半月之前.

賈相爺意氣風發,卓立船頭,一邊看著曆曆在目的亞龍灣,一邊做著他獨擋一面,土皇帝一般的美夢.

當然,還有完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之後的洋洋自得.

暗道,這回知道我賈昌朝的手段了吧?

擅自出兵,這是多大的窟窿!?就這麼被賈相爺乾坤妙法,稀里糊塗的蒙混過去,絕非一般人可為.

現在都能想像得到,一會兒船至涯州,親自來接的唐奕必是感激涕零,五體投地.

賈相爺很享受這種唐奕辦不成,他卻能辦成的成就感.

這讓他一掃多年被唐奕戲耍的陰霾,頗感揚眉吐氣.

......

無意掃向海面上另一條巨艦......眉頭一皺.

那是海州船廠營造的大型海船,賈相爺當然認得,不過......

高桅上並無龍旗飄揚也就罷了,因為離的不遠,賈相爺老眼不算花,船上的人影也還看的真切.

為何往來的船工,水手都是漢人面孔,可是船頭......卻站了個大食人呢??

一身裝扮盡屬異域之風,白布纏頭,正指揮水手加速駛入海灣.

賈相爺多看了兩眼,卻是沒有多想.碼頭就在目極所處.唐子浩那個家伙,應該也會得訊來迎了....

......

--------

唐奕此時並不在碼頭,他正在涯州軍營觀摩涯州軍修習壯拳.

交,占兩州經過半年多的肅整已經基本安定,楊文廣也是把軍務交接于廣南軍路,收攏涯州軍回到涯州,開始了大戰之後的總結和訓練.

俗話說,戰場是鐵與血的熔爐,是軍人最好的訓練場.

此言非虛.

經過了交,占兩州半年多的曆練,涯州軍雖然原本就戰力不俗,可也是今非昔比,更上層樓.

至于曹覺等老鄧州營與儂族狼部之間的矛盾......

沒有什麼比打幾架,一起在戰場上出生入死,更能拉近男人與男人之間的距離.

如今,不用唐奕再以利相誘,儂繼思就願意與曹覺並肩持刀,並肩赴死,更願意將壯拳的戰場殺技傳授給涯州軍的袍澤們.

唐奕自然是高興至極,求之不得.

要知道,壯拳名為拳,其實並不是單單拳法那麼簡單,它是刀,弓,槍,棍,山地作戰的一個統稱.

是壯族狼兵所有戰斗技巧的一個綜合,對于軍人來說,益處無窮!

......

唐奕也屬好奇,百忙之中抽出閑暇,來看看這個壯拳到底是怎麼練成的.

結果不看不知道,真有點兒心疼曹老二和他手下的兵......

根本就不教什麼招式,把十幾個大漢關一個屋子里,儂繼思往門口一站,冷冰冰就一句話:

"只有一個人能站著出來."

唐奕都看傻了,這哪里是訓練人?這特麼就是訓練野獸!

別說屋里的人了,唐奕在外面看著都是呲牙咧嘴,太特麼血腥了......

正在這時,范純禮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海面上來了兩條船!"

唐奕頭都沒回,"算著日子,賈相爺該回來了,是他?"

"其中一艘看著像,另一艘......"

"另一艘是海州船廠的越洋船."

唐奕一怔,"越洋船?"

交占兩州平定之後,王則海的海隊已經盡數歸港,經過半個月的休整准備,五天之後就要再航美洲了.

涯州港外,可是沒有越洋船的.

心中咯噔一聲,猛的看向范純禮,"你是說...."

范純禮點了點頭,"很有可能."

"走,看看去!"

唐奕急匆匆往外跑,這邊兒曹老二正好鼻青臉腫的從小房兒里出來.

望著急奔的背影,"誒誒,哥們兒一個打九個,你不誇誇咱?"

唐奕哪有心思理他?

"自己玩去!"

曹覺一疑,這是又出什麼事兒了?好奇的跟了出去.

......

三人一路狂奔直奔碼頭.

等唐奕到的時候,正好兩條船也靠岸入港.

賈相爺揚著下巴正從船上下來,一見唐奕果然在側相迎,邁著四方步就踱步過來.

"還是涯州呆著舒服啊,四季宜人."

唐奕沒搭理他.

"咳咳!!"老賈尷尬的清了清嗓子.

未得預期之效,又面容一轉,換了套說辭.

"此番還算如意,且不可有下次!!"

"......"

唐奕又沒搭理他.

賈相爺急了,被無視了.

干脆也不裝了,眉毛一立,"小瘋子!!?你......"

"一邊呆著去!"唐奕一句話沒把賈相爺噎死.

不過,老賈也終于看出了不對,唐奕面沉似水,越來越陰,一眨不眨地盯著一個方向.

"怎麼了?"

唐奕還是沒答.

他現在心直往下沉!!

一到碼頭,他就認出這是宋楷的座船.因為船上的很多水手都是他親自教出來的,又怎能不認得?

可是,本應是三艘越洋船西行,為什麼只回來一艘?

還有......直到現在,他也沒看見宋楷和祁雪峰的身影.

......

唐奕感覺十分不好,應該是出事兒了!

這時,一個阿拉伯裝扮的中年人從船上下來,攔下一個碼頭工人,恭敬的一禮,"請問,大宋的癲王唐奕,在涯州嗎?"

工人瞪了那人一眼,"癲王名諱也是你能叫的!?"

"是是是是!!"那人這才知道無禮了,急急陪罪.

"外邦人,不懂大宋禮數,還請原諒."

"還請朋友幫個忙,我從萬里之外而來,有急事求見癲王殿下."

....

"你找癲王?"

一個聲音從韋拉的身後傳來,韋拉一回頭,就見一英武青年為首,一老兩少三人在後,已經站在了身邊.

"您是...."

不等唐奕作答,那碼頭工人已經奉上大禮,"見過癲王殿下!"

韋拉一怔,隨之大喜.

"您就是萬能的癲王唐奕嗎?"

"我可算見到你了!"

唐奕眉頭皺的更深.

"你的船是從哪里來的!!?"

"這是宋郎中讓小人把船開回來的,還讓小人把......"

話說一半,唐奕已經怒吼出聲:

"他人呢!?"

韋拉嚇了一跳,"宋,宋郎中......還在萬里之外的....魔鬼之城...."

唐奕大急,"是死是活!?"

唐奕的樣子太過駭人,韋拉急道,"還活著..."

"不過..."心虛的繼續道."不過祁掌使他..."

"被魔鬼處以了...."

"火刑!"

"!!!!"

嗡的一聲,唐奕只覺天旋地轉,眼冒金星,踉蹌倒退,險些站立不穩.

舌根發麻,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說!!怎麼回事!?"

......

----------

其實,並不複雜.

......

禮儀上邦,聖學治下.

天真的祁,宋二人以為,歐羅巴的統治者和大宋一樣,尊禮重信.

天真的以為,懷璧其罪的丑惡,不會出現在那個同樣璀璨的文明國度.

天真的以為,歐羅巴的信仰和大宋的佛祖,真君一樣仁慈!!!

天真的以為,他在羅馬會得到西撒克斯(英國)一樣的禮遇.

正因這數些天真,釀成了今日的悲劇......

隨著哈里發王朝的日漸衰落,激進的塞爾柱人開始霸占中東,與神聖羅馬之間的關系日趨惡化,更不允許阿拉伯商人與神聖馬羅的異端們往來.

羅馬城的貴族老爺們,教廷里的神仆們已經很多年沒有見到,從遙遠東方飄洋過海販賣過來的陶瓷與絲綢了.

突然之間,三艘滿載著財寶的巨舟駛入了羅馬,讓他們怎麼能不動心呢?

而這寶藏的擁有者還是一個大嘴巴,竟與交易的羅馬貴族吹噓他們的萬里行程,聲稱地球是圓的!

這無疑觸動了神的權威,也為那些覬覦寶藏的貪婪落下了口實.

毫無意外,祁雪峰和宋楷被囚禁,三船財寶被霸占.

原本事情發生到這一步並不算最壞,羅馬人並不傻,也不想徹底得罪那個遙遠而神密的國度.

他們只想占有財寶,並不想殺人.

可是....

聖人之學顯然沒有教會祁雪峰什麼叫委曲求全,卻和唐奕學會了什麼叫真理不屈.

在公開審判二人的眾目睽睽之下,祁雪峰向他們的神問了一個問題......那個問題是當年在大宋還沒出來的時候,與唐奕閑聊,唐奕的一句笑談.

"萬能的神能造出一塊他也搬不動的石頭嗎?"

沒有人回答!

也沒有人回答得出來這樣一個邏輯悖論!!

......

于是....

--------

火刑!!

唐奕的腦袋里就剩下"火刑"二字!!

"這個傻子!!!"

做為一個穿越者,他太了解什麼是火刑了,太了解教庭的火刑柱下湮滅了多少求知,探索的偉大靈魂了.

法國人的英雄:聖女貞德....

宣揚日心說的布魯諾....

還有....

同樣信奉地球是圓的,而被綁上火刑柱的阿斯科里.

現在....

祁雪峰走在了他們的前面.

咔....咔!

唐奕的拳頭攥的咔咔作響,眼神幾欲噴火.

韋拉在旁雖有驚懼,可還是弱弱出聲:

"當務之急,殿下還是想想怎麼救出宋郎中吧...."

"羅馬人之所以沒有殺他,是因為他們還想要更多的宋朝財寶."

"他們想要什麼...."

"十,十船陶瓷和絲綢...."

韋拉更是氣弱,他很清楚,羅馬人要的太多了.

"十船!?"

唐奕聲音更冷,猛然大喝.

"范老三!"

"在呢!"范純禮眼中含淚."說!怎麼能救為庸,為白山報仇!?"

"告訴王則海,卸下所有冗余物資!"

"原地待命!!"

......

"曹老二!!!"

"在!"曹覺也是兩眼腥紅.

祁雪峰他不太熟,可是宋楷也是他兄弟.

"傳令涯州軍....校場列隊!"

說著話,唐奕殺氣騰騰,轉身朝涯州軍營行去.

"十船瓷器,絲綢?"

"老子給你送十船炮彈!"

......

--------------

啰嗦兩句,涉及宗教,不能寫太明白,大伙兒自行體會吧.

還有,感謝大家,感謝你們每一個人,感謝....

一日十盟,盟主數量來到了67個,距離百盟又近了一大步!

舔著臉求一波盟主,喜歡大宋,心有余力的,兄弟需要你們的支持.

今天終于敢說出口了,蒼山想要起點十五年來第四十個"百盟爭霸"榮譽勳章.

我要做集齊七顆龍珠的男人!!